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71 想不到题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71 想不到题目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小男生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具体的细节,所以叶霜干脆跟着采购小队一起去看了那个卧床休养的男人。

    而后,从面相老实巴交的男人口中,果然就得出了让叶霜无言以对的答案——把他腿打折的客户确实是王学与。

    “山林市还真是小啊……”

    在别人家里,叶霜再大的脸也不好意思说出自己认识行凶人的事情,所以也只能告辞离开后才在车上感慨一句。

    “nosurprise!”安东尼斯耸耸肩:“世界确实很大,但是当你进入一个小群体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圈子里在你面前来来去去的总是那么几个混蛋。”

    说完还幸灾乐祸的吹声口哨,调侃笑问:“难道你觉得羞愧,想补偿那个被打伤的男人?”

    叶霜身边发生过的事情,基本上都瞒不住这么几个人。一来毕竟是业务中结识的关系人,沟通或者汇报时候总要提到。二来就算其他人没注意到某单业务的细节,但那么几个相关人的名字在耳边听到得多了,总也会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所以安东尼斯知道王学与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好奇怪了。

    “王学与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干嘛要因为他欺负了别人而觉得羞愧?”叶霜想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叹气:“不过这事情确实也太邪门了,还好那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容易生事的,被打也就吃个闷亏不会去计较了,否则要是真闹起来的话,到时候说不定怎么七拐八绕的和我们又沾上关系……”

    比如说如果真遇上想成心报复的人,对方动不了王学与,没准儿就会去动邱雨,到时候和邱雨正暗中眉目传情的许简肯定跑不出去。而许简被牵涉其中了。叶霜被拖下水也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这么一想的话,那男人老实倒也是一件好事。

    叶霜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如果是自己亲朋好友莫名其妙被人打断根骨头……比如说姚知行那次的情况。她是怎么也要上门讨个公道的。

    但弟弟的同学的姐夫?这么七拐八绕的关系还是算了吧,难道她还觉得自己现在事情不够多?

    可是叶霜不想主动揽事儿,却架不住身边有猪队友拖后腿。

    自从事情在叶霜这里过了明路之后,叶小弟义薄云天得愈发……明目张胆了。

    他不仅又来叶霜这里讨了一回活动资金,而且还发动了自己能发动的人帮忙。要从其他人那里要经济支援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再二也没二到那地步去。

    但是比如说买了菜不好搬。或者哥儿们姐夫要复查时候找人开个车送一下。这种程度还是可以做到的。

    于是,不敢指使其他人的叶小弟就把求助电话打到了许简那里。

    再于是开车送人时候互相客套认识下,再顺便聊上几句……许简就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许简暗中纠结。邱雨暗中纠结,王学与还不知道受害人与邱雨已经拐弯抹角的搭上联系,而这时,叶霜已经刷新出男性姿态回到了魔都。

    ……

    “你们没事自己送上门做什么?”

    在许简终于忍不住打来诉苦电话的时候,刚到魔都的霜哥也觉得很纠结,拿着霜妹绑定的手机憋出的女声,口气忍不住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别人挨打又不是你们打的。有什么好郁闷?”

    “毕竟王学与也是为了小雨才想开那个翻译公司,结果又因为这个事情才被骗了进去,不然那售楼的也不至于被打断腿……”许简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上偶尔会有让叶霜十分不可思议的柔软同情心。

    叶霜无语了半分钟,而后没好气开腔刷嘲讽:“其实你这么说也错了。王学与煤二代啊,他在乎那点钱?人家在乎的是面子,是真爱。打了那卖楼的更主要还是个心情问题。要不这样。你只要把邱雨还给人家。最好再主动渣渣一下让王学与趁虚而入,事后他心情好了自然风平浪静。地球重新恢复和平,这样不是更好?”

    许简:“……”

    “没事我挂了?要想趟浑水你们自己去,不过去之前我先说清楚,你叔叔比王学与可更难对付得多了。你把自己曝露在王学与面前不要紧,但要是把邱雨曝露到你叔叔面前……呵呵……”

    叶霜懒得多说,“啪”一声就切断了电话。

    最后那个“呵呵”倒是真把许简给吓住了。他相信自己叔叔不至于心狠手辣到草菅人命,但他也相信现在的许河手上绝对不干净。

    于是叶霜让安东尼斯继续关注下去的时候,果然就没见许简再有什么动静。另外她还打了电话去叶小弟那边试探,听叶小弟随口说起许简开始还主动帮忙几次,后来工作忙了就没什么时间来了……

    人都是这样,只有真正切身之痛才会警惕,也才会小心翼翼。

    许简也怕了。

    当然,这些暂时都还是后话,挂完电话之后,叶霜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邱雨召唤到魔都来。

    在目前来说,和王学与、许简二人之间能联系起来的纽带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子,只要她不在,即便许简真的头脑发昏,至少事情的曝露也没那么快。

    再说了,“他”现在正好需要一个女性法语翻译陪着容素去和l.p.a的代表接触。

    在姚知行牵头、车队里的富二代们疏通关系之下,这个调派请求很快就被通过了,第二天邱雨就被山林市外事办以交流名义空邮到了魔都,而后再被霜哥接上车,直接赶往容素租住的公寓。

    “叶先生原来在魔都出差。”邱雨坐在后座的样子娴静美好,双手轻轻搭拢在膝盖上,一身素净的打扮十分清纯。她冲正在开车的叶霜微微一笑,缓缓的开口:“恕我冒昧,魔都这样的城市想找到一个翻译并不困难,为什么要特意把我找来?是因为要接触的客户有些私人问题?还是因为……王学与的事情?”

    叶霜抬起眼皮从后视镜看过去一眼,含笑点头:“邱小姐还是那么聪明。我想你避避风头也是好事,毕竟许简也是我的下属,出了问题我也会觉得头疼的。”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邱雨叹息声:“其实我也不赞成许简去帮助那位售楼中介。毕竟我们没有那个立场。”

    叶霜在红灯时间抽空比个大拇指点赞:“邱小姐果然自私自利,许简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邱雨:“……”这帅哥到底是在夸自己还是在骂自己?

    不管是夸是骂,总之半小时后邱雨就跟着叶霜一起到了容素暂住的公寓。

    “叶哥!”容素开门惊喜迎上来,抛下房间里另外一个脸色臭臭的钱千祥,对着叶霜眼睛亮晶晶欢笑:“还麻烦叶哥特意帮我找个翻译过来,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钱千祥“哼”了一声在沙发上调整下坐姿:“魔都那么多翻译。用得着他多事?”

    容素充耳不闻。十分勤劳的跑去端茶倒水:“叶哥喝茶吗?我堂哥新送了上好的六安瓜片过来,一点都不涩口,可清香了。你要喜欢的话我就让堂哥再拿一罐来。”

    “喂……”钱千祥脸黑了。那瓜片是人家送家里老爷子的极品。特贡的,连家里都没多少。

    邱雨跟在叶霜身后进来,对容素和钱千祥二人都笑笑,非常有礼貌问好:“我叫邱雨,是山林市外事办的翻译,两位好。”

    叶霜顺势在沙发上坐下,结果容素勤快递来的茶杯后道谢。啜饮一口后笑道:“邱雨是女孩子,跟在容小姐身边会比较方便,而且钱先生应该也从韩先生那里知道了,夏承这个人的底细有点不清不楚,翻译用自己人的话当然能更放心一些。”

    叶霜当然也突击了法语,但是以她经常现在出面的性别来说。跟在容素身边总有些不方便的时候。

    比如说万一要有私人邀约的情况。容素身边带个女性翻译同去,总会更加不引人注意和显得自然一些。

    邱雨此人有些内向安静没错。但同时又很有冷血无情的果断。

    简单来说,她其实就是天生理智大于情感的冷漠却又态度消极。所以在她因为觉得没有必要争执而总是被动接受一些事情的时候,加上外表的柔弱清秀就会给人带来一种很好说话的错觉。但是如果真到了邱雨觉得危险不利或是自己无法忍受的情况时,她往往也比一般人更能狠得下心来快刀斩乱麻。

    ……这样的人跟在容素身边让叶霜很放心,因为她不容易心软,更不容易被诱惑。

    钱千祥虽然不爽霜哥在容素心目中的地位比自己更高,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会因为赌气而拒绝对自己家人更好的提议。

    女性翻译并不难找,但是韩初在京城党心目中的高大形象显然更加根深蒂固。

    于是韩初的名头一被拉出来,钱千祥再不满也只有接受了这个安排。

    再于是短暂的彼此适应了一晚之后,第二天邱雨就跟着容素一起去见l.p.a的负责人去了。

    顺便说一句,霜哥和钱千祥也陪同在侧。

    “能有这么美丽的小姐做亚洲区的代言人,相信我们l.p.a未来的销量也一定会有很大的成长。”

    深棕色卷发的法国青年很诚恳的说着扯蛋的谎话,注视着容素的眼睛里仿佛带着真切的欣赏和赞同,就像他真的觉得容素是多么合适的代言人选一样:“我一直很相信夏承先生的眼光,他总不会让我失望。”

    容素对青年露出一个甜甜微笑,然后侧耳压低声音问身边邱雨:“他说了些什么?”

    “一些普通的交际辞令。”简称废话。

    邱雨也答得非常快,简单归纳解释了一句就直接答:“你回答谢谢就可以了。”

    “哦。”容素十分相信霜哥介绍过来的人选,于是再抬头微笑:“thankyou。”

    法国青年惊叹,一直听说东方语言很神奇,没想到今天一听才知道是真的,短短几个字就翻译了刚才自己一长串的语意……

    钱千祥默默喝茶:“……”

    霜哥淡淡笑下同样用法语接上:“文森特先生太过赞美了,我们也希望尽可能满足l.p.a的期待。让双方的合作能得到更加圆满的结果。”

    随意聊上几句,顺便闲谈了一下法国的下午茶和马卡龙,将气氛营造得尽量轻松闲适起来后。霜哥才状似无意的随口接上一句:“这次的合作对我们也是一个惊喜,不知道文森特先生是怎么和夏承认识的?”

    “事实上夏承和我们的首席设计师更熟悉些。”文森特善意的一笑,完全没有察觉到问题的揭晓答案:“凯瑟琳的儿子是夏承先生的好友,所以夏承先生也偶尔会去凯瑟琳家中拜访……当然,我们相信这些因素并不会影响凯瑟琳的判断,所以和容素小姐的合作我们也是相当期待的。”

    不影响?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叶霜看不起容素。但是在夏承随便张口就能控制代言人选来看。那个首席设计师的所谓公正判断绝不是表面上说的那么光明正大。

    一个首席设计师能被威胁的可能性就多了,这类人往往会受到一个企业的尊重和重视,甚至视为品牌灵魂。

    但要从社会地位上来说的话。在生活中他们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权势。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叶霜含笑道歉一声后退席,留下其他人继续交谈合约细节,而她则找到洗手间给安东尼斯打去了电话……用女性的声音。

    “哦,你终于认识到我比那个king更有用了吗?”安东尼斯带着一点小委屈接听了电话,而后抱怨着的同时也并不耽误他在电脑上操作:“小霜,你早就应该更加相信我一些。那个小毛头还太嫩了。”

    “你们各有所长。”叶霜随口安抚被冷落了许久的安东尼斯:“阿k在细节方面比较善于挖掘,但是你在总体全局方面的技术性更强一些……”

    “我好伤心。”安东尼斯假意哀伤。

    “……当然了,你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做到阿k能做的事情,而阿k想要取代你的地位却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学习。”在需要用到对方的时候,叶霜不介意适当说些好话。再说这个本来也是事实。

    安东尼斯也果然不辜负叶霜的重望,不一会儿后就兴致盎然的回报了消息:“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你想要的。但……那个凯瑟琳的邮件中似乎有些挺有意思的设计图。是别人发给她的,但是我却从l.p.a公司的发布新款上看到它们署了凯瑟琳的名字。”

    “剽窃创意……不对。你意思是枪手?”叶霜有些悟了。

    再好的设计师也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能保持最好的状态。设计需要经验,需要积累,但也需要灵感……就如爱迪生所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甚至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更重要。

    工资好多年没涨了,老公又偷瞄街上性感小妞了,好多才华新人威胁到自己地位,眼角鱼尾纹多了,儿子学习或工作遇到挫折了,肚子上又多了一个游泳圈,更年期到了神烦……这些种种琐事都有可能消磨掉一个设计师的灵感。

    别以为设计师就不食人间烟火,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再清贵神秘的职业都一样。

    如果这只是偶尔的事情,那么凯瑟琳的地位倒还不足以为此动摇,但是假设这已经是常态,那么显而易见凯瑟琳的首席设计师地位已经是岌岌可危。

    “能查到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收到这些邮件的吗?”叶霜想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

    “我看看……哦,已经有五年多了。”电话对面传来一连串密集的键盘敲击声后,很快安东尼斯就给出了答复。

    五年……那么说她早就已经名不副实了。

    叶霜叹口气:“大概是被抓到把柄了吧,如果是因为这个而被威胁的话,我应该能猜测到她被挟制的理由了。”一旦这些事情被泄露出去的话,等待凯瑟琳的就是身败名裂。

    人们可以接受一个曾经的天才江郎才尽,大家顶多是惋叹和可惜而已。但是人们无法接受曾经高高在上的人突然变成卑劣的存在……这种反差实在让人震惊。

    “要我给她一点小警告吗?”安东尼斯兴致勃勃。

    叶霜想想:“还是先不要了,等小素先把好处吞了再说。”反正把柄在手,早披露晚披露都是一样的效果。还不如先把眼前的好处拿下。

    确定了夏承和l.p.a的友好关系由何而来之后,掌握了一张底牌的叶霜很快结束电话准备回席。

    而当她刚刚推开洗手间隔门时,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小青年攥着裤头快要贴到墙角的惊悚目光。

    叶霜:“……”总感觉这一幕好生熟悉。

    “!!!”小青年似乎也觉此情景有似曾相识感觉。而后定睛看了霜哥三秒钟哀嚎:“怎么又是你!”

    在飞机场的时候也是,在酒店的时候也是!

    为什么每次自己在男洗手间听到女声时候都有这个帅哥在?

    差点吓尿……不对,差点吓到尿不出来了有木有!

    再来几次铁定会留下心理阴影的有木有!!

    “……”霜哥整理一下衣领,掸掸袖口分外镇定一副风光霁月模样,低沉磁性声音从喉咙中随之传出,伴随着能让人自惭形秽的圣洁微笑:“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青年眼睛瞬间瞪大。看看叶霜身后的卫生间隔门。再看看叶霜,嘴巴张了又合不知道是打算说些什么。

    幻觉?

    不,不对!哪会有这么真实而且还出现了两次的幻觉?

    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既然注定无法从霜哥身上得到自己困惑的问题答案,于是小青年最后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霜哥从洗手间光明正大走出去……他甚至连叫住对方探究真相的勇气都没有。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重新回到座位之后,叶霜已经没有继续试探的必要,只静静的含笑聆听钱千祥代表容素和文森特商讨关于代言合约的细节。

    大概提出了自己这边的几点要求之后,接下来的部分钱千祥几乎没有更多要求。毕竟这次代言是容素占了大便宜,关于这一点他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除了保证堂妹不会被潜规则和陷入某些合约陷阱以外。其他的条件即便再苛刻也不能算苛刻了。

    友好气氛下的晚餐很快结束。

    钱千祥坐到驾驶座送几人回去时候,皱眉略有些疑惑问叶霜:“怎么后来的时间没见你说什么了?”他本来以为对方应该还有更进一步的套问,没想到就是去洗手间之前说了那么几句而已,回来后的叶霜安静得让钱千祥十分意外。

    叶霜笑笑:“该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文森特先生身上也没有其他更有价值的信息。”

    钱千祥点点头,既然知道韩初现在正干着的职业。他当然也就不会询问更多的细节。于是只把和容素有关的问题拿出来确认了一下:“看你的意思。我妹妹签这合约没问题?”

    “合约是没问题的,对小素很有好处。虽然这大概就是个鱼饵。但谁也没规定吃了鱼饵就一定要上钩嘛。”叶霜安慰钱千祥:“我相信你的脸皮厚度,加油。”

    “喂……”钱千祥脸又黑了。

    容素倒是还保存了几分羞耻心,有些不好意思插话:“但是夏先生毕竟给我介绍了这么难得的合约,如果事后就翻脸不认人的话,会不会有点不大好?”

    “没关系的。”面对女生时叶霜态度明显要好上许多,她从后视镜中对容素安抚一笑,十分自信笑道:“等到这次代言的拍摄工作执行完毕的时候,想必夏承和那个首席设计师都不会有空再来找你了。”

    至于合约?到时候都已经开始广告宣传了,难道l.p.a还能临时撕毁合约再找代言人不成。

    钱千祥默然一会儿:“……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叶霜懒得理他,这人对自己成见太深,简直没法纠正。

    倒是邱雨一直安安静静在手机上刷**看网页,低着脑袋十分自觉的不参与谈话。叶霜看了忍不住也照顾一下对方情绪,免得把女生排斥在外:“邱小姐在和男朋友联系?”

    邱雨抬头恬静笑笑:“并不是男朋友……我只是在问一些朋友的事情。”

    “姓王的朋友?”叶霜了然。

    邱雨叹口气,看看一脸好奇转过脑袋来的容素,再看看前面驾驶座没吭声了的钱千祥,指头顺了顺头发想想,比较含蓄点头委婉道:“算是吧,听说他去了一次外事办。”

    去外事办做什么?当然只可能是去找邱雨。

    叶霜对王学与的执着程度也是相当敬佩,不知道是因为真爱还是因为邱雨撤退得让他太不甘心,总之对方现在保持一副势在必得的斗志,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会对邱雨实行持续骚扰政策。

    因为有容素和钱千祥在场的关系,叶霜也不好在这种场合把邱雨的私人事情拿出来讨论。倒是邱雨主动笑笑化解有些尴尬气氛:“我现在倒是很庆幸能有出差的机会,毕竟能出来走走也是好事。”

    叶霜含糊应了一声,装作没看见容素好奇八卦求分享眼神,淡定转回头装死去了。

    钱千祥从驾驶座丢了个包含假公济私意思的鄙视眼神过来,叶霜无视之。

    钱千祥不甘被冷落,从后视镜看一眼重新又低下头去的邱雨,伸手推了副驾座的叶霜一把,再次挑眉做了个你懂我懂的猥琐眼神……

    叶霜扶额叹息,这人的思维真是太发散了。

    还没等前面无声交流再进一步,容素已经扒着座位靠背探了颗脑袋到前面:“祥哥,你在跟叶哥玩什么呢?”

    钱千祥、叶霜:“……”

    邱雨也抬头疑惑望来。

    钱千祥咳嗽声做正直状:“没什么,别乱猜。”

    容素不信看叶霜,她显然觉得后者会更有信服力一些。叶霜沉思一会儿,刚刚张口想要说话,自己身上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是霜妹的绑定号码。

    叶霜做若无其事状边随口忽悠容素,边等待霜妹手机震动过去。

    终于身上不再传来震感时候,没想到接下来安静了一会儿,紧接着容素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容素拿起手机一看:“咦,小夏的。”然后顺手接起,刚刚“喂”了一声,就听墨小夏那边传来明显拖着哭腔的声音:“林珏在和人打架怎么办怎么办!”

    “那你就等他打完啊。”容素抓了抓脑袋,一时有些抓不住重点。

    叶霜刚刚张口想说些什么,听到这里顿时沉默。一来她不能暴露自己听觉变态的事情,二来她也确实不清楚情况……

    没想到接下来墨小夏又抽噎一声,说出来的话顿时让叶霜沉不住气了:“可是对方带了枪啊!”

    “什么?!”

    异口同声的两个惊呼声让钱千祥打歪了方向盘。(未完待续)

    ps:加更来咯~~.接着求粉,本月无双倍的,有就投了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