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145,花柳病(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5,花柳病(文)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你能治着花柳病?”

    军妓营中,老鸨看着面前这俊秀的少年郎很是惊讶十分。按理说,她这阅人无数的哪能看不出人性别,但就在这少年身上栽了跟头,迷了眼。

    这少年个子很高,即便在军中也不算矮,虽然身材单薄了一些,但脊梁挺拔,瓜子脸,白嫩的面皮,黑白分明的大眼,小鼻子粉红小嘴儿,怎么看都是女相,但其眉宇之间的英气却又让老鸨不敢确定。

    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花柳病,这病多少大夫都看过,军妓营中姑娘们汤药就没断过,有些人的病好了些,有些人却更是严重。

    “花柳病还分很多种,有轻有重,我不敢说所有病都能治,得看情况。”苏涟漪道。

    老鸨有些为难,“但……你为男,她们为女,这个……这个不方便吧?”

    涟漪刚想说自己是女儿身,但想到飞峋的顾忌,也是有所道理,如今就连飞峋都不知太后要收她为义女,两日后的晚宴上才会宣布,若是在此之前她有什么把柄被人抓住,实在不好。

    何人会抓她的把柄?首当其冲的便是云家!

    涟漪垂下眼,略略想了一下,而后微微一笑,“嬷嬷的大可不必担忧,这些女子不都是风尘女子吗?在下今日就将所有女子包下,她们自然可以宽衣解带了。”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银袋,那袋子沉甸甸得,少说也得有百两。

    “这些银子,够包所有的姑娘吗?”连疑问。

    “够,够,足够了。”老鸨赶忙答道,眉开眼笑,一张老脸的皱纹更深。

    这兵营中的青楼本就是半福利性,嫖资不高,加之人家这小公子是为了治病,也不是为了玩女人,老鸨便很痛快地同意了小公子包下所有女子。

    有人说,男人最帅的姿势就是付钱之时,就例如此时的苏涟漪。将那沉甸甸的银袋塞入老鸨手中,老鸨便觉得面前这小公子身材顿生伟岸。

    “还不知小公子如何称呼?”老鸨将那银袋子收起来,殷勤问道。

    “苏涟。”涟漪答。

    “哎,那您先在这休息,老身这就去唤姑娘们。”说着,便赶忙扭着老腰出了去。

    房间外,尹泽志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摸不清情况,赶忙去问云飞峋,“飞峋,这是怎么回事?那苏公子将老鸨叫到屋内做什么?”

    飞峋微微一笑,“她会医术,妙手仁心,想来是可怜这营中女子,想为她们治病吧。”

    “苏公子会医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李西道。

    飞峋微微一笑,涟漪会的不仅仅是医术,她会的东西,到如今就连他也是无法全部知晓。

    就在这时,老鸨从房门中出来了,老脸上喜气洋洋,用尖细的嗓子高喊道,“姑娘们,快出来接客了,有位苏姓小公子把你们都包下了。”

    尹泽志等人听到这话后,差点没摔一跟头,飞峋也是一愣,涟漪这是要做什么?

    闫墨哈哈笑了起来,伸手一拍飞峋宽厚的肩头,“飞峋啊,你看,还是那小公子比你上道,那小公子真是一鸣惊人,一口气包下所有姑娘,有气魄。”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飞峋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苏涟漪是女子,她包下妓子们能干什么?快步入了那房间,“涟漪,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苏涟漪见飞峋来,尴尬一笑,“给你添麻烦了,因为……哎,”说着,叹了口气,“觉得这些女子太可怜了,命运已对她们不公,此时却还要经受疾病的折磨,所以我想,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不管,于是就这样了。”她一耸肩。

    云飞峋了然,“身上的银子,够吗?”她不想暴露身份,自然不能说出是女儿身。

    “不够,那你给我来点?”说着,伸出了白嫩嫩的小手,掌心朝上,十足的讨要生活费的样子。

    飞峋失笑,伸手入里怀,准备掏钱,却又被苏涟漪拦了下来,“这个钱本不应该你出,更不应我出,应该尹泽志出。”说着,一怒嘴,看向前来的三人。

    云飞峋哭笑不得,压低了声音。“别闹了涟漪,他们的俸禄并不高。”

    涟漪狡黠一笑,“知道,吓吓他。谁让他今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非拽着我们来军妓营。”说着,便放开了云飞峋的手,出了去。对着尹泽志便一拱手,“尹大哥。”那笑容,别提多甜美了。

    尹泽志的右眼皮猛的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苏兄弟真是好气魄,好雅兴啊。”

    “哪里哪里,小弟与尹大哥根本没得比,尹大哥才是真正的好气魄呢,若不是尹大哥说今日小弟花费都算在大哥身上,小弟怎敢包下所有姑娘?”涟漪认真道。

    “这个……”尹泽志有一些慌了,男子汉大丈夫也忍不住额头流下了冷汗几滴。“那个……那个……小兄弟啊,这么多姑娘,你……行吗?”说着,不自觉看向苏涟漪的身下。

    尹泽志视线还没下移到重点部位,飞峋已经挡在涟漪身前了,他不允许别的男人用那种眼神看涟漪,兄弟也不行。

    涟漪被云飞峋高大的后背挡住,伸手偷偷捂嘴笑,这家伙的醋劲儿也不小。

    “泽志放心,她是在开玩笑,这些银子不会让你出。”飞峋解释。

    尹泽志面色有一些难看,很后悔当时夸下海口说请这苏涟小公子去青楼,他的俸禄虽不算少,但上有老下虽不算少,但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用钱处太多,几两银子还好,若是太多就……吃不消了。

    正说着,老鸨已带着所有姑娘浩浩荡荡从楼上下了来,到这一楼最大、最豪华的房间。

    老鸨见这五人都在房间中,愣了一下,“苏公子,您这是打算……一起玩?”

    云飞峋等四人在这军营中很是引人注目,四人都身材魁梧、仪表堂堂,加之又年轻,任何一人都是前途无量,被选拔到皇上身边成为近身侍卫也是铁板钉钉之事,军妓营中的每一姑娘自然都对这四人欣赏。

    尤其是云飞峋,其出身好、如今容貌佳,又立了战功,虽然不能高攀嫁给他,但一夜风流后,也算是留了个美好回忆。

    想着,这些女子们都开始频频向云飞峋放电。

    苏涟漪嘴角抽了一抽,在纠结到底是为她们治还是不治,“你们四人出去吧。”涟漪下了逐客令,其他三人她不管,但飞峋绝不可以留下让这些女子们用眼神占便宜。

    飞峋点了点头,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闫墨挤到苏涟漪身边,看着这么多美人,很是眼馋,“我说苏兄弟,这么女子,你……吃得消吗?”难道不把他们兄弟几人留下?

    涟漪看着闫墨,皱着眉,男人啊,在外面看起来还很是正经,但来了这种地方就变了个嘴脸。若不是她亲眼所见,是很难相信这一幕。

    最后,那三人也被苏涟漪赶了出去。

    莺莺燕燕的姑娘们都笑意盈盈,见这清秀的小公子包下她们,都好奇一会要怎么玩。

    苏涟漪清了清嗓,刚刚饮下的灵根果药效逐渐消失,嗓子重新恢复了沙哑。“听嬷嬷说,你们身上多少都有花柳病?”

    众人不解,都偷偷议论,这公子包下他们却问花柳病,这可如何是好?这花柳病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从没当面说出。

    其中有一女子道,“公子您放心玩吧,没事的。”没什么事,不言而喻。

    涟漪道,“我是一名大夫,包下你们不为别的,是为你们治病。你们谁最近病情特别严重,脱了衣衫躺在床上。”

    女子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今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花钱包下她们不是为了玩是为了治病?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公子看这油光水滑,其实是个傻的?

    自然没人肯脱衣服。

    涟漪在人群中看到了刚刚那名陪她的女子,就是身子难受,最后告辞去处理的那个,伸手一指,“你,脱光衣服过来。”不仅仅要看患病部位,有一些性病直接在皮肤上有所显现。

    ……

    房门紧闭,云飞峋等四人又回到了位置上饮酒。

    “飞峋,这苏涟公子是什么来头?”李西道,苏涟、苏涟漪,却怎么也没想到能是一人。谁能想到苏涟漪的个子这么高,女扮男装起来这么像?谁又能想到,一个姑娘家跑到军妓营,包下了所有妓子玩?

    云飞峋夹了一口菜吃,“以后你们就知晓了。”

    尹泽志之前一段时间一直未说话,如今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说出了口,“飞峋,你不会怪我们多管闲事吧?我们……也是为你好。”

    飞峋点了点头,事已至此,还能如何。“知道,我们是好兄弟,你们怎么想,我又如何不知?”

    随后,云飞峋便又低头吃,丝毫没有与三人聊天的意思。

    三人也自知无趣,便没再吭声。

    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那紧闭的房门开了。

    飞峋拿起一旁放置的帕子,轻轻擦拭了下嘴角,而后起身向那房间走去。尹泽志三人也跟了过去。

    只见,女子们如鱼贯出,面容都认真了几分。

    “苏……她人呢?”飞峋逢人便问。

    “回云将军,苏公子在里面。”有一人答,眼中却少了那种破罐子破摔的浪荡,有一些哀愁。

    当云飞峋入内时,见苏涟漪正洗手,用那皂子一次次地洗手,而后换了水,继续再洗一次,将那双本就白皙的手,洗得更是白嫩。

    “涟漪别闹了,我们走吧。”他到她身旁,压低了声音道。

    涟漪却未马上答话,在思考一个问题。

    她不是性病科,对性病的研究不深,知晓的也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病症。经过刚刚的检查,她发现这些姑娘们并无特别严重、无法从病理上治愈的性病,例如淋病、梅毒等。

    她们得的都是一般的病,有一些甚至都不是性病而是妇科病。想来也能理解,每日要与那么多不同男子发生关系,若还能健康,就怪了。

    她们也在饮汤药和外用的药,但那些药多半是滋阴调养外加消炎促进伤口愈合的药,根本不是从根本上治愈。

    性病、妇科病,多半都是由病菌引起,若是想治愈便要针对病菌用抗生素药物,但抗生素……又去哪找?

    想着,苏涟漪洗手的动作都停下了,长长叹了口气。

    飞峋有些哭笑不得,涟漪又这样了。他发现,只要她在思考问题时,便经常性对旁边的人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无奈,便只能等在一旁。

    涟漪回过头,拧着眉,黑白分明的大眼,很是无辜地望着云飞峋,“我该怎么办?去哪儿找抗生素药?”自言自语。

    飞峋也是一脸茫然,“什么是抗生素药?我也不知去哪儿找?这个药是谁做的?”只要她说出制作者是谁,作者是谁,他就会去为她寻找。

    涟漪继续自言自语,“这个药是提纯的,最早发现好像是从香瓜上……”忽然眼前一亮,对啊,她可以自己去做啊。最简单得抗生素便是青霉素,在自然界中最多,培育方法也最简单。

    在我们生活中,也处处可见青霉的存在。

    在这种条件下,注射的方法可以直接忽略,口服的困难也很大,因为在鸾国现有的技术基础上,即便是培育出青霉,也无法制成青霉素钾或卡介青霉素,而普通青霉素口服入胃后,胃有胃酸,青霉素不耐酸,所以定然失效。

    可以说,唯一能用的方法就是外用!

    若是外用的话,对青霉素的提纯要求就不是那么高,自然界的青霉就完全可用,虽效果不会像注射或口服那么好,但也比那些止血消炎的草药要好上许多。

    想到这,涟漪又有了信心,取过一旁的帕子擦了擦手。

    接下来得问题便是,青霉素的培植。

    问题又出现了!在这种简陋的条件下,若是想培植出青霉,少说也要七天,青霉生长条件温和,不能用高温,没什么加速其繁殖的有效方法,七天,她哪有时间浪费在培植青霉素上!?

    想着想着,又深深叹了口气。

    云飞峋心疼得紧,却又没办法帮她,只能暗暗着急。“涟漪,有需要我做的吗?”

    涟漪点了点头,有一些懊恼的自言自语。“你能帮我的,就是找到七天以上没吃馒头。”香瓜她是不指望了,来鸾国这么长时间都没见到香瓜那种水果,馒头总该有吧。

    飞峋有些高兴,只要能帮上她便好。“知道了,我这就去找。”说着,便转身跑了出去,向兵营的伙头营跑去。

    闫墨等人不解,这都什么和什么?飞峋又跑去干什么?尹泽志也跟着飞峋跑了去。

    涟漪出房间时,见嬷嬷守在一旁,“嬷嬷,带我去你们厨房看看好吗?”内心希望,这军妓营厨房也有一些发霉了的馒头。

    虽然老鸨不知这苏公子要干什么,但付钱的就是老大,如今这些姑娘们明里暗里都对这小公子尊敬有加,可见其真是有一些本领。

    让苏涟漪失望了,军妓营的厨房没什么没有发霉的馒头,也许这里的饭菜可口,一般饭菜都不会留过两天,即便是剩菜,也都早早卖了。

    最后的希望便只能放在云飞峋的身上了,虽然苏涟漪也没抱多大希望。

    今日的军妓营很是冷清,也许是最近几日花柳病爆发,一些兵士都不敢来了,姑娘们逐渐缓了过来,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些永无出头之日的姑娘也早已没了盼头,便破罐子破摔,开始与闫墨和李西调起情来。

    苏涟漪拽了个椅子,坐在军妓营大门前,等着云飞峋的归来,这一等,又是一炷香的时间。

    云飞峋和尹泽志归来了,手中拎着布袋,满满得,想来就是苏涟漪所想要的馒头,涟漪惊喜,跑过去迎接。

    “苏兄弟,你要这些馒头做什么?”尹泽志好奇问道,他当时跟着云飞峋跑出去,得知是要发霉的馒头,很是惊讶。本以为飞峋兄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先是男风,而后找发霉馒头,后来才知,原来是苏兄弟要。

    “用它治病。”涟漪答。

    灯光明亮处,涟漪将所有馒头都取了出,青霉虽自然界常见,但同样得馒头,却不一定长出的是青霉。苏涟漪没有任何仪器,连最简单得显微镜都没有,便死马当活马医,直接挑了一些青色的霉菌小心挂了下来。

    莺莺燕燕也都不再嬉笑,都围过来,好奇看这是什么东西。

    云飞峋很快便看出了苏涟漪想要做什么,取了身上的拨入蝉翼的匕首,也取了一只青色的馒头,小心刮下青色的霉菌。

    手机了一些之后,稍加水,和成了糊,涟漪便将病情最严重的几名女子带入了房间,教她们用法。用法?自然是外敷,而敷的位置,那便是少儿不宜了。

    当一切折腾好后,又是半夜,涟漪最后一次仔细洗手后,打了哈欠,说要回去睡了。

    尹泽志等人心中愧疚,他们真是小看了这小公子,以为“他”是以色待人的那类人,但如今看来,这身着下人服侍的小公子出手阔绰,还能治病救人,算是开了眼界。

    ……

    夜深人静。兵营之中也是寂静一片。

    苏涟漪与云飞峋回到了房中,尹泽志等人闹了一场,非但没让好兄弟云飞峋破了童子之身,还让苏公子见笑了,原来他们朝思暮想的温柔乡却满是花柳病。

    苏公子非但破财包了所有姑娘,还未她们治病。如今他们还如何为难他们?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几人也就认了,心中暗暗祈祷,飞峋和苏公子是清白的,不会发生什么过格得事。

    这些,也仅仅是他们自欺欺人罢了,若是清白,刚刚飞峋温柔扶着下马之人又是谁?若是清白,在夜幕下的兵营广场徜徉的两人又是谁?若是清白,刚刚坚持要两人一个房间的又是谁!?

    没错,临他们分别之时,因第二日苏公子要看生病妓女的病情,夜晚便决定在兵营中过夜。尹泽志他们自然要位苏公子找一件舒服干净的房间,但……

    但!

    但,云飞峋竟以强硬的态度要求苏公子睡他的房间,两人同床共枕,即便苏公子都是抗议无效。

    结果,自然是两,自然是两人入了云飞峋的房间,而其他三人便怏怏地回了去。

    房间内,有兵士打开了热水,而云飞峋则是亲自将木盆水温调好,送去给苏涟漪洗漱洗脚。

    白嫩嫩的小脚在清水中若隐若现,就如同两尾雪白小鱼一般。云飞峋见此,顿时觉得呼吸困难,浑身血液暴涨,赶忙转过头去,不去看那两只引人犯罪的小脚。

    涟漪看了看云飞峋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很是纳闷,这脚有什么性感之处?两只脚就能勾引人来?邪了门了,那以后若是光脚走路,岂不是和没穿衣服一般?

    涟漪洗好后,爬上了床,那床板生硬。

    飞峋也洗漱完毕,犹豫了再犹豫,最终慢吞吞地上了床去。

    “喂,你在害羞什么?从前也不是没在一起睡过,你我还一丝不挂,记得吗?”涟漪逗云飞峋,想起那时苏峰抽风似的杰作。

    夜半三更,孤男寡女,苏涟漪的话就如同扔了一根燃着得小火柴到一堆干得不能再干的草堆上,其结果不言而喻。

    吹了蜡烛,房内顿时陷入黑暗,黑暗能掩盖不少尴尬。

    涟漪只觉得被窝里一凉,一具大身子入了被窝,带入了不少冷空气,本来就不算暖和的被窝更是冷了。这褥子真薄……不对,压根就没有褥子,这被子也不厚。

    云飞峋给她一个大后背,背对着她,不肯转过身去,“早些睡吧,明日清早我们便去军妓营查看药效。”他声音有一些压抑,带着一丝沙哑,好像在用理智拼命压下某种情绪。

    涟漪平躺在床,今夜,不知为何,心情很好,不对,是非常好,可以说十分愉悦。

    “听说有一次,你在公主府外等了整整一夜?”她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黑夜。

    峋只以一个类似于鼻音的字回答。

    涟漪心情更好,侧卧,一只胳膊支着头,另一只手则是用白嫩的食指去戳他厚实的背部肌肉,很硬,又很有弹性。“为什么?”

    飞峋的肌肉因被苏涟漪的触碰,绷得更紧,“想你。”

    “你是不是傻啊!后宫大门有门禁,明知道我和公主入了宫,那个时间不回公主府也就回不来了,你还傻等,你是不是傻病又犯了?”忍不住心疼地责备。

    云飞峋没吭声,等涟漪骂够了,他深吸一口气道,“睡吧。”不能再说话、也不能再去想她,若是继续下去,他怕控制不了自己。

    黑暗的房间,熟悉的味道,远离那些生意、那些阴谋、那些烦恼,远离一切,两人好像又重新回到了苏家村中,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涟漪伸手揽在他的腰上,却发现,他看似魁梧,其实腰却很细。头伏在他的背上,明明日日操练流汗,为何他身上却唯有干爽的清香?

    将头埋在他的衣服里,去闻那个令人舒适的味道,“有人形暖气的感觉真好。”嘟囔了句。

    云飞峋不知什么叫暖气,但却知自己快控制不住了,最起码也是浑身血流逆涌,肌肉绷得有一些酸,“涟漪,你……离开一些。”他声音越来越低沉嘶哑。

    涟漪才不肯,也不回答,继续这个姿势。

    终于,云飞峋翻身将她搂入怀中,低头便去捕捉那柔软的唇瓣。

    苏涟漪娇笑却不反抗,明知道要发生什么却不阻拦,胸口中心跳的邦邦响,也是忐忑十分。

    今天她算是感动坏了,见到军妓营中随便几两银子就能买佳人一夜,除了经济困难,几乎很少有人去抗拒这种温柔乡,但她的飞峋却洁身自好,让她怎么不去喜爱他?

    想一想,算一算,过了这个新年,云飞峋也二十一了,在现代,二十一的男孩是处男的都太少,何况是古代,那尹泽志没比飞峋大几岁,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闫墨和李西也都成了婚。

    但她的飞峋却还是个可爱的小处男。

    憋得久了,是不是也不好?

    今日去军妓营对她触动很大,除了因飞峋的洁身自好外,还有就是那些女子看向飞峋的眼神,如今想来都觉得胸口满满得醋意,军妓营中都如此,那外面的盯着飞峋的女人更是多。

    云飞峋只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

    吻在继续,她热烈的回应,两舌缠绵。

    这是飞峋第一次感受到涟漪的热情,兴奋之余还有一些不知所措,她那柔软馨香的小舌如同火石,将他点燃,如今他已是欲火燃烧。

    他暗暗想,反正他今生今世只会娶苏涟漪一人,涟漪早晚是他的,若是真能生米煮成熟饭,他也能少了一些牵挂。

    虽然此时远离了岳望县,但只要想到那李玉堂和叶词,他还是后怕得很,若是涟漪真被他们抢了去可如何是好?下定决心,今日若涟漪不是拼命反抗,他一定要……

    寂静的黑暗中,口舌交融及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如同一首交响乐的前奏一般,越是着随后而来的波涛汹涌。

    苏涟漪也想通了,早晚都要发生,就随缘呗,想到这傻小子一次次彻夜守候,她心都快碎了,若是这种事可以作为奖励,她也不排斥。

    两人的激吻越来越快、越来越浓,随后而来的强烈占有欲竟不再满足于这种激吻。

    他离开了她的唇瓣,她本来还算薄的唇瓣此时已被吻得红肿,湿润润的,泛着美妙的光泽,可惜,一片漆黑,没人欣赏到这美景。

    他如同他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亲吻她的面颊,她的玉脖,她的秀发,她的耳垂,只要是她身上的,他都喜爱、膜拜,不知用什么来表达这种狂热,便只能用吻——这个动物最原始的本能。

    他的大手细细描绘她玲珑的曲线,发觉她身体的真真战栗,不敢轻举妄动,直到那副身躯再度放松柔软,他才敢继续。他怕她害怕,怕她拒绝,更怕像上一回直接一脚把他踢下去。

    涟漪也是努力让自己适应,但毕竟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是第一次让外人抚摸自己,紧张害怕,外加诸多不适,她知道后面的每一个步骤,但却还是忍不住紧张。

    他感受到对方未反抗,便继续了吻,轻轻啃咬她的锁骨,好像品尝人间美味一般。

    涟漪的脊梁一下子挺直,后背肌肉绷紧,因为感受到粗糙的大手探入了自己衣襟,从未在外人面前暴露过的娇嫩肌肤,第一次接触到另一种触感,那种不适与刺激,是难以言喻的。

    “我……我……”她开始打退堂鼓了,有一些害怕。“不……”

    黑暗中,他埋首而下,用唇代替了他粗糙的手,仿佛恐怕那常年持兵器的老茧划伤她娇嫩的皮肤一般,唯有唇舌的细腻才能抚平那根本不存在的伤口。

    苏涟漪第一次被人如此,大脑一片空白,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竟都敏感无比,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大喊着希望被抚慰,苏涟漪不愿承认这饥渴的女人是自己,但好像……正是她苏涟漪。

    从刚开始得不适到刺激,又从刺激到坦然接受,涟漪的大脑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与身上那不规律喘着粗气的魁梧男子丝毫不相称。

    黑暗中,她的目光越来越柔和,她信赖他、喜欢他,她愿将自己全部交给他,无论是如今的身体,还是未来的人生。

    苏涟漪的默许就如同战场上迎风招展的旌旗、就如同冲锋队的号角,他想对涟漪说什么,但一肚子激动的话却不知如何说,坐起身来,将身上雪白里衣一下子脱掉,“苏涟漪,我云飞峋一生一世都会对你好。”

    涟漪有些紧张,闭着眼,咬着唇,根本没说话,只微微点了下头,此时在黑暗之中,即便是白日,她这点头的幅度一般人也是看不出的。她紧张忐忑,双手忍不住抓起床单,紧紧捏在手心里,好像能给予自己力量一般。

    黑暗中,十分明显的吞咽声,那肌肉结实的健硕身躯微微一层薄汗,紧绷着,好似对待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他的视力很好,即便是黑暗中,也隐隐可见淡淡雪白曼妙。

    他也有一些颤抖,去脱她的裤……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飞峋,你在吗?出大事了!”

    “飞峋,不好了,出大事了!”

    门外,正是尹泽志等人的呼喊声。

    苏涟漪一下子懵了,“这……飞峋……你……”

    云飞峋也是进退两难,他自然不想去理会那些人,但想来,尹泽志等人也是有分寸之人,若不是真发生大事,也不会大半夜的跑来叫门。

    真是可恶!

    这一次涟漪好容易接受他了,明明可以!

    “飞峋,快去。”涟漪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手臂,黑暗中,那手臂青筋暴起,可见主人正努力压抑愤怒。

    门外敲门声不绝于耳,云飞峋自诩是脾气好之人,但此时此时,他只想杀人!

    “若他们没什么要事,我就剥了他们的皮!”十六个字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恨得咬牙切齿。

    涟漪突然间没了尴尬,噗嗤笑了,“去。”如今想来,两人好像还真是不太顺利呢。

    云飞峋根本无法消气,他随意抓起刚刚脱下的里衣便套在身上,本来俊逸的面容此时无比狰狞,本就深邃的眼窝此时因双眉的仅皱更是直接凹了下去。

    开门,人出去,关门。

    将一室旖旎狠狠关在门内,不容外人窥视半分。

    门外正视尹泽志、闫墨和李西等人。

    他们见到暴怒的云飞峋,吓了一跳,深深感慨自己来得及时,只见此时的云飞峋,怒发冲冠,面目狰狞,俊逸的脸上泛着一种不自然的红,这不是**之潮红又是什么?

    再看他身上,薄薄的丝绸里衣半敞,发达的肌肉因薄汗,在火把光下熠熠生辉,再向下看……

    果然,这小子刚刚在里面定然做那等子的事儿!下面的那个就是证据。

    尹泽志突然有一种视死如归之感,伸手一拍飞峋。“兄弟,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所以今日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眼睁睁看你走向不归路!”

    旁边两人也猛猛点头。

    没错,决不能让飞峋真正喜欢上男人,他前途无量,万万不能因这种事耽搁了大好前程。鸾国对男风极为鄙夷,若云飞峋真的喜欢男人,纸里包不住火,事情穿出去了,他绝无出头的机会了。

    云飞峋气得恨不得咬断银牙,“你们……不用你们多管闲事,我自己心里有数!”

    墨言道,“飞峋,我们不放心你,今日也见那小公子了,确实是……很诱人,不仅容貌上乘,举止文雅,还会医术,难怪能得到你的亲睐,但……飞峋,男子不可以和男子……”

    “我告诉你们,今日谁也不许管我,谁若是再多事,便绝交!”云飞峋极度压抑自己的怒火,否则他真会对面前这往对面前这往日得好兄弟动手。从前切磋,他都保留了一些实力,一是养晦,二是不想打击兄弟。

    但今日,若是他们再这么胡搅蛮缠,他不介意揍得他们几个月下不来床。

    李西一下子冲了上来,“绝交就绝交,即便是绝交,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走向歪路。”

    尹泽志掏出绳子,“别和他废话了,这小子脑子中邪了,一会用冰水让他冷静冷静,我们先绑了他。”

    云飞峋突然大笑起来,与平日里的内敛全然不同,是放肆狂妄的笑,深邃的眸子多了危险,杀气凭空而出,“你们认为,凭你们三人就能拿下我?”

    闫墨道,“飞峋,你平日留一手我们人人都知,我们三人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这一次,我们带了三十名精兵兄弟。”说着,一个口哨,藏在暗处的三十名精壮兵士都出了来。

    飞峋大吃一惊,愤怒咆哮,“你们这是要反了?这兵营中论官职,谁最大?你们这是以下犯上,论军法,是要砍头!”

    那三十名兵士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尹泽志则是吼道,“今日出什么事,我严责之担当,即便是砍了我的头,也决不让兄弟走上歪路。兄弟们,上!”

    紧接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的对抗杂乱声。

    云飞峋武艺好,但好虎架不住群狼,何况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狼!这三十名兵士是训练后用来保护权贵的,熟悉各种小型阵法,更知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活捉目标。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悲壮的抗争结束,屋外恢复了宁静。

    涟漪早穿好了里衣,蹲在门口,很是着急,生怕飞峋受伤,却又苦无办法,因为她知道,若是她露面,误会更深,而且节外生枝。

    可怜的云飞峋,就这么被糊里糊涂的绑走了。

    涟漪重新躺回床上,长叹一口气,本以为这一次就要献身了呢,哪知……会这样,他们两人还真是……一路坎坷崎岖啊。

    ------题外话------

    今天丫头大卖节操,今天不给月票的都是坏人!是坏人!

    看在丫头这么卖力写……咳咳……戏的份儿上,给丫头月票吧!

    要月票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