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569章 远走 上 (6K,粉红660-72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69章 远走 上 (6K,粉红660-72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第569章远走上(6K,粉红660-720+)

    ※晚上有第三更※

    太子顿时眼前一亮。——是啊,他怎么忘了?!

    这齐月仙,可是萧士及曾经阵前答应过要娶她过门的。虽然萧士及事后反悔了,但是婚约还在。而且,太子知道,永昌帝答应了齐月仙的爹萧铣,要帮她找一个好归宿。萧铣已经服毒自尽了,现在正是永昌帝实践诺言的时候……

    眼看秦州的突厥战事甚嚣尘上,萧士及肯定会有想法。他本来就是因为在漠北痛殴突厥人,将他们赶入大漠深处,才声名鹊起,有了“战神”和帝国双璧之一的称号。在突厥人心里,大概是非常怵萧士及的名头,就连这一回,突厥人再次进犯大齐,也不敢从漠北过来,而是绕着边儿选择了西北的秦州过境。

    对于萧士及来说,他虽然几个月前刚从江陵大捷回来,可是不但没得任何封赏,反而被罢了最有权势的检校荆州刺史,如今他的兵符又上交了,成了空头将军,就连原配嫡妻的诰命都被陛下所夺。不管从任何方向说,萧士及都处于内忧外患的境地,就算是为了军功,他也肯定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的。

    太子沉吟着,点了点头,缓缓地道:“你回去问一问绥元县主的意思。若是她有意,我们再慢慢筹划。”

    若是齐月仙改了主意,他们可不能逼着她嫁人,这女人虽然没了爹,可还是兰陵萧氏的嫡女,在长安和江陵,依然有不少的支持者。

    齐孝恭笑嘻嘻地应了,跟太子一起去接永昌帝过来,给平乐公主盖上盖头,然后看着她拜帖天地祖宗,和先皇后欧阳紫的灵位,抬步登上金顶金黄绣凤版舆,往宫外去了。

    永昌帝感慨地看着平乐公主坐着金黄色的绣凤版舆远去,忍不住想起了他和欧阳紫大婚的那一日,心头软了一软。

    此时尹德妃远远地跟在后面,低眉顺眼,很是规矩。

    等平乐公主的版舆出宫了,永昌帝和太子又各自坐上宫里的大车,往驸马府去主持平乐公主和驸马柴嗣昌拜堂的仪式。

    尹德妃是后宫妃嫔,没有跟着去。她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她身边的穆昭仪,笑了笑,道:“穆昭仪,回去吧。陛下已经出宫了。”

    趁尹德妃转身的功夫,穆昭仪往太子的背影处幽幽地瞥了一眼,然后对着尹德妃的背影屈了屈膝,回自己的宫里去了。

    尹德妃回到自己宫里,还没有换下大衣裳,就见一个内侍躲躲闪闪走进来,忙住了手,不悦地道:“你有什么事?没看见本宫正在更衣?”

    那内侍忙低头行礼,然后走到尹德妃身边,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在尹德妃耳边悄声道:“德妃娘娘,奴婢刚才听见点儿事,是柱国侯夫人有关的。”

    尹德妃正在解衣领的手顿了顿,往四围睃了一眼,淡淡地道:“你来服侍本宫卸掉这些钗环。”说着,在妆台前跪坐下来。

    那内侍就一边给尹德妃卸去头上的钗环,一边在她耳边轻声道:“……南宁亲王给太子殿下建议,要给柱国侯赐并嫡,就是他的义女绥元县主齐月仙。”

    尹德妃听得心里一抖,手上把玩的玉瓷胭脂粉盒啪地一声掉在地上,脆玉一般的瓷盒顿时跌得粉碎,红色细粉飘飘摇摇洒了一地。

    过了许久,那内侍已经躬身退下了,尹德妃才回过神来,默默盘算到底要怎么办,这件事要怎样通知给杜恒霜知晓,需不需要她帮杜恒霜在陛下面前说几句话?毕竟这件事要成,光靠太子也是不行的,如萧士及这样地位的人,并嫡这样的大事,一定要陛下下旨赐婚才行。

    这一晚,尹德妃头一次失眠了。杜恒霜既对她有恩,又是她的助力,如果这样一个人被太子和齐孝恭将她在柱国侯府架空,那就不仅是对杜恒霜的打击,也是对她尹德妃的打击!

    尹德妃在宫里这一阵子,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已经比在宫外好几年都要多,她也迅速成长起来。她本来就极聪明,当年在宫外,只是家世不如人,所以一直不得志。后来借杜恒霜之势入宫,一下子成了陛下的宠妃,也成了众矢之的。陛下虽然宠她,但是并没有主动为她挡住内宫的风风雨雨,说白了,对于陛下来说,内宫之人争宠而导致的各种明枪暗箭,其实是一种情趣,他是乐见其成的。所以尹德妃在内宫里也并不是高枕无忧,当然这样的情形,也锻炼了她,让她学到很多东西,很多能够保护自己的东西。

    太子这样做,绝对不只是为了对付杜恒霜。

    尹德妃狐媚的双眸眯了起来。如果她没有看错,太子的这一招,也是针对她尹德妃的。

    一箭双雕,才是太子每一次出手最少要达到的目的。

    明了了太子的意图,尹德妃才放松下来,胡乱睡了个回笼觉。

    深夜的时候,太子也从柴嗣昌的驸马府回到东宫。

    洗漱之后,他去废太子妃住的偏殿坐了一会儿。

    废太子妃睡得很熟,在睡梦里眉目舒展,似乎跟她白日里醒着的时候大不一样。

    太子静静地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伸出手去,沿着废太子妃的面部轮廓轻轻一笔笔勾画着,在心里道:我回来了,你却又走了……难道我们两人,就注定如同参商一样,永不相见吗?

    废太子妃突然睫毛颤了颤,从沉睡中醒来。

    太子急忙缩回手,脸色又凝重起来。

    废太子妃眨了眨眼睛,看见了坐在她床边的太子,愣了一下,才笑道:“太子殿下这么晚来臣妾这里,是要做什么?”

    一听废太子妃开口,太子心里隐隐的希翼顿时褪去,他站了起来,冷冷地道:“不做什么,来看看你这个贱人怎样了……”

    废太子妃笑着坐起来,看着太子道:“太子这话说的,本宫不高兴了。——本宫一不高兴,就要折磨自己。”说着,伸出一只葱管般的玉手,手指上长长的指甲,往她的侧脸缓缓划去,一条隐隐的血痕顿时出现在她脸上。

    太子吃了一惊,扑过去按住她的手,怒道:“你别太过份!你以为我不敢把你怎样吗?”

    废太子妃哈哈大笑,笑声里却有无尽的苍凉,她停了笑,看着太子道:“你敢吗?你真的敢?”

    太子颓然地放开她的手,用手捂着自己的头,在她床边歪倒。

    废太子妃看着太子这幅样子,心里既痛又悔。她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栽在这些男人手里。上一世,她对萧士及情根深种,可是他却至死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这一世,她心里又有了太子的影子,可是太子心里的人,却依然不是她!

    就算她有了那人的皮囊,太子却能一眼分出她们的真假!

    废太子妃百思不得其解:太子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这样的假冒,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天衣无缝。因为她就是崔真真,崔真真就是她!

    再说,真的崔真真有什么好?

    废太子妃忍不住想到,上一世的时候,在太子被毅亲王射杀之后,太子妃崔真真被崔家的死士护送着离开长安,最后在突厥安家,还带着太子的遗腹子,做了突厥可汗的可敦。——一个背叛太子的人,太子为何要记挂着她?

    如果太子能将心移到她身上,她不仅能帮太子夺得皇位,而且能一辈子陪在他身边,跟他做一对神仙眷侣……

    废太子妃慢慢移过去,伸臂抱住太子的脑袋,低声道:“你何必这样纠结?我就是她,她就是我,你跟我一起,好好过日子不行么?——我……我会比她对你更好。”

    太子摇摇头,将废太子妃推开,道:“你永远做不了她,你不明白。”说着,从废太子妃的床上站起来,道:“陛下要给萧士及赐婚并嫡,你可高兴了?”

    废太子妃一愣,忙道:“是穆夜来吗?——可是穆侯府不是被查抄了?”

    太子被提醒了,微微一笑,道:“不是穆夜来,是齐月仙。齐月仙,可是我大齐的绥元县主,她的身份,足以跟柱国侯萧士及的原配相提并论,不会矮她一头。不过,穆夜来嘛,既然你依然心心念念于她,我就做个人情,让她也跟着进柱国侯府。”说着,太子觉得十分畅意,摇摇晃晃走出废太子妃住的偏殿。

    废太子妃看着太子的背影,心里居然一点高兴的情绪都没有。她是心心念念要拆散萧士及和杜恒霜,并且捧穆夜来上位,但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她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大获全胜的感觉,反而隐隐觉得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胜利来得太快,快得不像是真的。

    杜恒霜有什么本事,废太子妃自问比这世上所有人都要清楚。

    就看她当年归来,不到一天时间,就用雷霆手段,将自己这个已经登堂入室的“继室”,在承天门外乱棍打“死”,就知道杜恒霜的手段有时候用出来,绝对是一击致命的……

    虽然那一次的“死亡”,成就了她的新生,但是对于杜恒霜的手段,她一直耿耿于怀,而且从来不敢小觑。

    这一次,杜恒霜似乎败得太快,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实在不像她。

    废太子妃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反正她已经笃定太子就算认出她不是真正的太子妃,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因为她虽然“芯子”不是崔真真,但是她的皮囊可完完全全是崔真真的。再说太子要是真的忍心,早就把她赐死了,哪里还要她专门从太子妃的寝宫,搬到他太子的寝宫?!这待遇完全是升,不是降!

    废太子妃便安然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平乐公主就跟驸马柴嗣昌带着军中护卫,快马离开长安,直奔秦州去了。

    杜恒霜一早去十里长亭送她,跟她说好,有事要给她送信,送到长安城的杜家大宅就行。

    平乐公主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她急着跟柴嗣昌去秦州抵抗突厥人,也没有多问,只想把突厥人先解决了,再来管这些杂事。

    平乐公主一行人走了之后,杜恒霜回到柱国侯府,却见欧养娘上前道:“尹德妃派人给夫人送了两样宫里的点心。那送点心的内侍还在等着夫人呢。”

    杜恒霜便知道尹德妃有话要跟她说,便赶紧来到中堂。

    那内侍对杜恒霜行礼之后,就将食盒奉上,道:“我们娘娘给夫人尝个鲜。”这内侍正是亲耳听见齐孝恭跟太子私下说话的人。

    杜恒霜拎过来看了一眼,见只是两样常见的点心,就放在一旁的桌上,笑着道:“多谢德妃娘娘想着。”又道:“德妃娘娘可有什么话吗?”又让欧养娘给准备荷包,送给这个内侍。

    内侍笑道:“我们娘娘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她是念旧的人,只望夫人长命百岁,平平安安,她在宫里才能安好。”

    杜恒霜点点头,“德妃娘娘这样说,我真是无以为报,唯有每天三炷香,祝德妃娘娘永得圣心。”

    那内侍又闲话几句,就屋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上前一步,轻声道:“夫人,德妃娘娘让小的传个话,说……”就把齐孝恭和太子想求陛下下旨,让绥元县主齐月仙跟杜恒霜并嫡的事儿说了一遍。

    杜恒霜眉梢轻轻一跳,暗道终于来了,从她的诰命被夺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在等着他们给萧士及塞女人的那一天。只是她没想到,居然还是让齐月仙并嫡。她本以为,他们要从别的世家贵女里找一个出来。

    不过再细想一想,用齐月仙,倒是比别人都合适,而且也不得罪人。毕竟别家的贵女,也不是他们想拿来牺牲,就可以牺牲的。以前穆侯府没有倒的时候,穆夜来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但是如今穆侯府倒了,穆夜来最多做妾,并嫡是万万不能了。

    这样一来,太子可就明晃晃得罪了尹德妃,因为宫里谁都知道,尹德妃跟柱国侯夫人关系匪浅,几乎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用齐月仙在柱国侯府挤兑杜恒霜,这是要夺柱国侯的内宅中馈权啊,到时候,一个连诰命都没有的原配,如何在齐月仙这个县主、诰命和并嫡的嫡妻面前有底气呢?甚至连吃饭穿衣都要看齐月仙的脸色行事……

    这一招棋,真是不逼反杜恒霜和尹德妃都不可能。

    太子既然下手,那就是在宫里有了要扶植的目标了吧?

    杜恒霜沉吟半晌,对那内侍道:“我知道了,多谢娘娘挂念。”

    那内侍就试探着问道:“夫人可有什么想头没有?我们娘娘说可以助夫人一臂之力。”

    杜恒霜这时候对尹德妃有些歉意。毕竟对方这时候是一心为她,她却想要撒手了……

    “这样吧,过两天,我入宫一趟,跟你们娘娘好好说说话。”杜恒霜笑着道。

    那内侍松了一口气,“夫人不如明日就进宫?娘娘明日正好得闲。”

    “行。”杜恒霜爽朗地应道,命欧养娘送那内侍出去。

    欧养娘特意拿了个大的荷包递过去。

    那内侍出到宫外,在轿子里看了看荷包里面,发现里面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比平时要多许多倍,很是得意。

    等内侍走后,杜恒霜叫了知数过来,让她拿了十万两银子的银票,送到尹德妃的娘家尹家,交到尹德妃的爹爹尹阿鼠手里。

    尹阿鼠看见这张银票,惊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知数笑着让他不要声张,只道:“这是我们夫人的一点心意。你们好生在外面过活,有什么事,自己有银子也好解决,不用让德妃娘娘在宫里为难。”

    尹阿鼠也有些不好意思。别家的妃嫔,娘家都是助力,是往宫里给自家女儿送银子,他们家却是尹桂儿的拖累,不仅不能给她送银子,而且时时带信,让她给家里送银子……

    不过柱国侯夫人这十万银子,倒是帮了他们很大的忙,银子方面,他们肯定是再也用不着麻烦宫里的德妃娘娘了。

    杜恒霜自己去了一趟海西王府,对杜先诚说了太子的打算。

    杜先诚叹息道:“这一天,终于来了。”然后对杜恒霜道:“咱们就按计划行事吧。”

    杜恒霜应了,只是道:“雪儿怎么办?”她唯一不放心的,是杜恒雪。

    杜先诚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有个念头,已经在心里转了很久了,便道:“霜儿,我想求你一件事。”

    “爹爹请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做的。”杜恒霜忙道。

    “我想求你带着你妹妹一起走。你想,她一个人在长安,虽然有你母亲照应,可是我不放心。我要去的地方,暂时还不能带她一个姑娘家去。而你带着三个孩子离开长安,去到那穷乡僻壤,我也不放心,正好雪儿精通医术,若是你们有个头疼脑热,她也能帮着照料。你带他们一起走,岂不是四角俱全?”杜先诚带着哀求的声音道。

    杜恒霜一愣,忙道:“爹别说‘求’这个字。”顿了顿,又道:“若是妹妹愿意跟着我走,我自然是愿意的。就怕妹妹……”

    杜先诚就忙将杜恒雪叫了过来,对她摊牌道:“雪儿,有件事,要对你说。——你姐姐要离开长安,去别的地方定居。你想不想跟她一起去?”一边说,一边准备了许多说辞,打算如果杜恒雪不同意,就要说服她。

    结果杜恒雪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下来,“好啊!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又道:“要不要给素素姐说一声?——姐夫去要去别地儿做官吗?”还以为是因为萧士及的官位调动,杜恒霜才要去别地的。

    杜先诚看了看杜恒霜。

    杜恒霜沉声道:“雪儿,这件事,我先跟你说。——我这一次走,是不想跟你姐夫过了。我要自求下堂。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杜恒雪一听,眼泪立刻唰地一下就流了出来,拉着杜恒霜的手道:“姐姐,有什么了不得的事?你为何要离开姐夫?姐夫以前虽然跟那个穆夜来有来往,但是现在穆侯府都倒了,穆夜来再不是姐姐的对手,姐姐为何还有自求下堂?!——我去问姐夫,看他为什么这么狠心!”

    “雪儿!”杜恒霜厉声道:“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说,但是你若是不想去,可以留在长安,我绝对不会不高兴。不过你要想去告诉萧士及,可别怪我不客气!”

    杜恒雪愣了一下,道:“难道这件事是姐夫不知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着急起来。

    杜先诚很是头疼,他知道杜恒雪是个直性子,虽然聪慧,却很心软,况且对于萧士及,她一直以为现在已经没事了,却没想到背后的波折更多更大。

    “雪儿,你是更相信你姐姐,还是更相信萧士及?”杜先诚只好迂回地问道。

    杜恒雪有些明白了,她眨了眨眼睛,喃喃地道:“当然是姐姐……”

    “这就对了。你去收拾东西,这几天就不要去医馆了,就在王府待着。等你姐姐动身的时候,自会来叫你的。”杜先诚忙嘱咐道,“不让你出去,是不想让你走漏风声,若是让萧士及知道了,你姐姐就很难走了。”

    杜恒雪还是有些不明白。如果姐夫不想跟姐姐分开,姐姐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姐夫?

    杜恒霜看见杜恒雪疑惑的眼神,想了想,对她轻声道:“姐姐相信你,就跟你说实话。实是因为陛下和太子要给士及赐婚并嫡。我杜恒霜虽然出身寒微,但绝对不跟人共夫。——所以,我一定要走,你明白吗?”

    杜恒雪惊呼一声,用手捂住嘴,道:“真的?这是真的?——陛下和太子这是太下作了!”

    杜恒霜和杜先诚相视而笑,都摇摇头,道:“雪儿,你这样的话,可不能在外面乱说。”

    杜恒雪讪讪地道:“我这不是在爹和姐姐面前嘛,又没有别人……”想了想,还是劝道:“姐姐,这件事,你真的盘算好了?三个外甥带走的话,姐夫会同意吗?”

    ※※※

    汗,发现这一章太长了,居然超过了一万二千字,起点这里超过一万二千字就发不出来了。所以,晚上七点还有第三更,也是六千字大更,今天更新快一万七了,粉红票还不到碗里来!!!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