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211,启程东邬(未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11,启程东邬(未完)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庚午月,辛亥日。

    宜:祭祀、祈福、求嗣、开光、出行。

    忌:嫁娶、开市、交易、行丧、安葬。

    一列马车队前行,出了京城东门,一路向东而去。

    车队由十辆马车组成,马车按照驿站普通马车标准配置,与华丽丝毫不沾边,虽车辆众多,但却毫不起眼,可以说低调至极。

    除中间两辆马车乘着女眷外,其他马车则一水的青壮年男子,这低调的车队怎么看,都好像是平常大户远行的车队,与高高在上的官爷不沾边,自是没人能想到,这车队所属部门可以说是整个鸾国最有钱的商部。

    商部,除了银子,便是银子。

    “徐姨娘、周姨娘,委屈你们了,此行没带半个下人,这一路上所有事都需要你们自己亲力亲为了。”说话之人正是苏涟漪。她乘坐车队中央的一辆马车中,与她同乘的是元帅府的两位姨娘,徐姨娘和周姨娘。

    徐姨娘脱下一身绫罗绸缎换了一套极为低调的衣裙,长发盘好用同色系的头巾包裹,虽还是富贵气质,但外人却想不到其是一品大员的妾室,只以为出自一般家族。

    “郡主千万别这么说,您能对妾身母家出手相救,如今又能带妾身回家省亲,您的大恩大德妾身便是做牛做马也还报不请,这一路上,应是妾身服侍郡主才是。”

    周姨娘也赶忙称是,“徐姨娘说得对,论身份自是郡主身份高贵,若恩德,郡主对我们有着大恩,我们理应服侍。”

    苏涟漪却笑着摇了摇头,“千万别这么说,也许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你们还不了解我的为人。我出身平民商户,没这受人服侍的习惯,再者说,你们是我夫君父亲的妾室,也应是我的长辈,我一名晚辈怎能让你们服侍?这一路上,我们便彼此照顾,安全到达便好。”

    两人再次称是,在马车中重新坐好,想到即将回到阔别十几年的故乡,见到十几年未见的亲人,又忍不住湿了眼眶,掏出帕子无声地流了泪。

    苏涟漪见此,心中也是幽幽叹气,掀了帘子,到了马车外。

    此时车队已出了京城,再走一日,便能到第一座城池。

    因已是盛夏,官路上燥热一片,毒辣的阳光照在路上,一路望去,路面上仿佛有冉冉升起的青烟一般。每辆马车上套着两匹壮马,车夫赶着车,时不时还要向马背上喷一些清水,为马匹降温,因这样的盛夏长途而行,即便是牲口也极易容易中暑。

    车夫见苏涟漪撩帘而出,赶忙问道,“郡主大人,您有什么需求吗?还是累了,需要停车休息一会?”

    涟漪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只是车内烦闷,我出来吹会风,不用太拘谨。”

    毕竟苏涟漪是“官爷”,高高在上的郡主,又是名女子。她坐在一旁,车夫有些紧张。

    赶车的是名上了年纪的壮汉,皮肤黝黑,虽马车外有个可遮阳的探棚,但阳光还是晒在其身上,汗水将那黑皮肤映得更黑。淳朴的车夫搓了搓手,最后还是忍不住劝说,“郡主您……还是尽到车内吧,别晒坏了。”

    “好,我再吹一会便进到马车里。”涟漪笑道,不想枉费车夫的一片好心。

    迎风吹了好一会,苏涟漪才将刚刚压抑的心情逐渐缓和开来。

    徐姨娘等人自是可怜,但她苏涟漪呢,岂不是更可怜?徐姨娘等人最起码还能和家人通信,哪怕是相隔千里,但也同在一片蓝天下。但她却不知自己家人可好,这里到底是什么时空或是位面。

    “郡主,车外风大,您快去车内吧。”随着马蹄声,一道男声由远及近。

    涟漪抬头望去,是叶轩。穿着便装的叶轩比平日里少了一些精明多了一些洒脱之感,驱马、勒马、掉转马头,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可见其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不是只会拨算盘的商人,想来也是有武艺在身罢。

    “车内憋闷,我透透气,”而后想其,叶轩不是和司马秋白乘坐一辆马车吗?何时下车骑马了?“司马御史呢?”忍不住问。

    “师父,我在这里,师父您是否口渴,师父您饿了吗?师父有什么需要?”人未到声先到,一连串铺头盖面的奉承。话音落了,骑着一匹白马的司马秋白也了过来,骄阳之下,帅气逼人。

    涟漪无奈地笑笑,“司马御史,与您说过多少次,不要再叫师父了。我苏涟漪的才学甚至抵不上您半分,您再这样便是在笑话我了。”

    司马秋白不肯,“不行,师父您既已收我为徒,我们便是师徒关系,您不许抵赖。”

    涟漪一耸肩,罢了,爱叫就叫吧,“你们二人不在马车中,为何开始骑马了?”虽是车队,但随车队也有几匹轻骑,目的为这长车队传递信息用,而骑马之人则是随行的侍卫军官。

    司马秋白见苏涟漪不再抗拒自己唤她师父,便赶忙回答。“半个时辰前,右侍郎说侍卫们轮流值班,他过意不去,便下车骑马。不得不说,右侍郎为人十分仗义,令在下另眼相看。”一边说着,骑在马上的司马秋白对着叶轩一拱手。

    叶轩微笑,也对着其拱手回敬,但他下车的真正目的,却与司马秋白所猜测的完全不同。拱手之际,一双眼若有若无地看向苏涟漪。

    几人正说着,突然听见身后马车有人一片吵嚷,而后便听见一道女声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涟漪一惊,而叶轩与司马秋白两人立刻对视一眼,齐齐策马向苏涟漪所在马车之后的马车而去,那辆马车上,载着的是同行元帅府的另外三名姨娘。

    “发生什么事了?”叶轩大声道。

    处在车队中央的车夫还在赶着车,有一名姨娘神色慌乱地半跪在车门前,“右侍郎,杨姨娘突然昏迷不醒,求求右侍郎快快通知涟漪郡主。”这车队指挥便是苏涟漪。

    叶轩见此,立刻道,“司马御史,麻烦您通知车队靠路边停下,搞不好杨姨娘突发了什么急症。”

    “好。”司马秋白答应后便策马,掏出一面红色三角小旗从车队末尾一直跑到车队为首的马车处。车夫接到命令后便缓缓停了马车,而后面九辆马车车夫也随之停车。

    车刚停稳,苏涟漪便迅速翻身下车,跑到了后一辆马车上,“出什么事了?”

    那杨姨娘赶忙道,“郡主,是乔姨娘,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说喘气困难,之后脸越来越白昏迷不醒,这可怎么办?”

    “将车帘与窗帘都撩开,保持车内通风。”苏涟漪无奈,这大热的天,早就让这些姨娘们掀开车窗以避暑,但这些姨娘非说有伤风化,宁愿闷着也不肯让路人看见她们,加之这些女子非要穿得严实,八九不离十便是中暑了。

    因有人昏迷,那清醒的杨姨娘和万姨娘稍稍挣扎了下,便掀了帘子,虽礼教重要,但人命更重要。

    苏涟漪上了马车,那车厢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心中无奈这些女人们死要面子活受罪。再看平躺着的乔姨娘,面色苍白如纸,双唇抿紧也毫无血色,天气虽热得很,但乔姨娘苍白的脸上却冰凉一片,更有一层冷汗。

    苏涟漪二话不说,立刻掐其人中,好半晌,才能感觉到自己指尖有了温热的呼吸。

    “拿俞草水。”涟漪赶忙回头吩咐。

    俞草,是鸾国特产的一种草药,煮成的水可以降暑败火,是鸾国上到贵族下到百姓家庭夏日必备的一种草药。有些类似于在现代时常可见的鱼腥草。

    苏涟漪带了不少药,其中俞草最多,怕的就是这些身子娇贵的姨娘们中暑。

    因闷热的车厢内通了风,昏迷的乔姨娘也逐渐恢复了意识,而涟漪则是让其靠在自己身上,接过急急赶来的徐姨娘递来的水壶,为乔姨娘喂下了冰凉的俞草水,好半晌,乔姨娘才缓过来。

    “郡……主,谢谢……郡主了,妾身为……郡主添麻烦了。”乔姨娘气若游丝。

    涟漪将水壶交还给徐姨娘,“乔姨娘快别这么说,谁愿意病倒?现在怎么样,还会不会觉得不舒服?是否头晕、耳鸣?”

    乔姨娘虚弱地摇了摇头,“劳郡主操心了,妾身真……过意不去。”

    “郡主,是要通知车队休息一下,还是继续赶路?”叶轩问。

    涟漪看了一眼面色还极为苍白的乔姨娘,又看了一眼同样气色也不太好的杨姨娘和万姨娘,无奈道,“通知下去,就地休息一炷香的时间。”

    “好。”叶轩接到命令,骑上马前去通知。

    苏涟漪回头看见,除了徐姨娘外,周姨娘也跟了过来,便当机立断。“各位姨娘,请上车,我们有个小会要开。”

    几名姨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懂苏涟漪的意思。

    涟漪又对一旁的车夫说,“麻烦你到前面我的车上,一会通知你再回来。”而后又对一旁的司马秋白道,“一会我要与姨娘们说些私密话,你就站在五步左右的距离,在车旁守着,不允许人靠近。”

    ------题外话------

    和大家说声对不起,今天白天陪一位朋友买结婚穿的衣服,(因为丫头也算是过来人,有些经验),这样跑了一天,到下午回家时竟痛苦的发现卡!文!了!满脑子都是婚纱、旗袍、敬酒服、红鞋、红包、红手套,丝毫找不到自己文文的感觉。

    所以……今天只能更这些了,哭。明天补全,一定会早更。

    亲爱的们不要去留言区谴责丫头,最想哭的是我!因为明天要赠送几千字啊!心里在流血!不要拦我,我要去跳楼!跳楼,21楼!

    看见丫头这么苦逼的分子上,送丫头一张月票吧……明天一早起来爬起来就干活,尽量早更,更完后,标题会改,妹子们可刷新观看。

    谁来安慰苦逼的丫头?呜呜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