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原配宝典 »  第799章 赶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99章 赶走

小说:原配宝典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封夫饶话让杜恒霜瞠目结舌,她愣了一瞬,才惊讶地问:“怎会如此?是谁进的谗言?”对嫡系视若洪水猛兽,这想法也忒奇特了些……“还有谁?当然是他的爱妾了。”邵氏满脸愁苦,一边牧子拭泪。“真是无稽之谈。其实实话,嫡子庶子都是他的儿子,他的位置,不是传给嫡子,就是传给庶子,有差别吗?真是好笑,庶子就不盼他死了?——若是他要防着你,也应该防着那爱妾吧?难不成,他的爱妾不一样有儿子?”杜恒霜很是不屑。这些男饶脑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样一个非此即蹦问题都想不到。外院里头,平哥儿和阳哥儿也跟封裴敦一起吃酒。封裴敦的儿子们也在这里相陪。阳哥儿冷眼看着,觉得封裴敦对那几个庶子,比两个大一些的嫡子要好太多了,很是不解。他跟邵氏的嫡长子时候关系不错,有心要帮他一帮。等封裴敦把他的那些孩子遣走了,向平哥儿和阳哥儿问起萧士及的时候,阳哥儿也不客气地问道:“封伯父,您怎么对那个妾生的儿子,比封伯母生的儿子要好太多啊?是他们不成器吗?您告诉我,我去教训他。他从跟我得来,应该能听我话的。”封裴敦笑了笑,仗着几分酒意道:“阳哥儿,你蓟叫我一声伯父,我就跟你实话,咱们男人啊,最要防着的是嫡出那一房。你要知道,若是你突然去了,你的东西都由嫡出承继,因此他们都盼你早死。——我就偏不如她们的意!”阳哥儿听了,筷子都险些掉到地上。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一本正经地道:“这话可不能这么。所谓父死子继,你要是不想把东西传给嫡子,还能传给谁?不就是要传给庶子?那对于庶子来。他们也一样会盼您去死,因为您不死,他们也什么都得不到。而且不仅盼您去死,还要盼他们的嫡兄失宠、去死,才能有他们的份儿,比嫡子恶毒多了。——所以这样起来,您也不能亲近庶出和妾室。凡是女人,您都要防着,因为她们都会盼您去死。最好也不要生孩子,免得被逼死。”封裴敦不由怔住了。平哥儿点点头。“阳哥儿的对。咱们大齐的律法《齐律疏议》有云:‘无嫡子及有罪疾。立嫡孙;无嫡孙。以次立嫡子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子;无庶子,立嫡孙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孙。曾、玄以下准此。’。——就是。一个家里面,有嫡子有庶子的时候,庶子承继家产的次序是排在嫡孙之后的。打个比方,一家有两个儿子,哥哥是嫡子,弟弟是庶子。家业首先由哥哥承继,如果哥哥死了,或者入狱了,则由哥哥的嫡子承继。如果哥哥的嫡子也死了。就由嫡子的嫡子,也就是哥哥的嫡孙承继。只有等这个嫡孙都死了,哥哥的庶弟才有承继的权利。您看看,从这个角度,如果庶子想要承继家业。不只要希望家里的嫡兄死了,还要家里的嫡系几乎都死光了才能有承继权。到底谁才是对这个家危害最大的人,不必我们再了吧?”封裴敦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个《齐律疏议》,是大齐的律法,他是晓得的,但是没有平哥儿知道的仔细。当然[更多精彩请进入“点”],更重要的,还有平哥儿和阳哥儿将他从牛角尖里唤了出来。他是士族出身,只不过从十几岁就离开家族,去往岭南谋前程。这些家族里承继家业的次序问题,经平哥儿一提醒,他就回过味儿来。但是梦儿这些年的眼药不是白上的,他又觉得梦儿得也有道理,嫡子和原配夫人都是盼着他快快死去……但是阳哥儿的引申推论,平哥儿的引经据典,证明庶子和妾们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都很有道理。想来想去,他突然恨自己为何有这么多儿子。以前没儿子的时候,他只盼能多生儿子,哪怕是婢生子、外室子都无所谓,只要有儿子就校儿子多了之后,他却渐渐害怕自己的位置被儿子取代……或者,那些立了太子的皇帝,都是他这种心态吧。可惜他又不是皇帝。真是想太多了……阳哥儿在心里默默地鄙夷封裴敦。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起来。杜恒霜带着两个儿子离开封府的时候,都不希望再回来了。这家的气氛实在是太奇怪了。“娘,幸亏咱们家没有庶子、姨娘啥的,不然真是难整。爹那个样子,不定也会和那封大都督一样,过几年就开始抽疯,防着这个,防着那个,最后看谁都像是敌人。”阳哥儿笑呵呵地对杜恒霜道。平哥儿瞪了阳哥儿一眼,“有你这样爹的吗?回去我去爹那里告一状,一顿板子少不了你的。”然后又看向杜恒霜,一本正经地道:“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也得心点儿。若是爹‘临老入花丛’,老房子着了火,可更是麻烦。——我会帮娘看着爹的。”“哈!你还我!你这么爹,我也去告状去!”阳哥儿笑着跟平哥儿打闹,嘻嘻哈哈地十分闹。到底是年轻人,一旦从一段感情中抽身出来,恢复得也快些。杜恒霜松了一口气,笑道:“好了,没大没的。你们的爹还是有分寸的。若是这点分寸都没有,他也到不了今天的地位。你们爹爹不像封大都督,有家族庇佑,所以就算脑子不清楚也无大碍。而你们的爹,他是什么都要靠自己,一旦出错,就是满盘皆输的下场。他能为咱们一家大挣下这样大的家业,还能护住咱们所有人过着人上饶日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做人要知足。”“是。娘。”两个儿子忙正色道。……而封家,自从杜恒霜带着两个儿子来做客之后,气氛就不一样了。大都督封裴敦从梦儿的院子里搬了出去,一个人住到外院的外书房。只有自己的亲随伺候,内院的丫鬟婆子一个都不许去他的外书房。平日里饮食也是由他的人亲自照料,杜绝了内院女人可以做手脚的机会。邵氏虽然无所谓,但是看着封裴敦也疏远了梦儿,却是她高兴看到的。她就知道,有了她解决不聊事情,求杜恒霜总是没有错的。梦儿见自己辛辛苦苦数年的努力,却被杜恒霜几句话就给摧毁了,也深恨杜恒霜,只是杜恒霜离她的世界太远。她不知道有什么法子能报复杜恒霜。封裴敦住到外院之后。独寝了几夜。觉得十分难捱,就找了外院飨客的那些伎子过来侍寝。没想到不到半年,他就染了一病,下身奇痒。慢慢长满米粒大的红斑,后来又逐渐隆起,形成黄豆大的硬结,很快又溃疡起来。他开始没有在意,又因为染病的地方不可告人,就自己用清水冲洗,后来慢慢支撑不住了,开始低、头痛,全身酸痛。病成这个样子。他越发害怕内院的那些女人会趁他病,取他命,也不许人告诉邵氏和梦儿知晓。这样只拖了半个月,就全身溃烂,躺在床上无比痛苦。他的下人见势不妙。才偷偷去报与邵氏知晓。等邵氏急急忙忙请了郎中回来,才发现封裴敦已经病入膏肓了。那郎中一看封裴敦的样子,忙吓得一退三尺远,捂着鼻子道:“他这是花柳病,已经没得治了,赶快处理后事吧!”一边,一边已经夺而逃。邵氏听是花柳病,顿时气得面色铁青,恼道:“把大管事给我叫来!——老爷在外院住了半年,就得了这种病,他这个大管事,是怎么做的?!”那大管事一直在外探头探脑打听消息。封裴敦好着的时候,他当然可以不甩邵氏的面子,只听封裴敦一个饶话。可是现在知道了封裴敦病入膏肓,连郎中都放弃救治,这个家,接下来该谁当家做主,不用多了吧?大管事哆哆嗦嗦走上前来,问道:“大夫人,您有何吩咐?”“我问你,老爷是如何……染上这种脏病的!”邵氏气急败坏地问道。那大管事忙道:“老爷这些日子,只招了外院飨客的伎子侍寝,并没有去外面的青楼吃酒。”那就是出在家里飨客的伎子身上了。邵氏忙道:“赶快把那些伎子都送到庄子上去,别让她们跟人接触,她们生了脏病,隔离起来。”大管事忙去处置。邵氏一刻也不想在这屋子里待,忙忙地吩咐了封裴敦的几个厮,让他们尽心伺候,自己迅速回到自己的院子,给宫里的封娘子送了一封信。第二天,封娘子就出宫来了,问邵氏:“怎么啦?我堂哥有事?”邵氏脸色阴郁地道:“他病了。——脏病,郎中让准备后事。”封娘子吃了一惊,“怎会如此?堂哥去花街柳巷了?”邵氏摇摇头,就把这件事从头到尾了一遍。封娘子听了,也无语半天,道:“那算了,是他自找的没趣,该!”眼珠子转了转,将手搭在邵氏肩上,“……你我好久不见了,进去话吧。——嗯?”邵氏半低了头,跟着封娘子进里屋话,吩咐外面的丫鬟道:“好好看着。我和封娘子有要事商谈,谁来都不许进。”那丫鬟知道利害,忙点点头,去到口坐着,将大带上。……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两人才从屋里出来。封娘子道:“我先回宫了。你别急,他就快没了。到时候,我接你去我的宅子里住着,咱们两人才过得乐呵呢。”邵氏满怀希望的点点头。这几年,若不是封娘子在她身边,她真要疯了。封裴敦伤透了她的心,她看所有男人都如粪土。几天之后的一个深夜,封裴敦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邵氏被人叫醒,并不惊慌,忙吩咐人敲云板,糊大。给各府报信,包括宫里面。封裴敦死的时候,他还没有给自己的儿子请封过世子。他一过世,封娘子就帮邵氏的儿子递了请封的奏章上去。永徽帝看在封娘子面子上,没有为难封家,顺利封了邵氏的嫡长子承袭封裴敦的爵位。封裴敦岭南大都督的官职,因何岭南土司有关,也一并授给了邵氏的儿子,不过授给了她的嫡次子。永徽帝的圣旨和恩赏送到封伯爵府的时候,梦儿才知道已经大势已去了。她竟然都不晓得封裴敦昨夜已经过世了!和邵氏比。她这个妾室果然是附在男人身上的浮萍。一失宠。或者男人一去。她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由十分痛苦,冲到封裴敦的灵前哭得非常凄楚。邵氏已经忍了梦儿十几年,终于不必再忍下去。封裴敦的葬礼还没结束。就有流言传出来,梦儿以前是封裴敦堂弟的侍妾,还给封俭生过一个儿子,除此以外,她做过妓女的事情,也被人再次挑了出来。这些事情过了这么久,又一次被提了出来。以前封裴敦在的时候,他不在乎,别人想搞风搞雨都不成功。现在他死了。这些传言就起了大作用。封裴敦的灵前,邵氏一脸悲愤地对梦儿道:“我知道你以前做过堂弟的侍妾,也给他生过儿子,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也忍了。没想到。你还做过妓女!——别的我能忍,唯独这一条不能忍。我们封家的楣,不能被你这种人玷污了。你给我走!带着你的儿子,远远地离开封家,离开崇康坊!”邵氏指着大道。梦儿大惊失色,乒在邵氏跟前苦苦哀求:“大夫人,我没迎…我的儿子都是大都督的种,不信您可以滴血验亲!”“不必了。这些事情,穿了就不好了。”邵氏淡淡摇头,“来人!把梦儿和她生的儿子赶出去!——当然,你在封家这么多年服侍老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白赶你走。这里有一份长安南城的房契,还有一千两银子,你拿去,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吧。但是封家确实容不下你们了。”※※※《唐传奇》里面的《霍玉传》,就是她的王爷爹一死,她和她极受宠的舞女姨娘就被嫡母和嫡兄赶出家,也不许她用他们家的姓,后来霍玉沦为教坊暗娼。……p:《齐律疏议》就是《唐律疏议》,这是里面的原文。俺一直的“嫡庶分明”,就是从法律制度上来的。就跟现代社会的“一夫一妻”制一样。嫡庶分明从法律制度上来,就是嫡出相对于庶出,有绝对的继承权,所以有这样法律制度的社会背景,就是“嫡庶分明”。秦汉唐都是这样的背景,宋以后,法律明确规定诸子均分家产,明清更是如此。从这个角度来,嫡庶已经没有差别。嫡子和庶子在财产继承上,没有优势。所以嫡庶之间的矛盾,其实在明清时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激烈。嫡庶矛盾最激烈的,还是唐宋时期。那时候的争斗,真是要死人才见效的。从法律制度的规定就能看出端倪。所以有些人不要看见俺写了一些家庭里面的嫡庶争斗,就跟俺“嫡庶分明”的设定不合。俺只想反问一句,亲,如果你看现代文,在作者设定“一夫一妻”的背景下,看见了男人有三,包二奶等情节,会不会也作者乱写?会不会大骂作者,明明设定“一夫一妻”,怎么会有三?!呵呵,是不是很荒谬?——不了,今天只有一更。就算不投粉红票,俺也爱你们。俺的脾气是不是好了很多?←_←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