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080 胜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0 胜负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眼下这情况该怎么说呢。

    叶霜从一开始就始终确定并坚持自己的女性身份,这一点首先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即便是有变性buff加持,对于她来说也只是如生理期般不得不接受的异常状态而已。

    但是就算叶霜身为男性时不肯承认自己坑爹的性别异常,这个性别改变所带来的影响也还是依旧存在着。诸如身高和肌肉脂肪比例的变化,雄性和雌性体征的切换……这些所有身体特质的改变当然不仅仅限于外表,而是连两个性别状态下的体内激素含量也发生了变化的。

    于是随着作为男性时的体内雄激素分泌增多,虽然这时候的叶霜仍有自己是女人的自觉性,性格和思考模式也都没有变化,但实际上很多行为想法还是不自觉受到潜意识中的影响,带上了一些男人的风格态度——比如说争强好胜、自尊心膨胀、领地意识强烈等等……

    而除此之外的另一点,大概就是叶霜本身对于自己男性身份的使用态度问题——霜妹觉得自己迟早会消除变身的男性姿态,所以这个性别下的身份对她而言,基本就等于是玩游戏的小号、泡论坛的马甲。

    反正就是早晚会甩掉不要,而且随便怎么用也不怕有后续影响会连累到身边亲人的那种。

    能力强大、心理骄傲、再加上放开了玩也能保证无后顾之忧……于是种种综合因素叠加作用之下,现在的叶霜自然可以无所顾忌的微微一笑,傲然睥睨车窗外那个对自己比过中指的男人,薄唇轻勾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淡淡讽刺道:“怎么,没胆子?”

    “……”

    地下飙车族们带来的几个女伴已经都开始尖叫了,被叶霜挑衅方向站着的几个哥儿们觉得自己简直太没面子。

    没胆子?!喜欢玩这个的人还能没胆子?

    被挑衅的目标脸一沉,夹在手里的半截烟头狠狠往地上一扔,抬脚碾碎后冷哼一声打开车门钻进驾驶座。

    周围人识相的散开,阮弟弟却有点担心凑到叶霜窗边弯下身:“叶哥真的要跟他们玩?!其实我们就是来看热闹的。没必要……”

    “没事,我自己会注意安全的。”叶霜笑笑安慰,没有听阮弟弟劝告意思。

    更主要是京二代这车的性能确实不错,人家票子足。改装自然能下血本,提升速度同时还兼顾了底盘和安全性能。要从姚知行手下拿最后一封认可信不容易,开一般车或是普通改装的车子都未必能让对方满意,韩初明显出的是个难题,正好现在有个送上门的好车,不趁机拿下这一把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算姚知行本人没看到也没关系,反正事后会有人转告嘛……输了的小弟不去哭求老大帮自己讨回公道才是怪事了。

    两部跑车各自就位准备开赛,对手的朋友自然是没有担心的,他们都是爱玩车的人,彼此水平也都了解。

    京二代无知所以无畏。他们还不知道叶霜底细,所以根本不知道对方行不行。不过既然上场,那就当是没问题。

    只有阮弟弟脸上始终挂着担忧之色,京二代两人大概是因为之前和这弟弟有过ktv交情,再加上方公子喜欢阮软的事情人尽皆知。看见对方表情自然要顺便安慰两句:“没事的,叶哥敢比自然就有把握,再说我们那车子改装性能绝对比这里的好。”

    资源决定优劣,京城是全国政治中心,高尖技术和渠道的聚集倾斜自然不是一般城市能比的,别说山林市的改装车,就算魔都或是国外的改车厂也未必能稳压京城。

    “可是……”阮弟弟小脸煞白转过头来。终于想起了一件似乎很严重的事情:“可是我突然想起来,叶哥好像连驾照都没来得及考……”

    “……”

    两个京二代齐默三秒,而后脸色大变:“卧了个大槽!!”

    尼玛连驾照都没来得及考是个什么水平?!那赌神哥儿们不会连摸车都还没摸过几天吧!

    就在两人刚想回头叫停比赛的时候,赛车前临时充当发令手的妹妹手臂往下一挥,两部车子已经同时一轰油门疾射而出,一转眼就带着风声摩擦车身的低噪旋音刮走。如同奔入夜色中的野兽般,只留下远处隐约的微光逐渐远去并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要、要不要先叫个救护车?!”阮弟弟握着手机都快哭了。

    “……”

    叶霜的车子没多久就把对手甩到了身后。

    就如同京二代对阮弟弟所说的那样,这部车子是在京城改装厂被投入大本钱改装过的,一切配备性能都不是小地方的改装车所能相比。

    而除了决定车辆性能的硬件配置以外,另外一个决定车速的重要因素就是车手本身的操作和控制能力。也就是说车技。

    在之前带着阮弟弟试跑的过程中,叶霜已经初步了解了这部车子的性能,包括它的速度、质量、还有轮胎摩擦力所决定的抓地平稳极限值等等……人力所不能掌控的因素被称之为“变量”,无法掌握的“变量”多到一定程度的话,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失控”。

    赛车中容易发生意外,比如说车辆因速度太快而滑出路面之类的。但是这些所谓的“意外”在于叶霜看来,其实就是因为运算不够精确而产生的“变量”过多,最后造成了“失控”的结果。

    人力所能控制和运算的极限并不是她的极限,所以叶霜不用担心“意外”,所谓变量也只不过是一定范围内的常量组合,她只需要精准的计算每一个细节就足够了……

    后方赛车里的车手诅咒一声,狠狠砸了下方向盘,看着前方赛车在弯道上也丝毫不减的速度,甚至还能精准漂移过每一个路口,明明应该是惊险万分的行为,却仿佛一切都在按照对方计算好的轨道运行一样,丝毫不见半点迟疑和不稳……

    xx你的oo!山林市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难道是终于有人看姚知行不爽才跑来下战书?自己这车队二把手算是对方首战里斩鸡头祭旗的那只鸡?!

    车手瞬间阴谋论,想到弯道之后那一段笔直的路程。被压制一路的血气上涌之下,再无顾忌的猛踩油门疯狂提速,与前方赛车的距离也终于逐渐缩短了一些。

    叶霜瞥了一眼后视镜,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轮胎摩擦阻值。似乎再提提速也还可以抓稳地面来着?!

    于是同踩油门,后面车手就眼睛都快突出来的发现前方赛车居然也再度加速了,而且居然tmd没漂起来……这简直不科学!!

    两部赛车一前一后的疯狂追赶,在公道上上演生死时速。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叶霜的车速看似疯狂,实际却始终在计算掌握之中,直道平稳,弯道流利,车身丝毫没有失控的迹象,就算漂移也没有过大的弧度。轨迹平稳得简直就像它其实是在以40码速行驶一般。

    而后面的赛车则明显是被激得有些冲动了,好几次都是险之又险的快要滑出公道撞上旁边的护栏。

    叶霜皱了皱眉,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失算。

    车子的数值她是不用担心的,但是人心的变量似乎有些难以控制。对方这明显已经是停不下来的节奏,现在弯道还不算陡峭倒是没问题。但继续下去的话,后面赛道没准就会出现车毁人亡事故。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比赛之前她忘记和对方约定终点了……

    “……”有些无语的稍稍放开一些油门,叶霜操控着赛车等待对方从侧面抄了上来,而后两车并行,打开车窗扭头:“要不然算打和?!”

    “打和你妹!”车手果然已经停不下来,显然是不比出结果誓不罢休……更准确说的话。比不出他要的胜利结果就绝不罢休。

    面孔涨得通红,车手死死握着方向盘冲叶霜梗着脖子吼:“继续来啊!有种跟老子比到底!”

    “关键是我怕没油……”叶霜简直无奈,这要真继续下去的话,不是车毁人亡就是精尽……不是,油尽车停为止。

    “操!怕了直说!”车手再吼。

    眼看是没法愉快沟通了,叶霜微微叹息个。方向盘突然一转,车身猛地一甩,赛车前半部分顿时毫不留情撞上对手赛车。

    对方赛车没有准备被撞了个正着,车身猛地一抖,被撞上旁边防护栏后又让叶霜的车子死死挤住一阵滑行。车身贴着护栏顿时摩擦出一片火花和刺耳刮挠声。

    车手被吓得心惊肉跳,热血一下降回冰点,连小脸蛋上的血色都快褪没了——他是玩飙车的不是玩反恐的,这种m国大片里才能看见的惊险特技是肿么回事啊亲!

    叶霜挪开一点依旧与对方并驾齐驱,淡淡问:“停不停?”

    “不、不……”

    车手哆嗦着嘴唇刚抖出两个字,就见旁边赛车里那帅哥神经病轻轻一笑,二话不说一打方向盘又次撞了过来。

    火花嘎吱声再起,而且这次对方显然更狠,车手眼角看见自己副驾座的门都快被挤变形了,座位重心似乎也有些倾斜,仿佛车子在挤压和车轮急转的双重作用下已经开始有一侧微微离地,没准是对方打了要把自己连车带人翻过来,强迫他不停也得停……

    “不要冲动啊大哥!”车手泪奔,终于是把话给说完整了。

    草草草草草!

    姚哥我不行了,这神经病还是等您亲自出马来搞定吧!

    叶霜挑眉放人,纵车一个甩尾漂移到后者前方横拦下公道,等她下车时候,另外那车手也两腿发飘的从自己车子里爬了出来,大口喘气同时看叶霜目光就如看一神经病。

    叶霜一笑,后腰一靠随意的倚着身后车身懒散站立,双手抱胸问:“下次还敢不敢在路上给我比中指了?”

    “???”啥?!

    车手脑袋里还有些发晕,一时半会儿没能明白过来叶霜话中的意思。

    叶霜见状好心提醒了一句:“飞山公道,蓝色保时捷,今晚差不多快0点时候……”

    车手一脸空白的努力回想了一阵儿,而后好不容易才从自己快要混乱成浆糊的脑子里挖出相关记忆,再接着是整理叶霜话中信息……

    等他终于把这些线索全部理顺,脑海中整理出一个难以置信的结果时,车手忍不住两只眼睛瞪大,不敢相信的抖着嘴唇问:“之前那蓝色保时捷是你开的?”

    “是啊。”叶霜笑出一口白牙很是开心——终于想起来了?!

    车手得到肯定答案,表情更加不可思议,声音里甚至还拖出一丝带了委屈的哭腔:“你就为了这个才找我赛车?!”

    妈的你神经病啊!

    在看见叶霜再次对自己肯定点头之后,车手当时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合着人家根本不是冲着姚知行,压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再说比了个中指而已,你至不至于为了点儿破事追到这个地方还跟自己拼命?!

    车手泪流满面蹲到护栏边上去质疑人生,太久没有和赛车界以外的人接触了,原来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如此匪夷所思了吗?

    又过了一会儿工夫,远处也有一片马达轰鸣的声响隐隐由远及近而来。大概是阮弟弟等人放心不下,所以追过来看看结果。

    叶霜有些心虚看了眼被自己撞得有些惨不忍睹右半边车身,走过去推那车手一把:“我那车子送修费用你负责啊。”

    “凭什么?!”车手简直不能更委屈。

    “谁叫你输了?而且这车也是为了救你才牺牲的。”叶霜理直气壮。

    话音刚刚落下,一票车队已经飞驰而至,车子停稳之后,阮弟弟一脸焦急从其中一辆车中跑下来:“叶哥,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有事的是我……车手摸摸自己擦伤的手肘,再看看自己左边被叶霜挤凹,右边被护栏擦烂的心爱赛车,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哀伤,一个低头,泪珠滚滚而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