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129,假婚(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9,假婚(文)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黑色马车跑在县城内奔跑,虽不慢但也不快。

    苏涟漪在车厢深处静坐,身上披着的还是那件披风,车厢内燃着小火炉,暖呼呼的,很是舒适。

    因为猫儿晕马车,苏涟漪刻意交代车夫慢一些赶车,马车很是平稳,以至于猫儿不会晕。

    虽不晕车,但猫儿的面色却也不好,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紫,她矛盾又忧郁,咬着唇,偷眼去看苏涟漪。

    涟漪虽闭着眼,却敏锐能感受到车内气氛的变化和猫儿的焦急。其实,她不是和欧阳歉斗气,换句话说,她忙得很,哪有心思和一个“孩子”斗气?她现在这么做另有原因。

    战事平定,她离开岳望县是必然,她现在将制铁厂交给乔六、将妆品厂交给仙姬,自己只做甩手掌柜,也是为了让这两人能习惯一下未来的经营模式。

    这么做有几方面原因,首先,她不怕两人对其背叛。制铁厂人人都能开,但没人敢开,因“靠山不够硬”,所以制铁厂方面没什么风险。而妆品厂方面,仙姬做的只是经营,真正的主要秘方还在她手中,她自己掌握核心技术,其次配方则是吴氏掌握。

    吴氏对她是忠心的,无论是从前她对孙家的救命之恩,还是她未来的身份,不会有人想轻易得罪。

    更重要的是,古时人心淳朴,即便是有狡猾之人也比现在多了许多。

    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真有人背叛她也是没有办法之事。但……

    若她身边真出现叛徒,她的态度可就不像是如今这般和善。好的人不会轻易犯这种原则性错误,坏的人,原谅一次就有第一百次,只要开了那个口,便永无回头之日。

    这便是人性。

    这一点,是夏初萤用真实案例教她的,就是那诗北。

    猫儿两只小手搓弄着自己的衣裙下摆,欲言又止。

    苏涟漪知道她想说什么,一定是担心欧阳歉。而她这么做,也是想看看两人对彼此的态度。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猫儿早晚是要嫁人的,但以她的容貌和出身,嫁也最多嫁个府内小厮,最多是个管事。是人都有上进心,女人也是人,谁不愿嫁个好人家,过好日子?人之常情。

    若是她愿意嫁给欧阳歉,不在意其病情,道不失是一条荣华富贵的路。

    她的这一灵感是刚刚欧阳歉的“醋劲”所激发的,她能感觉到欧阳歉对猫儿不同的态度。如果欧阳歉喜欢猫儿,也是欧阳歉命中之福。

    猫儿心性善良,手脚勤快,又关心人,若是将欧阳歉交给猫儿照顾,她也能放心。

    猫儿终于没忍住,一咬牙,开了口,“二小姐,欧阳……欧阳公子会不会着急?他虽然年纪不小,但性格却像孩子一样,再说……再说会不会病症复发?”她胡言乱语地说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想说什么。

    涟漪能感受到猫儿对欧阳歉的关心,缓缓睁开了眼,唇角勾起,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满是算计,可惜,猫儿是看不出的。“不会的。”斩钉截铁。

    猫儿还是焦急,“二小姐,我……奴婢想回去……为他解释。”说到这,发现自己失了丫鬟的本分,赶忙慌乱道,“二小姐,奴婢……奴婢没别的意思,奴婢是怕二小姐和欧阳公子只见有误会,奴婢是担心二小姐。”

    涟漪心中好笑,这小妮子哪里是担心她?分明事担心欧阳歉,却未点破,继续道,“放心吧,欧阳公子不会着急上火,他会有别的玩伴的。”

    猫儿面色一僵,“别的……玩伴?”

    苏涟漪眨了眨眼,看着失魂落魄的猫儿,忍着笑,“是啊,欧阳公子年纪不小了,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何况欧阳老先生年岁也大,应该看一看自己的孙子了。”

    “是……是啊,欧阳公子确实应该……成婚了。”猫儿面色黯淡了下来,默默坐回了车厢,垂下了眼。

    苏涟漪差点噗嗤笑出来,强忍着,这猫儿简直就是为刺激她笑点而生的。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何时竟能染上这种哀思?

    马车在苏府门前停了,车夫下了车,放了车凳。而后先下车的是猫儿,猫儿还是那般失魂落魄,下了车后恭敬站在一侧,伺候苏涟漪下车。

    而苏涟漪权当看不见猫儿的失常,直接入了大门,向初萤的院子而去。

    同一时间,另一地点。

    欧阳府别院。

    欧阳歉坐立不安,已到了他该睡觉的时辰了,他却死活不肯入睡,一旁伺候的下人们很是担心,因自从搬到了别院这么长时间,少爷按时睡觉、按时起床,一直很有规律。

    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已有下人偷偷退了出去,去找管家徐昌。

    欧阳歉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很是后怕。首先怕得罪了苏涟漪,其次怕猫儿真的再也不来。如果仔细想来,他更怕的是后者。

    欧阳尚默早就看出自己儿子的反常,他刚开始是没想太多的,只想儿子少了一个玩伴。但欧阳歉的玩伴何其多?首先是苏涟漪,其次是李玉堂,还有诸多府内的小厮丫鬟,却没一个让其上心的。

    欧阳歉确实在意苏涟漪,但是一种对亲人的依赖,和今日的感觉全然不同。

    欧阳老先生在床上捻转无法安眠,老年人本就睡眠轻,如今更因心中有事无法入睡。突然,他猛地睁开眼,那双略带浑浊的老眼发出一丝久违了的犀利和算计。

    苏涟漪那丫头,他多少有所了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平日里看似闲散,但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她的用意,她的计划性、目的性和自律性,远远胜过大不分人。

    难道……苏涟漪的用意,是……

    想到这,欧阳尚默激动地一下坐起,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的红。难道是歉儿他情窦初开!?

    没错,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个原因。

    歉儿对苏涟漪是一种崇拜和惧怕,如同顽皮好学的弟弟,对睿智慈爱的姐姐那般,是一种姐弟之情。虽然以歉儿的年纪足可以当苏涟漪的父亲。

    但对猫儿就不同,歉儿是以一种同龄人的心态与其交往,两人时常吵架、打闹,还有一些不肯告诉外人的“秘密”,夜晚猫儿离开,歉儿有时和他聊天,总是说白日里发生了什么,所有话题都围绕着猫儿。

    欧阳尚默激动万分,他从来没想到,从前的“傻儿子”最终竟会有自己的思维和判断,更没想到,竟会有了成人的情绪。

    “抱孙子”!

    这个简单词语狠狠刺激了欧阳尚默的心脏,只要想到这个词语,他便真切感觉到自己又年轻了十岁……不对,年轻了整整二十岁。

    他的生命重新灌注了活力,人生又有了新的方向。

    欧阳尚默就这么坐在床上,双眼大睁,兴奋地想着。门外有恭敬又急切的敲门声,“老爷,您睡了吗?”声音刻意压低,是管家徐昌的声音。

    “进来。”欧阳尚默道,一伸手,拿过一旁的衣服披上。

    徐昌脸上没什么惊喜,只有焦急,推门而入,又赶忙关了门。“老爷,不好了,刚刚下人来报,少爷情绪十分不稳,不肯入睡,还发脾气。”

    欧阳尚默呵呵笑了一下。

    徐昌不解,“老爷,您笑什么?”

    正说着,门外有吵杂声,“少爷,不可以,老爷已经休息了,有事明早说吧。”

    “少爷,我们回去睡觉好吗?有什么事明天说。”

    “少爷……”

    门被推开,只见穿戴整齐的欧阳歉冲了进来,“爹。”

    欧阳尚默微微一挑眉,重操旧业、老奸巨猾,已默默地开始准备和苏涟漪一唱一和起来,“歉儿,这儿晚不睡,有何事吗?”语调虽关切,但仔细听来,却别有一种算计的成分。

    别说欧阳歉,除了徐昌外,便没人能听出来。

    欧阳歉扑倒欧阳尚默的床前,“爹,我……我……那个……丫鬟都是买的吧。”

    欧阳尚默心中暗笑,果然被他猜中了。心中好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唯有诚恳二字,“是的,歉儿怎么突然关心其了家事?”

    欧阳歉继续道,“那……那爹去找涟漪,把猫儿买来好吗?”他焦急万分,清秀的五官皱成了一团。

    欧阳尚默面色为难,“这个……买卖全凭自愿,即便我们愿买,对方也未必肯卖,再说,那猫儿是涟漪的贴身丫鬟,情同姐妹,怎可买卖?”一边说着,欧阳尚默脑海中出现了猫儿那毫无心机的甜美笑容。

    欧阳尚默心神黯然,那猫儿,和他的如儿竟如此像,都是那般纯真,都是那般善良。她们就好像永无愁事的仙女一般,脸上永远挂着笑容,无忧无虑。

    欧阳歉急得快哭了,“爹,那怎么办?若涟漪以后真不让猫儿来了,我怎么办?”他着急地抓着自己爹爹的手,眼珠子一转,“爹,要不然这样,我去给涟漪赔不是,行吗?”让他下跪也行,只要涟漪能消气就好。

    想到这,欧阳歉十分后悔,当时他不应该那般无视涟漪的。

    却又委屈得紧,她对涟漪无比尊敬,根本没忽视……

    欧阳尚默微微一笑,“罢了吧,即便是没有今日之事,以后猫儿姑娘也不会经常来的。”

    欧阳歉一愣,大叫,“爹,为什么?”

    “因为猫儿姑娘年龄不小了,应该成婚了,这件事,从前涟漪也是说过的。”

    ------题外话------

    今天跟着去公婆的亲戚家,忙了一天不说,更可悲的是晕车了,到现在还在晕。

    明天估计也不多,抱歉了,呜呜呜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