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266章 兄妹 上 (粉红183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6章 兄妹 上 (粉红183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萧士及和许言邦两个人说起了朔北的战事,都是眉飞色舞,语速快得别人都插不进嘴。

    许言朝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这些东西,就算是跟着许绍也是学不到的,许言朝对此十分感兴趣,听得炯炯有神。

    杜恒霜本想叫着许言朝出去外间吃点心,可是见他一幅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还是住了嘴,含笑起身,一个人来到外头,让茶水上面的丫鬟给暖阁里面的几个人上杏仁茶面子,再加几碟子应景的小点心,让他们填一填肚子。

    谁知暖阁里面的三个人看见杜恒霜走了,也没多说几句话,就追了出来。

    萧士及道:“庄子上送年货来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杜恒霜看了看许言邦和许言朝,笑道:“家里有客呢,怎么好意思抛下客人自己出去?”

    许言邦拱手道:“萧夫人这话见外了。我们哪里算客呢?常来常往的人,萧夫人有事尽管跟柱国侯忙去。”

    许言朝站在许言邦身边抿着嘴笑,对杜恒霜挤眉弄眼道:“姐姐,我要去看二姐。至于我二哥,他想做什么我就不晓得了。”

    许言邦讪讪地拍了许言朝的肩膀一下,嘟哝道:“你去看你二姐,我当然要盯着你。若是你在外面有什么事,爹还不骂死我?”

    “哦,二哥要去看着我。——姐姐,我们可以走了吗?”许言朝在肚子里笑得肠子都快断了。

    杜恒霜有些踌躇。许言邦老是这样来寻杜恒雪,却又没有说过什么话,让她有些不安。

    她知道,女人容易心软。所谓“烈女怕缠郎”,再清高的女子。在男子锲而不舍地追求下,都会最后放下身段,慢慢爱上那个男子。

    杜恒雪尤其心软。

    她现在也许还没有对许言邦有别的想头。

    可是如果她放任许言邦一直去寻杜恒雪,时日长了,杜恒雪万一真的动了心,她该怎么办?

    两人的继兄继妹关系,如同一道天然的鸿沟,将两人挡在姻缘的两岸。

    杜恒霜想不出有什么具体的法子,能让这条鸿沟消弭干净。

    再说杜恒雪才是杜恒霜的亲妹子。她做的一切事,都是从杜恒雪的利益出发。

    先前杜恒雪刚刚跟孙耀祖义绝的时候,杜恒霜担心杜恒雪会撑不过去,所以放任过许言邦一阵子,默许他来寻杜恒雪说话。那也是病急乱投医的法子。只是希望借着许言邦的举动,让杜恒雪明白,她不是一无是处,更不是除了孙耀祖那贱人,就没有男人愿意要她。

    杜恒霜不知道是这个法子起了作用,还是诸素素的法子起了作用。

    总之现在的杜恒雪,已经完全从孙耀祖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就算看见孙耀祖和他挺着大肚子的妻子一起出现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她也没有伤心动怒,反而是处之泰然,后来甚至还拿来当笑话,说与杜恒霜知晓。

    既然杜恒雪已经完全从失婚的打击中走了出来。杜恒霜就盘算着帮她再找一门靠谱的婚事。

    从这个角度说,许言邦已经被杜恒霜排除在婚事之外了。

    既然注定没有结果,就不要开始。

    杜恒霜不想杜恒雪再一次伤心欲绝。

    “许大人不方便,还是不要跟去了。我让欧养娘陪着弟弟去看雪儿。许大人请在偏厅饮茶,等着弟弟回来吧。”杜恒霜毫不迟疑地拒绝了许言邦想要跟去的愿望。

    许言邦愕然。索性摊开了说:“萧夫人,我去看看雪儿,也不行吗?”

    杜恒霜正色道:“你告诉我,你以什么身份去看雪儿,我再告诉你,行不行。”

    许言邦挠了挠头,冲口而出,“我是她继兄,有什么见外的?”

    这个答案明显让杜恒霜很不满意。她脸罩寒霜,淡淡地指了东面墙边的一派圈椅,“请许都护坐一会儿,我弟弟去去就回。”说罢,叫了欧养娘过来,让她带着许言朝去见百草堂杜恒雪。

    许言朝不知道姐姐为什么突然变了脸,可是看见许言邦一脸煞白的样子,许言朝就没有说话,只是悄悄对许言邦做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

    杜恒霜瞥见了许言朝使得眼色,满脸愠怒道:“言朝,若是你想帮着许都护暗渡陈仓,你也不要去了。——我们杜家,没有这样吃里扒外,胳膊肘儿往外拐的人!”

    许言朝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杜恒霜大概是看见了他对许言邦使得眼色,忙保证道:“姐姐,我再不敢了,你让我去见二姐吧。我好像日子没有见到她,实在是怪想她的。”

    杜恒霜抚了抚许言朝的头颈,含蓄说道:“你要记住,你二姐是女子,女子是不能行差踏错的。男子风流,是世人口中的佳话。女子却很难同男人一样交游广阔。”

    许言朝立时明白过来,背后冷汗涔涔,点头如小鸡啄米,向杜恒霜保证道:“姐姐,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我不会再乱说话了。”

    杜恒霜笑了笑,叫来欧养娘,“去吧,带许三公子去百草堂见雪儿。”

    欧养娘应了,带着许言朝去了东面的百草堂。

    平哥儿和安姐儿还在那里没有走。

    许言朝紧抿着唇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杜恒雪穿着一袭青色锦缎银鼠袍子,腰间勒着一根白玉腰带,扛着一把小小的药锄,从正房走了出来。

    “二姐!”许言朝欣喜地迎了上去。

    比起总有些凛然之意的大姐杜恒霜,许言朝更愿意亲近柔弱细致的二姐杜恒雪。

    杜恒雪含笑点头,“是言朝来了。我听平哥儿和安姐儿都说,他们的小舅舅来了,我就知道是你来了。”

    许言朝笑道:“这俩孩子还在二姐这里?”

    杜恒雪“嗯”了一声,回头对屋里叫道:“冬元,许三公子来了,给他准备一盘点心。”

    许言朝忙又是摆手,又是拱手作揖道:“二姐!亲二姐!好二姐!您就饶了我这一遭吧。我肚子不饿,吃不下那些点心啊……”

    杜恒雪挑了挑眉,“言朝,你不要敷衍我。我前次给你做的荷香玉露团,你一口气足足吃了八个,今儿来跟我说吃不下点心?”

    许言朝苦着脸道:“上一次,是我亲自点的点心。二姐自己做的点心,全是药味儿。我不是不喜欢二姐做的点心,我是不喜欢那股子药味儿!”

    杜恒雪担着药锄往院子后头的药圃走过去,一边走,一边道:“药香乃是最清雅之香,既出世又入世。能治病救人,也能让人心旷神怡,端的是好东西,你怎会不喜爱呢?”

    许言朝暗道:“除了你这不通人情世故的药痴加医痴,谁人喜欢那股子药味儿?”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只好恨恨地盯了那屋里一眼,跟着杜恒雪下了台阶,跟在她身后来到她后园的药圃。

    因是腊月里,那药圃里面一半的药草都是枯黄的状态,大概不是冬季生长的药草。但还有另外一半,竟是越冷越,闻之还有异香扑鼻,那些药草藤蔓,都结了果实,一嘟噜一嘟噜的小红果粒挂在搭好的架子上,像是珊瑚豆子一般,累累垂垂,可爱至极。

    许言朝的注意力很快又被这些冬日里还结实的药草吸引过去了,拉着杜恒雪问来问去。

    杜恒雪指着那些藤蔓道:“这株大的是藤萝薜荔,你看它的果实如丹砂,用来入药,治小儿惊风是最好的。这株香的是杜若蘅芜,极难养活。这是直接从我师父那里移植过来的,我在另外一边专门开了一块地,种下了杜若蘅芜的种子,只等明年再看怎样了。再有这里是汀兰和清葛,禀性寒凉,给燥热的人吃最是对症下药。还有这里紫色的是紫芸,青色的是青芷,那边是纶组紫绛、石帆、水松、扶留、绿荑、丹椒、蘼芜,还有风连。都是市面上难得见到,但是对于治某种病有特殊作用的药草。”

    杜恒雪侃侃而谈,一边说,一边拿了药锄轻轻抛地,很快从一株杜若蘅芜的根基底下,挖出一个粗成人形的根须,“这是杜若蘅芜的果实,拿去研碎了,加在脂粉里面,那香味儿经久不散,极是好用。”

    许言朝听得入神,跟着道:“既然这么好,二姐,你给我一点脂粉,我带回去给娘亲啊。她也用脂粉的,只是许家外院的买办们弄来的东西太差,我常常听见娘亲抱怨呢……”

    杜恒雪叹息着将那杜若蘅芜的人形根须放到自己的布袋子里,对许言朝道:“我屋子里还有几瓶,等会儿你都拿回去给娘用吧。”

    “好咧!”许言朝高高兴兴应了一声,转头看见四下无人,终于悄悄问道:“二姐,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儿啊?这样神神秘秘的。”杜恒雪看见许言朝难得的正经样子,觉得分外好笑。

    许言朝凑到杜恒雪儿,轻声问道:“二姐,你觉得我二哥怎么样?”

    “你二哥?”杜恒雪愕然。

    “是啊,我二哥许言邦。他心悦你很久了。”许言朝笑着将许言邦的心事出卖在杜恒雪面前。

    ※※※

    粉红1830加更送到。第三更求粉红票啊。最后一天了,小伙伴们看看还有几张粉红可以投出来!!!

    ……

    PS:

    粉红1830加更送到。第三更求粉红票啊。最后一天了,小伙伴们看看还有几张粉红可以投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