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174,永不足够的拥有(求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74,永不足够的拥有(求票)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整整四日,苏涟漪那九百九十九台嫁妆终于打理完毕,每一箱的财物都与清单上对号,一个不落,又是塞满了整整两大仓库。

    商部最外围的圈式建筑已经建成,此时正在内部装潢,而外部式样不同于鸾国的雅致风格,而是一种现代的简洁风格。楼顶,仿佛现代招牌似的架起了六个大字——鸾国中央银行。

    如今,鸾国中央银行已经成了京城的标志性建筑物,从前,游客来到京城后都要到皇宫看上一眼,即便是无法入内,也要遥遥看着那高耸的朱红宫墙以及威风凛凛的守卫兵士。

    文人骚客看着那宫门紧闭、庭院深深,少不得要畅想而后悲天悯人一把,要么书写下建功立业的决心,要么倾述下后宫女子的寂寞。

    但如今,京城第一景区已不是皇宫大门外了,而是商部的鸾国中央银行。

    在百姓们的心中,这个机构是最神秘的,比大内还要神秘几分。也许皇宫内有奢华,但听说这商部是用银子堆积的,而且投了钱还能赚到钱,商部就是鸾国的摇钱树。

    于是,这商部的银行,便成了新一轮的最热景点,每一日都有人来到这怪异、神秘又让人肃然而立之地,向内不住观望。

    午时。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从皇宫的方向,向商部而来。

    两辆马车一模一样,都是原木颜色,但在车厢底部却涂着黑漆,有金色浮刻,是金元宝的形状,说明这是商部的马车。

    在过往行人的好奇张望下,两辆马车驶入了商部大院。

    停稳,从马车内各自出来一人,都是身着朱红官袍,先出来那名男子身形修长,乌发高束,面如冠玉,眼若桃花,美男子一枚,正是商部右侍郎叶轩。

    后下来之人是便是商部尚书苏涟漪,她也是一身朱红官袍,因鸾国之前确实没有女子为官,所以她穿的是男装官袍。但因其身材的高挑、周身的英气,却又不觉得突兀。

    苏涟漪下了马车后,便向自己办公室而去,叶轩却突然开口。“涟漪郡主请留步。”

    苏涟漪站定,回首,淡淡一笑,“右侍郎有何事?”

    叶轩微笑,因这温和的笑容,本就俊美的容颜更是让人忍不住贴近,“今日朝堂皇上大悦,对郡主大加褒奖,下官刚刚便想恭喜郡主,但刚在宫中骠骑将军还在,下官便未出口恭贺,恐将军心生误会。”

    苏涟漪明白,瓜田李下要避嫌,不由得暗暗赞叹叶轩的细心,“右侍郎别这么说,商部取得的成绩岂是我苏涟漪一人的功劳?是整个商部上上下下每一人的功劳,这几日我筹划一下,要么组织个活动慰劳大家,要么便直接发了奖金。”

    “是吗?郡主筹划的活动,下官期待,第一个报名可好?”叶轩状似惊喜。

    经过这几日的接触,苏涟漪对这叶轩稍稍改观。从前叶轩若即若离的缠着她,让她心生反感,但如今叶轩因忙于工作,也很少刻意找她。

    世间人多种多样,岂是一种性格一种面貌?而叶轩便是那种传统老油条吧,喜欢与上司搞好关系的那种,这样的人无论在官场还是在现代的职场都很能吃开,只不过不巧,他的上司是女性,便有了一点暧昧罢了。

    “好,那就多谢右侍郎的捧场了,”涟漪笑道,“我去忙了,右侍郎也去忙把,辛苦了。”

    叶轩很想开口邀请其共进午膳,但经过多日的接触,知晓这苏涟漪的性格,便但笑不语,点了点头。

    有些事,欲速则不达。

    两人分开,去了各自的办公室,处理手上的工作。

    商部新设食堂,苏涟漪讨厌顿顿饭都回家吃或在酒楼,反正皇上划给商部的宅子硕大,便干脆建了个厨房,设置了一间不小的用餐食堂,中午可以免费用餐,若是加班也有加班餐,可以算是商部的福利。

    涟漪命人将午膳送到了她办公室,一边吃着饭,一继续处理手上事物。

    ……

    同一时间,公主府。

    云夫人寇氏照例前来照看云熙瞳——她唯一的孙子,因日日前来,慢慢夏初萤也就习惯,若是某一日寇氏不来,她还不免担心寇氏会不会是身体欠佳。

    用过午膳,熙瞳玩了一会便准备午睡。

    寇氏见熙瞳要睡了,便依依不舍地告辞回元帅府。

    “母亲,若是府中无事,一起赏花饮茶如何?”金玉公主夏初萤出口邀请。

    寇氏没想到初萤会对其出口挽留,从前两人的关系虽不僵,但也不算亲密,公主有公主的架子而寇氏这个公婆也是有自己的姿态,两人都不肯服软,婆媳关系不算好。

    即便是如今寇氏来公主府天天报道了一个多月,初萤也从未主动开口说过什么,一切都围绕着熙瞳。

    而这一日,是夏初萤第一次开口挽留寇氏,后者也是有一些微愣。

    “好啊。”寇氏便笑着留下了。

    如今的寇氏较之从前,已柔软了许多,不知是因为有了孙子的原因多了慈爱;还是因离开了元帅府,没了那个宅斗的氛围;更或是被苏涟漪治得服服帖帖。

    无论是何原因,如今的寇氏,少了往日得高傲凌厉,多了一些温和平易近人。

    公主府花园的小凉亭中,在一众丫鬟们的伺候下,婆媳两人在凉亭中央座椅上而坐,桌上摆放着精致茶点,初夏的微风吹起,带来一片花香与茗香,午后惬意。

    “听说惠姨娘失宠,最近元帅府后院安宁了吧?”初萤淡淡笑着,咽了一口绿渚清茶道,明人不说暗话。

    夏初萤不若苏涟漪,后者性格耿直,表面上虽冷静恬淡,实则脾气暴躁得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根本无法在后院委曲求全、伺机待发,若她的夫君三妻四妾,她也等不到和这些妾室们明争暗斗,直接拍拍屁(和谐)股走人,四处逍遥。

    而夏初萤却不是,她是土生土长的鸾国人,在遇到苏涟漪前,根本未意识到原来爱情婚姻还可以一心一意,她从小被熏染的便是后宫中所有女人争抢一个男人,而接触的也都是后宫之争、后宅之斗。

    所以,寇氏的状态,她很了解,却又心生怜悯。怜悯这还在沼泽中匍匐之人。

    说起惠姨娘,寇氏忍不住得意一笑,带着十足的解恨之意,“是啊,那惠姨娘仗着为元帅添了个老来子便目中无人,十足可笑。她以为她在元帅心中是特别的?呵,这样特别的女子,本夫人也是见多了,总有一天从特别沦落到后宅众多普通姨娘其中之一。”

    初萤挑眉,心中嘲笑寇氏还撑那面子、耍那威风,若不是惠姨娘在敬茶仪式上惹了涟漪,人家怕是要一直“特别”下去吧。

    “是啊,但到底惠姨娘母家势力还算可以,母亲也切勿大意了去,这段时间要时刻注意着她母家的动静,别让其翻了身。”淡淡地说完后,初萤又慢慢咽了一口香茗。

    “恩,注意着呢,话说回来,”寇氏一提那个惠姨娘就心烦,“她母家的权势,还不是元帅给的?”贱人!只不过在公主儿媳面前,最后一个词没骂出口。

    初萤娇美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冷笑,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越是这种底门小户便越不知深浅,贪得无厌。”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一般。

    寇氏十分赞同,突然觉得自己这公主儿媳也是十分贴心的,只不过,从前却碍于种种情面,未与其深交。

    想到金玉公主九死一生为云家诞下长孙,寇氏心一下子软了下来,口吻也很是温柔和蔼。“我唤你一声初萤可好?”从前,从来都是称呼公主。

    初萤微微一笑,“母亲您太见外了,我不是也早早改口称呼母亲了吗?”从前,她极少称呼母亲,而是一口一个云夫人。原因?自是因为寇氏对熙瞳的真心疼爱。

    寇氏感慨万千的叹了口气,从前的一切好像一场梦一般,梦醒皆变。“既然你称我为母亲,那我便以母亲身份置喙一次。从前你与飞扬好好的,为何这突然回来便如同变了个人?我曾问过飞扬,他对我保证说你们并未吵嘴,而原本……不瞒你说,我以为初萤你在外有人了,但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却又未发现你身边有什么男子,到底是……怎么了?”这问题,一直困扰着她。

    初萤失笑了下,她外面有人?寇氏还真敢想!鸾国皇室女子若红杏出墙,其后果十分严重,一国公主是全国女子的表率,她怎敢做这种事?

    “母亲,事到如今,我便与您直说了罢。”初萤幽幽放下茶碗。

    “恩,你说。”寇氏忙道。

    初萤抬眼看向花园中随风微动的娇艳花朵,一双剪剪水眸微微闪烁,“在岳望县隐居的两年,我的心变窄了,容不下那么多女子了。我改变不了他,便远远离开,不在意便不伤心。”

    “不在意?”寇氏惊讶道,夏初萤的苦,她何尝不知?

    “恩,不在意。”初萤站起身来,“母亲,今日天暖不燥,我们散散步罢。”

    “好。”寇氏起身,婆媳两人便在花园小径慢慢行走。

    “有些事,涟漪也许不懂,但母亲您能懂,”初萤道,“那便是,后宅女子的喜怒哀乐。”

    寇氏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并未说话。

    “在后宅几年,喜的是每月几次夫君前来,喜的狠狠打压得宠的贱妾,喜的是看见最恨的那些女子们敢怒不敢言之态,但……”说到这,初萤顿了下,“但,如此多的喜,却因夫君夜晚入了她人之屋,却因夫君又纳了美妾而抵消,最后,也不知是喜还是悲,烟消云散了罢。”

    寇氏长舒一口气,被戳了痛点一般。

    “由喜到悲,又悲到痛,又痛到恨,而后终于又喜上那么几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母亲,您累吗?”本娇俏惹人怜惜的面孔没有表情,不知喜悲。

    寇氏也是若有所思,两人沉默了半晌,“恩。”只回答了这么一个字。但随后,寇氏马上发现自己思绪不知不觉被初萤引领,“初萤,但无论如何,熙瞳怎么办?如今他不懂事,若是有一日他找父亲怎么办?”

    初萤强笑了下,“那就去见他父亲好了,我从未想过用熙瞳去对他有什么惩罚。”他,指的正是云飞扬。

    “京城……不对,即便不是京城而是整个鸾国,哪怕是普通百姓,都没一个孩子双亲分居两府,往后,让熙瞳怎么办?在贵族圈中,又如何能抬得了头?”寇氏语气有一些急。

    初萤一时无言,难道对小小的熙瞳解释母亲的悲哀?难道让小小的熙瞳“谅解”父母双亲?难道要让她夏初萤和云飞扬两人的错误让无辜的熙瞳来承担?

    若熙瞳长大乖巧懂事能理解她……不对,即便是熙瞳可以谅解他们,那外人能谅解熙瞳?不,外人可不会做什么谅解,他们只会嘲笑。

    如今她与云飞扬,已成了京城上到贵族下到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难道未来熙瞳也要如此?

    人言可畏!而熙瞳,又何其无辜?

    想解决这个问题,便只有两条路——一条便是和好,一条便是和离!无论哪一条,都比如今这分开两府好上许多。

    寇氏自然希望金玉公主与自己儿子和好如初,其实她早就与儿子因此事谈过,当时云飞扬表示从今往后不会再这么毫无约束的纳妾,定会收敛,只要能和好,一家人团聚。

    想到这,寇氏停了脚步,伸手轻轻握住初萤的手,“初萤,男子较之女子便是如此不懂事,但早晚一天会长大成熟,如今母亲就舍了这张老脸求你,给他一个机会可好?就算是给熙瞳也好,飞扬他前几日曾发誓,定会痛改前非。”

    初萤垂下了眼,掩住了眸中的情绪,但微动的睫毛却掩不住心事。

    虽然从前恨过,后来决心过,但十几年的倾慕、几年的婚姻,又岂是那么容易消失得干干净净?

    也许心碎了,但却又在废墟中有一点希望。

    这些希望,有些是她自己留给自己的,有些则是因云飞扬这隔三差五地到公主府报道喝茶,无论她接受与否频频送来的礼物,还有一个不小的原因,便是熙瞳。

    寇氏见到初萤的心动,心中暗喜,又接二连三地说云飞扬的好话,回顾从前两人在京中金童玉女的美谈,说着云飞扬前几日是如何保证悔过自新。

    最终,初萤皱紧的眉微微松了一下,遥遥看向远方,心烦意乱,不知如何决定是好。

    ……

    同一时间,京城大道上,人来人往。

    这一日,是五日一次的集日。

    鸾国各大都市城池都有这么个规定,虽平日里街边有人卖货,但也都是一些城里小商人。城池周边有不少务农百姓,若是想卖些自家产的或自家养的蔬菜瓜果或是肉食野味,便要到城里来卖。

    京城本就人多,为了更好管理这些临时卖货之人,官府便规定,五日一次为集日,这一日,周围务农百姓可到城内街市卖货。

    而每五日,城内几大街市便热闹非常,摩肩接踵、熙熙攘攘。

    云飞峋下了早朝后与随从赵青在酒楼随便吃了口便饭,解决了午膳,而后便骑马赶去猛虎营。

    云飞峋与赵青两人骑在马上,宽敞的街市被往来行人包围得水泄不通,别说马车,就连他这马匹都前行困难。

    一些马车被困在其中,车夫们无奈都跳下马车,拽着缰绳一点点向前走,期待着能速速离开这条闹市,到一旁偏僻的大道上。

    云飞峋坐在马上,强烈的阳光照在他丝绸锦缎的青紫官袍上折射出优雅的光泽,那挺直的脊背、完美的身形,加之英气十足的面庞,和那目不斜视的坚毅双眼,引得一旁行人纷纷侧目。

    不少出来赶集的年轻姑娘们都羞红了脸,忘了自己来街市采买什么,只是远远跟着他,遥遥地看着,心情荡漾。

    突然云飞峋的踏云战马一惊,发出了嘶吼长鸣,飞峋也是吓了一跳,赶忙勒马。

    训练有素的战马接到主人安抚的命令后总算平稳下来,而云飞峋也一个翻身下马,查看到底是为何马匹受惊。

    在靠近马臀处,见到一道不小的划伤,好在马匹皮厚,未割破流血,只划掉了一些马毛,整齐的毛上有一道深深的划痕。飞峋一时胆颤,若真划破,想来再训练有素的马都会受惊狂奔,那时不免会伤了无数百姓。

    那这马是被什么划了?

    飞峋一回头,看见有一斑白头发的干瘦老人背着一只大筐,筐中有一些草药山菜,而他的镰刀便斜放入筐中,也许人多拥挤,将那镰刀位置挤歪,刀尖突出,划了踏云战马。

    那老头颤抖,看见一身杀气的官爷“恶狠狠”地看过来,知自己惹了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官……官爷……草……草民该死……草民该死……”说着便开始磕起响头。

    刚刚熙攘的人群一下子静了几分,鸾国人也喜欢看热闹,几乎是瞬间,周围的过往百姓们都促足观看。

    老头一看便是京郊贫苦之人,衣服虽干净整洁,但却有几块补丁,想来是割了一些草药卖钱养家吧。

    云飞峋皱眉不语,并非是生气,而是不太习惯与陌生人交谈——他从来都是很孤僻的一个人。

    老头见官爷“更是生气”了,一身杀气将他慑得不敢动,心中暗想今日算是惹了事了,也不知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回去见到家人。

    人群静了一下之后,开始逐渐沸腾起来,纷纷议论着。有人说这老头倒霉,有人幸灾乐祸看得罪官爷的下场。

    一旁同样被困的轿子马车也干脆停了下来,看起了热闹——反正,因这档子事,本就水泄不通的街市更是拥堵。

    “官爷,您行行好,饶了草民吧,饶……了草民吧。”老头继续磕头,额头都被磕破了。

    有一些妇人,见到此景,心中忍不住酸楚,可怜这老头。

    随着老头俯身磕头,他背上那把露头镰刀的刀尖被阳光映射得闪了银光,飞峋被那刀尖吸引,未回答理会老头,而是伸手将那镰刀从老头背上的筐中取了出来。

    人群一片骚动,难道这年轻俊美的官爷要用老头自己的镰刀惩治老头?是割掉胳膊还是割掉腿,或是直接割了脑袋?

    看那官爷虽然年轻,但浑身杀气却是十足,想来不是个心善的。

    老头不磕头了,颤颤巍巍地闭了眼,等待“惩罚”的到来。

    飞峋看了看那镰刀,突然想起从前在苏家村,自己也有那么两把。每到夜里,涟漪回来在厨房中忙碌,他便坐在院子当中的大石头上,将镰刀磨得锋利。

    其实那镰刀不用日日打磨,而是他实在找不到什么借口留在院子中,欣赏厨房中忙碌的倩影,所以,便找到了个好借口——磨镰刀。所以,从前每晚他做的最多之事,便是磨刀。

    喧闹的人群逐渐安静了下来,人们都等待看到这既血腥又刺激的一幕,一些胆小的捂住了眼。

    因为这镰刀,飞峋的心情大好,想到那道倩影如今真正成为自己的妻,日日相聚,便满足这生活的美好。

    经过短暂的回忆,飞峋从马鞍上挂着的布袋中拿出胶绸布。

    胶绸布,是一种特质布匹,其布料本身便编制细密,其上又均匀涂抹一种树胶,于是这种布匹便能防雨。

    有钱人家的马匹上都放那么一块,为的是下雨时,若是无处避雨便盖在马背上,以防马匹淋浴得病。

    旁观众人不解,这胶绸布价格不菲,官爷拿出这个干什么?难道怕一会鲜血飞溅到自己官袍上?……有可能。

    想到这,前排人便默默向后退了一点,既想看热闹,又怕被溅一身血。

    一旁的随从赵青未吭声,因他了解飞峋将军,知他面恶心善,不会做出什么残忍之事。

    令围观众人惊讶之事发生了,这位身材魁梧周身杀气的官爷并未用那镰刀砍老头,而是用自己价格不菲的胶绸布将那镰刀细细包好。

    那老头等了半天,既没等到官爷的骂声,又没等到官爷的踢打,惊讶地睁眼抬头看去,正看到这一幕。

    包好之后,飞峋又将那包裹严实的镰刀塞回老头背上的筐中。而后,不发一语,牵着刚刚受惊的黑色战马而去。

    赵青见将军不再上马,也同样牵着马,跟了过去。

    围观百姓见官爷过来,不由自主地纷纷让出了一条路,任其通过。

    老头跪着愣了很久,而后才反应过来。一回手,将那缠着胶绸布的镰刀取过,除了惊讶,唯有惊讶。他自然知晓这官爷的意思——人多拥挤,镰刀要包好,否则伤了路人不好。

    真是一位好官爷,他虽不发一语,但其威信自立。

    老头愣愣地看着拨开人群离去的两人两马的背影,忍不住老泪纵横,趴在地上向那背影磕了三个头。

    一左一右的围观百姓们开始沸腾开来。

    “真是个好官爷啊,如今这样的好官少见了,看那官袍,怕是官衔不小吧。”

    “是啊,那官袍好像是五品吧?”

    “什么五品啊,没眼力,那可是响当当的正三品!”

    众人哗然,正三品啊!正三品的官员。虽京中官多,但真正到达如此高位却不多。何况是如此年轻、如此不耍官威不摆官架的正三品大官。

    别说鸾国和古代中国,即便是正三品放到现代也相当于直辖市长或军级军队首长之高。

    本就有一些年轻姑娘们对这不知名的官爷亲睐,如今更是暗恋有加。莺声燕语纷纷打听着这位官员到底是谁,英雄要用来崇拜,何况是如此俊美的英雄。将来若是寻觅夫君,有这位官爷的一半……或是一点点就可以了。

    终于有人来了句,“那位不会就是皇上新封的骠骑大将军云飞峋吧?是金鹏大将军的弟弟。”

    因京官,百姓们多少见过耳闻,但云飞峋因从小在军中鲜少出外,知之人甚少。

    人群中沸腾开来。

    众人未见,一旁有一顶落地的轿子中,一名美丽妙龄少女正双手揉着帕子,贪恋地看着那抹远去的身影,口中银牙暗咬。

    没错,那正是皇上新封的骠骑大将军云飞峋,也是……也是从前她爹爹为她物色的夫君!却被一个不要脸的低贱商女夺了去,更让她在满是文武百官及其家眷众目睽睽之下丢尽了颜面。

    而这名貌美女子,正是户部刘尚书的次女刘穆灵。

    想到那苏涟漪,她就恨不得吃了那女人的肉、喝光那女人的血,即便是挫骨扬灰都不解恨!可以说,恨到了极限!

    如何会恨到极限,并非是对方对其作出什么天大的恶事,也并非是两人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而是明明仇人就在她眼前,她却无能为力!只因,那女人真是太强了!明明是一介低贱商女,却被太后认作义女,又被皇上提拔为尚书。

    尚书!她爹爹也是尚书!好在,这苏涟漪的尚书不是正经官位,只有三品。而她爹爹户部尚书是正二品。

    抬头,看向那早已被人群淹没的挺拔身影,她原本对云飞峋是亲睐的,但如今不知为何,竟逐日越发喜欢,到如今的深爱,夜夜要回忆云飞峋身影无数次才能入眠,只为在梦中相见。

    她要得到云飞峋!她一定要嫁给云飞峋!即便是……即便是妾,她也要嫁给云飞峋!

    白发老头给云飞峋磕了头后,便将那包着胶绸布的镰刀抱在怀中,心存侥幸又万分感动的离开。人群恢复如初,只不过通过这一日之事,年龄俊美又心善的骠骑将军威名远扬。

    京中俊才不少,哪个怀春少女不梦想个一个或几个,而如今,少女们梦想中的俊才又多了一个,这自是不说。

    ……

    刘府,鸾国二品户部尚书刘志远之府邸,主母院子吵闹一片,二小姐刘穆灵出外归来,便和自己母亲哭闹,说什么也要嫁给骠骑将军云飞峋,即便是做妾也要嫁进去,这可把主母宁氏给气坏了。

    要知,刘穆灵是标准的官家小姐,父亲身居高位,母亲出身名门,一母姐姐在宫中为皇上妃子,而她不仅嫡出,更是容貌品行在京中出类拔萃,当时与姐姐刘穆柔两人因美貌与才气并称京城双珠。

    当然,刘穆柔依旧如此,但后来刘穆灵的才名却有了瑕疵。为何?自然是因在夜宴之上,其不知天高地厚地挑战了更为杰出的涟漪郡主,吃了瘪。

    这件事虽在百姓中还未传扬开来,但在京中贵族圈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了。为此,这刘穆灵有好一段日子没敢参加各种聚会,面上无光。

    宁氏劝也劝了,骂了骂了,软硬兼施,折腾了一下午,却无丝毫进展。刘穆灵这是铁了心的要去云府嫁给云飞峋,更是放话,即便是丫鬟,她也要去做。

    刚开始主院里听见宁氏的劝声,而后这劝声演变为骂声,最后又变成了哭声——娘俩哭做了一团。

    宁氏被刘穆灵声情并茂煽动得也不忿,她家老爷明明与元帅谈好了这亲事,这骠骑将军本就是他们刘府的乘龙快婿,怎么就突然横空出世个苏涟漪,又变为郡主又变为尚书的,最后嫁给了云飞峋。

    想不通,真真想不通!

    这一闹,就闹到了晚上,刘尚书回府。

    闹腾继续,提到这亲事,刘尚书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如今和苏涟漪更是老死不相往来。即便是群臣都闹腾着去什么鸾国中央银行存银,他也没去,憋气。

    这样,又是一顿折腾,而折腾的结果便是——提亲!

    ……

    傍晚。

    当云飞峋风尘仆仆的回到家中时,正看到宁静的院落一角,一身浅色素纱衣裙的窈窕女子正坐在刻意排放在树下的椅上静思。

    那一幕是多么美好?

    许是女子盘发一日累了,竟将发簪饰物一一摘取,任凭浓密乌黑的长发在肩头披散,盘了一日的发丝失了笔直,带了一些波浪,却平添了妩媚。

    她的面颊雪白,眉眼英气,眼光清澈有神,纤细的鼻梁挺直,其下是一张不薄不厚未咬胭脂、只有着淡淡粉红本色的唇。不施粉黛,却又浑然天生,彷如与这安宁的傍晚夜色融为一体一般,一侧微微飘起的萤火虫也如同她周身散发出的光芒一般。

    她不娇媚、不绝美,却别有一种端庄的恬淡之美。

    这一刻,刚刚归来的云飞峋竟看直了眼,好像忘了这女子已是自己妻一般,只想拥有。

    他冲过去,将还在沉思冥想的苏涟漪狠狠抱在怀中,一百次拥有也绝不够、一万次拥有也不嫌多,只要想到苏涟漪是他的,他便觉得人生无比满足。

    沉浸在思考中的苏涟漪吓了一跳,脸被迫埋入他的胸膛间,闻到了其官袍上微微的土味儿,笑道。“今日未操练兵士?”按照云飞峋的说法,每日操练兵士后就会沐浴换新衣,这洁癖的男人呵。

    “恩。”飞峋答应了声,其实是……今日未去影魂总部,未沾染血腥。

    飞峋揽着涟漪的背,夏日、家中,她穿得很少,衣料轻柔,即便是隔着两层衣物,好像也能感受到那轻纱下细腻的皮肤以及温热的体温。

    他的手忍不住在她背部游移,手背上能感受到她发丝的微凉,这种又温又凉、软香在怀之感,让他爱不释手。

    低头闻着她的发丝,那馨香沁人心脾,一天的劳累已烟消云散,此时此刻只能感受到她的美好。随着两只大掌的游移,他的呼吸逐渐沉重,而涟漪身子敏感,即便是隔着衣物,也是碰到了她的痒肉,很痒,在挣脱不开的情况下,只能暗暗扭动下身子。

    殊不知,这小小的扭动如同燃起了干柴上的烈火,熊熊燃烧一发不可收拾。

    居住的院中夜晚不留半个下人,是苏涟漪的规矩,所以虽云府奴仆成群,但夜晚的小院却只属于两人的,飞峋猛地将她抱起,而后向屋内而去。

    ------题外话------

    今天是万更吗?没错,今天就是万更,虽然字数不到一万。

    原因?为了回报跟文的读者们,赠送一千余字,未来几日,日日如此。虽然1000字只有3分钱,读者们不在乎。但这是我的诚意,回报读者,力所能及。

    明日亲们看新章节时别忘了刷新本章节,有赠送,么么哒!

    推荐好友的一个文《六宫无妃,千金凰后》作者:秦嬷嬷。文荒的读者可以戳来看看。

    最后,求票,丫头回来了,票票砸来吧,最好把丫头砸晕,谢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