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756章 了断 (4K,CadySS灵宠缘+6 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56章 了断 (4K,CadySS灵宠缘+6 7)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站在被烧成一片黑土的西小院前,不知怎地,杜恒霜心里很是不安。

    并不是因为萧泰及的灵柩都被烧成灰了觉得难过,而是她有些不确定,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

    当然她也很清楚,在这个到处都是齐月仙的手下的地方,想知道真相,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儿。

    她想起前几年的时候,萧士及无数次警告过萧泰及。先是让他不要跟陈月娇他们搅在一起,然后是不要跟太子和太子妃搅在一起,再后来是不要跟齐月仙这种人搅在一起。

    而萧泰及从来没有听过萧士及的话。

    更有甚者,他产生了严重的逆反心理。那就是,凡是他大哥萧士及反对的,他就一定要去做,因为他以己度人,认为那一定是对他自己有好处,他大哥才反对的。而凡是他大哥赞同的,他就一定要避开……

    这样三番五次之下,萧士及也懒得再管。所以后来萧泰及跟齐月仙打得火热的时候,虽然知道他们的目标本来是萧士及自己,萧士及也将计就计,设局让这两个人在一起算了。——因为就算他设计让齐月仙嫁给别人,齐月仙照样要去找萧泰及,萧泰及也照样会和齐月仙合作。

    与其让齐月仙再找到一个助手,不如就让这两个人在一起算了。

    那时候,萧士及对萧泰及无计可施。他总不能把这个弟弟关起来,不让他见人。更不能把萧泰及杀了。就像他对齐月仙一样,他碍着永徽帝和太上皇,也无法将齐月仙解决了,一了百了。

    杜恒霜想到这里,微微叹息。她现在明白过来,他们都低估了齐月仙这个人的手段和决心。

    想想也是,以齐月仙以前的“丰功伟绩”,她怎么会这样被萧士及略一算计。就乖乖地嫁给软脚蟹一样的萧泰及呢?——她的目标明明是她恨之入骨的萧士及!

    那一次的算计当中,也有齐月仙将计就计地配合在其中吧……

    萧泰及这种只会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耍阴谋,特别爱占小便宜的男人,终于还是死在他的爱占小便宜上了。

    他根本就驾驭不了齐月仙那种女人,但是为了齐月仙的县主地位,他还是顺水推舟地娶了她进门。

    不过可悲的是,杜恒霜发现自己和萧士及也看扁了齐月仙。

    特别是在齐月仙被萧士及算计,失身给萧泰及之后,他们就以为齐月仙就这样了。不会再出妖蛾子。

    毕竟一个女人嫁了人,生了孩子之后,谁还会想到她也是一个人。也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呢?

    人人都以为女人的出路就在堂前灶台。外面的世界不属于女人。

    杜恒霜自己也是深受这种观念之苦,甚至于不惜自求下堂,只为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等她终于在下堂和离,和重归于好之间找到平衡的时候,她又忘了,这个世上。不只是她和她的朋友有这种追求,还有别的女人,也不甘在内宅中消磨一生。

    跟萧泰及成亲,齐月仙想必是打着别的主意吧……

    正好萧泰及又生了病,这病到底是怎么得的?齐月仙真的有那么无辜吗?

    杜恒霜想得头昏脑涨。最后还是决定把萧士及赶紧叫回来。

    他的嫡亲弟弟过世,他应该回来奔丧。

    萧泰及就这样走了。杜恒霜想到龙淑芝和龙香叶,就派人去问齐月仙,“给龙香叶和龙淑芝送信了没有?”

    齐月仙说,她昨天六神无主,只来得及给杜恒霜送信,别的人还没有送。

    杜恒霜便先派一个婆子去跟龙香叶说话,将萧泰及病逝的消息缓缓说给她听。

    她并不知道龙香叶能不能听懂别人的话,但是从情理上说,她还是要说一声的。

    另外又派人去诸氏医馆,跟龙淑芝说萧泰及病逝的消息,还派人去给萧嫣然送信。

    龙香叶在自己以前住的屋子里静静地坐着,侧着头听那婆子跟她说话。

    “……老夫人,您的二儿子刚刚去世了,是病死的。唉,白发人送黑发人,您要节哀啊……”

    龙香叶听了这话,心头如遭重击一样,缓缓转过头,看着那婆子,瞪眼道:“你说什么?谁去世了?”

    那婆子一惊。咋地?老夫人病好了?忙又道:“您千万节哀。二爷生了重病,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儿。”

    “你胡说八道!我家泰哥儿别提多康健!他生下来就白白胖胖,又听话,又孝顺,怎么会死?你个老货,再胡说八道我打你的嘴!”龙香叶一瞪眼,又大咧咧地骂开了。

    那婆子才松一口气,抹一把额头上的汗,讪讪地想:还好,还好,还是疯的……

    诸氏医馆里,龙淑芝这几天病情本来就有些反复,昨儿又一夜没睡好。

    听了来人说萧泰及过世的话,她两眼往上一插,竟是晕了过去,过了半天功夫,才被郎中掐着人中被唤醒。

    醒来之后,她就陷入重度癔症当中,说的话完全不堪入耳。

    诸素素忙将屋里人都遣出去了,亲自在这里照看龙淑芝。

    结果龙淑芝还是没能挺过去。

    半夜子时的时候,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也死了。

    诸素素想起在这里听到的龙淑芝临死前的忏悔,后背顿时爬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真是好险……好险啊!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萧泰及和龙淑芝的儿子顺哥儿正在逐渐康复当中。

    只是当他病好的时候,他的爹娘都已经不在了。

    诸素素摇摇头,命人过来装裹。给萧家送过去了。

    龙淑芝的灵柩,是和萧嫣然一起进的萧家。

    萧嫣然听说两天之内,自己的二哥、二嫂相继过世,也很是伤感,拉着杜恒霜的手哭了一场。

    她也没有去看齐月仙,只是在外间帮杜恒霜打理丧事,不过她主要是去陪龙香叶,担心龙香叶疯得更厉害。

    不过对龙香叶来说。疯癫似乎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法子。

    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感觉不到外间的伤痛和悲苦。

    杜恒霜也给萧士及送了信。在她的信送出去七天之后,萧士及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

    他回来的及时,赶得上萧泰及和龙淑芝的出殡仪式。

    那一天,诸素素也在这里陪着杜恒霜,正跟她悄声说着龙淑芝临死时候说的话。

    杜恒霜听得阵阵发凉,手软脚软,都快虚脱了。

    看见萧士及进来,诸素素止了话头。站起来给萧士及行礼。

    萧士及淡淡点头,就站在了灵堂前,愣愣地看着那两幅棺材。还有灵堂上的布置。忍不住问道:“顺哥儿呢?齐月仙呢?他们怎地不出来磕头?”

    杜恒霜虚弱地道:“顺哥儿还在诸氏医馆养病。齐月仙刚刚出了月子,是我让她别过来的。她生了个儿子,刚刚满月。这里人多,怕熏着孩子。”

    萧士及愕然:“顺哥儿怎么啦?养病?他生病了?”

    “不止是他,还有你二弟和二弟妹,都是生的同样的病。”杜恒霜顿了顿。还是道:“跟当初我从关氏那里过过来的疫病,一样的病。”

    萧士及脸色遽变,上前一步抓住杜恒霜的胳膊,双眸在杜恒霜脸上逡巡,着急地问道:“你没事吧?你的身子……”

    “我没事。素素说。我得过那种病,再得的可能性很小。再说我很注意的。”杜恒霜笑着。又轻声道:“我还有事跟你说。”

    萧士及点点头,对自己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他的侍卫便在灵堂前杀气腾腾地站岗,不许人靠近。

    诸素素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不远的地方,听他们说话。

    萧士及也没有介意。他知道牵扯到病的问题,诸素素一定会在这里的。

    杜恒霜就在灵堂里面对萧士及讲了所有她知道的事情,末了只是道:“……那个院子虽然被烧了,但是还是有很多蛛丝马迹留下来。我看,他们的病,大概不是无意的。”并没有把诸素素跟她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萧士及脸色更加阴沉,摇头道:“不管是无意还是有意,既然当初关氏的死,他们俩是知情者,甚至是合谋者,就说明他们对那种东西和那种病并不陌生。你想想,怎地过了这么多年,正好是他们得了这种病?”

    加上龙淑芝前阵子因顺哥儿养在柱国公府,经常去柱国公府看她儿子。若是她和萧泰及真的有心要做什么,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只有一个,就是柱国公府!

    “你真的认为有可能他们是作茧自缚?”诸素素忍不住问道。她算是知道全部真相的人,但是也是在听了龙淑芝临死前的忏悔之后,才把一切蛛丝马迹联系起来。

    而萧士及却是仅仅通过推理,就能得出和事实真相差不多的结论,只能说,他对他的弟弟,真是非常了解……

    萧士及窒了窒,沉声道:“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诸素素轻叹一声,看了看杜恒霜,见杜恒霜对她点头,便把龙淑芝临死前对她的忏悔全部说了出来,末了还道:“龙淑芝临死的时候,把一切都告诉了我,说整件事,是齐月仙挑的头,他们谋划许久了。后来齐月仙有孕之后,就撒手不管,让萧泰及和龙淑芝两个人去筹划……龙淑芝想要我向你们道歉,说她不该这么做。她唯一的心愿,是希望你们能把她的儿子接到柱国公府养大。说如果在齐月仙手里,他一定活不长……”顿了顿,诸素素又道:“龙淑芝还说,齐月仙的儿子,不是萧泰及的种……”

    萧士及的脸色灰白地厉害。他也不想这样想自己的亲弟弟,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想为他开脱都不行。

    这一切,原来是他在齐月仙的怂恿之下,为了算计大哥一家,不小心引火烧身了……

    “我真不知道,他为何这样恨我。”萧士及声音极为沙哑,像是强忍着泪意。

    恨到跟他的仇家合作,想让他全家死光,这种恨意,真是不同一般。

    “也许我不是个好哥哥。”萧士及喃喃地道,用手捧住头,坐到椅子上。

    杜恒霜叹口气,道:“我跟素素出去一下,你好好静一静。”说着,将灵堂让给萧士及,自己跟诸素素出去了。

    来到外面的院子里,诸素素问杜恒霜:“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将顺哥儿接到柱国公府?”

    “我们有别的选择吗?难道眼睁睁看着齐月仙弄死顺哥儿?”杜恒霜不以为然地道。

    “她不一定会弄死顺哥儿吧?”诸素素沉吟道,“这一次不是她下手,她只是袖手旁观而已。”

    “总之,我不想跟她打交道。我想出面,劝她改嫁算了。反正她的儿子也不是二弟的种,也不存在香火问题。二弟的一切,都由顺哥儿继承得了。”杜恒霜打算这样去劝萧士及。

    她却没有料到,萧士及如今比她想象的更有决断。

    他从灵堂出来,径直去了齐月仙的院子里。

    “大哥,你可回来了。”齐月仙笑盈盈地站起来,一点戚色都没有。

    萧士及冷笑一声,“齐月仙,你谋杀亲夫,偷人养汉,如今连野种都养下了,还想装模作样,你不觉得恶心,我觉得恶心!”

    “你恶心?”齐月仙惊讶,“我哪里惹着你了?萧柱国,你可是朝廷命官,我是皇室县主,你要这样血口喷人,陛下可不会饶你……”

    “我就是太在乎陛下的面子,才姑息了你这么久!我今儿豁出去不做这官了!”话音刚落,萧士及已经长臂一伸,揪住了齐月仙的头发,将她拽了过来,一刀横在她脖子上。

    齐月仙刚坐完月子,身子虚弱,一下子就被萧士及制住了。她倒还是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并不认为萧士及会真的杀了她,但是她屋里有人在乎!

    一个男人见势不妙,担心齐月仙的安危,突然暴起,从屏风后面扑出来,手上握着一柄匕首,往萧士及背后插过去!

    萧士及听见背后风声不对,猛地抓住齐月仙一转,将齐月仙挡在身前。

    那人的匕首,正正好好扎在齐月仙胸口上!

    ※※※

    二更也是四千字。为cadyss五月份打赏的灵宠缘第六、七次加更送到。表忘了粉红票和推荐票哦。o(n_n)o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