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196,到底是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6,到底是谁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皇后只身一人提着那精致食盒入内,周围左右宫女并未跟随。

    安禄犹豫了一下,最后也未跟进来,还是在门外守着。

    皇后为皇上见过礼后,便款款到了御书案一旁,难掩心情的激动,因这一刻她才感受到自己身份的独特,并非是地位上的尊贵,而是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柔妃说的对,皇上虽雨露均沾,但她这皇后的地位却永远是独一无二的,正如此时。

    夏胤修面色带着潮红,本就绝美的面容因为这颜色更是妖艳,那妖艳诡异的与周身威严的正气融杂于一身亦正亦邪,更是令旁人难以移开视线。

    皇后尽量让自己冷静,将那食盒打开。食盒是特制的,盒壁很厚,能隔温保温。眼角却忍不住看向皇上,带着惊艳的目光,觉得皇上虽为男子,但其美貌也足以与女子相媲美。

    夏胤修突然抬头,皇后一惊,赶忙低头,正准备端冰品的手抖了下,差点将那晶莹剔透的冰汤洒出。

    但夏胤修并非抬头看皇上,而是看向那镂空瑞兽金制香炉。

    两道浓淡相宜的眉微微紧了一紧,站起身来到香炉旁,伸手将那盖子掀起查看。

    皇后不解,“皇上,您这是?”

    夏胤修又重新盖上盖子,眼中带着沉思,“恩,馨儿辛苦了。”随口答应了句,但眼神却丝毫没落在皇后身上,而是顺着那香炉看向了桌上的茶碗。

    崔澜馨虽被皇上迷得神魂颠倒,但到底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子。“皇上,您面色看起来不好,快快用这冰品降降温吧,若您有任何不适,臣妾这就去唤御医,皇上您一定要保重龙体。”

    夏胤修皱眉,伸手碰了碰自己面颊,面颊明明火热,但其上却有一层冷汗,眼底闪过一丝阴戾。“恩,确实炎热。”他伸手去接那冰品,饮下。

    本以为有这冰品可压制一下体内燥热,但除了冰凉了那么一下,便全无用处。就不知,是因这不知名得药物,还是因头脑中不停闪过的那道倩影。

    若是旁人,此时应速速就医,但夏胤修却不能。宫中任何消息都不能传出,一者为了宫中人心安定,二者是要维持皇宫固若金汤的形象,万不能被人有机可乘。

    皇后身上的馨香让夏胤修身体猛的一紧,那被理智强压下的药效被这香气勾引而出,如同脱闸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崔澜馨甜笑,从怀中掏出帕子,“皇上,臣妾为您擦一下。”说着,便用帕子轻沾高大男子精致的嘴角。

    又是一股女子香气,夏胤修恍了下神,当再次清醒时,已伸手拉住皇后捏着帕子的小手,柔嫩无骨。

    一瞬间,面前娇羞的女子竟与那清冷女子形象融合,分不出是她,还是她。

    “皇……皇上……”崔澜馨惊讶的小声惊呼,因皇上从未主动拉过她的手,或是主动做什么,心中如小兔子一般乱跳。

    “来御书房送冰品,是你早早计划好的?”夏胤修面容虽潮红,但眼底却带着冰冷,直直看着崔澜馨,好像要将她看透一般。

    神魂颠倒的崔澜馨脑海深处突然燃起了一种危机感,巧笑,“臣妾要是说了,您可不许笑话臣妾。”手被捏得有一些疼。

    “你说。”夏胤修的声音又低了一些,带着一些危险。

    崔澜馨虽然手疼,却不忍心挣脱,只要皇上这么握着她的手,哪怕是再更而是能忍的。“其实臣妾本不想来打扰皇上,但刚刚柔妃到了金阙宫,说起夏日炎热,我们乘凉但皇上却要位民辛劳,臣妾才斗胆来送冰品。若是……若是臣妾打扰皇上,下次臣妾就不来了。”好像说了什么,其实什么都没说。

    夏胤修舒了口气,将手也松了一些,“恩,别轻易来御书房。”

    “是。”崔澜馨的眼神很是委屈,但心中冷静得警铃大作——这其中定有阴谋!她怕是被人当刀用了!

    又一股女子馨香传入夏胤修的鼻,茶喝了、冰品饮了,却没什么用处。在不能惊动御医的情况下,想快速恢复正常也许只有某件事。

    “啊——”在崔澜馨的一声惊呼下,窈窕的身子已被人反身压在了御书案上。“皇上……”

    “转过头去。”夏胤修低沉嘶哑道。

    “是……皇上……”崔澜馨一惊,赶忙乖乖地转头过去,面对着书案。

    这一刻,夏胤修已完全将身下女子想象成了某人,只有这样,心底那骚动才能平复一些,才会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

    御书房内,一反平日的安静肃穆,竟隐隐传出女子的婉转妙音。

    ……

    苏涟漪出了宫,直接赶到了公主府,在她眼里,公主府是安全的。

    而夏初萤得知苏涟漪不在商部,便屏退了下人,自己坐在院子中纠结沉思,很是矛盾,因与云飞扬之事。一方面不想回到从前那痛苦的日子中,另一方面则担心儿子云熙瞳长大了怎么办。

    她生在宫中、长在京中贵族圈,比谁都了解这势力现实的圈子,没人会体谅别人的愁苦,只会在其最无防备之时背后狠狠捅上一刀,能不踢落水狗便已算是好人。

    在这么个与淳朴善良丝毫不沾边的圈子中,熙瞳长大后怎么办?要经受多少蜚议?经受多少白眼?以后娶妻怎么办?出身好的人家会不会让嫡女嫁来?

    坐在院中树荫下,夏初萤觉得自己瞬间白了头,儿子走路还不稳,她已经开始操心起了婚事。不是杞人忧天,又是什么?

    有下人前来通禀,涟漪郡主到。

    初萤惊喜,正盼着,没想到她竟来了。

    没一会的时间,苏涟漪急匆匆的入内,还没等初萤开始吐苦水,她先是开了口,“初萤,你可认识可靠的大夫?”

    初萤一愣,刚刚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烦心事中,没注意到涟漪的脸色,而如今一看生生吓了一跳。只见涟漪双眉皱紧好像很痛苦的模样,双颊潮红,光滑的皮肤在阳光的映射下竟闪亮,是汗水。

    “涟漪你病了?难道是中暑?”说着便伸手去碰苏涟漪的面颊,入手却是一片冰火两重天。这不是中暑,若是中暑,除了冷汗外,面颊也是凉的,但苏涟漪的面颊却热得烫人。

    涟漪长长舒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中了药吧,春药。”

    初萤大吃一惊,将院中所有下人都赶了出去,亲自扶着涟漪入了屋,又命人去唤大夫。

    “春药?刚刚你不是入了宫吗?怎么在宫中中春药?你去了哪里?”初萤一边倒着凉茶,一边焦急的问。一般中了药物都要大量喝水,加速新陈代谢,稀释体内药量,这个方法是从前与涟漪学的,却没想到有一日能用上。

    涟漪惊讶为何自己的去向初萤知晓,但现在不是问这种鸡毛蒜皮小事的时候。“我去御书房与皇上汇报公务,却不知怎么中了这种东西,我没……喝一滴水,想来是那燃香。”

    “御书房?皇兄?”初萤更是吓了一跳,“皇兄想对你……”

    “不是皇上。”涟漪喝完凉茶,那冰凉的茶水顺着食道到尾部,而后仿佛钻入了毛细血管到了身体各个部位一般,引起一片舒适。“皇上也中了那药,何况……若是皇上真想挑明了,即便是没有药,我也出不来皇宫。”毕竟这封建社会皇权至上。

    “那会是谁?”初萤一头乱麻,没有头绪。“涟漪你在宫中得罪了谁?不对啊,若是得罪,这种报复手段也太诡异。”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涟漪闭上眼,挣扎地到床上,当倒下时,最后绷着的一股劲彻底卸掉,再也没力气爬起来了。

    初萤也逐渐冷静下来,“你是说,有人想陷害你与皇上,借刀杀人?”

    涟漪休息片刻,缓缓睁开眼,看着初萤床帐顶那鸳鸯戏水的刺绣,“害我的方式有两个:其一,让皇上误以为这春药是我下的,想趁机勾引皇上,爬上龙床,而后引起皇上反感,此嫌疑人多半是朝中臣子。其二,下春药后被人捉奸在场,因捉奸人的恨意,借捉奸人之手对付我,此嫌疑人定然是后宫妃子。”

    初萤了然,“这个好办,我立即派人入宫打听下,你出宫后,又有何人去了御书房,结果便出来了。”

    涟漪点了点头,“恩,虽一切都是猜测,但死马当活马医,一切就拜托你了。”

    正在这时,大夫来了。

    京中名门大户都有关系密切的大夫,这些大夫收了大户好处后,用心为其家族服务,更是为其保密,就如同现代的家庭医生。

    来的大夫是名老者,头发胡须花白,身材消瘦,双目锐利,一看就不是庸医。

    初萤命丫鬟入内将涟漪扶上了床躺好,让大夫入内为其诊治,而自己则是吩咐了亲信,立刻入宫,明面是为太后送去一点小点心小礼物,暗着其实是打探到底何人去了御书房。

    御书房伺候的宫人自然不会随意吐露消息,但若是有人去,御书房周围定会有人见到,答案自会揭晓。

    ------题外话------

    昨日断更了,今天三千,实在没脸了…。要不然妹子们就养文吧。

    最近状态还是无法恢复,加之事情太多,过几天有作者朋友来丫头城市做客,要招待一周,估计字数也不会太多。

    最迟下个月一定恢复万更,如果恢复,会在标题上注明。

    妹子们养文吧,丫头对不住你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