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639章 兴风 (4K,含CadySS金蛋+1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39章 兴风 (4K,含CadySS金蛋+1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第639章兴风(4K,含CadySS金蛋+10)

    何小小站在关押史茜茜的大门前看了看。

    黑漆漆的大门,门上还包有一层层厚厚的牛皮。这屋子没有窗子,只有一边墙上有一个小小的洞口,可以放进去一点气息。

    何小小看着这个小洞口,寻思如果把这个洞口堵住了,里面的人是不是就会被憋死……

    一个身穿盔甲的护卫走过来,将门上的大铜锁打开,然后推开沉重的大门,对何小小做了个“进去”的手势。

    自始至终,那护卫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何小小推起满脸笑容,对那护卫福了一福,道:“这位大哥辛苦了,小小这就去好好劝劝史姐姐,让她别再跟公爷和夫人做对了。”一边说,一边走了进去。

    那护卫面无表情地将大门又关了起来。

    门里立刻又变得黑暗起来。

    何小小费了一番功夫,适应眼前的黑暗。

    只有从墙上的小洞那边透出几点微光,让她能大致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一看之下,何小小立即拿手捂住嘴,将自己刚要出口的惊呼掩了下去。

    只见就在她对面的墙上,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史茜茜呈“大”字型被用铁链锁在墙上的几个大木桩子上。

    虽然门内的光线不好,但是何小小还是能看清史茜茜身上被鞭打的痕迹。

    “史姐姐,你这是何苦呢……”何小小走近史茜茜,有些心疼地道。

    史茜茜昏昏沉沉抬起头,睁眼瞧了瞧,见是何小小,忙着急地问道:“是不是公爷让你来的?你跟公爷说,我……我……”她一句话没有说完,何小小的手却悄没声息地扼住了她的脖子。

    “史茜茜你这个见了男人就走不动的贱人!——你真是太没用了。公主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让你找机会,要了那人的性命,你看你却做了些什么?!”何小小靠近史茜茜,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她的声音虽然轻柔,可是听在史茜茜耳朵里,就跟晴天霹雳一样。她被安子常的手下折磨了三天,都没能让她吓成这样。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史茜茜的喉咙被何小小紧紧扼住,很快就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我是怎么知道的?”何小小咕的一声轻笑,“……你以为你那些狐荒草汁液,是从哪里来的?公主殿下虽然找了你,可是她不放心你。她知道那人生得妖孽一般,很少有女人能抵抗得住他。所以公主又暗地里派我来监视你。这么些年,你史姐姐渐渐混了出来,我还以为,你要下手了。可是你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耽误时机!——那人上你几次,你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国仇家恨你都不放在眼里,还想给那人生儿子!——我呸!”

    何小小朝史茜茜脸上啐了一口。原本精致爱笑的脸上,现在是一片狰狞之色。

    史茜茜瞪着何小小,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她一样,心里充满恐惧。

    原来她身边还有监视她的人!

    史茜茜以前有个小丫鬟,她曾经怀疑过是朝阳公主的人,后来借了安子常的手,把那小丫鬟弄走了。

    没想到,她错怪了那个小丫鬟。

    何小小才是真正朝阳公主的人!

    史茜茜心头一片苦涩。

    不错,开始的时候,朝阳公主在很多人中间挑了她出来,教她各种本事,还有安子常这个人喜好性格,训练之后,先让她改头换面,进了昭穆九姓中的史姓一族,最后从史侯手里送到安子常身边。

    她等了这么多年,等得几乎绝望了,才得到安子常的垂怜。

    朝阳公主想得很对。确实没有女人能够抵抗得住安子常的魅力,特别是当你被他疼爱之后,就更加放不下了。

    随着朝阳公主离开大齐,逃入突厥,史茜茜觉得头上的危险终于过去了,才开始琢磨,要永远霸住安子常,让他正室之位虚悬,自己才应该是陪在他身边的人……

    这样隐秘的、万无一失的计划和心思,居然被那个秦国夫人杜恒霜一语叫破,史茜茜咬牙切齿间,不恨安子常,也不恨何小小,反而对杜恒霜恨之入骨。

    她“呃呃”叫了几声,眼睛瞪得铜铃般大。

    何小小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可是手劲儿却真不小。

    史茜茜模模糊糊地想着,越发用眼睛示意。

    何小小稍微松了手指间的力气,让史茜茜可以开口说话。

    史茜茜咳嗽两声,对何小小嘶哑地道:“……你把我杀了,你也别想逃出去。我劝你还是跟我合作……”

    何小小一听,手上的劲儿又大了,将史茜茜的喉咙再次扼住。

    “我既然要进来,就没想过要出这个门。”何小小探头过去,在史茜茜耳边说了一句,一双手抱住史茜茜的脖子,一折一扭,咔嚓一生,就将史茜茜的脖子生生捏断了。

    史茜茜的脑袋以一个奇怪的角度耷拉下来,长长的黑发垂在她面颊两侧,将她的脑袋遮得严严实实。

    何小小没有再费心思找别的东西,她从头上拔下一根金钗,直接往自己喉咙扎下去。

    血如泉涌,从她喉咙处流出来。

    何小小慢慢地倒地不起,她的目光落在了这屋子外墙上唯一的一个圆洞那里。

    “……公主殿下,小小幸不辱命,没有让这个贱人泄露公主的秘密……”何小小闭上眼睛。

    守在外面的护卫这才面无表情地打开门,过来验了验,见这两个女子都死透了,才出来道:“去给公爷回报一声,就说两个人都死了。”

    外面的另一个护卫吓了一跳,凑过来看了一眼,忙去内院报信。

    安子常刚把延哥儿放下,就听见他的人着急忙慌地过来回报,说何小小和史茜茜都死了!

    安子常一愣,忙走了出来,让杜恒雪进去陪着孩子和诸素素,自己匆匆忙忙往外院关押史茜茜的地方去了。

    来到那间石屋里,安子常四下看了看,仔细问了这屋里的情形。

    盯着她们的人先前都是在外面看着,他们只见到何小小凑到史茜茜跟前说话,就没有多在意,以为还要多等会功夫,才能让何小小说服史茜茜。

    安子常用马鞭拨开史茜茜的头发瞧了瞧,摇头道:“真是看走眼了,原来何小小才是正主儿,难怪我们查不到什么东西。瞧她徒手扭断史茜茜脖子的力度,绝对是练家子。”说完暗忖,朝阳公主安插在自己身边真正的暗线,原来是何小小。喜欢惹是生非、出谋划策的史茜茜不过是她们的幌子而已。

    如果他早知道何小小才是主谋,他就不会这么轻易让她来见史茜茜了。

    只能说,何小小实在装得太好了,一直都是史茜茜的跟屁虫,没有主见,没有脑子的形象深入人心……

    安子常又蹲下来查看何小小的死因。

    他的护卫将何小小自尽的金钗拔出来,给安子常看,道:“公爷,这不是金钗,而镀了金的铁钗。”

    安子常点点头。金子那么软,如果是纯金的,根本就不能用来刺破喉咙。

    只有铁钗才说得过去。

    “算了,抬出去烧了,骨灰扔到庄子上肥田。”安子常淡淡地吩咐一声,转身离去。

    当天晚上,柯兰兰和项亭亭住的院子突然起了大火。

    安国公府的护卫和下人拼力抢救,也挡不住火势惊人,将两个小跨院烧得一干二净。

    安子常只过来验了验,确信柯兰兰和项亭亭都葬身火场了,才吩咐捡些骨灰,装在坛子里,寄放到义庄去了。

    诸素素坐了几天月子,就发现府里的气氛不同寻常。

    她是个耐不住的人。身子刚有好转,就好奇心起,缠着杜恒霜和杜恒雪问发生什么事了。

    杜恒霜就把安子常处置那四个妾室的事说了一遍,又告诉诸素素,她生孩子的时候出现得险情,都是跟那几个妾室有关。

    诸素素倒抽一口凉气,惊讶完又气愤无比,拍着床道:“都是安子常这家伙的错!若不是他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我和孩子也不会吃这趟亏!”

    杜恒霜骇笑,等诸素素气撒完了,才轻声细语地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安国公这样的人,若不是经过这样的事,怎能知道以后该怎么做呢?你还是好好想想,这可是你的机会……”说着,意味深长地笑了。

    诸素素回过神来,啐了杜恒霜一口,心下却暗暗盘算起来。

    到了腊月二十的那一天,永昌帝终于宣杜恒霜和岭南大都督封裴敦的家眷进宫听封。

    杜恒霜跟封裴敦的夫人邵氏、二房穆夜来一起在太极殿接受了永昌帝的敕封。

    敕封过后,永昌帝又下旨,说腊月二十二在宫里举办宫宴,一是为贵妃娘娘身怀的龙种祈福,二是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召集臣属进宫,在过年之前普天同庆一番。

    杜恒霜带着秦国夫人的仪仗回了杜家,把东西安置下来,才回去安国公府。她要照顾诸素素坐月子,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回家了。

    “钱伯,快一点。”杜恒霜在车里催促。

    钱伯应了一声,但是马车居然又慢了下来。

    “怎么啦?”杜恒霜撂开车帘问道。

    钱伯没有说话,往前面指了指。

    杜恒霜抬头,看见萧士及穿着一身灰布衣裳,头上戴着灰色斗笠,立在对面的路边,默默地看着她这边。

    这幅打扮,一般人都认不出来是他。除非是杜恒霜和钱伯这样对他非常熟悉的人……

    杜恒霜抬手就把车帘撂下来,淡淡地道:“走吧。”

    钱伯没有动,却从车上跳了下去。

    萧士及慢慢走过来,在车窗前对杜恒霜道:“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我要把孩子接到我家住几天。”

    杜恒霜心里一紧,侧头道:“你家?你家又没有人看孩子……”担心孩子在萧家不安全。

    萧士及笑道:“腊月二十二之后,我会休沐,一直到明年正月十五。——我会亲自陪着他们的。”

    腊月二十二就是宫宴的日子。萧士及是宫里的门将,肯定会在宫里守着。

    陛下今年在年前就举行了宫宴,过年后应该就不会有了。

    萧士及见杜恒霜露出疑惑的神情,轻声道:“陛下想年后带着贵妃娘娘去洛阳……”

    杜恒霜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又道:“上一次,在安国公府,多谢你出手……”

    萧士及却淡淡摇头,一本正经地道:“不关我的事。我可什么都没有做。他的大拇指是自己摔倒的时候杵在地上弄折了,他脸上的伤口,也是在他自己在墙上蹭的,跟我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不用谢我。”

    杜恒霜白了他一眼,“我又没说是什么事,你那么急着撇清做什么?”

    萧士及笑了笑,往旁边让了一步,看着杜恒霜的大车一径去了。

    “让开!让开都给官爷让开!”一连串吼叫声从街的那一边传来,数十骑带刀侍卫骑着快马,从长安街上跑过。

    萧士及又往后缩了缩,几乎同他身后灰色的墙壁融为一体。他暗暗打量这些侍卫一眼。

    看样子,是东宫的侍卫。

    这些如狼似虎的侍卫骑着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茶楼下马,风驰电掣般冲了上去,将茶楼上正在唾沫横飞讲话本子的茶博士抓了起来。

    “你老小子胆子不小,连陛下和太子的事都敢编排,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一个侍卫冲着那茶博士就连扇十几个耳光,将他打得鼻青脸肿,才用绳子捆起来带走了。

    萧士及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嘴角微翘,慢慢转身离去。

    一路上,长安的老百姓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是第几个了?”

    “第几个?总有十来个吧?”

    “这些茶博士招谁惹谁了,不就说了个话本子吗?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你知道啥?——这可不是一般的话本子。这个故事是说,有位皇帝陛下在登基前伤了身子,不能生育,但是过了几年,他的贵妃娘娘却有了身孕,你说,那胎会是谁的?”

    “啊?你的意思是……?这些原来是真的?!”

    “以前我是不信,但是现在太子殿下四处抓说这话本子的人,我倒是信了九成。”

    萧士及笑了笑,走得更快了。

    ※※※

    一更四千,下午有加更。谢谢大家的粉红票和推荐票,还有不?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