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644章吓唬 (4K,浅笑轻纱和氏璧2、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44章吓唬 (4K,浅笑轻纱和氏璧2、3+)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你自己的弓箭?穆夜来很是警醒地问道,这宫里头不能将外面的兵器带进来。秦国夫人想用自己的弓箭,恐怕不太合适吧?

    杜恒霜笑道:只是闺阁弱女用的弓箭罢了,比这宫里用来比试的弓箭差多了,穆二夫人要是不信,等会儿我命人取来瞧瞧就是了,说着,走到尹德妃面前行礼问道:德妃娘娘,请问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去取自己的弓箭过来比试。

    尹德妃想了想,道:本宫派人去你家取吧。取来之后,要让陛下的侍卫查验之后,陛下许可才能在宫里用。

    那是自然。杜恒霜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侍女叫过来,吩咐道:跟着这位大人回府跟知数说,让她给我把我放在多宝阁里面的弓箭取来。

    那副弓箭,正是杜恒霜当年从一个卖弓箭的路人那里买来的轩辕长弓和所谓的灭魄箭!

    自从当年听了三藏大师的一席话,杜恒霜一直在寻找传说中可以杀灭那些在世间不死的恶灵的轩辕长弓。

    那副在路边摊买到的轩辕弓,迄今为止,是最接近三藏大师描述的轩辕长弓,但是杜恒霜从来就没有机会试过。

    为了保险起见,杜恒霜很想试一试,看看这副弓箭,跟传说中的轩辕长弓有没有关系……

    尹德妃见杜恒霜同意了她的提议,就命那个内侍带着杜恒霜的侍女,去永昌帝那边询问可不可以出宫去取弓箭进来。

    永昌帝听了,没有当回事。宫里戒备森严,他不认为杜恒霜有这样大的胆子,从外面取一副弓箭过来是为了刺杀他,就摆摆手,道:去取吧。等下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又对岭南大都督的封裴敦道:你的二夫人听说箭术通神,等下朕一定要见识一下。

    封裴敦忙躬身道:陛下言重了。贱内只是喜欢舞刀弄枪而已,不过是花拳绣腿,当不得陛下看重。

    封爱卿太谦逊了……永昌帝哈哈一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几个女人射箭,再好能好到哪里去?还不如看马球有意思。便闭口不提了。

    尹德妃的内侍求得许可。跟着杜恒霜的侍女出宫去杜家老宅取弓箭。

    知数本来在许家看着杜恒霜的三个孩子,但是萧士及把孩子接回萧家之后,知数和欧养娘就回杜家了。

    听说夫人要取多宝阁里的那副弓箭。知数立刻明白是哪一副,忙去里屋把那弓箭取了来,想了想,只拿了两只箭放到箭筒里,递给侍女,吩咐她一定要小心,不要把夫人的弓箭弄坏了。

    那内侍本也好奇,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可是看见实物。只是黑不溜秋的一副很是有年头的长弓,和秃了尾巴的羽箭,顿时心生轻蔑之心,带着那侍女回了宫。

    宫里查验弓箭的侍卫也是一看就好笑,这样的弓箭,还要巴巴地从宫外取了来。果然这群女人就会找事非……

    杜恒霜她们这边等了一顿饭的功夫,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弓箭。

    崔真真忙道:秦国夫人给大家瞧瞧,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好东西。

    杜恒霜笑着把轩辕长弓冲她晃了晃。

    崔真真顿时觉得一阵心悸,像是看见死对头一样,连背后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崔真真莫名其妙地往背后看了看。见并没有人在她背后捣鬼,便收敛心神,顿了顿,对杜恒霜道:这弓箭有什么好处?秦国夫人非要从家里取了来用?

    杜恒霜笑道:没什么好处,就是我用惯了的弓箭,射起来准头更足。一边说,一边架起长弓,拉开弓弦,对准了崔真真的方向,做了个射箭的姿势。

    崔真真如同见了鬼一样,尖叫一声,踉踉跄跄后退几步,躲到崔莲莲身后,惊惶地道:秦国夫人要杀我!

    杜恒霜咯咯地笑,自如地看了四围的人一眼,道:我弓上连箭都没有,如何杀得了太子良娣?——崔良娣真是太给我面子了。我无箭也能用弓杀人的话,那简直不是人了,而是箭神……

    尹德妃和太子妃崔莲莲都跟着好笑。

    崔莲莲往旁边让了一步,好笑地看着满脸苍白,瑟瑟发抖的崔真真道:良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这一次怎么连空弦都怕起来了?

    崔真真定睛一看,杜恒霜虽然做了个拉弓的姿势,但是弓上并没有箭,而是空弦。

    一根空弦就把她吓成这样,崔真真自己也莫名其妙。她讪讪地从崔莲莲身后走出来,道:秦国夫人太过勇武,我等闺阁女子,一见秦国夫人英姿就自然胆怯了。

    杜恒霜意味深长地冲她笑了笑,还是举着弓,但是对准的是崔真真背后的重影。

    在光天化日之下,杜恒霜突然发现,她的轩辕长弓发出一阵幽幽的蓝光,似乎是猎豹看见猎物之后,双眼发出的蓝光,又如夜空中的萤火虫发出的荧光。

    杜恒霜一愣,连忙飞快地看了四围的人一眼,偏头问许言朝:你看我这弓怎么样?

    许言朝撇了撇嘴,虽然很为姐姐而骄傲,面上却还是那副别扭样儿,不屑一顾地道:一般般吧,普普通通的一把弓,看不出出奇的地方。

    好像并没有看出这弓的奇异之处?

    杜恒霜想了想,又问道:这弓的颜色好像太耀眼了。

    许言朝瞪了她一眼,黑色还耀眼?姐姐,你莫不是眼睛出了问题?若真的是眼睛出了问题,那可糟了,可要如何射箭呢?更别提跟别人比试了。

    是黑色?你确定这是黑色?杜恒霜索性将手里的弓箭递给许言朝看。

    就在那弓不再对准崔真真背后重影的一刹那间,杜恒霜发现弓上那层薄薄的蓝光不见了,这柄轩辕长弓又恢复了它以为黑黢黢的样儿。

    杜恒霜回头盯了崔真真一眼,却看见她背后的重影比先前更淡了……

    而崔真真更是满头大汗,脸色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穆夜来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不耐烦地道:到底比不比?我可是有身孕的人,你别故意耗我的体力。

    杜恒霜上下打量穆夜来一眼,道:那就穆二夫人先请吧。

    穆夜来抿着唇,从内侍手里接过宫里的一柄雕花木弓。搭上箭,看着内侍将那束发金环挂在百步远的树枝上。

    迎着阳光,她看见那黄澄澄的束发金环成了微小的一个圈。

    穆夜来眯起眼睛,抬臂拉弓瞄准那金灿灿的圆环,手一松。羽箭破空而出。往那束发金环处射了过去。

    只听嗖的一声,那箭擦着束发金环上面斜斜飞过,并没有射到金环的环洞里面。

    哎哟!太可惜了。没射进去!许言朝大声拍手笑道。

    夏侯无双也跟着鼓噪。

    穆夜来哼了一声,让开位置,让杜恒霜上来。

    杜恒霜将那支从家里带来的箭搭在弓上,又侧着身子对着崔真真的方向比划了几下,似乎在调紧弓弦的样子。

    崔真真刚才被杜恒霜吓过一次,现在不怕了,将身上的大红羽纱鹤氅又拢了拢,道:别磨磨蹭蹭了,快射完了事。

    她的话音刚落。杜恒霜的手一松,那支羽箭便脱手而去,擦着崔真真的胳膊射了过去。

    啊——!崔真真没想到杜恒霜真的射了,虽然只是擦着胳膊,可是也把她的鹤氅和里面的大袄都射透了,将她的胳膊擦破一层油皮。疼得崔真真捂住胳膊弯下腰,怒斥杜恒霜:秦国夫人,你好大的胆子!

    杜恒霜挑了挑眉,道:误会误会,崔良娣。纯粹是误会。刚才是我手滑了,并不是有意要射您的。一边说,一边快步过去崔真真后面把她刚才不小心斜飞出去的羽箭拣了回来。

    她清清楚楚地看见,她这一箭射出去的时候,那弓和箭上都蓝光大盛,而且虽然只擦破崔真真一点油皮,但是却让崔真真背后的重影重重地晃动了一下,它们的边缘甚至开始变得模糊了……

    跟上一次陈月娇被打死时候的感觉完全不同。

    杜恒霜更加珍惜手里的长弓,她终于确信,这就是传说中专门用来灭杀在世间游荡的恶灵的轩辕长弓!

    崔真真捂着擦破皮的胳膊,被杜恒霜不以为然的态度激怒了,恼道:你不是有意?!你不是有意会射到我身上?!秦国夫人,我看你是胆子太肥了吧,我可是太子的人,你对我不敬,就是对太子不敬!——你别以为这一次你能逃过去,你杀了我,你全家都要为你陪葬!

    杜恒霜沉下脸,往前走了一步,拿长弓对着崔真真指了指,道:第一,你并没有死,所以你说我杀了你,这个罪名我完全不能接受。第二,我如果要杀你,绝对不会只射破你的衣裳。不信的话,你自己看……说着,杜恒霜转身拉开长弓,搭上她刚才从地上拣起来的灭魄箭,对准前面束发金环的方向,看都没看,就一箭射了出去。

    箭去如流星,在空中划开一条淡淡的箭痕,迎着午后的阳光,嗖的一声穿过那束发金环中央,正正好好扎在金环后面的树干上。

    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箭的后半部分,还在束发金环里面套着呢!

    赢了!赢了!我姐姐赢了!许言朝高兴地跳起来,跑到前面去把那束发金环和套在环上的羽箭一起解了下来,拿回来在众人面前献宝。

    崔真真恨恨地瞪了杜恒霜一眼,转身向崔莲莲哭诉,太子妃,臣妾被秦国夫人伤了胳膊,太子妃要给臣妾做主……

    太子妃崔莲莲和颜悦色地道:崔良娣,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刚才是秦国夫人试弓的时候不小心,错手而已。这比试是你提议的,如今你又怪人家错手伤了你。这神也是你,鬼也是你,可让人家秦国夫人如何自处呢?——你这样做,就是打着太子殿下的幌子欺压秦国夫人了,就连太子殿下知道,也必不能容你这样放肆的。

    崔真真没想到太子妃这样不给她面子,居然帮着杜恒霜说话,冷笑两声,道:好好好,都是臣妾的错,臣妾自认倒霉就是了。

    这边正在争执,那边永昌帝却已经派了许绍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何事喧哗?

    尹德妃忙笑道:秦国夫人一箭射中束发金环,赢了今日的比赛,大家正在恭喜秦国夫人呢。

    许绍瞪了许言朝一眼,对尹德妃颔首示意:多谢娘娘解惑。接着对杜恒霜点点头,恭喜秦国夫人得了彩头。然后又对许言朝道:跟我过去,你也这么大了,还混在女人当中算怎么回事?

    许言朝的笑脸垮了下来,他把手上的束发金环还给夏侯无双,箭还给杜恒霜,然后耷拉着脑袋,跟着许绍往那边去了。

    来到陛下那边,都是成年男子在打马球,喝酒,还有几个人在比试着要射箭。

    许言朝觉得百无聊赖,待了一会儿,对许绍道:爹,我要去方便一下。

    许绍叫了内侍过来,道:劳烦您了,把我儿子带去寻个方便之处。

    那内侍忙笑着道:三公子跟奴婢过来。

    许言朝就跟着那内侍去了另一边灌木丛中的小路,顺着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来到被灌木掩盖的一处假山前面,进去里面方便。

    从假山里面出来,他发现那内侍居然不见了,开口叫了两声,也没人回答。正疑惑间,他一低头,发现那内侍瞪着眼睛躺在地上,竟然一动不动跟死了一样……

    许言朝大惊,忙用手捂住嘴,迅速闪身往道旁的灌木丛里去了。

    慌乱间,他在昏暗的灌木林里跌跌撞撞地寻找着出去的路,却在快要见到小路尽头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前面说话。

    好人,你快想个法子吧。我担心孩子生出来,会被陛下发现……

    听起来有些耳熟。

    二更四千。为浅笑轻纱三月份打赏的和氏璧2、3加更送到。嘿嘿,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咯~~~

    感谢热恋^^、enigmynxi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提醒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