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195,御书房风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5,御书房风云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195,

    金碧辉煌的御书房内,只有两人——坐在御书案后的皇上和在离其不远的苏涟漪。

    半个时辰前,苏涟漪有了个十分诡异又可笑的结论——阴阳调和十分重要,因最近工作繁忙忽略和夫君的夜生活,于是现在莫名其妙饥渴起来。但此时此刻却发现了情形不对。

    这根本不是可以用心理来解释的,问题出在生理!

    如果没有当初在岳望县李府中春药的经历,她做梦都不会猜想此时自己又中一次春药。但这春药何来!?

    她敢肯定自己没饮用过任何茶品,那是在何处中的药?

    与苏涟漪一样,夏胤修也不好受,那凝瑶香离他更近一些,他吸入的时间更久,虽那药物剂量控制得极好,早在一炷香的时间前已消散殆尽,但那药物吸入肺腔会坐用很久。

    夏胤修身边的茶早早便喝完,却不忍心唤人来倒茶,一者是要与苏涟漪讨论一些感兴趣得话题,二者是不想人打扰很珍贵的共处时间——苏涟漪平日里鲜少入宫求见,还是右侍郎叶轩代其之职。

    “皇上,时辰不早了,臣女便告退了。”这句话从牙缝中挤出,那种恼人又羞人的欲望如同涨潮般一浪接过一浪,苏涟漪甚至觉得牙根都软了。同时,那种欲望冲击感官,只觉得眼前逐渐发光、视线模糊,略略有一种昏昏欲睡之感。

    夏胤修拧眉,不动声色用金黄帕子擦去额头的汗,“先别走。”话出口,他自己也惊讶,这是他第一次出口留一个人。

    “不知皇上还有何事?”一边说着,苏涟漪一边极力让自己镇定,脑海中一次次回放今日从清晨到现在,所经历的每一件,所吃下的每一个食物,却找不到漏洞。

    鸾国医药化工不发达,除了一些在大自然中提炼的毒药外,大半药物以温良为主,鲜少有烈药。同时,药物维持的时间也有限,于是便剔除了在宫外中毒的可能。

    难道她是入宫后中毒?但自从她入宫便滴水未进,问题出在哪?

    除了吃,那便是接触和嗅觉……嗅觉!?

    苏涟漪猛然惊误,记得听人说,后宅女子为了陷害其他人,经常在焚香里动手脚,燃放麝香等物,致其流产。

    涟漪忍不住将视线放在那香炉上,只见青烟徐徐,从精雕瑞兽香炉的镂空处冉冉升起,散发的气味沁人心脾,又能醒脑提神。

    夏胤修满心思都是眼前女子,仿佛被其陶醉一般。此时此景如同仙境,而面前佳人也如同仙境中的仙女,也许他有一丝理智,但却被扼杀掩埋。

    他不自觉站起身来,呼吸带着一丝血腥之气,“苏……涟漪。”他有理智,但心底压抑的欲望却告诉他,趁机将话说出来,哪怕是威逼和利诱。

    苏涟漪见其起身,自己也赶忙站了起来。“请皇上恕罪,其实刚刚臣女便有内急,但正与皇上报告东邬城计划之事……无法说出,现在……现在真的忍不住了。”没办法,只能用这么丢人的理由,也是最无伤大雅外加铿锵有力的理由。

    管天管地,还管拉屎放屁?

    夏胤修愣了一下,没想到苏涟漪竟说又内急,他心知肚明,这分明就是她想逃的前奏。

    “苏涟漪,聪明如你,应该知晓朕想说什么吧?”他一双精致眸眼锐利入刀,眼周有些红,语气很激动。

    苏涟漪一惊,赶忙向门外疾走几步。“皇上,您年轻有为,是一代明君!”答非所问地来了这么一句。

    “苏涟漪!”夏胤修大吼一声,也向她的方向快步而去,想抓住她,不想她逃走。

    苏涟漪知,有些话坚决不能说出口,话就如水,泼之不回,说出去就再也无法收回。“皇上,臣女真的内急,抱歉了!”话还未落地,疯子似的跑了出去。

    御书房再大,也不过几丈深,而涟漪身体素质好外加穿着男装行动方便,几乎迅雷不及掩耳,人已经闪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门被砰的一下打开,将守在门外的下人们吓了一跳,安禄也是一惊,瞬间冷静下来,“来人,将苏涟漪拿下!”

    涟漪一愣,千算万算却忘了门外还有这么多,她若是被抓住,以安禄的性格定然依皇上的命令将她再丢入御书房,到时候可就逃跑不得了,刚刚皇上那神情她不会看错,他想……不行!

    苏涟漪瞬间摆出了防御的姿势,一阵清风吹过,让她刚刚混沌的大脑清醒开来。那防御姿势瞬间又卸下,旁人根本看不出,她苏涟漪曾一度想反抗。

    涟漪心中长长舒一口气,今日看来她是凶多吉少了!

    这一时间,身手矫捷的御林军侍卫已上前将她制住,双臂被狠狠拧在背上,生疼却抵不消她的心慌——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个个是美人,为何要对她动情欲?是尝鲜吗?想尝试下宫外的女人。是征服吗?她也自知自己在鸾国确实有些另类,树大招风!

    她该怎么办?若真的……被皇上得逞,她八九不离十会被软禁在皇宫吧。

    飞峋怎么办?以飞峋的性格,搞不好会造反……

    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苏涟漪仿佛感官世界停止了一般,想得很远。

    安禄面露凶光,狠狠瞪了一眼苏涟漪一眼,“护驾!”

    涟漪心中苦笑,这样的情景确实好像她刺杀了皇上,对皇上不利。但受害人分明是她才是。

    正在这时,一道明黄身影出现在御书房门口,那人身材修长,气质尊贵,双眼虽还带着一丝红,但目光已恢复了犀利与清冷。“放开她。”夏胤修道。

    安禄一愣,“皇上?”

    涟漪镇静下来,虽被压制得狼狈,但对上夏胤修视线的双眼却冷静无比——皇上,您是明君,切勿被私欲所征服。鸾国需要您,历史需要您,想想她苏涟漪的价值,她在宫中只是个普通女子无二,但若是放在宫外则抵千军万马!何去何从,皇上您定有圣断。

    此时的夏胤修脸上哪还有刚刚在御书房内的狼狈和动容,早已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峻。“放下开,涟漪郡主是因……”说着,干笑了两下,“内急。”

    众人一愣,内急?

    安禄一愣,内急?

    从来都从容不迫的涟漪郡主刚刚疯了似的从御书房冲出来,原因只是内急?

    涟漪面红耳赤,刚刚在御书房内说内急是为了自救,而现在被被人说内急却觉得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可怜她从来都是要面子的。

    御林军侍卫赶忙送了手,将她放开。涟漪双臂得到了自由后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只因太痛。

    安禄瞬间淡笑了下,“涟漪郡主,刚刚是奴才的不对,让您受惊了。”变脸比翻书还快。

    涟漪也装作毫不知情一般的无辜,“没有,刚刚是本官失态,安公公沉着冷静又机敏警惕的反应,本官佩服。”

    夏胤修深深地看了苏涟漪一眼,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刚刚那计划朕已知晓,一会你便直接出宫吧。”说着,便转身进了去。

    涟漪这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安禄唤了一名宫女,低声吩咐了一句,而后那宫女便款款到苏涟漪身边,轻声道,“郡主,这边请。”想来是陪她出恭。

    涟漪笑着点了点头,“辛苦了。”说着便随着宫女去了,无论有还是没有,装模作样的解了手,而后又在宫女的陪伴下出了宫。

    苏涟漪不知的是,她前脚刚刚离开御书房的院子,只听太监的一声唱喝,原来是皇后娘娘来了。

    皇后在宫女们的簇拥下,如众星捧月的来,而离她最近的一名宫女手中还提着一只精致食盒,可想而知,其内定有山珍海味。

    若是平时,安禄可以断定,皇上定然不喜后宫嫔妃到御书房来打扰,但刚刚那事态诡异,他却不敢再断定。

    “奴才、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一众宫人们请安。

    皇后雍容华贵、落落大方,“起来吧。”说着,一伸手,一旁的宫女赶忙将那精致的食盒递了过来。

    “安公公,今日天气炎热,本宫亲手做了一些八珍冰品,特送来给皇上消暑,还请安公公入内通禀一声。”皇后道。

    “是,娘娘稍后,奴才这就去通禀。”安禄快步入御书房通禀,但心中却认为皇上不会允许皇后娘娘入内。冰品,御书房也不是不准备,隔一段时间便送内一次。

    但让安禄再一次惊讶的是,皇上非但没生气,还允许皇后入内,虽脸上看不出喜怒,不过皇上平日里也是这般表情。

    皇后知晓皇上允许其入内,惊喜异常,心中暗说看来这一次是来对了,回头也得挖心思的想办法贴近皇上才是。

    御书房内,夏胤修翻看奏折,试图平息自己的情绪,听安禄说皇后来了,带着冰品,心底燥热挥散不开,干脆便让其入内,想用冰品让身体冷静下,也想用其他女子转移下注意,只因他脑海中那抹朱红官袍倩影总是挥之不去,心烦意乱。

    ------题外话------

    今日有事外出,更的少,明日多更,T—T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