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216,请看题外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16,请看题外话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李胜家破败的小院,太阳正足,是晌午。

    院子正中摆着凳子,李母坐在其上,苏涟漪为其调整角度后扒眼观看。只见其玻璃体极为浑浊,早已看不到瞳孔。若放在现代,用激光手术,也许还有恢复视力的可能,但以鸾国的医疗水平,却无治愈的丝毫希望。

    “抱歉,无法医治。”苏涟漪又说了一次。

    李胜从起初的疑问到惊讶,再到抱有希望,最终希望落空。

    “涟……小姐,我娘的眼睛……真的治不好了吗?”李胜颤抖着,比之前说起恐怖的奉一教还要惧怕,是一种绝望的惧怕。

    李母却慈祥地笑了,“儿啊,娘这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娘早习惯了,现在不照样好好的?”

    涟漪向后退了几步,看了看李胜,“虽失明却不会致命,再说,这个乱世,眼不见为净岂不是更好?”

    李胜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

    “至于我交代给你的事,你记下了吗?”涟漪问。

    李胜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母亲,对苏涟漪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记下了,涟小姐放心,我李胜定将此事办好。”

    “恩,明日这个时间,我再到这里,希望能听到你的好消息。”涟漪道,而后又走到李母面前,面容没了刚刚的严肃,换成温和的笑意,“大妈,我走了,明日我再来看您。”

    李母自然听出这“掌柜小姐”和自己儿子定有什么协议,虽不懂却也未问。“好的,掌柜小姐慢走,儿啊,快送送掌柜小姐。”

    “知道了,娘。”李胜装模作样地送苏涟漪出了院门,涟漪见两人距离老妪已有一段距离,便道,“不用送了,今日我用了一半的米,剩下的都放在灶台一旁的架子上,你身体虚弱早些回去休息,尽量想办法说服你母亲圆我这个谎,若事成,你自然还有其他好处。”

    李胜赶忙道,“涟小姐,我李胜要帮您可不是为了那些好处,一是为了报您刚刚给我的施米之恩,二是……”说着,黯淡的双眼突然闪过一种坚定的光,他仰头看向面前这端庄的女子,“若涟小姐真要对付奉一教,哪怕是刀山火山,我也要追随涟小姐。”

    苏涟漪用一种不信任地眼神一扫李胜,唇角勾了勾,“你刚刚不是还说,无法忍心丢下你母亲吗?”

    李胜一咬牙,压低了声音,“涟小姐,无论您信不信,我都告诉您,自从大力全家被灭门后,我便夜夜噩梦接连,不是大力来喊冤,而是我自己一次次谴责我自己。如今我也想通了,人固有一死,但要死得光明磊落!死有其所!若我死了,我娘即便是说着也是活受罪,还不如与我一同死了,我们母子俩即便成了孤魂野鬼也可相互依靠!”

    涟漪见此,了然地点了点头,“好,明日这个时间,我再来。”说着便转身,快步离去。

    街角无一人,李胜独立站在冷凄凄的街角,想到几年前人来人往的繁荣,想到从小到大与大力两人的嬉笑逐闹,心中悲愤交加。

    看着那女子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李胜才转身回了院子,挣扎了半晌,“娘,我扶您进屋吧,有些事,我得和您商量。”他决定了,将一切坦白。

    老人的面上还是一片慈爱,双眼浑浊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却又给人一种通明之感,好像能讲这世间万物看个通透一般。

    “好。”老人慈祥地笑笑,便任由李胜扶着,入了屋子。

    而李胜将自己母亲扶入了那张仅存完好的椅子后,挫了挫手,

    ……

    李胜家破败的小院,太阳正足,是晌午。

    院子正中摆着凳子,李母坐在其上,苏涟漪为其调整角度后扒眼观看。只见其玻璃体极为浑浊,早已看不到瞳孔。若放在现代,用激光手术,也许还有恢复视力的可能,但以鸾国的医疗水平,却无治愈的丝毫希望。

    “抱歉,无法医治。”苏涟漪又说了一次。

    李胜从起初的疑问到惊讶,再到抱有希望,最终希望落空。

    “涟……小姐,我娘的眼睛……真的治不好了吗?”李胜颤抖着,比之前说起恐怖的奉一教还要惧怕,是一种绝望的惧怕。

    李母却慈祥地笑了,“儿啊,娘这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娘早习惯了,现在不照样好好的?”

    涟漪向后退了几步,看了看李胜,“虽失明却不会致命,再说,这个乱世,眼不见为净岂不是更好?”

    李胜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

    “至于我交代给你的事,你记下了吗?”涟漪问。

    李胜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母亲,对苏涟漪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记下了,涟小姐放心,我李胜定将此事办好。”

    “恩,明日这个时间,我再到这里,希望能听到你的好消息。”涟漪道,而后又走到李母面前,面容没了刚刚的严肃,换成温和的笑意,“大妈,我走了,明日我再来看您。”

    李母自然听出这“掌柜小姐”和自己儿子定有什么协议,虽不懂却也未问。“好的,掌柜小姐慢走,儿啊,快送送掌柜小姐。”

    “知道了,娘。”李胜装模作样地送苏涟漪出了院门,涟漪见两人距离老妪已有一段距离,便道,“不用送了,今日我用了一半的米,剩下的都放在灶台一旁的架子上,你身体虚弱早些回去休息,尽量想办法说服你母亲圆我这个谎,若事成,你自然还有其他好处。”

    李胜赶忙道,“涟小姐,我李胜要帮您可不是为了那些好处,一是为了报您刚刚给我的施米之恩,二是……”说着,黯淡的双眼突然闪过一种坚定的光,他仰头看向面前这端庄的女子,“若涟小姐真要对付奉一教,哪怕是刀山火山,我也要追随涟小姐。”

    苏涟漪用一种不信任地眼神一扫李胜,唇角勾了勾,“你刚刚不是还说,无法忍心丢下你母亲吗?”

    李胜一咬牙,压低了声音,“涟小姐,无论您信不信,我都告诉您,自从大力全家被灭门后,我便夜夜噩梦接连,不是大力来喊冤,而是我自己一次次谴责我自己。如今我也想通了,人固有一死,但要死得光明磊落!死有其所!若我死了,我娘即便是说着也是活受罪,还不如与我一同死了,我们母子俩即便成了孤魂野鬼也可相互依靠!”

    涟漪见此,了然地点了点头,“好,明日这个时间,我再来。”说着便转身,快步离去。

    街角无一人,李胜独立站在冷凄凄的街角,想到几年前人来人往的繁荣,想到从小到大与大力两人的嬉笑逐闹,心中悲愤交加。

    看着那女子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李胜才转身回了院子,挣扎了半晌,“娘,我扶您进屋吧,有些事,我得和您商量。”他决定了,将一切坦白。

    老人的面上还是一片慈爱,双眼浑浊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却又给人一种通明之感,好像能讲这世间万物看个通透一般。

    “好。”老人慈祥地笑笑,便任由李胜扶着,入了屋子。

    而李胜将自己母亲扶入了那张仅存完好的椅子后,挫了挫手,

    ……

    李胜家破败的小院,太阳正足,是晌午。

    院子正中摆着凳子,李母坐在其上,苏涟漪为其调整角度后扒眼观看。只见其玻璃体极为浑浊,早已看不到瞳孔。若放在现代,用激光手术,也许还有恢复视力的可能,但以鸾国的医疗水平,却无治愈的丝毫希望。

    “抱歉,无法医治。”苏涟漪又说了一次。

    李胜从起初的疑问到惊讶,再到抱有希望,最终希望落空。

    “涟……小姐,我娘的眼睛……真的治不好了吗?”李胜颤抖着,比之前说起恐怖的奉一教还要惧怕,是一种绝望的惧怕。

    李母却慈祥地笑了,“儿啊,娘这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娘早习惯了,现在不照样好好的?”

    涟漪向后退了几步,看了看李胜,“虽失明却不会致命,再说,这个乱世,眼不见为净岂不是更好?”

    李胜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

    “至于我交代给你的事,你记下了吗?”涟漪问。

    李胜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母亲,对苏涟漪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记下了,涟小姐放心,我李胜定将此事办好。”

    “恩,明日这个时间,我再到这里,希望能听到你的好消息。”涟漪道,而后又走到李母面前,面容没了刚刚的严肃,换成温和的笑意,“大妈,我走了,明日我再来看您。”

    李母自然听出这“掌柜小姐”和自己儿子定有什么协议,虽不懂却也未问。“好的,掌柜小姐慢走,儿啊,快送送掌柜小姐。”

    “知道了,娘。”李胜装模作样地送苏涟漪出了院门,涟漪见两人距离老妪已有一段距离,便道,“不用送了,今日我用了一半的米,剩下的都放在灶台一旁的架子上,你身体虚弱早些回去休息,尽量想办法说服你母亲圆我这个谎,若事成,你自然还有其他好处。”

    李胜赶忙道,“涟小姐,我李胜要帮您可不是为了那些好处,一是为了报您刚刚给我的施米之恩,二是……”说着,黯淡的双眼突然闪过一种坚定的光,他仰头看向面前这端庄的女子,“若涟小姐真要对付奉一教,哪怕是刀山火山,我也要追随涟小姐。”

    苏涟漪用一种不信任地眼神一扫李胜,唇角勾了勾,“你刚刚不是还说,无法忍心丢下你母亲吗?”

    ------题外话------

    读者朋友们,实在抱歉,丫头的右手腕疼了一天,贴了风湿膏、擦了药酒还是不行。有朋友说是这两天劳累过度(这半个月万更,丫头都是全天码字)的原因。

    今天写了一千多,实在坚持不住了,因为手腕疼无法集中精力,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占坑,明天丫头会修改好内容,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

    如果明天早晨还不行就得去医院了。

    答应你们不断更了,丫头真的不想再断更了,只能如此,明天丫头早起,早更,抱歉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