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792章 七寸 (粉红65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92章 七寸 (粉红650+)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杜恒霜见状,忙走进来道:“快别这样了,快快把老夫人救醒。”

    萧士及皱眉道:“你怎么来了?你路上一直不舒服,吐了一路,还是回去歇着吧。”

    杜恒霜面色苍白,显得很是憔悴。

    她掩了掩额发,慢条斯理地道:“没什么的。老夫人就是气性大些,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再这样对她了。病好了就是好了,再关起来,若是又病了,该怎么办?”

    萧士及叹口气,挥挥手,让屋里的下人退下,自己去把龙香叶的穴道解开。

    龙香叶睁开眼睛,看见是萧士及,忙哭道:“及哥儿啊,娘病好了,真的好了,你可不要再把娘关起来了。娘受不了了啊,再关真的会再疯的。”

    跟杜恒霜刚才说的一样。

    杜恒霜笑了笑,对龙香叶行礼道:“老夫人好了,是大喜事,咱们家应该请亲朋好友都来庆祝一番。”

    龙香叶这才听见杜恒霜的声音,她转头,看见杜恒霜恬笑着站在那里,一派气定神闲的样子,顿时瞪大眼睛,往后退了两步,战战兢兢地道:“你是人是鬼?”

    杜恒霜挑了挑眉,“我当然是人。老夫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龙香叶的脑子有些糊涂。她怎么脑子里有个印象,是杜恒霜已经死了?!

    可是也不对啊。家里没人说过杜恒霜已死,就连顺哥儿也没提过,顺哥儿说的是,杜恒霜不跟他说亲,可没有说杜恒霜已死……

    那她脑海里这个“杜恒霜已死”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呢?“

    龙香叶顿时觉得头疼,忙捂住头。叫道:“我头好疼!好疼!”说着,竟然倒在地上满地打滚。

    杜恒霜忙命人请杜恒雪过来,给龙香叶看诊。

    杜恒雪给龙香叶又扎了一针。才让她安静下来。

    “姐姐,老夫人这病吧。说好是好了,说不好也是不好。素素姐说过,脑子里的毛病一旦犯了,要完全治愈是不可能的。”杜恒雪终于说了实话。

    诸素素没跟萧士及和杜恒霜说,因为他们不是学医的,不一定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可怎么办?”杜恒霜抚额,“老夫人见了我就生气。我在这里,只怕她老人家这辈子没法好好过日子。”

    萧士及忙紧张地道:“我会想办法。霜儿,我会想办法……”生怕杜恒霜再一次离开他。

    杜恒霜握了握他的手,柔声道:“你别急。我又没说要离开这里。”顿了顿,又道:“让平哥儿、阳哥儿、诚哥儿和欣哥儿他们都来见见祖母。还有顺哥儿和久哥儿。”

    丫鬟忙去传话。

    平哥儿他们四兄弟是先来的。四个大小伙子一字排开,给龙香叶磕头,让龙香叶脸色顿时黯淡下来。

    论儿子的个数,她就比不过杜恒霜。

    而且唯一跟她贴心的儿子已经死了。她现在只有一个儿子,她拿什么跟杜恒霜斗呢?

    龙香叶第一次心灰意冷起来。

    看着平哥儿这几个孩子围在杜恒霜身边,低声跟她说着话,又担心她生病,让杜恒雪来给她诊脉。一派孝顺贴心的样子。

    再看看自己的儿子,也眼巴巴看着杜恒霜那边的动静,完全不理会自己,忍不住冷笑道:“儿子多是好。以后你接了儿媳妇,就知道我的心情了。现在他们当你是娘,等娶了媳妇,你这个娘就抛在脑后呢。那时候,可是现世报在我眼里!”

    萧士及皱了皱眉,想说话,杜恒霜忙对他轻轻摇头,让他别继续刺激龙香叶。

    平哥儿不愿意看见自己娘亲被龙香叶羞辱,正要说两句,就听阳哥儿突然道:“祖母,您这话不对啊。”

    “不对?阳哥儿,你真是不孝,怎能说祖母不对?”顺哥儿刚进来,听了这话,忙指责阳哥儿。

    顺哥儿和久哥儿都围到龙香叶身边。

    阳哥儿嘻嘻笑道:“当然不对。祖母把她自己跟她儿子的媳妇相提并论,可不是不对?——祖母,您是我爹的娘亲,不是他媳妇,您这么比,让我爹无所适从啊……”

    “住嘴!”杜恒霜和萧士及同时呵止阳哥儿,“越说越不像话了!”

    阳哥儿振振有词地道:“爹、娘,我是实话实说。您听刚才祖母的话,什么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跟娘是一个面上的人吗?怎么能这样比?这么说的女人,脑子都有毛病!儿子长大了要娶媳妇,是天经地义的。这做娘的动不动就要跟自己的儿媳妇在儿子面前争宠比较,羞也不羞?!”

    “你——!”;龙香叶被阳哥儿说得恼羞成怒,手臂直直地指着阳哥儿,竟然一口气接不上来,被气晕了过去。

    “就会胡搅蛮缠!”萧士及瞪阳哥儿一样。

    阳哥儿忙上前,朝龙香叶的人中死命掐下去,将龙香叶又掐醒了。

    “及哥儿,娘没有这个意思,你不要听这小子胡说!”龙香叶气得不得了,对着萧士及说道。

    “祖母,您不是这个意思?难道刚才,不是您说的娶了媳妇忘了娘?”

    “我不是这个意思!”龙香叶瞪了阳哥儿一眼,“哪里学得贫嘴饶舌?我们萧家人没有这样的!”

    “您不是这个意思就好。您病了这么多年,我爹就算是下天牢的时候,都嘱咐家人将您照顾得好好的,您要还说他娶了媳妇忘了娘,我只好认为您是嫉妒我娘嫁给我爹,所以看她不顺眼。呃,这可是家丑,你们谁都不能往外说,知道没有?若是让我知道谁在外面传闲话,败坏我祖母的名声,我让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听见没有!”阳哥儿晃了晃拳头,对屋里人说道。

    龙香叶被噎得哑口无言,恨恨地瞪了阳哥儿一眼。又去骂杜恒霜:“你生的好儿子,居然连祖母都编排,我家……”

    “喏。祖母,您又嫉妒我娘了。说实话。大家虽然嘴里没说,但是心里都是这么想的。您刁难我娘,其实是因为您嫉妒我娘能嫁给我爹啊,可惜,我爹是您儿子,您这样,可让他如何出去见人啊……”阳哥儿知道祖母是这个家的毒瘤。他今日不彻底堵住龙香叶为难他娘的嘴,以后让娘憋屈一辈子,他可不干。

    他娘亲一向通情达理,跟这个不讲道理的祖母实在是够了。

    娘亲和爹不好胡搅蛮缠。但是他不怕。左不过是被爹一脚踹到军中修理修理……

    果然萧士及恼道:“越来越离谱!给我去军营里待着!一年不许回家!——给我滚!”

    阳哥儿做了个大哭的样子,大声道:“祖母,您再刁难我娘,我可没法子了,从范阳到长安。人人可就知道您的小心思了!”说着在他爹踹他之前,已经飞跑出去。

    龙香叶气得捶床大怒,但是再也不敢对杜恒霜说一句重话,生怕说了,别人就要传闲话。说她“觊觎’自己的亲儿子!——这样的话,她还不如一索子吊死算了!

    心里的气无法排揎,只好对萧士及发火,“你怎么做爹的?这样没上没下的儿子,还不多教训几次?!日后让他闯下滔天大祸,一家子都不要过了!”

    萧士及笑了笑,道:“阳哥儿平日里很有分寸,今儿大概是气狠了。老夫人别放在心上。”

    龙香叶听萧士及将“娘”换成了“老夫人”,暗道莫不是他也听了那浑小子的话,也以为自己是在嫉妒他媳妇?——天地良心,她真要冤死了,她自己好好的有男人,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他,那是她两辈子得到的最好的东西。自己的大儿子有什么好?也就杜恒霜当个宝……

    龙香叶一边想,一边撇嘴,挥了挥手,道:“你们下去吧,我乏了,要歇会儿。有顺哥儿在这儿陪我就行了。”

    萧士及便躬身道:“老夫人早些歇息,我们回去了。”说着,便带着杜恒霜一起走了。

    诚哥儿和欣哥儿对视一眼,都摇摇头,转身要走。

    久哥儿不想跟龙香叶和顺哥儿在一起,忙道:“四哥、五哥,等等我!”说着,也跟了他们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龙香叶就垂泪道:“这些人太心黑了,咱们斗不过他们。”

    顺哥儿趁机道:“惹不起还躲得起。祖母,咱们跟大伯父说说,离开范阳吧。”

    龙香叶现在也巴不得要走。她被阳哥儿一番话说得浑身不得劲,而且现在打死她也不敢再说杜恒霜的坏话,甚至别人说了,她还要昧着良心说杜恒霜的好话,如此这般,才能不让别人觉得她是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不顾伦常的女子!

    想到这么些年,在外人眼里,她这个婆母一直看杜恒霜不顺眼,那些人会不会都是跟阳哥儿说的一样,心里都在转着那个龌龊的念头啊?!

    可是天地良心,她真的没有这杀千刀的念头!

    这一刻,阳哥儿的这番话,才算是真正掐住了龙香叶的七寸,让她从此不敢再摆恶婆婆的谱,更不敢刁难杜恒霜,而且从此努力对杜恒霜加倍地好,不管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在家里背着人的时候,都不敢再说杜恒霜一点不好,只想为了洗刷自己在外人心里的那种不堪的形象……

    龙香叶想一想就觉得没脸见人了。

    这里是不能住了,可是长安的亲戚朋友最多,她也不想去长安了,就对顺哥儿道:“要不,我们去洛阳吧。”

    ※※※

    粉红650加更送到。还有粉红票没?各位亲晚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