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535章 扇脸 (4K,含粉红99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35章 扇脸 (4K,含粉红99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第535章扇脸(4K,含粉红990+)

    喧嚣热闹的十里长亭,无数的大齐人围挤在道路两旁,对着不远处穿着玄色军甲肃立的大齐军士欢呼。

    柱国侯大军回城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长安城。

    上至永昌帝,下至贩夫走卒,都涌到城外的十里长亭,载歌载舞欢迎他们的英雄凯旋归来。

    萧士及身着威风凛凛的明光铠,骑在高头大马之上,面带微笑地看向周围欢呼的人群。

    目光所及之处,却看不到他想看的那个人,心里一沉,复又觉得愤怒。——这就是他的妻子?!他在外面拼死拼活地征战,到底是为了什么?!

    面上虽然还是一片平静,他的心里却已经渐渐浮起疲累和苍凉。

    是不是这一生,她永远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妻子?一个永远需要他把她捧在手上的妻子……

    他真心觉得很累,可是他又鄙视自己。

    尽管知道她有那么多做得不对的地方,可是在这个属于他的荣耀时刻,他还是只想看到她,只想让她站在他的身边,跟他一起分享他的荣光和显达……

    他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逡巡中,一遍遍寻找,却还是不见杜恒霜的踪影。

    萧士及紧紧抓住手上的缰绳,勒得手上的虎口处都快出血了。

    在那痛楚中,他才能保持清醒,将后面要做的事情有条不紊地做下去。

    永昌帝和太子、太子妃出现在高台之上。

    萧士及忙下马,单膝跪下,向永昌帝呈报战绩,并且献上战俘。

    萧铣穿着一袭青衫,五花大绑,被推了上来。

    他低垂着头,和自己的女儿萧月仙一起,在永昌帝的高台下跪了下来。

    四周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萧铣的名头,这些民众一点都不陌生。而且士族门阀在大齐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说实话,比大齐皇室只高不低。

    自从后汉以来,士族门阀崛起,到如今的大齐,已经绵延上千年。

    兰陵萧氏的名头虽然不如五姓七望,但是也只差一点点而已。再说萧铣虽然反叛大齐自立为帝,在这些的大齐民众看来,却不算很出格,因为兰陵萧氏本来就是江南大梁的皇族,萧铣也是恢复的他萧氏祖宗的衣钵而已……

    数百年来,这片大地上战乱频频,各方帝王将相你方唱罢我登场,着实乱得可以。

    所以前朝大周刚崛起的时候,很多民众还是很拥护大周一统天下的。

    只可惜大周的两任皇帝太过急切,自己的国土还没有完全达成统一,就急吼吼地要扩张征高句丽,结果搞得民不聊生,彻底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大周从建立到覆灭,也不过三十多年。

    这接替大周的大齐,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很多人想到这一点,心情都很复杂。

    看着一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士族的族长被五花大绑,跪在永昌帝面前,这股冲击,不仅振荡了在场的那些寒门庶族的普通民众,更震撼了在场的士族门阀中人的心思。

    难道萧铣的下场,就是他们以后的下场?

    崔三郎将视线从远方收回来,放下抚着脖子的手,抓起一把折扇在手边敲了敲,凝神盯着永昌帝的一举一动。

    永昌帝从高台之上站了起来,对着高台之下旌旗猎猎的大齐军士大声道:“大齐的好儿郎们!你们为我大齐立下汗马功劳,我大齐一定不会忘!你们的战功,已经报到朝廷!兵部会论功行赏!——凡是为我大齐流血牺牲的军士,我大齐宗室一定永世不忘!”

    台下的军士顿时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军威猎猎,彻底压住了刚才民众的欢呼声。

    永昌帝志得意满地笑了。——征战天下,有谁能够敌得过他手里的这支精兵强将?!

    给自己的军士喊完话,永昌帝就扶着内侍的手,慢慢走下高台,来到跪在台下的萧铣跟前站了一会儿,摇头道:“萧铣,你这又是何苦。”说着,亲手把跪在地上的萧铣扶了起来。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顿时瞪大了眼睛,盯着永昌帝的一举一动。

    “你叛了我大齐,确实有罪。但是你既已成阶下囚,就不应如此折辱于你。——兰陵萧氏的名头,不容轻忽。”永昌帝笑着温言道,回身唤着左右,“来人,给萧铣和萧姑娘松绑。我大齐以仁义治天下,只要愿意归顺我大齐,朕既往不咎!”

    这一番话,顿时赢得在场民众更加猛烈的欢呼,甚至比刚才迎接萧士及的欢呼声还要热烈。

    在场的士族门阀中人脸色也松了下来,微微颔首,对永昌帝这个人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虽然都说永昌帝睚眦必报,但是目前看来,还是有着君王应有的海纳百川的气度。

    相比之下,那个想出“献俘”这一招的柱国侯萧士及,确实是太过份,太没有气度了。也难怪,寒门庶族,再厉害,眼界还是不行……

    投向萧士及身上的目光,渐渐多了几分鄙夷。

    萧士及也完全愣在那里。

    永昌帝的一番话,就如同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

    而且他还一句辨白的话都不能说,任何不满的举动都不能做。

    他只能傻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永昌帝亲自给萧铣松绑,跟他一起挽着手臂往前走去。

    这算什么?!

    萧士及心里极度不平衡。他不是嗜杀之人,而且在江陵的时候,他也执行过“只诛首恶”的不株连策略,但是对于真正犯事的人,他还是以铁腕处决。

    同那些在江陵被他处决的人相比,萧铣这样的,算是首恶中的首恶。可是如果连萧铣这样的人也能被轻松饶恕,那他们那些在江陵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呢?那些为了攻城,死在江陵的同袍们呢?

    萧士及感到深深地不平衡。

    但是他只能保持沉默,将自己所有的不满都咽了下去。

    有内侍过来,也给萧月仙松绑,躬身请她一起跟上去。又对萧士及道:“柱国侯,陛下有旨,请柱国侯回城之后,进宫见驾。”

    萧士及心里好受些,微微颔首:“臣萧士及领旨。”

    萧月仙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手扶朴刀,一脸隐忍的萧士及,微微一笑,走过去轻声道:“柱国侯别担心,陛下是个宽宏的人。不过也是个奖罚分明的人。——你的功劳,没有人能够抹杀。”说着,对他敛衽一礼,然后跟着内侍端庄地往前走去。

    虽然她是阶下囚,可是那股气度,仿佛又回到她还是皇太女的时候,千年士族门阀的文化底蕴,就在这胜不骄、败不馁当中尽显……

    坐在车里的崔三郎笑了笑,轻蔑地扫了萧士及一眼,也对自己的车夫吩咐道:“回去吧。”

    周围的人群也渐渐散去。

    萧泰及站在人群中,看见这一幕,心情十分复杂。对这个大哥,他是心里一直有气的。他去江陵想跟着他讨份军功,却被他施计赶了回来。可是现在看见大哥被陛下当众打脸,他又不觉得快意,甚至有些恐惧。因为他们萧家一门的荣耀,其实都是大哥得来的。如果大哥失去陛下的宠信……萧泰及打了个寒战,简直不敢想下去。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泰及有些着急地来到萧士及身边问道。

    萧士及摇摇头,示意萧泰及不要多说话。这种场合,是多说多错。

    兵部的人笑着走过来,让萧士及交出调兵的兵符。

    萧士及慢吞吞地命自己的亲兵将兵符送过来,然后看着兵部的官员大声呼喝着,将他带了四五个月的兵径直带回兵营。

    大齐的兵营分内城和外城两部分。

    这些征伐江南的军士,都是外城兵,兵营就在这十里长亭附近。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十里长亭顿时走了个精光。

    只剩下少数几个人在那里。

    毅亲王当然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说话,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径直登车回去了。

    太子背着手,看着怅然若失的萧士及,心头微微快意。

    这一切,当然是永昌帝跟他早就商议好了的。

    看见这一幕,西平郡王齐孝恭是最高兴的一个人。他跟太子交换了一下眼色,也带着自己的手下走了。

    安子常倒是慢慢踱过来,在萧士及肩上拍了一拍,笑道:“兄弟,保重。”说着,也摇摇晃晃地走了,身上带着一股酒气,似乎一大早就喝得醉醺醺的。

    太子妃和穆夜来是所有人当中,除了萧士及以外,最惊讶的两个人。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萧士及在江陵大胜归来,得到的却是被永昌帝当众打脸的待遇!

    这是怎么回事?

    太子妃忍不住拉了拉太子的衣袖,道:“殿下,陛下是什么意思?柱国侯明明……”

    “你住嘴!”太子低喝一声,怒视着太子妃,“不该你管的事,你一件都不要管!”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转身就走。不过走了几步,又担心太子妃在外头给他丢人招祸,又回头道:“真真,跟孤回去。”

    太子妃被这声“真真”叫得心乱如麻,只得低着头,跟着他去了。

    穆夜来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是太子妃的女官,今儿也是跟着太子妃出来的,本来应该跟太子妃同进退。

    可是看着萧士及站在那里,一脸的隐忍痛楚,渐渐跟他前世的形象在穆夜来眼里重合了,她又放不下萧士及这边。

    犹豫踌躇之间,太子已经带着太子妃登上轻车步辇,回城去了。

    穆夜来只好叹口气,从高台上下来,来到萧士及身边,含泪道:“萧大哥,你别生气,陛下应该是有他的用意的。我现在就回城,去找我们贵妃娘娘问一问,看看陛下到底是什么心思……”

    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穆夜来过来安慰自己。

    萧士及看着她,有一瞬间,他多希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杜恒霜……

    可是想到杜恒霜,他就想到昨夜跟她的争吵,心里更是烦躁,不耐烦地道:“不用了,陛下的心思,岂能被旁人窥测?你还是不要给你姐姐招祸了。”说着,转身走到路边,翻身上马,一勒缰绳,竟是扬长而去。

    穆夜来哭笑不得地看着萧士及远去的背影,忙大声叫道:“萧大哥!你带我一起回去啊!太子妃的车驾走了,我又没有骑马……”

    萧士及听见穆夜来的叫声,勒马驻足,对自己的亲兵努了努嘴,“你跟别人骑一匹马,把你的马给穆三小姐。”

    那亲兵虽然不情愿,但是萧士及的命令不能违抗,只好应了,和同伴一起骑着马来到穆夜来身边,冷着脸道:“穆三小姐,侯爷吩咐,这马给您骑。我们跟着您去穆侯府,然后再把马骑回来。”

    穆夜来有些失望。她还以为,萧士及会带着她共骑一乘,就跟前世一样……

    但是眼下她也别无选择,只好应了,翻身上马,一起骑着回长安城。

    萧士及骑着快马,一路绷着脸,进了长安城,然后顺着朱雀大街,拐上进皇城的大路。

    穆夜来一路紧紧跟在他后面,发现他没有回家,而是径直进了宫,才松了一口气,自己也跟着进东宫去了。

    来到东宫门口,却被拦着不让进去,说太子妃出去伤了风,病了,不能见人,让她这段日子暂时不要进宫。

    穆夜来没法子,只好又去托人给穆贵妃送信,说有事求见。

    没想到这一次,穆贵妃很快就派了大宫女出来,领着她进去。

    穆夜来本以为只要萧士及一回来,自己就能飞上枝头,重新得回上一世的荣耀,所以这一阵子对穆贵妃很是冷落,不耐烦敷衍她。只有到了今天,在长安城外的十里长亭看着陛下那一番举动,她才隐隐觉得不妙,心慌意乱之下,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来穆贵妃这里打探消息。

    来到穆贵妃的寝宫,穆夜来惊讶地发现,不过十几天没有来,穆贵妃的宫里着实寥落不少,不再有以前第一宠妃的派头。

    “娘娘,这是怎么啦?”穆夜来惊讶地问道,看着穆贵妃憔悴的容颜很是不解。

    ※※※

    一更四千。二月最后一天,求粉红票和推荐票。下午有二更。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