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697章 “万人迷” (4K,含爱爱蛋蛋和氏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97章 “万人迷” (4K,含爱爱蛋蛋和氏璧+)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第697章“万人迷”(4K,含爱爱蛋蛋和氏璧+)

    “多谢封夫人,我们夫人会等封夫人赏光的。”知数屈膝行了一礼,回柱国公府去了。

    回到柱国公府,知数马上去向杜恒霜回报。

    “夫人,封大都督的夫人最近有些自顾不暇。”知数凑到杜恒霜耳边说道。

    杜恒霜并不意外。无论谁碰上穆夜来那样具有水滴石穿的坚强信念,还有恬不知耻的强大心理的人,都不是那么容易讨到好的。

    这无关能力和品行,完全在于脸皮的厚度和内在自信的强烈膨胀。

    诸素素正在杜恒霜这里饮茶,她本来是过来给杜恒霜送诸氏医馆一年来的红利的,听知数说了穆夜来在封伯爵府又混得风生水起,化不利为有利的时候,倒也很是赞叹地道:“居然又碰到这种人了……”

    杜恒霜笑了笑,挥手让知数下去歇着,屋里只有她和诸素素两个人说话。

    “为什么要说‘又’?”杜恒霜笑着问她。

    诸素素也笑。上一世的时候,她有一位大学室友,就跟穆夜来这人差不多,仗着有几分姿色,自恋到人神共愤的程度。

    宿舍里所有有男友的女同学,都被这位室友暗示过,说她们的男友在勾搭自己,让她们管好自己的男友……而这个室友,确实很有本钱,胸前一对沉甸甸的F罩杯,对同宿舍女同学造成强大的视觉杀伤力。于是她的暗示,开始的时候总是被大家当做真的,因此而跟自己的男友产生无数的争吵和打闹。

    虽然最后都证实是她无中生有,但是感情的裂痕就是从不信任和猜忌开始的。

    当然这些事情,诸素素不可能明着跟杜恒霜说,她只是笑道:“你要知道,有种女人总是认为她们是‘万人迷’,觉得所有男人,除了生她们的,和她们生的,都会对她们有意思,不管是不是真的有意思,总之都是围着她们转的。她们之所以没有把身边那些的男人都收归裙下,不是她们没能力,而是她们可怜你。——因为有了她们的怜悯和退让,所以你才能保有你的未婚夫、或者是丈夫。”诸素素笑盈盈地说道,对杜恒霜眨了眨眼。

    杜恒霜咂舌,“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有这种女人?!”

    “怎么不会有?你想想穆夜来这种人吧。”诸素素敲敲桌子,将嘴往萧士及所在的东次间努了努,“在我看来,她在萧大哥心里眼里连东西都算不上,可是你看看她,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那是无时无刻不在炫耀她跟萧士及不一般的关系,细切深入的了解,大度宽宏的包容,捧在手心里的呵护,不管是不是真的,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有往别人妻子心里扎刀子的杀伤力。

    “这种女人,通常对她们看上的男人有强大的自信。”

    “人家躲着她,她可以理解成是为她好,为了保护她免遭大妇的‘荼毒’。”

    “人家看都不看她一眼,她可以扭曲成是因为心里暗暗喜欢着她,所以不敢看她。”

    “等人家看她两眼,那已经能被她说成是对她情根深种。”

    “如果再跟她说两句话,不得了,那简直已经是爱她爱到难以自拔了。”

    “如果恰好这种女人生得不丑,而且还有几分姿色和本钱,那简直是不给她身边所有女人活路的存在。——碰上这样的女人,你有什么法子?简直什么法子都没有。除了远远地逃开,或者……将她肉体毁灭”诸素素耸了耸肩,一手做出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充满同情地看着杜恒霜,暗忖幸亏穆夜来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不是安子常,如果是安子常……

    诸素素偏头想了一瞬,发现就算穆夜来缠上安子常,她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穆夜来看上安子常,安子常肯定二话不说,将她径直拎着扔到某个青楼ji院让她做一个真正的“万人迷”去了。而自己,也早用药物把她改造成“人尽可夫”、“无男不欢”的欢场奇女子了。

    所以,基于以上理由,非常懂得明哲保身的穆夜来,绝对不会招惹安子常和诸素素,因为她可能潜意识里知道,这两类人是她招惹不起的。

    所以她选择招惹萧士及和杜恒霜这一对在感情路上磕磕碰碰、撞得满头青紫,但是又要面子、又重情义的青梅竹马的夫妻。

    是包子,就别怪狗跟着。

    同样,太看重面子,就会被极品找到挑衅的机会。

    极品所恃的武器无非三个字:不要脸。

    你如果还要脸,就输在起跑线上了。

    这也是正常人总是斗不过极品的原因。

    杜恒霜默默地听着诸素素或打趣、或正经的话语,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难道对付穆夜来这种人,就要跟她比谁更不要脸?难道正经女子,就不能用自己的法子,堂堂正正、正正经经让穆夜来这种贱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做小人我还是能做得的,但是要我不要脸,确实有些难度。”杜恒霜笑盈盈地道,拿起小银刀,跟诸素素破开一个红澄澄的桔子。

    “这个嘛,人各有志,无法强求,无法强求,哈哈……”诸素素笑嘻嘻地伸手取了一瓣桔子,放在嘴里细细品着,眯眼享受那一缕让人活神醒脑的桔香。

    杜恒霜笑了笑,又用小银刀破开几个橙子,唤了知钗进来,让她给东次间的萧士及和安子常送过去。

    东次间里,萧士及和安子常闲散地坐在各自的躺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虽然他们看似闲适,其实说的话,一点都不闲适。

    “陛下顺势把军职的承袭收回来,你觉得,下一步要怎么走?”安子常漫不经心地问道。

    “下一步,肯定就是八大刺史了。”萧士及笑了笑,“很明显。和我们这些其实无关紧要的军职比起来,能够真正世袭,掌一方大权的八大刺史,才是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

    安子常点点头,“还好。陛下没有跟太上皇一样,一开始就从那些士族门阀入手。而是剪其羽翼,一步步削弱他们的外部势力,慢慢围堵。”

    萧士及凝神想了想,摇头道:“如果真的要铲除士族,光陛下还是做不到的,起码还要两代人的努力。不然的话,动荡的代价,比强行铲除士族还要让他们受不了。”他这些日子,不仅博览群书,而且还经常进宫,旁听永徽帝和尚书、侍郎们议政,明白了很多以前看不明白、也想不明白的东西。

    安子常有些惊讶地看着萧士及。这番说辞,跟他舅舅许绍的看法差不多……

    “士族门阀,不能再左右皇权。但是皇权想要彻底铲除士族门阀,就目前来说,我还是看不出任何可能。”萧士及站了起来,走到东次间的条案后坐下,看着安子常道:“崔三郎已经表明他的善意,我们可以试一试,跟他合作。”

    有了清河崔家的参与,他们的路会好走很多。

    “那是好事啊!”安子常兴奋地说道,又问萧士及:“那又何必把封裴敦拉进来?他的势力,在岭南,如今在长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说实话,跟我们的事,关系不太大。”

    “我估摸着,陛下要从建校荆州刺史入手,封裴敦的势力,正好可以钳制建校荆州刺史卫星峰。”萧士及淡淡地道,“卫星峰现在觉得他羽翼已丰,在江陵已经成了一方霸主,连崔家,他都不放在眼里了。”这也是崔三郎终于下定决心,要跟萧士及和安子常他们合作的原因。

    千年士族,最重传承。

    如果有人要威胁到他们的传承,他们就无路可退了。

    安子常眯着眼睛看着萧士及。他发现,这个男子,学东西真是学得特别快。如果他是跟他们一样,也是士族门阀出身,有千年家族的底蕴依托,他的成就,绝对不在于此!

    可惜的是,他的出身决定了他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是这对霜儿来说,也许是好事吧。

    萧士及没有家族的依托,反而会把感情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安子常有些怅然地想着,发现自己对杜恒霜曾经有过的那种说不出口的心思,已经烟消云散了。在他心里,已经完全是把杜恒霜当成妹妹一样对待。

    既然是妹妹,他这个做哥哥的,就要帮妹子一把了……

    “士及,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安子常咳嗽一声,先将东次间的帘子撂开,好能够清清楚楚看见外面的情形。

    东次间外面空无一人,就算有人走过来,他们也能第一眼就看见,马上停止话题。

    萧士及见安子常这样慎重,也坐直了身子,神情间有些肃然,“什么事?要不要去我的书房?”

    安子常想了想,诸素素和杜恒霜就在不远的暖阁,若是突然走过来打断他们,反而不美,就道:“也好,顺便我去看看你收集的几份舆图。还有,我听说霜儿手上有上好的马,能不能匀给我几百匹?我付市价。”

    萧士及笑着起身,唤了个小丫鬟过来,道:“去跟夫人和安国公夫人说一声,就说我和安国公去外院看舆图去了,等下就在外院吃午食,让夫人给我们送桌饭菜,还有拿几瓶好酒过来。”

    那小丫鬟应了,忙去回报。

    杜恒霜和诸素素都没有多想,便应了,吩咐厨房去做些安子常和萧士及喜爱的菜肴,到时候直接送过去。

    安子常和萧士及来到外院书房,两人走到里面屋里,分坐在书桌里外说话。

    “什么事?这么慎重?可是你那边出了事?被陛下晓得了?”萧士及见安子常这样慎重,有些迷惑不解,“我们又不是要谋逆,就算被陛下晓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怎么这幅样子?”

    安子常笑了笑,先给萧士及倒了一杯茶,道:“你先喝一杯茶,静一静心,我再跟你说。——这件事,还是永昌一年发生的事情。”

    如今已经是永徽一年年末,离永昌一年,已经整整八年。

    “永昌一年?”萧士及疑惑,“大齐初立的那一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你想想,永昌一年,你都做了些什么事?”安子常笑着问道,企图缓和一下气氛。

    “永昌一年,是我和霜儿成亲的日子。”萧士及微笑,“除此以外,别的事情我都不大记得了。”

    安子常拍了一下桌子,“还记得是跟霜儿成亲的日子,也算不错了。”

    萧士及横了安子常一眼,“有话就说,婆婆妈妈跟谁学的?”

    安子常深吸一口气,伸手从桌上拿起萧士及的墨玉镇纸,垂眸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们成亲的那一天,你是从哪里迎娶霜儿的?”

    “杜家老宅。——怎么啦?这有什么事?”萧士及的神情越发紧绷。

    他们成亲的前一天,杜恒霜回到杜家老宅待嫁。她娘虽然嫁给许绍做填房,但是杜恒霜并没有改姓,她认为自己还是杜家女儿,所以要回到杜家老宅待嫁。

    和京兆尹的许府相比,杜家老宅的防卫当然算不得严密。

    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差一点,就要毁了杜恒霜一辈子的事儿……

    “我问你,如果霜儿被人陷害,在嫁你之前,就并非完璧之身,你还会不会要她?还会不会如同现在一样,怜她爱她,把她当做你最重要的人?”安子常也严肃地问道。

    萧士及心里一沉,但是一想到他和杜恒霜的新婚之夜,马上又释然,道:“霜儿嫁我的时候,本来就是完璧,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跟一个曾经对霜儿有企图的男子谈论这种话题,萧士及很是不自在。

    再大方,也大方不到这种程度。

    安子常看出萧士及的别扭之处,忙道:“我是说如果,如果她被人陷害,差一点失去贞节,你会怎么做?”

    “我一定会找到那个陷害霜儿的贱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我要让他比这个还要痛苦千万倍,让他后悔他娘这辈子生他出来!”萧士及一字一句地道,眉眼很是阴郁。

    ※※※

    一更四千字,含为爱爱蛋蛋妹纸四月打赏的和氏璧加更。妹纸们,表忘每天投一投推荐票撒~~~下午有加更。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