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526章 心事 (4K,粉红600、63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26章 心事 (4K,粉红600、63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萧士及走了之后,萧月仙去见她爹萧铣。

    以前在底舱的时候,他们父女俩是关在一起的。现在挪到船舱二楼,为了方便,父女俩是被关在一个大舱里面,萧月仙在里面屋子,萧铣在外面的屋子。

    萧铣已经换了身衣服,脸上的胡子也刮了,头发虽然还是有些脏,但是已经比之前在底舱的情况好多了。他盘腿坐在榻上,两手搭在膝盖上,闭着眼睛,嘴角微微下垂,有些讥诮的样子。

    “爹……”萧月仙轻声叫了一声,站在他身边问道:“您饿不饿?要不要水沐浴?”

    萧铣淡淡地道:“等下他们会带我去旁边的屋子。”又睁开眼睛,看着萧月仙,眼里有一丝询问的神情。

    萧月仙轻轻点头,做了个口型,“……他信了。”

    萧铣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点头低声道:“那就好,那就好。”又道:“等到了长安,我会向陛下请罪,让陛下为你做主……”

    萧月仙有些不信,摇头道:“陛下怎么会答应爹呢?我们已经是阶下囚了。”

    “就算是阶下囚,我兰陵萧氏的名头,也不是齐伯世可以轻视的。”萧铣傲然道,“就算我称帝,他也不敢诛我兰陵萧氏一族!”

    事情也确实如此。

    士族门阀之间彼此盘根错节,大齐皇室的实力,还远远没有到可以诛除各路士族门阀的地步。

    萧铣虽然谋反,但是在大齐初年这个反贼层出不穷、成王败寇的时代,实在不算是大不了的罪行。就连大齐的皇帝齐伯世本人,也不过是刚刚从“反贼”正名为皇帝没多久。最多他赔上一条命,兰陵萧氏是肯定没事的,就连他女儿,他都有把握可以求得永昌帝齐伯世饶她一命,并且,给她配上一门“大好”的姻缘……

    岸上的纤夫喊起了号子。

    船身动了动,便向前缓缓移动。

    大齐征南大军的浩浩战舰。终于在两岸纤夫嘹亮的号子里踏上了回长安的航程。

    ……

    长安城里。杜恒霜带着一脸怒气来到海西王府。

    “姐姐,怎么啦?谁又惹你生气了?”杜恒雪见了,十分诧异。最近杜恒霜的情绪已经平和多了,就连穆夜来在长安的声名鹊起,也没有让她再伤过神。

    杜恒霜深吸一口气,抓住杜恒雪的手腕问道:“你这阵子有没有去外面?有没有听那个‘将军阵前收娇娥、兵不血刃入长安’的段子?”

    杜恒雪摇摇头,“我每天不是在王府,就是去诸氏医馆,忙都忙不过来,哪有功夫听外面的段子?”

    呃。好吧,看来自己是太闲了。杜恒霜讪讪地笑了笑。问道:“你义父呢?我给他带了些上好的茶叶过来,都是春茶,铺子里刚刚收上来的。”

    杜先诚现在没有别的嗜好,除了喝茶,就是下围棋打谱,能一个人左手跟右手下一整天都津津有味。

    杜恒雪领着杜恒霜去杜先诚的棋室。

    这是一间临水建的八角亭一样的屋子,四面都是立地的大窗子。细细的窗棂一格一格地隔成各种三角形的图案,罩着白色窗纱。阳光从南面投射进来,整个棋室温暖和煦,还带着点淡淡的燥热。

    “霜儿来了?”杜先诚跪坐在低矮的棋桌背后,抬起头,看着杜恒霜笑了笑。

    “王爷,我跟您送今年的春茶过来了。”杜恒霜对杜先诚亮了亮手里的茶盒。

    杜先诚点点头,“让柱国侯夫人费心了。”又对杜恒雪道:“一起过来坐坐。”

    以往杜恒霜和杜先诚说话的时候,杜恒雪都被杜先诚支走了。这一次,却让她坐下来,让杜恒雪很是诧异。

    杜恒霜没有在意,对杜恒雪道:“雪儿你也坐下吧。”

    杜恒雪只好跪坐下来。

    “霜儿,你去烹茶。”杜先诚一眼看出来杜恒霜的满脸怒意,便有意磨一磨她的性子。已经二十一岁,六月就要满二十二岁的人,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这样喜怒形于色……

    杜恒霜只好耐着性子去屋子另一角的条案旁烹茶。她现捅开小火炉,放上甘泉水,等水开了,再过水冲碗,然后才放入茶叶。

    杜先诚不习惯喝茶汤和茶砖,更喜欢清茶的味道。

    所以杜恒霜给他烹茶,从来都是只用清水烹茶,不放各种调料。

    一壶茶冲上来,杜恒霜的怒气已经消散大半。

    她端着茶盘过来,给杜恒雪和杜先诚一一送上茶杯。

    杜先诚抿了一口,闭目品道:“不错,今年的春茶有些涩,想是雨水太多的缘故。”

    杜恒霜没有喝茶的心思,默默地坐到杜恒雪旁边。

    杜先诚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对姿容绝世的姊妹花,心里很是骄傲。——他杜先诚一辈子虽然没有儿子,但是有这个两个能干的女儿,比任何儿子都强……再说生儿子要是养得不好,就是败家子,不管多少家产都被他败光了。而生女儿就算养得不好,也只会祸害别人家,自己家是妥妥的没事……

    杜先诚一边想着,一边心情大好起来,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杜恒霜撇了撇嘴。看见杜先诚这幅样子,她就知道爹又在想美事了。

    “王爷,我刚从外面来,听见满长安城都在传着‘将军阵前收娇娥、兵不血刃入江陵’的段子。”杜恒霜实在等不及了,抢先开口道。

    杜先诚朝外面挥了挥手,吩咐道:“去准备一桌席面,送到县主的屋子里,今儿招待柱国侯夫人吃饭。”

    候在棋室门口的下人躬身退下,前去准备了。

    杜恒雪这才瞪大眼睛:“兵不血刃入江陵?——是说姐夫?!天啦,他真的做这样的事?!”说完惴惴不安地看向杜先诚,道:“爹,那怎么办啊?长安还有一个穆夜来,姐夫怎么能……?!”

    杜先诚也听过这个段子了,还偷偷乐呵过,不过此时一见两个女儿的神情,顿时深思起来,他抱起双臂。一手撑起来摸着自己的虬髯道:“雪儿认为士及是对不起你姐姐?”

    “当然!”杜恒雪忿忿不平。“他说了要一辈子对姐姐好,绝不纳妾,却做什么做一个小老婆,又一个小老婆往屋里拉?!我姐姐哪里不好?哪里对不起他?!”说着说着,杜恒雪眼圈都红了,拿帕子抹着眼泪道:“男人都是狼心狗肺!就算姐夫那样的好人,最后都能变成这个样子,我这辈子都不要嫁人了!”

    杜恒霜愕然,看了看杜恒雪,又看了看杜先诚。

    “霜儿。你认为呢?”杜先诚手里把玩着围棋子,慢条斯理地问道。

    杜恒霜有些局促不安。过了许久,才慢慢地道:“……我没想过这些。我只是在想,是谁这样居心叵测,要这样抹杀士及在江陵的战功。”

    “你这样想?”杜先诚倒吸一口凉气,“你真的不生气?”

    杜恒霜扬了扬眉,“我为何还要生气?——连穆夜来我都淡然处之,更何况一个反贼的女儿?士及他不会这样想不开吧?”她可知道。萧士及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往上爬。为此,他已经不择手段了……

    杜先诚沉吟地看着杜恒霜,暗忖霜儿这样想,难道是她真的对萧士及没感情了?——只有没感情,才能根本就不关注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而是完全从大面上着手。况且杜恒霜不太会作伪,在杜先诚面前,她从来不隐藏自己的情绪。她说不生气,就是真的不生气。

    惨了惨了,自己的徒儿,这一次可是真的惨了。

    对于男人来说,自己的女人生气其实不要紧,生气说明对你还有期望,还有感觉,生气吵架也是一种沟通模式。最要紧的,是她根本不生气了,连架都不吵,那才是最要命的……

    杜恒雪也很惊讶,道:“姐姐,你真的想要她们进门?可是姐夫真的是说话不算话啊!”

    杜恒霜笑着讥诮道:“也不能算说话不算话。你想,士及当年说的是永不纳妾,可是如今这萧姑娘,可是妻,不是妾。还有穆姑娘,可是外室,也不是妾。——你看看,人家多聪慧,根本就没有食言。你说他食言,是你想多了。”

    杜恒雪默然低头,正要说话,杜先诚叹口气,道:“雪儿,你姐姐在气头上,你别听她胡说。——你去帮你姐姐做几个好菜,让她好好吃一顿。吃饱了,就气顺了。”

    杜恒霜抚额道:“爹,您每次都让女儿多吃,吃得女儿都胖了!您看,上个月做的这身春衫,今儿上身,就紧了那么多,我让知钗给放了锁边,才穿上。”

    杜恒雪微笑,摸了杜恒霜的俏脸一把,道:“姐姐不胖,一点都不胖。”说着,起身笑嘻嘻地去给杜恒霜做菜去了。

    杜恒霜虽然身量高挑,但是骨架比较小,虽然长了点儿肉,但是并不显胖,反而该丰满的地方越发丰满,该瘦的地方一点都不见长肉,实在是天赋异禀。

    杜恒霜不高兴的时候,喜欢吃。杜恒雪不高兴的时候,喜欢做菜。所以姐俩在这件事上,算是珠联璧合。

    等杜恒雪出去了,杜先诚才收了笑容,淡淡地道:“怎么啦?你听了那段子,反而为萧士及担心了?——你不是要让他丢官去职吗?如何会担心他的战功被抹杀?这些谣言,不是正好帮你的忙?”

    杜恒霜毫不犹豫地道:“这是两码事。我希望他为他做错的事情承担后果,不是这样的情形。当他在战场浴血奋战的时候,却被人在背后插一刀,而且这一刀,直接对准的是他的战功。这是他奉若生命的东西,也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如果是别的事情被罢官,他总有起复的一天,但是因为战功上出了问题,他这辈子可能就没有再上战场的机会。”末了杜恒霜抿了抿唇,道:“我是想他一落千丈,但是并不想他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如果在战功这件事上被抹黑,他会失去很多机会,也许再也不会上战场。

    杜先诚却摇摇头,道:“你想多了。光这件事,不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这件事,只不过是有人想抢他的战功而已。跟你想做的事,是异曲同工,所以你不要插手,静观其变吧。”

    “真的不会?”杜恒霜瞪大眼睛问道,“但是,穆侯府那边,闹得也很不像样子。我担心,两件事加在一起,让陛下对他处罚过重……”

    杜先诚笑了笑,摇头道:“当初你是怎么想的?怎么这会子又担心起陛下的量刑?”说着将手里的棋子放回棋盒,“落子无悔。下棋都是如此,更何况你做的决定呢?要知道人这辈子做了事,要反悔是很难的。所以我跟你说过,凡事一定要想清楚所有的后果,而且要想到最恶劣的后果,看看你能不能承受。如果你能,就放手去做。如果不能,就只能三思而后行。”

    杜恒霜怔怔地想了许久,眼神不由自主地跟着杜先诚握着棋子的手,在棋盘上移动。

    那一处处目、地、空、劫,让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杜先诚将一段棋谱打完,慢慢又将棋子收了起来,对杜恒霜道:“好了,天不早了,你去吃饭吧。吃完回家,什么都不要做,等着士及回来。”又道:“你要做好准备,他这次回来,可不会是平平静静的。”

    杜恒霜“嗯”了一声,起身出去,找到杜恒雪,随便吃了几口,就回柱国侯府去了。

    没过几天,宫里设了春宴,请长安城的高门贵妇都去宫里做客。

    如今宫里的宠妃是尹德妃,而且人人知道杜恒霜对她有恩,所以她对杜恒霜宽厚,也没人表示不理解。

    杜恒霜一到宫里,就发现方妩娘带着许言朝也来了,不由笑道:“娘、三弟,你们可是来得早。”

    许言朝满脸地不自在,抱着胳膊皱着眉头道:“都是女人,婆婆妈妈的,做什么一定要我来?”

    杜恒霜看向方妩娘,“怎么回事?”

    方妩娘苦笑道:“是陛下懿旨,十岁以下的郎君,也都要入宫朝贺的。”

    ※※※

    二更四千字。晚了一点。希望来得及。

    ……

    ps:

    粉红加更送到。应该赶得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