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656章 撮合 (粉红55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56章 撮合 (粉红55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父皇,看明白了吧?——可不可以把玉玺拿出来下诏了?毅亲王冷冷地道,也无意在玩什么“父慈子孝”的把戏。

    永昌帝本来拼着被毅亲王杀了,也要让他担个“乱臣贼子”,“弑君杀父”、“骨肉相残”这些十恶不赦的罪名,让他这个皇帝位置永远坐的名不正、言不顺。

    谁知毅亲王拿出了他当年这封向突厥纳贡称臣的亲笔信,顿时将永昌帝的仝部意志都挤垮了。

    这封信一出,自己就是个妥妥的卖国贼,不是一般的卖国贼,而走向最大的外敌卖国!

    自己会身败名裂,被世人唾弃,永远再不能享后世香火,甚至毅亲王可以将他一把抹去,史书上他才是那个“遗臭万年”的人!

    永昌帝最重声名。

    和这封信比起来,那些所谓的“君君臣臣父父乎乎……”都不算什么了,他只能乖乖地照儿子的话去做。

    “玉玺取来,朕下旨,封你做太子。”永昌帝一瞬间老了十岁,真正变得老态龙钟起来。

    毅亲王点点头,“多谢父皇成全。”又道:“除了封太子,还有贬斥前太子和齐王的谕旨,以及让我监国的谕旨,父皇也一并拟了吧。”

    这就是三道圣旨了。

    永昌帝默然无伤

    过了一会儿,毅亲王手下的谋臣送来三份谕旨,让永昌帝用印。

    其实矫诏也可以,但是毅亲王不想杀了永昌帝,就非得他合作不可。不然他要不配合,传出矫诏的事,毅亲王也是会大大的没脸。

    已经是腊月二十四,官员都已经放假了,只有重要部门还有人值守。

    一道道圣旨从门下省发了出去。

    除了最上层的一些官员,长安城的普通老百姓没有几个人知道皇宫里真正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太子倒行逆施,已经被贬为庶人还有齐王,跟太子一起企图谋逆,已经被他们天纵英明的毅亲王殿下派兵击毙。

    安国公的城防军在长安维持秩序,谨阴有太子东宫的余孽出来闹事。

    毅亲王既然夺了太子位也没有妇人之仁。

    一道命令传下去,将东宫太子和齐王的十个儿子全部斩杀,包括太子妃崔莲莲生的皇太孙还不到两岁。

    齐王没有娶正妻,死的都是庶子。

    而两人的七八个女儿被新太子封了县主接到宫中教养。

    原太子妃崔莲莲废为庶人,出家为尼。

    腊月二十五,新太子第一次以监国太子的身份去宏义宫议事大封此次宫变的功臣。

    参将萧士及功勋卓著,封柱国公。秦国夫人斩杀太子和崔良娣,获陛下颁赐丹书铁券免死牌一个以后无论犯下多大错处,都能凭免牙,牌免死一次。

    同时还有安国公以及天策府诸将,都得到极大赏赐。

    安国公的爵位本是五世而袭陛下给加到十世,和萧士及的柱国公一样。

    这些赏赐当然是新太子用永昌帝的名义颁发的,因为不管如何永昌帝现在还是皇帝,他要退位,也要过了年再说。

    萧士及这几日天天往杜家跑,从早上睁开眼,到晚上要睡觉了,才离开杜家。

    杜恒霜有些不好意思,对他道:“你还是回家去吧。咱们的事,过了年再说。”

    萧士及不肯,拉着她的手道:“有你的地方才有家。你不去,我也不回去。”又道:“这些天我其实都没有离开这里。晚上我是睡在你的屋顶上……”

    这可是寒冬腊月啊,在屋顶过夜,不怕冻坏了么?

    杜恒霜很是无语,将钱伯叫进来,恼道:“钱伯,有人在我屋顶待一晚上,您能不知道?”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对她提过。

    钱伯镇定地道:“他身子强壮,在屋顶睡几晚上没事的。”

    杜恒霜瞪了钱伯一眼。

    钱伯自顾自退下。

    对于杜恒霜来说,钱伯不是下人,而是师父和长辈,她对他摆不起主子的架子。

    萧士及封了柱国公,就又要搬家了。

    陛下将他以前的柱国侯府还是赐还给他,不过新赐了“柱国公府”的牌匾,将以前的“桂国候府”牌匾换下来了。府邸的大门和建制也在紧张的修缮当中,要符合柱国公的标准。

    虽然都是国公爵,但是和安国公比起来,萧士及的柱国公还是要更胜一筹。

    毅亲王成了新太子,全长安城最坐立不安的,不是以前太子东宫的臣属,而是京兆尹许绍。

    他回到屋里,对方妩娘道:“快过年了,让霜儿带着孩子跟士及回萧家去吧。”

    方妩娘很是不满,道:“你说什么话呢?霜儿已是跟士及和离了,你让她回去跟士及一起过年?”既然和离了,就是两个不相干的男女,怎么能住到一起?!

    许绍笑了笑,摸着长须在屋里走了几圈,道:“其实,他们还是夫妻。”

    “你说什么?!”方妩娘觉得自己的心脏简直要不管用了,敢情霜儿闹了这么久,还是萧十及的妻子?!

    “你不要瞎说!和离书我看见了的,霜儿还特意叮嘱我去看官府的档子。长安县衙那边,我亲眼确认过。”方妩娘警惕地看着许绍,却见许绍的嘴角微翘,虽然面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但是一副十分愉悦的表情还是骗不了跟他多年夫妻的方妩娘。

    “你做什么了?”方妩娘瞠目结舌。她可是知道许绍的本事,又是京兆尹,长安县衙本来就归他管……”.

    许绍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悠悠地道:气……霜儿当初是靠着贿赂长安县的县丞,才拿到和离书。我划划不过是去长安县衙查问旧案,拨乱反正而已。”就是说,判定杜恒霜当初用“不正常手段”取得的和离书无说……”.

    方妩娘用手捂住嘴,将到口的惊呼压了下去,过了许久才悻悻地道:“你本事,真是想怎样就怎样……”

    许绍的脸色却沉了下来,长叹一声声音几不可察,“我若是真的能想怎样就怎样,也不用禅精竭虑了……”

    “什么?你说纤么?”方妩娘没有听清许绍的话。

    “没什么。我是说,你该把这件事跟霜儿说清楚。士及那边,我已经给他送了信过去了。”许绍慢悠悠地又抿一口茶香,眯起了双眼。

    “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明儿就三十了,你跟我说他们还是夫妻!”方妩娘简直火大死了,瞪着许绍恨不得咬他几口。

    “爹、娘,你们在吵什么?”许言朝没精打采地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本书狐疑地打量方妩娘和许绍。

    自从崔五郎在宫里遇害之后,许言朝就彻底沉静下来。他不再调皮捣蛋,也不再叽叽喳喳话不停。每天就把自己埋在书本里,什么书都看,就连以前他一看就头疼的《易》也看得津津有味。

    方妩娘忙道:“没事没事没有吵架。”

    “真的?”许言朝似乎不信。他不想爹娘再因为他起争执。他身上已经背负了一条人命,他不能背负再多了……”.

    许绍和颜悦色地道:“是在说你大姐和大姐夫。我让你娘劝你大姐回萧家过年。总是夫妻一直待在娘家也不好。”

    许言朝大奇,一时忘了自己的心事,忙道:“可是大姐跟大姐夫已经和离了啊!”

    “没有你大姐弄错了。长安县丞收受贿赂,胡乱判离,已经被我改过来了。”许绍也拿起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看起来。

    许言朝的嘴角渐渐裂得越来越大,露出四颗雪白的牙齿。

    ““娘,我想跟你去大姐家,亲口告诉她这个消息。”许言朝笑得贼头贼脑,慢慢恢复了以前灵动的样子。

    方妩娘一看小儿子欢喜的样子,立刻同意了,道:“那好,咱们马上去,还能在你大姐家吃顿午食。

    柱国公府里,萧士及接到许绍的来信,简直是欣喜若狂。他顾不得府里乱糟糟的正准备搬迁,将所有事情都交给妹妹萧嫣然,骑着快马来到杜家老宅,风一样冲进去,却发现杜恒霜不在府里。

    “公爷,夫人去安国公府上接柔嘉县主去了。”杜恒霜的大丫鬟知钗对萧士及说道。

    萧士及无法,只好去看三个孩子,带着他们去演武场练习骑射。

    杜恒霜来到安国公府,正跟安子常说话。

    “毅亲王做了太子,明年陛下退位为太上皇,毅亲王就能登基做皇帝了。”安子常给杜恒霜倒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

    诸素素的月子还有几天,安子常这眸子又忙着城防军,还没有跟诸素素说过宫变的事,怕让她担心。

    杜恒霜点点头,淡淡地道:“毅亲王登了基,总要做些事情。慢慢来,不要急。”

    “崔家那边,你去说还是我去说?”安子常问道。他们的计划,不可能把这些士族门阀排除在外。

    庶族也并不都愿意做皇帝手里打压士族的刀。

    但是庶族的人太多了,你不想做,总有别人愿意做,所以要达到他们的目的,还是不太容易的。

    “走一步算一步吧。如今我已经把士及救了出来,也除掉了太子和崔良娣,后面的路,好走多了。”

    安子常点点头,叫了杜恒雪出来,送她们姐妹俩一起出去。

    两人回到杜家,划下车的时候,就看见方妩娘带着许言朝也在杜家门口下车。

    许言朝看见杜恒霜,欢喜地跑过来,大声道:“大姐!我爹说你的和离无效,还跟大姐夫是夫妻呢!”

    杜恒霜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