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068 曝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8 曝露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叶霜现在的工作性质其实不可能有什么立场。

    就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她不会去挑剔雇主,哪怕是陈河紧随安子宁的工作结束之后给她下了单子,只要内容不过分的,叶霜都会接,至于雇主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和道德评判则与她无关……换句话说,叶霜不可能只忠诚于某一任雇主。

    但是没有立场不代表没有职业道德,换句话说也就是底线。

    比如出卖以前雇主的资料是不允许的,再比如说合法工作内容之外的要求也是不允许的……这一点韩初早在和她签合约之前就已经明白强调过,而叶霜本人也对此表示同意。

    听陈河把意思已经讲得很明白了,叶霜这才了解对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咀嚼几口草莓后咽下,想了想:“我精力比较有限,这种高难度工作要求综合素质太高,不如陈先生去找找其他人?!”

    这就是拒绝了。

    陈河高层人士对脸皮控制良好,闻言也不觉尴尬而是笑笑:“叶小姐可以再考虑一下,我……”

    “我是真诚建议。”叶霜叹口气,感觉今天不说明白是不行了,而且最关键问题是陈河已经在自己面前站了有三分钟,再继续下去的话容易被人误会……被别人看见没什么,万一被安子宁看见话,很容易影响老板对自己的信任度。

    “我现在在安姐身边就是生活助理,你要想让我干点什么也插不进手。但你要不让我干点什么的话,花那么多钱单是为了膈应一下安姐会让我觉得你很幼稚……”叶霜看陈河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觉得自己还是不应该这么直白:“不好意思我是不是不够委婉?!其实还有最主要一点是安姐比你大方,所以我不觉得自己有换雇主必要。”

    “她比我大方?!”陈河瞬间遗忘重点,在任何一方面都要求自己碾压安子宁的惯性冒头,让陈河的表情都不由得有些失控:“那个女人哪里比我大方了?!我开的车,我住的房,我给手下的工资……”

    “安姐送我套房。当天就过户了。你欠我套装修,现在都还没影。”叶霜冷静道:“其实我怀疑你有赖账想法,但还没想好要怎么讨债才不伤害你自尊。”

    “……”陈河默然半分钟,仰脖一口气把手中酒液灌下。而后丢掉酒杯掏出支票,刷刷几下就着旁边餐桌填好:“二十万够不够!”

    普通人大概见好就收了,但叶霜居然认真犹豫了一下:“还是等方哥报了预算再说吧,我也不清楚现在的装修家具费用……”

    陈河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再来一杯:“……如果有不够的部分可以让方墨给我再寄账单!”他当然知道叶霜口中的方哥是谁,除了那天一起到场的方墨外,完全不用做第二人想。

    “那就谢谢陈先生了。”

    叶霜完全不觉得尴尬,双手恭敬接过支票还欠身礼貌道谢了一句,就好像完全没察觉到气氛被自己弄得尴尬一样。

    出师不捷还损失一笔钱钱的陈河抑郁离开,叶霜抓紧时间再填了几个蛋糕才抹嘴回休息室报道,她还没忘记现在自己也算是工作时间。

    休息室中除了安子宁和保镖王哥以外。又多出几个客人分散在沙发和书架旁边,大概也是觉得酒会上比较无聊了,所以才到这里歇歇脑子顺便清净一下。

    安子宁已经移到窗台凉椅正歪头支着下颌闭目养神,叶霜回来报道时候发现王哥看自己眼神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和安子宁打了一声招呼就径自坐到王哥旁边。

    屁股刚一挨到椅子,安子宁眼睛也没睁开的突然开口:“那贱人找你说什么?”

    安子宁口中的贱人从来是陈河的固定指代,叶霜一听这句问话,这才明白刚才王哥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掏出支票递给睁开眼睛的安子宁看了看,叶霜老老实实说明刚才情况:“陈先生问我有没有意思跳槽,我说他还欠我套装修信用不好,然后陈先生大概是觉得没面子了。就给我签了二十万支票还债,跳槽话题无疾而终……”

    安子宁愣了愣,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回答。

    刚才她在休息室中看见了外面情况,但是因为隔得太远所以听不见对话内容。安子宁只知道陈河最后忿忿离开时脸色不好,但对方弯下腰签支票的时候被中间的点心架遮挡,所以递过支票这一幕倒是没有被看到。

    从陈河说话过程中以及最后的表情判断。安子宁当然知道他和叶霜没有勾搭在一起,但对两人谈话数分钟的事实仍然觉得十分膈应,没想到听到答案才发现,原来真相居然如此令自己愉快……

    王哥的表情总算平复了下去,他刚才也在暗暗担心这个新人会破坏行规。

    而安子宁更是觉得憋在胸腔的怒气瞬间一扫而空。唇角一勾,点点头示意叶霜收回支票:“那贱人想装大方就让他装,反正他钱留在手里也不干好事……回头让方墨按市面最高价再报一张预算,争取让他把那公寓给你装潢成皇宫级别的!”

    她倒是了解自己前夫,知道这预算拿出去对方肯定还得认账再出次血。

    “好,我知道了。”叶霜点头应下却没打算照办,夫妻吵架她没必要帮忙某方补刀,拿了该拿的是应当,拿了不该拿的是自断后路……她又不是只打算在安子宁手下干一辈子,万一以后哪单生意就和陈河有什么拐弯抹角的关系呢。

    几人一起在休息室中又坐几分钟后,安子宁打点精神重新出去交际应酬,基本上和还留在会场里的人都打了声招呼碰个面,而后差不多到九点半时候才向主人告辞离开。

    叶霜不是和工作室人一起住套房的,出了会场之后自然是直接回家了,考虑到今天下班比较晚,安子宁还大方给了其一上午假期,让叶霜第二天中午再来上班,顺便趁这时间她还可以先去联系方墨装修新房。

    叶霜对此表示了一下激动和感谢心情,而后自己离开去招出租车,安子宁坐在小车后座望着叶霜背影想了想,转头问驾驶座上的王哥:“你对叶霜怎么看?”

    “我觉得叶霜没有说谎,她和陈先生之间应该没有私下交易。”王哥确定道:“先不说陈先生当时表情,就算叶霜真想双头讨好,韩先生也不可能容忍她破坏自己猎头的招牌。”

    虽然叶霜不属于工作室成员,但在有同一个中介猎头的关系下,王哥对叶霜也还是抱有一定同伴之情及信任的。

    安子宁笑了笑,身子往后一仰靠坐在椅背上:“我不是说这个。今天很多事情都很有意思,她说有人在红酒塔旁边打喷嚏,所以给我拿了葡萄汁,这个解释我接受,但是事后一直是葡萄汁……叶霜不可能不记得我刚进门的时候就是想要一杯红酒,但她依然装不知道,哪怕红酒塔重新撤换了三次。还有我动作幅度稍大时被她不着痕迹扶了几次,再加上今天的鞋……”

    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几乎是平跟的矮鞋,安子宁忍不住唇角一勾:“她倒是聪明,还能猜出我最喜欢光顾的是哪家造型师,但她不知道那个造型师也了解我的喜好,一般情况下,为了弥补身高不足,对方都会为我准备八公分以上的鞋跟……”

    助理懂事是好事,但要是太懂事了有时候也让人为难。安子宁不喜欢别人揣测自己心思,当然更不喜欢别人揣测自己的*,要不是今天叶霜对她太过注意,她可能都不会发现到奇怪的地方。

    所以现在安子宁对叶霜感觉是既满意又不满意,满意是在于对方没有指手画脚多嘴多舌,而不满意则也是因为对方缄默保持得太好……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复杂,安子宁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太难伺候……

    王哥默了默,实在猜不透女人心思,干脆什么都不猜:“那安小姐的意思是?!”

    安子宁手指卷起散在胸前的头发想了想:“我记得叶霜早上好像建议我去体检?”

    “是有这么一回事。”

    “嗯,那就帮我安排一个体检吧。”安子宁放下手,皱眉有些犹豫放在自己小腹上,但又很快如被烫到般缩回,不动声色将手掌搭在身侧椅座:“让你们那个小见习生给我联系,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

    “……”王哥觉得自己可能触摸到了什么机密:“好的。”

    “开车吧!”

    而就在安子宁的座驾悄然滑出酒会停车场的同时,叶霜却苦逼的在大门口被另外一个人拦下了。

    “小霜!”阮软一手挽着一不知名男生,另一手很高兴拽着叶霜袖子不放:“刚才我就看到你了,不过看你在工作所以没过去打招呼……我们一会儿要去ktv,一起来玩啊!”

    求放过!

    还有两个半小时她就要灰姑娘变身了!到时候大变活人吓死你们啊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