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4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43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在鱼姐到达购物中心之前,苏筝索性还和叶霜分享了一下自己这里知道的魔都娱乐圈消息。

    虽然他们团队也算不上手眼通天,但是几年下来接了不少任务,过程中收集信息听来的八卦还真是不少。

    就比如说这个鱼姐吧,虽然她从来没怎么红过,圈外人知道鱼姐的并不多。但要是在圈中来说的话,鱼姐却也算是相当出名的一号人物了。

    韩初做中介,鱼姐做的也是中介。不过韩初是中介人才,鱼姐中介的是美色而已。

    鱼姐自己有个小会所,是当年美色最炽时巴上一个款爷给开的。地方不大,位置也不是十分好,但因为鱼姐八面玲珑又嘴甜放得开关系,再加上金主的几个老板朋友捧场,于是慢慢居然也做起了几分名气来。

    娱乐圈里人想找人投资捧片,圈外人有些也愿意花钱哄个小明星玩。双方愿打愿挨,鱼姐在中间牵个线,一封封红包就轻松到手。有时候不仅是介绍圈内人,在客人间也可以相互拉拉关系,比如a老板想认识个搞地产的,鱼姐就把b老总给其介绍一下,两人谈成生意之后也会还鱼姐一点面子和好处……

    说白了,鱼姐就是个掮客,俗称也叫拉皮条。

    就这么的,尽管她一直不红,但也在娱乐圈中保留了一份自己的定位。

    “阿k说当初香江老板想来找人合作的时候,就是在魔都遇到这个鱼姐给介绍的妙艺传媒……本来妙艺和天漠是南北对峙的,照理来说妙艺主战场应该在京城,魔都该是天漠的地盘。但是这女人也小气。早年和天漠有仇,所以就硬是拉出了妙艺来。”

    苏筝兴致勃勃舔着棒棒糖给叶霜普及江湖八卦:“霜姐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讨厌天漠?当初她演主角的那部电影一上映就被黑出翔来,从演技到台词到剧情都被批了个惨……啧啧。墨家的老爷子不是老艺术家么,当初就是老爷子大批鱼姐的演技不知所谓,鱼姐本身就不坚挺又被老艺术家不待见。后来星途可想而知……”

    叶霜也是听得分外开心,知识面可以翻书,但是八卦面真是非得有知情人介绍不可了。

    要不是苏筝说出来的话,她还真不知道香江和妙艺之间的合作原来还有鱼姐这个重要隐情——要么怎么都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呢。

    君子只会站在阳光下以道德制高点鄙视你,让你心里膈应。但小人却会在任何有机会让你难过的时候随手捅上一刀,让你从身到心都酸爽难言。

    恐怕不仅是叶霜。就连墨老板到现在也还未必知道自己曾经被阴了这把。否则要是真知道的话,鱼姐不可能还在魔都混得那么滋润,不说别的,墨老板拼着曝出潜规则得罪同行的风险整她一把,就能把鱼姐妥妥炒作成网络红人……

    “难怪都说魔都水深。果然是卧虎藏龙啊。”叶霜忍不住感慨了个,摸摸下巴甚是向往:“还有其他内幕不?干脆大家交流下情报吧。”

    苏筝正有此意,虽说叶霜是新中级代理,但是能做到这个层次的,就算资历浅了点儿,手中握着的消息也未必能少到哪儿去。

    当然了,更关键还不在于情报共享,最主要是女孩子八卦天性……团队中女孩子少。中级代理手下的固定团队到目前为止更是只有苏筝一个女性。

    这些消息如此劲爆,不跟人分享吧,苏筝浑身不自在总觉得憋得慌。跟人分享吧。团队里男生都不喜欢八卦闲话,团队外的女生又不能说。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叶霜,苏筝妹子简直可比久旱逢甘霖。憋了一肚子的好货终于有机会倾诉,就等着一吐为快了……

    于是俩女生头凑头各捧一杯奶茶加各色零食,就这么在休闲区小声嘀咕兼热烈讨论起来。

    一口气讨论半小时,叶霜对老牌中级团队的信息储备量深感佩服同时。记忆中也着实输入了不少不为人知的*八卦。正在兴头上的时候,阿k电话就拨进苏筝手机来了:“鱼姐的信用卡刚在三楼刷了一笔。你们现在跟上没?”

    苏筝下意识扭头一看扶梯:“没啊,我们一直在一楼扶梯旁边守着。她什么时候上去的?”

    阿k郁闷嚷嚷:“你猪啊!那女人开车来的,从地下停车场就可以直接搭电梯,谁说她一定会去一楼?”

    鱼姐现在这身家,要买东西只可能是高档名品店,可想而知更多美食快餐饮料的一楼不会是其流连场所。苏筝窒了下,果断反扣黑锅:“那你早说嘛,你又不告诉我们她喜欢去哪几家店面消费,鬼才知道要去哪里守。”

    叶霜早已经听见电话里内容,见这对小男女一吵架就忘了正题,于是笑眯眯出言打岔:“阿k是不是来通知消息的?我们现在去哪儿堵人?”

    苏筝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还有正事要做,气呼呼问了阿k对方的消费店名后,挂断电话就搂上叶霜一支胳膊,斗志昂扬一抬下巴:“哼!霜姐我们走,让阿k看看我们女生也是不好惹的。”

    ……

    上商场三楼找了一圈,不一会儿后鱼姐身影就映入叶霜二人眼中。

    为了防备对方包中带的行李过多无法完全调换出来,叶霜和苏筝一人背了四五斤,结果一看鱼姐形象,两人同槽险些爆了个粗口——尼玛人家拿的是手拿包!

    “这可不好办了。”苏筝一边挽着叶霜做走马观花闲逛状,一边贴近犯愁:“手拿包……估计一会儿她买的东西都是直接让人送上门的。这东西握手里可没包包背身上那么好偷,而且可储存量也不大,估计除了现金信用卡外,顶多再放个手机。”

    “也是。还是换个辙吧。”叶霜从包里摸袋巧克力出来:“我们先跟会儿看看。”

    苏筝点头,同摸包牛肉干:“那就先看看吧……霜姐快看,正好那家鞋店打折!”

    只要目标人物不跑远,说实话跟得近不近没什么太大影响。就算人家不是道上专业人士,但你也不能把人当白痴打发。如果在商场时候总能看见身后有两个熟面孔一路跟着。相信不管是谁都一定会有警惕怀疑的。

    于是两个女人边留心鱼姐位置边自己扫货,虽然分了点心思出来关注目标人物。但也不影响二人购入新品时的愉快心情。

    好容易等到鱼姐买完东西离开三楼,往顶层美食区而去的时候,叶霜带着苏筝隔了几分钟才跟上,期间通过商场中庭中空处锁定鱼姐在楼上层的动向。

    跟到一家巨贵咖啡厅门外十米左右,两人不忙进去而是先在外面商量几句。

    “好机会。她果然把买的东西都让店家送货上门了。”叶霜慎重拍拍苏筝肩膀:“小苏,现在到了组织考验你的时候。”

    “???”

    苏筝完全没听懂:“霜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后来想了想,要通过‘邂逅’路线来认识的话还是有点墨迹,而且之前做的准备工作也太多。”叶霜笑吟吟道:“再说你看本来我们都计划好了,结果她今天就拿个手拿包出来。这说明老天都不答应啊……所以我决定还是直接来招猛的。”

    “……”有话你直说行么。

    苏筝眨眨眼睛分外疑惑看叶霜。叶霜又往咖啡厅里瞄了一眼,透过透明落地玻璃窗确定了鱼姐落座位置后,轻咳之后小小声问:“你会剥衣服吗?”

    苏筝大惊,倒吸一口凉气,虽然表情惊骇,声音中却透出一丝激动兴奋的小颤抖:“剥、剥谁?”

    “我知道你们基础技能有划皮包这一招,估计你也带了刀片的吧?!”叶霜不用苏筝回答就接着说了下去:“一会儿你先进去,把那个鱼姐身上衣服划烂……记得要在比较尴尬部位但又不能马上让人发现走光的。我去洗手间溜达一圈再过来。然后……嘿嘿。”

    苏筝想了一会儿,忍不住也捂嘴激动得小脸通红:“霜姐、你这招真龌蹉。”

    “过奖过奖。”

    商定并谦虚几句之后,叶霜很快离开并绕到另外一处遥遥观察。

    苏筝转身进了咖啡厅。门口处很快有服务生迎上来领座,苏筝和其说了几句后指定要了某靠窗座位。这时候客人少,服务生也不可能驳回顾客合理要求,于是果然带苏筝向着对方手指点过的方向而去,路上就经过了背向门口的鱼姐所在位置……

    以常人的眼力来看,根本没人看得清苏筝做了什么。就算是叶霜。她的动态视力虽然好,但也不可能透过椅背和桌台盆栽达到x光的效果。

    所以就算叶霜饶有兴趣的仔细观察了。最后也只不过看出来苏筝以极快的速度探手在鱼姐背后抹了一把……就像是不小心手臂幅度挥大了擦过而已,再接下来的动作就被鱼姐坐着的沙发靠背给挡下了。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般。苏筝很快到了自己指定的座位处坐下,又随便点了一份咖啡糕点,等服务员离开后才拿出手机埋头按键。

    叶霜不一会儿就接到对方发来短信,看完后想了想,又回三楼找家女装店进去逛了一圈,而后提着一个大包装袋才走回刚才咖啡厅前面。

    “我约了人的。”叶霜拒绝带路服务生好意同时,里面靠窗座位的苏筝也站起来向叶霜挥了挥手。

    叶霜挥动手臂打了招呼,顺口要服务生将苏筝点单照样再上一份,果然后者就没继续跟上来了。

    路过鱼姐时候,叶霜惊“咦”一声停下脚步,而后在鱼姐注意到旁边有人停下并下意识望来时,露出一点为难神色:“你裙子……”

    鱼姐莫名其妙低头一看,险些昏倒。今天她穿的套裙出门,本来好身材当然就要秀出来,所以鱼姐衣服都走性感紧身路线,没想到今天穿的裙子被苏筝沿着车线划开一条小口。状似自然炸线状态。再加上紧身衣服本来绷力就大,坐了这么一会儿自然是把口子崩开得更大……

    本来嘛,在咖啡厅里大家视线都不会放下去看桌子下面,再加上鱼姐这里已经点过东西又没服务生过来徘徊,自然是一时半会儿没人发现。

    可是叶霜一来就不一样了。她本来就是套交情的,当然要见义勇为提醒走光鱼姐。

    鱼姐发现自己尴尬状况后低呼一声,下意识把短外套盖上大腿。虽然暂时挡住了,但是一会儿离开时候照样要出问题。

    叶霜憋笑作出担忧姿态,欲言又止的看了鱼姐一眼,迟疑着笑笑就要继续向前走开。

    鱼姐也是从没遇上过这种丑事。情急之下忙开口把人叫住:“等等!”

    “嗯?”叶霜落落大方转回身:“有什么事?”

    鱼姐一噎,还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想找个办法解决自己尴尬而已。脸色难看挤出一笑,鱼姐拿过桌上自己包包,打开抽出一张名片递来:“小姐形象不错,我是妙艺传媒的明星经纪人。不知道可不可以和你谈谈?”

    要换做普通小女生的话,这会儿即使不信也是愿意抱一分期望浪费几分钟时间的。但叶霜要的可不仅仅是被利用而已,她还需要对方看重自己。

    于是先向苏筝方向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一会儿再过去,看见苏筝自己又无所事事坐回去刷手机后,叶霜这才顺势在鱼姐面前坐下,姿态优雅、气场全开,完全拿出了自己当初在镜湖市忽悠卢少越的功力,看也不看那张名片:“这位女士有话可以直说。如果力所能及的话,我很愿意帮些小忙。”

    鱼姐对叶霜不给自己面子行为有些暗气,对方不接名片就是看不起自己自我介绍。不管是故作姿态还是别的什么,这举动总是让她有些下不来台。

    皮笑肉不笑收回名片,鱼姐顺手拨弄一下头发开口:“这位小姐的外套不错,我很喜欢,不知道可不可以向你买下来?”说着目光已经落进叶霜放在椅边的大购物袋上。

    袋子logo是一家很出名奢侈女装品牌,鱼姐本来就在圈中。对于一些品牌新装当然也有关注。今年这牌子的新款中正好有件长风衣,就是叶霜买来的这件。看其从袋口露出的领子就能认得出来。

    现在解决尴尬最好办法是换衣,但是鱼姐既不能自己出去。也不想把事情闹得连服务生都知道。所以既然现在只有一个人发现,那最好就只是这一个人发现就够了。

    叶霜看眼自己脚边包装袋,略微沉吟后故作恍然大悟状:“你想要这个?举手之劳而已,倒是没什么不方便的。”

    鱼姐松口气,就怕叶霜不给面子。于是解决心事后也恢复几分笑意,拿出手机笑道:“我也不会让你吃亏,这衣服多少钱,我用手机银行双倍转给你。”

    叶霜故意将自己手机随手放在桌上,做掏包翻卡状后找出一张银行卡报出账户。

    鱼姐转账成功,很快桌上手机也收到提示。叶霜随手点开看了眼,随后退出短信点头笑道:“小姐果然守信用,那这衣服就是你的了。”

    鱼姐此时注意力却不在衣服上,她瞪大眼睛盯着叶霜手机,一瞬间几乎要屏住呼吸。

    叶霜装模作样:“小姐?”

    鱼姐猛地回神抬头,不可思议看了叶霜一眼,再迟疑将目光转向仍没黯下去的手机屏幕——屏保画面上是一张叶霜特意调出的照片,照片背景是一艘名流人士绝不会错认的游轮,而叶霜则与卢少越二人神态轻松并肩倚在栏杆,旁边还有卓远航端着鸡尾酒杯与叶霜似在交谈……

    这张照片是卓飞扬偷拍成果,本来是为了拿回去炫耀,让卓家老爷子老太太看看自己心向往之的骰子女神。没想到隐藏工夫不好,刚刚拍完就被叶霜抓到,于是照片也被没收,只有叶霜在自己手机留了一张,准备关键时刻拿出去做忽悠资本……今天用起来就是刚刚好。

    照片中明显可以看出卓远航谈话对象是叶霜,而卢少越也是陪站。不管是三人神态,还是画面情景中隐约透露出来的主从信息,任何人看到照片都不会误认为叶霜是处于附庸地位的花瓶。

    鱼姐本来就见识广博,虽然没有过被邀请上四海集团游轮的经历,但是会所接待的客人中还是听过一些传闻的。再加上卢少越签洛铭辛代言时候也曾经来过魔都,卢家珠宝店在全国亦有分店。这么综合一下来的话,能和这二人处于平等地位的叶霜身份就值得回味了。

    被照片中透露出来信息吓到,鱼姐刚才高高在上态度迅速收敛,飞快切换成了热情笑容。避而不谈手机屏保问题,而是亲切放缓语气:“不好意思,刚才我有些着急了,可能态度有些不好。”

    叶霜见好就收,很识相也体贴道:“没什么,女性遇到这种事情确实尴尬,要是换成我的话,肯定也没法心平气和的……还好这里环境倒是不错,没什么太多人往来,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双方互相有意结交,鱼姐是想攀附上一个来头神秘的新客户,而叶霜本来也就是为她而来。你来我往之下,由这次巧遇慢慢闲聊开来,甚至不一会儿连苏筝也将位置换了过来,三人仿佛一见如故,没多久气氛就相当融洽。

    ……

    “总算是搭上这条线了。”

    互相留过联系方式后告辞分手,苏筝挽着叶霜胳膊,走出商场后也松了口气:“还以为这次又要白走一天,还好后面霜姐倒是反应得快。”

    “计划赶不上变化嘛,有情况就要随时调整。不然要是只能照着套路走的话,很容易一出现问题就被坑死。”叶霜倒是对苏筝之前使用手法很感兴趣:“你刚才是怎么把她裙子割开的?我看好像就是一挥手的工夫,不怕割到肉?”

    “这就是熟能生巧啦!”苏筝得意洋洋一抬小下巴:“关键是手感,多练几次找到感觉就好了……再说割线的时候也不用太使劲,只要感觉差不多的程度悬空一划就好。车线水平位和身体之间还是有一层布的空隙距离的,一般人掌握不了这个分寸,但是我的话就可以注意到。”

    “手感?”叶霜摸摸下巴:“换句话说还是技术问题,没有其他诀窍?”

    如果光是技术问题的话就好办了,叶霜最不怕的就是操作技术。但是要像魔术般有什么不宣之秘的诀窍话,那就还得向内行人请教才行。

    “霜姐有兴趣?”苏筝笑嘻嘻道:“这个没有一年半载是练不出来的,而且练了还不能丢下。比如说我现在玩这个是轻而易举,但要是过上一周十天的不动手话,突然动手就未必还有那么好的分寸了。”

    叶霜点点头:“逆水行舟。”

    别管什么技术都是这个道理,你玩的本来就是高端精密技术,生疏了要找回来虽然比其他人容易,但肯定就没有自己巅峰时候的状态。

    别看苏筝笑嘻嘻小女生般的样子,平常爱好也是电影小说动画加购物游乐场。但是一旦到自己领域方面的时候,那是半点都不会掉链子的,而且绝对是最专业状态。

    当然她的付出也有收获。苏筝在中级代理人团队已经工作有三四年时间,这几年中平均每年度会有四五单生意在团队完成,每单平均十几万,一年下来比普通金领赚得还要多几倍。

    不是这样的话,之前在购物中心时候苏筝也不敢那么放肆刷卡败家。

    苏筝没心没肺:“霜姐要想学的话,回头我把诀窍告诉你就行啦!我们这行本来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所谓手法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你能不能把它练成神技。”

    叶霜也笑:“行啊,那回头你就跟我说说吧。”

    两人一个开玩笑的教,另外一个却不是开玩笑的学,新的悲剧传说就这样拉开序幕。(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