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054,夜访(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4,夜访(文)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王老汉不知苏涟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还是老实回答,“涟漪姑娘,老爷去了东宁城,而李府大夫自然也跟了去。”

    这一点,苏涟漪早就料到。“难道府内没有别的大夫了?”

    老汉摇头,“这个我不知。”

    老马头见苏涟漪找的人没找到,心中有些担忧。

    但苏涟漪还是一派淡然,掏出了铜钱,笑了一笑,“王大叔,那又得麻烦您了,我还得见刘妈妈。”本来以为可以省下的钱,如今看来必须要花了。

    王老汉点头答应,接了钱财便入内找丫鬟去办,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刘妈妈便匆匆出来,带了一些恐惧。

    当看到苏涟漪时,愣了一下,差点没认出来,几天不见,怎么瘦成这样?

    涟漪淡笑着将刘妈妈拉到一旁,开始询问平日里为李老爷看病的都是哪些大夫,刘妈妈见这话题不是很敏感,便渐渐放松了警惕。

    涟漪从刘妈妈的话中抽丝剥茧,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后,满意地点头微笑。本来放下了警惕的刘妈妈见此,一颗心瞬时又提了起来,别人看苏涟漪那恬淡的笑也许觉得赏心悦目,但刘妈妈却觉得苏涟漪的笑容比罗刹还要可怕。

    掏出了十两银子,塞入刘妈妈手中,“刘妈妈,放心,我苏涟漪不是过河拆桥之人,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你都是安全的。”

    有了她这句话,刘妈妈一颗心可算是放下了。忐忑地接过银子,“恩,涟漪姑娘,你说话我相信。”话说完,自己都纳闷,为何这臭名远扬的苏涟漪说话,她要相信?

    “时候不早了,刘妈妈去歇着吧,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望刘妈妈。”涟漪笑着牵着刘妈妈的手,送到了后门。

    刘妈妈很是忐忑地看了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便急匆匆地入了后门。

    王老汉大为惊讶,因为此时,就是他也看得出来,刘妈妈是怕苏涟漪的。这怎么可能?夫人身边的红人,在李府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怎么能怕苏涟漪?

    涟漪掏出一只二两的碎银子,交给王老汉,“王大叔,这个收下,听说你儿子也要娶亲了,需要钱的地方多了。”

    苏涟漪说得合情合理,王老汉想了一下,就千恩万谢地收下了。

    李府后门轻轻关上,月光皎洁,晚风将一旁茂密树木吹得哗哗作响,就如同他们刚到时一般,好似这李府后门从没开过。

    涟漪钻入了驴车。

    “涟漪姑娘,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老马头问。

    “去城南刘家胡同,顺大米粮行对面的黑色铁门,门前有两块大石头,就去那一家。”涟漪道。

    老马头不晓得其目的,但涟漪做事准没错,便赶着车向城南走。

    这一段日子,涟漪没少与初萤交流,对鸾国了解的也七七八八,确实,鸾国现在适逢乱世,藩王造反、皇子夺嫡,最安全的想必就是苏家村那种原始小村落,大城里,虽外表一派平静但实则激流暗涌,满是危险。

    鸾国的城市分布,一般为东富西贵、北贱南贫。富,便是富人;贵,便是官僚。贱,说的是从事的贱行,一般为戏子或青楼女子;贫,则就是普通百姓。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驴车停了。“涟漪,到了。”老马头压低了声音道。

    “恩,辛苦马大叔了。”说着,涟漪便从车厢内出来,下了车,回头看了看米行,又看了看有着两块大石的黑色铁门,确认无误后,便前去敲门。

    老马头不知苏涟漪和刘妈妈谈了什么,也不知道她来找谁,便好奇地在一旁观看。

    屋内狗叫,紧接着,黑漆漆的小屋内点起了油灯,“谁啊?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谁在敲门?”屋内有一妇人声音。

    涟漪放下手,声音和蔼,“奴家受刘妈妈的委托,有些急事前来找刘川贝。”

    一听是刘妈妈的人,屋内妇人赶忙开门,看见苏涟漪时生生吓了一跳,这是谁家的闺女,长了这么高的个,但却不给人粗鲁感,很斯文、端庄,不愧是李府出来的人。

    涟漪入内,黑色铁门关上。

    刘川贝今年十五,是刘妈妈的外甥,托了关系入李府,成了李府大夫的药童弟子,如今适逢伤风,怕染病给李老爷,便被打发在家休养。

    刘妈妈将自己外甥介绍给苏涟漪,一是知涟漪是个肥羊,肥水不流外人田,外甥定然有好处。二是,这样好控制,一旦是有什么事,最起码自家人不会捅出去。

    从这件事可见,此时刘妈妈对苏涟漪,早就身不由己。

    刘川贝起床,赶紧穿好了外衣。“姨母找我有事?”看了看苏涟漪,眼生得紧,没在姨母身边见过。

    涟漪点头,从怀中掏出个簪子,“这个是刘妈妈的信物,你先确认下。”这还是她特意从刘妈妈那里借来的。

    刘川贝自然认识,“这正是我姨母的,姑娘你可有什么事吗?”

    涟漪微笑,“确认了就好,有些问题我要问你,你只要回答我就好,这些,都是刘妈妈事先同意了的。”

    “好,姑娘这边请,您尽管问。”刘川贝赶忙道。

    涟漪顺着刘川贝的指引到了桌旁坐下,“老爷是什么病。”

    刘川贝惊讶其问题,“是……先天不足之症,心疾。”

    “症状如何?”涟漪又问。

    刘川贝继续答,“其表现为心悸、怔忡,甚而阳气衰微不布,无以温煦气化,四肢逆冷,面色恍白,颧面暗红,唇舌青紫。”

    涟漪微微皱眉,让一个西医去理解这些实在是吃力,但她还是努力将这些信息在脑海中反复思考。“我来问你来答,李府老爷除了胸闷气短,可有咳嗽?”

    “有。”

    “是干咳,还是咳痰?”涟漪继续问。

    “咳痰。”刘川贝答。

    “是脓痰还是血痰?”

    “里面好像不是血,但也略红。”

    “可是粉红色气泡?”

    刘川贝点头,“对,就是粉红气泡。”

    涟漪了然,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可昏厥过?”

    “有。”

    “可有胸疼,绞痛?若是有,频率如何?”

    “有的,从前还好,只有发病才疼,但这一次发作却频繁疼痛。”

    “四肢可有水肿?”

    “有。”

    “肿得厉害吗?”

    “这一次发病,老爷确实肿得厉害。”

    “晚间睡眠如何,可平卧吗?”

    “不可,经常因气短无法安眠,每每夜晚,不得不门窗大开。”

    “心跳呢?把脉的时候,大概的频率如何,你可知晓?”

    “脉沉……”

    “不是,我的意思不是这个,而是,是否急促?”

    “急促。”

    两人就这么一问一答,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

    ------题外话------

    本文16日入V,倒计时*4*天,囧…(为啥有种倒计时死刑的感觉呢?)

    感谢看官:tamyatam(1钻),新月如弓(1花),a8015715(83花),谢谢!谢谢你们的支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