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190章 反转 (粉红3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0章 反转 (粉红30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真的是霜儿的声音!

    真的是霜儿回来了!

    萧士及激动得不能自已,正要翻身下马,却见杜恒霜一手抱着小白狐,一手拿帕子捂了嘴,发出两声悲戚的哽咽,转身快步离去。

    “霜儿!”萧士及着急地大叫。

    陈月娇大惊失色,连忙拽住萧士及的缰绳道:“侯爷!那不是人!您不要被厣住了!”

    萧士及大怒,马鞭高举,往陈月娇抓住他缰绳的手臂刷地一声抽过去。

    陈月娇吃痛,忙放开缰绳,倒退几步,踉踉跄跄跌坐到地上。

    她眼睁睁地看着萧士及追着那个“杜恒霜”而去,心头恼羞成怒。——杜恒霜你这个烂货!被山贼掳走一年,还有脸回来!不知道给侯爷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还想装狐媚子哄侯爷,哄得侯爷六亲不认,不孝不悌!

    她知道得很清楚,萧家田庄大火,并不是重点。那场大火,其实是为了掩盖山贼和流民袭庄的痕迹。

    而听太子那边的人说,山贼掳走了萧家田庄的一辆小骡车,里面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已经给山贼做了压寨夫人了。

    一定是杜恒霜这个烂货将那些山贼哄得开开心心,才能下山给她捣乱。她早说过,这个女人不能留,不知道太子打的什么主意……

    陈月娇从地上站起来,咬了咬牙,决定要把这件事抖出来,看杜恒霜还有没有脸跟她争男人。

    杜恒霜,都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要脸,就不要怪别人不给你脸!今日就让你身败名裂,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真正的周年……

    “来人。给我备车!”陈月娇匆匆忙忙拐到二房的车马棚,命车夫给她备车。

    车夫听命,给她备了一辆轻便马车,往前追过去。

    萧士及早已经策马奔出,往杜恒霜离开的方向急奔。

    那个白衣胜雪的人影在他前面埋头奔行,他似乎听得见她低低啜泣的声音。

    萧士及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里只看得见前面那个白衣飘拂的纤瘦背影。眼看还没有追上,萧士及急得又大力抽了一记鞭子,胯下的大宛良驹跑得更快。如风驰电掣一般,很快赶上前面埋头前行的杜恒霜。

    萧士及屏息凝气,从马上伏下身子,伸出双臂,迅捷如狐。果断将杜恒霜拦腰抱起,紧紧揽在怀里,放到自己面前的马背上。

    杜恒霜一手抱着小白狐,一手拿帕子捂着嘴,眼里的泪水汹涌而出,从她面颊上滚落,滴到萧士及的手掌之上。

    泪水滚烫。从萧士及掌心滑落。

    “……你放开我。你既然已经娶了别人,就不要再来招惹我。我要带我的孩子离开!”杜恒霜嘟嘟囔囔地道。

    萧士及抿紧了唇,心里又急又恼,恨不得回去将陈月娇碎尸万段!——都是这个女人惹出来的事。自己真是冤枉,完全是无端受累……

    大清早长安的官鼓街上,都是要去上朝的官员,或者骑马。或者坐轿,还有坐车。以及步行的官员。

    不管你是三公九卿,还是底层小吏,只要在大齐的长安供职,都会从这条街上走过。

    如此一来,萧士及和杜恒霜的二人一马就格外令人侧目。

    一匹矫健的枣红色大宛良驹上面驮着一男一女,男子一身玄色朝服,俊美无俦,女子一身白衣胜雪,丽色天成,看上去就令人赏心悦目。

    众人一边走,一边好笑地冲着马上的两人点头。

    有些人已经认出来,那男子不正是陛下跟前的大红人萧士及?

    萧士及抬眼看见自己居然来到官鼓街,也有些诧异。他是追着杜恒霜的方向过来的,没想到杜恒霜居然是往官鼓街的方向过来了。

    杜恒霜被萧士及揽在怀里,侧坐在马背之上。她微微扬起头,从萧士及宽阔的肩膀处往后看去,正好看见陈月娇坐在一辆轻便马车里追过来了。

    杜恒霜嘴角微翘。她就知道陈月娇一定会追过来。当然,就算陈月娇不追过来,她也有法子让陈月娇不追不行……

    萧士及见杜恒霜挣扎的厉害,没有法子,在她耳边低声道:“霜儿,霜儿,你别闹,小心弄疼自己。我这就放你下去。”说着,轻轻勒住缰绳,大宛良驹长鸣一声,马上停了下来。

    萧士及抱着杜恒霜跳下马。

    杜恒霜连忙将萧士及推开,正好赶上陈月娇的车也到了。

    陈月娇从车上下来,快步来到萧士及身边,着急地道:“侯爷,您不要被她骗了!她……”

    一句话没有说完,杜恒霜已经打断她的话,大声质问道:“陈月娇!你为何骗我?”

    萧士及、陈月娇,这可是近一年来,长安城最劲爆两条八卦里面的角儿啊!

    官鼓街上就要上朝,或者上班的官员都饶有兴味地围了上来,摆好听八卦的姿势。

    不远的地方,慕容兰舟和毅亲王坐在车里,看见这一幕,疑惑地问道:“恒霜想做什么?”

    毅亲王摇摇头,“目前还看不出来。”

    陈月娇一听杜恒霜说她骗了她,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心头顿生警惕,一时忘了刚才要将杜恒霜被山贼掳走失身的事说出来,只是皱了眉头,义正词严地道:“你失心疯了吧?谁骗你了?我倒是问你,你既然没有死,为什么这么久不露面?这一年来,你都躲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在萧家最困难,两个孩子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出现。现在萧家情形好转了,大爷封侯了,你才出来?你说啊,你这一年,都躲到哪里去了?当初萧家田庄上的那把火,是不是你自己放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你不可告人的去向!”

    说着陈月娇又指着杜恒霜对萧士及道:“这种不守妇道,自私自利的女人有什么好?你何必为了她,担上不孝不悌的罪名?!”

    “住口!别说了!”萧士及怒吼一声,伸手揽住杜恒霜的肩膀。除了给她一个坚实的臂弯,萧士及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

    杜恒霜不成声,哭得两眼红红的,连鼻头都是红红的,虽然容色绝丽,可是更多了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男人瞧了,顿生要保护弱小的热血之感。女人瞧了,也觉得是个柔弱无害的小妹妹受了委屈,恨不得亲自上阵为她打抱不平。

    杜恒霜故意示弱的“柔弱”之态,顿时博取了围观人群的好感。

    有些比较年轻热血的官员已经大声道:“这不是萧夫人吗?——原来萧柱国的原配夫人没有死!”

    比较八卦的官员跟着接话道:“听说萧夫人生了重病,在庄子上养病呢。这位抱着牌位成亲的填房夫人为何要问她的去向?真是有趣。大家都知道的事,这位填房夫人居然不知道。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看,是装不知道。——哈哈哈哈……”

    陈月娇听得这些话,心里暗暗着恼。

    明明是杜恒霜在这里故意混淆视线,颠倒黑白,扮柔弱扮小白花咯应人,这些臭男人居然都吃这一套。再觑眼看了看萧士及,看见他一脸的痛楚和怜惜,更是如同一盆凉水将陈月娇浇得透心凉。

    杜恒霜赚足了周围人的同情心,才哽咽着道:“陈月娇,一年前萧家田庄大火,我跟素素连夜逃了出来,却在离庄子不远的地方遇到你,你那时候带着几辆大车和许多随从。你说,有人要追杀我和素素,让我们赶紧跟着你走。我信了你,和素素一起被你带到你的田庄住着。你说要给我夫君送信,让我们在你的庄子上好好养病。我在你的庄子上苦苦等了一年,结果听你庄子上的人说,我夫君从北方回来了,还封了侯,而你,陈月娇,却已经嫁给我的夫君,做了侯爷夫人!——我才知道,原来你早在外面散布消息,说我被烧死了!请问你是何居心?!”

    众人一听,尽皆哗然。

    这简直是大反转好不好!

    明明大家知道的是,萧柱国在田庄上养病的原配被一场大火送掉性命,紧接着,萧柱国战死沙场,然后一位忠烈无双、纯善过人的奇女子挺身而出,为了萧柱国的一双儿女,抱着萧柱国的牌位成亲,发誓要将两个孩子抚育成人,以报萧家大恩。

    这样忠烈纯善的举止,甚至让陛下都为之感动,还说要下旨封赏陈月娇。

    可是如今那传说中被“烧死”的原配毫发无损地站了出来,指责陈月娇将她骗到田庄上苦等,陈月娇自己却趁机逮着机会,抱着萧柱国的牌位成亲!

    啧啧,真是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这位陈月娇,也算是个奇女子。

    她怎么会知道萧柱国其实没有死呢?——有没有可能她也就是赌了一把而已。那位原配夫人是不是应该愿赌服输呢?

    有些没节操的官员的内心天平又朝陈月娇倾斜过去。

    杜恒霜看了看众人的脸色,便又道:“我知道了我夫君还活着的消息,当然不肯再待在你的田庄之上,可是你……可是你……”杜恒霜恨恨地道:“你居然丧心病狂,再次放火烧庄,企图将我和素素都烧死在你的田庄里!”

    ※※※※※

    二更粉红300加更送到。继续求粉红票。晚上争取有第三更,求大家双倍期间粉红票支持啊……

    PS:

    二更粉红300加更送到。继续求粉红票。晚上争取有第三更,求大家双倍期间粉红票支持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