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530章 记起 (4K,粉红720、75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30章 记起 (4K,粉红720、75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第530章记起(4K,粉红720、750+)

    她是真的杜恒霜?!是吗是吗是吗……

    穆夜来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小巧玲珑的身子轻颤,踉踉跄跄后退几步,扶住了身旁的侍女。

    “三小姐,您怎么啦?是不是被吓着了?”穆夜来的侍女英枝担心地问道,“要不,我们去那边歇一歇吧?三小姐的腿刚好,上一次又被……打伤了,还是多保养吧……这里人太多了,一股味儿恐熏着小姐……”英枝说着,将木木呆呆的穆夜来扶出了人群。

    穆夜来两眼直直地看着前方,完全沉浸在上一世的回忆中。

    月下的胡旋,他含笑点头赞好。

    流星般的箭簇,在他的温柔注视下一矢中的!

    飞扬的马球,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直直地射进球门,她在马上回首,看见他与有荣焉的笑颜……

    前世一幕幕在她眼前掠过,这一次,那一层一直罩在她眼前粉红色迷雾渐渐散去,她清清楚楚看见了萧士及深邃黝黑的双眸,他看着她,定定地看着她,可是在他眼里,她看不见自己的身影,她分明看见,他透过她的身影,看向了更遥远的地方。

    他看着她,又不是看着她。

    他在她耳边呢喃,给她插簪;他拥她在怀里,在她面颊上亲吻;醉酒的时候,苦苦叫着谁的名字……他推开她含羞带怯的依偎,在雨夜狂奔出屋,在他和杜恒霜曾经住的院子门口一遍遍拍打着院门,嘶哑着嗓子大声叫着:“霜儿!霜儿!你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啊……”

    这些事情,上一世曾经让她痛不欲生的事情,重生一次,她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难道是重生的时候,那些回忆太过痛苦、不堪,所以上一世的她自动选择了遗忘?

    这一世,她只想记得好的,让自己高兴的事情,自动忘却那些让她一想起来就撕心裂肺,恨不得让世界跟她一起同归于尽的痛苦回忆,如同一个崭新的人一样活在这个世上……

    可是她为何又要想起来呢?如果真的忘了该多好!

    穆夜来愣愣地坐到小憩亭的石凳上,脸上的神情比哭还难看,看得英枝吓坏了,忙道:“三小姐?三小姐?您是不是撞客着了?快醒醒!醒醒!”英枝死命地推搡着穆夜来。

    穆夜来面如死灰,一双灵巧的眸子像是瞬间失去了神采,完全看不到希望。

    她是替身……上一世,她是替身……萧士及把她当一个偶人,把她当杜恒霜打扮,当她是杜恒霜一样跟她说话……

    她真的是恨死了做别人的替身!

    她曾经想对着萧士及大叫:“我是穆夜来!不是杜恒霜!”

    但是她不敢,她担心她说了,就连替身都不能做了……她贪恋他的温柔对待,贪恋他的百般眷宠,贪恋他给予她的所有一切。

    萧士及这种男人,是毒药,试过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不,不是一辈子,是两辈子,也许是生生世世……

    英枝看着穆夜来这样呆滞的眼神,急得在旁边搓手,转来转去兜着圈子,突然想起柱国侯要回来了,三小姐最是看重柱国侯,提这个话题,她应该能回过神吧?就弯腰到穆夜来眼前,轻声笑着道:“三小姐,柱国侯这次得胜归来,应该就回来咱们家提让三小姐过门的事吧?依奴婢看,三小姐撒个娇,柱国侯说不定就舍不得三小姐做妾呢……”

    柱国侯?

    一听这个称呼,她逐渐回过神来,刚才她被那些重新想起来的前世回忆差一点就要击的溃不成军了……

    穆夜来深吸一口气,双手紧紧握拳:想起来不要紧,这一世,很多事情都和上一世不一样了!

    这杜恒霜是真的又如何?她跟萧大哥的关系,还不如上一世呢……

    至少上一世的这个时候,那个“假”杜恒霜事事依着萧大哥,柔得像水一样,萧大哥跟她还是你侬我侬,好得像一个人。穆夜来那时候只有在旁边苦苦追随,只望萧士及能够在有空的时候,看她一眼。

    可是这一世,这个“真”的杜恒霜,却性子刚硬,跟萧大哥闹得不可开交,比上一世还要更早把他推到自己这边了。

    想到那十车银灿灿的银子,整整十万两,穆夜来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

    是不是上一世她没有能让萧大哥动心,这一世却让他真正动心了呢?

    至少她感觉得很清楚,在萧大哥下江南征讨逆贼之前,他们相处极为融洽,而且萧大哥看她的时候,就是在看她,根本就没有上一世透过她看别人的感觉!

    这一世的萧大哥,也不一样了。

    我们都不一样了。

    那么,就选一条不一样的路走,也许还能绝处逢生!

    穆夜来顿时觉得勇气又回到她身上,她腾地一下子站起来,脸上笑容满面,道:“英枝,我们去看看,许家小哥怎样了……”

    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如何还没有听到方妩娘撕心裂肺的哭声呢?按理说,过了这么久,许言朝应该已经死了吧?

    英枝和穆夜来又忙忙地往太液池那边赶过去。

    来到太液池边上,她们看见又多了几个人。除了许言朝的爹许绍跑来了,还有安国公安子常也来了。还有崔家的崔大郎、崔三郎,以及崔大夫人,和崔三郎的妻子王芳华,都一脸焦急地守在崔五郎那边。

    太液池边上的青石板路上,诸素素一边对许言朝做人工呼吸,一边指点着安子常,让他出力,有节奏地按压许言朝的心脏,帮助许言朝的心脏起搏。

    杜恒霜紧紧握着方妩娘的胳膊,娘儿俩都惨白着脸看着诸素素。方妩娘的另一边,居然站着背着手的许绍!他的唇角抿得紧紧地,两眼似电一样盯着诸素素的一举一动。

    光天化日之下,诸素素的举动确实有些惊世骇俗。

    可是在许绍和方妩娘这两人看来,只要能救活他们的孩子,哪怕再出格的事,他们也肯!

    御医那边先传来欢呼声:“……醒了!醒了!崔郎君醒了!”

    人群的眼光都投向崔五郎那边。

    永昌帝身边一左一右站着太子和毅亲王,还有侍卫和几个跟在身边的近臣,一言不发地看着这两个半大的少年郎。

    诸素素也紧紧抿着唇,锲而不舍地救治许言朝。

    安子常看见诸素素额头上大粒大粒的汗珠,有些心疼她的努力,轻声道:“素素,要不,我来吧?”

    诸素素摇摇头,“你用力给他按压心脏。我看差不多了。我们再坚持一下……”说着,深吸一口气,再给许言朝哺过去。

    夏侯无双跪在许言朝身边,已经没有刚才那股呆若木鸡的样子,一双眼睛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地上躺着的许言朝。

    杜恒霜将方妩娘交到许绍手里,道:“许大人,请帮我照料我娘,我要去看看三弟。”

    许绍扶住方妩娘的胳膊,点点头,道:“放心,她是我妻子。”

    杜恒霜微微颔首,转身走到地上躺着的许言朝身边,缓缓半跪下来,伸出颤抖的手抚了抚许言朝湿透的长发,轻声道:“言朝……言朝,你听得见我吗?我是姐姐,你不能贪玩哦……你忘了,你说要快快长大,照顾娘,要做我和雪儿的娘家靠山……言朝,你听见没有?你快醒过来啊……不要顽皮……不要让娘和姐姐伤心啊言朝……”杜恒霜终于泣不成声,低垂着头,眼泪一滴滴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来,流到许言朝脸上。

    诸素素抬头,皱眉看着杜恒霜,道:“霜儿,你不要瞎捣乱,一边待着去啊,乖……”

    杜恒霜用手背抹了抹泪,勉强笑了笑,道:“素素,你让我帮点忙吧。”

    诸素素摇摇头,深吸一口气,低头正要往许言朝嘴里渡气,许言朝却慢慢睁开眼睛,却正好看见诸素素鼓着腮帮子要压过来,吓得怪叫一声:“咄!你要做什么?!不要啊死女人——!你的口水好臭!”他想抬起胳膊,却发现全身上下沉甸甸地,连动一下手指头都不行。

    杜恒霜见了,高兴得不得了,立刻弯腰下去将许言朝的头抱在怀里,泪中带着笑,“三弟,三弟,你没事!没事了!”说完忍不住,低头在他额头亲了一口。

    许言朝苍白的脸上顿时红得如同蒙了一块红布,再一转眼珠子,看见夏侯无双跪在他身边,一双眼睛肿得跟桃子一样,却也露出四颗雪白的牙齿,笑得很开心。见他看过来,还伸出两根手指头,往她白皙如玉的脸上刮了刮,像在羞他一样。

    许言朝刚刚醒过来,觉得刚才实在是太丢人了,居然被诸素素这死女人给亲了,便脑袋一歪,又晕过去了。

    杜恒霜发现许言朝又晕过去了,吓得大叫素素过来。

    诸素素过来瞧了瞧,道:“没事,脉搏恢复正常了。呼吸也正常了。就是太累了,所以有些脱力。现在晕了对他有好处,比醒着要好。”说着,往御医那边努了努嘴。

    那边正几个人乱哄哄地,要把刚刚醒过来的崔五郎扶起来。

    夏侯无双见了,一跃而起,冲过去伸开双臂拦住崔家一行人的去路,大声道:“你们不能走!”说着,指着崔五郎对永昌帝道:“陛下,刚才大家亲眼所见,崔五郎在水下企图杀死许家弟弟!——他犯这样大的过错,一定不能饶他!”

    永昌帝嘴边的笑意一闪而过,正要说话,却听见崔三郎冷冷地道:“夏侯世侄女,这话可不能乱说。你也说当时他们是在水里,你们从岸上怎么看得清当时的情形?”

    崔五郎虽然身体虚弱,但是御医救治他的时候,比许言朝得到救治的时间要早得多,所以恢复得快一些,就恨恨地道:“你说我杀他?!我说他要杀我才对!——刚才在岸边,我好心要拉他,他却顺势要把我拉下水。拉下水后,他又故意让我掐他的脖子……我都这个样子了,你们大家也都看见的,哪里有假?!”

    杜恒霜在一旁听得火星直冒!

    什么大家看见的?!我让你们大家都看见!

    杜恒霜铁青着脸,腾地一下起身,大步往崔五郎身边走过去,拔下头上的金钗,当着众人的面,出手如电,一手掐住崔五郎的脖子,一手用金钗抵住他的喉咙,冷笑道:“大家现在也都看见了,我掐着他的脖子,但是不是我要杀他哦!他说大家看见的,哪里有假?是他故意露出这个破绽,才让我掐他的脖子!——你说我掐的狠不狠?不狠?好吧,我再试试多用力!”说着,杜恒霜手上青筋直冒,勒得崔五郎直翻白眼。

    “住手!柱国侯夫人,你太猖狂了!——你还当你是柱国侯夫人?!都快成弃妇了,还敢在这里耀武扬威!真是蠢不可及!”崔三郎一见杜恒霜就昏了头,就是这个女人,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又在他心里扎了一根刺的女人……简直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一挥手,命令自己的下人赶快上去将杜恒霜拉开。

    杜恒霜放开快要晕过去的崔五郎,转身手臂一长,像对付崔五郎一样,一手掐住崔三郎的脖子,一手用金钗抵在他咽喉处,一字一句地道:“谁当我们是软柿子,就上来试试!我杜恒霜从来不怕手上沾血!谁敢动我家人,我必让他以血还血!——崔三郎,你是好了胳膊忘了痛吧?!”

    崔三郎气得脸都歪了,可是他的胳膊被杜恒霜射断,力气连寻常的妇人都不如,根本就推不开杜恒霜的手掌,顿时十分尴尬。

    崔家的下人就要一拥而上。

    安子常身形晃动,已经来到杜恒霜身边,虎着脸道:“谁敢过来?!——我的拳头可是不长眼的!”

    崔家的下人顿时被吓得不敢动。

    其实就算安子常不过来,崔家的下人也不敢对杜恒霜怎样。——柱国侯夫人这个称号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他们不敢造次。

    许绍跟着大步走过来,对崔三郎和崔大郎拱一拱手,森然道:“原来我儿子差一点命丧太液池,都是拜你们崔家的五郎君所赐!——许绍不才,身为京兆尹,当严正法制,为民伸冤。崔五郎这个人必要去京兆尹大堂过堂!”

    ※※※

    二更四千字。好吧,表嫌俺啰唆,粉红票和推荐票~~~粉红票关系到俺的年终考核,大家懂得~~~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