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9第19章对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9第19章对质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萧祥生带着周大夫匆匆忙忙赶到正房的时候,刚请的养娘已经用嘴把大部分堵住呼吸道的奶块吸了出来。

    只是憋的时间有些长,脸上的青紫还是很严重。

    周大夫是惯看小儿症状的,马上拿出一根小小的木槌,在他胸口捶了两下,然后用芦苇管伸到他的食道里面,将剩余的奶块都吸了出来。

    萧泰及自出娘胎以来,还没有这么折腾过,已经累得不行了,现在呼吸通畅,他也就一歪脑袋,睡了过去。

    萧祥生便带着周大夫去一旁的耳房开药方,准备抓药和煎药。

    龙香叶命养娘和奶妈将萧泰及抱到里屋歇息,自己沉着脸坐在屋里,看着一脸倔强的龙秋叶沉默不语。

    “夫人,杜老爷和夫人来了。”一个小丫鬟在门口回报。

    杜先诚和方妩娘是萧家的常客,都是直接被领进内院的。

    龙香叶微微皱了皱眉,正想起身把他们打发了,萧祥生在耳房听见回报,大步走出来道:“我正好有事要跟先诚商议,我带他去外院书房,你跟杜家弟妹说说话。”浑然不把龙秋叶的事放在心上。

    龙香叶愣愣地看着萧祥生和杜先诚并肩远去的背影,只觉得刚才那颗沉到谷底的心又慢慢浮了起来,由不得飞快地往龙秋叶那边扫了一眼。

    龙秋叶大睁着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门口,似乎也不相信她刚才看见的情景。

    方妩娘带着丫鬟走进来,笑着问道:“龙姐姐,听说你家孩儿病了,可好些没有?”

    龙香叶忙携着方妩娘的手,一起走进堂屋,分宾主坐下,又命人奉茶。

    方妩娘眼角的余光看见龙秋叶披头散发地站在墙角,两眼直勾勾地望着门外的方向,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龙香叶就吩咐下人,“把三小姐送回屋去,没看我正陪客人吗?”

    屋里的婆子见有人进来了,就没有再架着龙秋叶的胳膊。

    龙秋叶一见龙香叶的作派,就知道她又要打个马虎眼,含混过去了。

    别的事,她打马虎眼也就算了,可是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而且自己贞节已失,是万万不能让她含混过去了。

    龙秋叶一横心,自己把嘴里堵的帕子掏出来,快走两步,绕开企图过来推搡她的婆子,来到龙香叶和方妩娘跟前,扑通一声跪下,大声道:“姐姐,我已经是姐夫的人,求姐姐成全,我不敢奢望做二房,求姐姐让我给姐夫做个通房丫鬟吧!”

    方妩娘刚端起茶喝,还没有来得及习惯性地夸一声“茶好”,就被龙秋叶的话吓住了,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正好喷在跪在她斜下方的龙秋叶的侧脸和肩膀上&;。

    “失礼了,失礼了。”方妩娘忙放下茶杯,向龙香叶道歉。

    龙香叶却是又怒又急地盯着龙秋叶,沉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也不怕丢了你们龙家的人!”又去骂屋里伺候的下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堵了嘴,送回屋里去?!”

    龙秋叶大急,往前膝行两步,抱住龙香叶的双腿,抽泣着道:“姐姐!姐夫主动亲近我,不就是姐姐的盘算吗?如今我应允了,姐姐为何又反悔了呢?”

    方妩娘越听越奇怪,又见龙香叶满脸通红,气得快要晕过去了,也不出言反驳,听起来也不是个事儿,一时侠义心肠发作,以手托腮,不解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姐姐和姐夫都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做这些事?!”

    “杜夫人,我句句属实,绝我妄言!若有半句虚假,让我出门掉到井里,被水淹死!”龙秋叶急着发毒誓。

    龙香叶忙道:“方妹妹,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方妩娘知道自己是多嘴了,只好起身道:“我去看看士及。”

    龙香叶也知道她在这里不方便,就道:“士及跟着师父出去练骑马去了,不在家,不过我泰儿刚刚生了一场急病,折腾得刚刚睡了,你要不去里屋坐一坐?”

    方妩娘笑着应了,带着自己的丫鬟进了里屋。

    谁知龙秋叶已经趁着这个当口,声泪俱下地诉说着这半年来萧祥生对她的体贴、照顾和亲热,然后口口声声道:“……我本来没想过要跟姐夫有什么瓜葛。可是姐夫一直殷勤小意,处处为我着想,姐姐又一直躺在床上病恹恹的,诸事不理,我原以为,是为了给我和姐夫制造机会。我哪里知道,姐姐又改了主意呢?如今我的一颗心都在姐夫那里,我的人也早就是姐夫的人,姐姐现在让我回家,就是逼我上绝路啊!”

    龙香叶实在忍不住,又扇了龙秋叶一个耳光,“无耻下流,还有脸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我跟你说,老爷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你别打错了算盘!”说着,便叫了自己心腹大丫鬟荷蕊过来,低声嘱咐了两句。

    荷蕊匆忙走出正房,去外院寻萧祥生说话。

    萧祥生听了荷蕊的话,愕然道:“她还这么说?!”然后皱起眉头,“我绝对没有碰过她。你去给夫人回话,就说,她是一派胡言。”

    荷蕊放了心,回来给龙香叶传话。

    龙香叶不清楚萧祥生到底有没有做过,但是只要他说没有,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算有又怎么样呢?男人不承认,女人就只有自认倒霉了。

    “秋叶,你是我妹妹,应该知道我的为人,你说我会不会做这种无稽的事情?——我又不是快死了,还需要给你和我夫君制造机会?你编白话也编的像个样子!”龙香叶厉声道,“今儿这事反正被你嚷嚷得大家都知道了,我也不想捂着盖子。咱们就把话说清楚,你这样给你姐夫栽赃,到底是何用心?是不是要把你姐姐我逼死了,你来坐我的位置?!”

    龙秋叶被龙香叶问得眼神闪烁起来,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哭喊着:“姐夫怎么能不认帐呢?我要去跟姐夫对质!——昨天晚上一熄灯他就摸去了我的屋子,半夜才走!”

    龙香叶一愣,“你说昨天?”

    昨天萧祥生明明从掌灯时分就在她房里,睡得比她还早。她昨晚因为失眠,一直翻腾到快天亮了才阖眼打了个盹儿。整个晚上,她都凝视着萧祥生的侧脸出神。——他怎么可能有机会摸到别人房里?!

    “正是!我外间值夜的小丫鬟小苗可以作证!”龙秋叶斩钉截铁地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