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84 认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84 认亲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坊间传闻向来有真有假,不能完全相信,但也不能完全不信。

    比如拍花子,最初是被传得神乎其神,一个个人口贩子都仿佛有特殊的催眠技巧,多少催眠大师还需要道具辅助,他们拍拍头拍拍肩就行。

    接着眼界开阔后,民众开始质疑,指出传闻虚假的证据之一二三,言之凿凿说明迷信谣言危害。

    再再接着就是半信半疑……

    别人怎么样叶霜不知道,但她自己是确定“迷药”这一说法真实性的。

    吐真剂在20年代就被美国运用,一度曾经用于配合法庭审讯罪犯,直到50年代时才被人提出质疑,否定吐真剂下的口供结果。

    但这也并不是说硫喷妥钠就真的退出历史舞台了,只不过是转移潜伏到了民众媒体之下,被情报部门或犯罪分子放在特殊场合使用而已。

    中级代理人之后,因为业务涉及范围开始变得复杂的关系,韩初曾经抽空带叶霜去了某个化学实验室。一些值得注意而又不怎么在明面上流通的药剂都被韩初拿出来给叶霜熟悉过,而那其中就包括了现在男人手上的硫喷妥钠……

    “那手机里存了什么?”

    如果叶霜最开始好奇只有两三分,现在也已经七八分。

    男子窒了一下,正要说话,叶霜已经打断他:“算了我知道你不会说的!”

    男子:“……”

    叶霜想想:“其实我真没看过手机里的东西,你信吗?”

    鬼才信!男子总算抓住说话机会冷笑声,手腕一翻重新捏出小喷瓶:“让我问问我就信!”

    “你当我傻啊。”叶霜鄙视:“削减大脑活性顶多是降低普通人防备心,就算吐真剂也不是完全万能的,还有经过适应训练的特殊人呢!”

    “说的也是。我确实没打算完全相信你说的话。”男子居然也认同了。

    叶霜叹口气:“再说现在我已经看你亮出这种东西了,就算问出来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恐怕你也不会轻易罢休的,都怪我身手太敏捷。”

    吐真剂用完效果和喝酒喝懵了的人差不多,不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且清醒后不会有那段期间的记忆……换句话说男人如果还有底线或者不想惹事的话,确定叶霜没有知道秘密也有可能就放她离开了。

    可惜叶霜反应迅速。一反手就把男人技能读条打断了。等回过头冷静下来一看,再想装傻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男子纠结皱脸:“……这一点也没错。”

    叶霜再想想。苦恼叹息:“医院停车场也有摄像头的,要你真在车里得手也就算了,但现在我们要冲突起来的话,就算我完了你也跑不掉……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男人抱头痛苦捶车半分钟,而后转身大怒:“你一开始让我得手不就没事了!”

    “你怎么不反省自己心理阴暗还做事冲动?!”叶霜也忍不下去了。这人简直无理取闹。

    一场战火眼看就要掀开时,男人兜里传出的手机响铃声在千钧一发时打断僵硬气氛,还是病床妹子的那个手机。

    男人纠结的看了叶霜一眼,再纠结掏出手机瞪着它。

    叶霜摊手:“你接吧。我暂时不跑。”

    今天这事情不解决的话,跑了也代表无数麻烦。毕竟昨晚把晕倒妹子送来医院的时候,在联络簿上签字填的可是叶霜自己的资料。

    听到叶霜的话后。男人脸色这才好看许多,没好气接起电话走到稍远一点的位置:“喂!”

    “我看时间有点久。所以跟隔壁床借了手机。”妹子声音慢吞吞从手机另外一边传出:“听起来你心情不大好……嗯,难道是你以为那个女生看了我们的短信?”

    “一晚上呢,这么长时间谁知道她了解了多少事情?”男人倒是不避讳叶霜就在自己身后两米开外的位置,爽快承认道。

    妹子那边完全不受男人大嗓门影响,不咸不淡的传来伴随着医院走廊嘈杂背景的说话声:“你忘了看我手机短信要开密码?”

    男人瞬间一窒:“……”确实忘了,他只顾着检查短信里存下的违禁内容有多少,完全没意识自己在点开短信之前条件反射的解锁步骤。

    妹子叹息一声:“所以我说你智商低……”

    “就、就算是这样,但那女人也可能有特殊的破解密码技巧啊!”男人色厉内荏的企图用音量掩饰心虚。

    叶霜举手插了句嘴:“我还真没学过这技能,你想多了。”

    男人忿忿然瞪来一眼,叶霜见对方似乎不想和自己讨论这个问题,只好再摊手做出“你随意”的姿态。

    妹子没有叶霜的耳力,所以自然也听不到从男人背后传来的声音,继续进行着自己对男人的评价:“既然你已经承认了自己要去找那个女生的麻烦,再联系你现在不爽的语气,我不妨大胆猜测你没有得手?”

    男人:“……”搭档如此犀利简直不能愉快玩耍!

    妹子再叹:“好吧我不指望你的智商了,最好的结果是你没拐到人,而最坏的结果就是你已经动手了却还是失败……嗯,说得再简单点,你暴露了对吧!”

    如果前面还是问句的话,说到最后一句时妹子已经用上了肯定的语气。

    因为妹子说得太有道理,一瞬间男人竟然无言以对。

    “……来帮我办出院手续吧。”妹子沉默半晌,终于如此结论:“我觉得你的烂摊子还可以抢救一下的,看看那个女生愿不愿意商量一下。”

    ……

    很愿意和平友好解决问题的叶霜爽快答应了妹子的邀请。

    等着男人去帮妹子办了出院手续之后,三人一起乘叶霜小车离开,至于男人开来的车子倒是没什么关系,反正医院里面停一停也顶多是回头取车的时候交点钱罢了。

    因为只需要商谈。所以三人并无所谓非要找个什么格调高尚的地方小坐,叶霜刚把车开出医院,妹子就已经慢吞吞开口了:“这位姐姐不是普通人吧?”

    “嗯……大概确实不算普通人。”甚至还不算普通人类。

    叶霜认真想了想,掌着方向盘看了看后视镜:“不过我很奉公守法的,只是身手比较好而已,没你们想象的背景复杂。”

    “我们想象的?”妹子歪了歪头,眼睛里很明显露出疑惑的神色:“你怎么会有这种误会?我们并没有擅自猜测什么。”

    “哦。主要是你朋友的反应……”叶霜比较隐晦的委婉说明:“你也看到了。他一进病房的那个反应。还有后来没搞清楚状况就想动用吐真剂的中二……咳!我是说冲动。”

    “……”妹子谴责目光静静转向旁边坐得心虚的男人。

    “看、看什么看!”男人恼羞成怒。

    妹子声线依旧平静,但表情中明显带出了一丝痛心疾首:“我只是想大概预估一下,我可能还要被你的智商拖累多久?”

    男人终于大怒:“能不能别老拿我智商说事?”

    叶霜也怒:“次奥!这车子是我借来朋友的。砸坏了你赔啊?!”

    ……算上清醒时间,叶霜和这两人打交道绝不超过一小时。但就是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两人性格已经很鲜明的曝露出来。

    如果这两人是一个搭档组合的话,那么平常负责思考和制定计划的一定是妹子。

    男人性格冲动。但妹子的逻辑推理和情绪管理能力却十分强大。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的智商比男人要高得多。所以足够弥补男人捅下的篓子和处理日常的事务。

    但是同样的,在两人之中出任行动力的则一定是这个男人的工作。

    妹子拖延症晚期已经无药可救,而男人风风火火性格虽然过于急躁,但从另外一方面看却也是行动力高的体现。

    所以如果妹子有积压的事务不想动弹或者干脆想装没看见的无视过去时。这时候就需要男人力挽狂澜一个顶俩……

    因此,尽管两人这样南辕北辙的极端性格凑在一起,实在可以说是个悲剧。但如果不考虑争执可能影响合作默契的这个因素话。这对搭档的组合倒是意外的十分契合。

    等那对搭档你谴责我拖延晚期,我谴责你智商不足的歪楼五分钟后。虽然语速不快却言辞犀利的妹子最终取得了胜利,接着果断抛弃被自己打击到不行的搭档男人,重新将对话重点放回了叶霜身上。

    “这位姐姐,每个人都有不可能坦诚告诉别人的秘密。”妹子半张小脸都被埋在围巾里,看起来异常的乖巧,但神色却是完全不能称之为乖巧的平静:“我们不想追究你的身手,我也确定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工作……”

    略微顿了一下,妹子似乎是斟酌了一下语气和用词,然后才接着缓缓的说下去:“所以我大概可以这么认为——我们除了互相知道彼此不是普通人外,其实并没有什么非要戒备对方的理由,更没有必须对立的条件?”

    “是这意思没错。”叶霜现在也能自动无视男人了,反正和那人说道理太费劲,所以她干脆只关注妹子的心情:“我本来就没什么好奇心,如果你们也愿意无视我的话就太好了。毕竟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实在没必要没事找事。”

    “没事找事”的男人皱下眉,抓抓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点不爽的感觉。”

    叶霜对这人智商已经无话可说。

    妹子也无视过去,达成共识后,知道叶霜已经没有继续追究自己二人底细的意思,妹子就打算将事情到此为止了:“那么姐姐,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一会儿麻烦你在前面可以停靠的地方让我们下车好了。”

    “哦,好。”叶霜无所谓,她巴不得赶紧送走两个背景神秘、可能代表无数麻烦的搭档组合。

    ……是的,叶霜本来是这么想的。

    可是在还没有到达下一个停靠点之前。妹子手机里接进来的电话就让她打消了原本的想法。

    “我听说你出车祸住院了?”

    妹子接通手机后,叶霜清晰听见那一头传出来的熟悉声音如是说道。

    妹子慢吞吞“嗯”了一声,然后沉默了半晌才意识到这个回答容易让人误会,于是又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低血糖在医院躺了一晚上,是个私家车主送我去的,不是被撞进医院。”

    “……”叶霜也快要面无表情了,她真没想到在妹子手机里还能听见熟人声音。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很快手机对面的下一句话就解除了叶霜的疑惑:“哦。下次叫你搭档不要随便往我手机里发恐吓短信。就算你是我妹妹,再三汇报虚假信息干扰我行程也是要付钱的。”

    耳朵已然贴在妹子手机背面的男人忙辩驳:“我只是担心有什么事情才想第一时间通知你……再说那个也不叫恐吓短信吧!”

    电波两端的两兄妹同时无视了杂音,妹子再次“嗯”了声:“没事我挂了。”

    然后手机果然挂断。

    听完全程通话内容的叶霜无声叹息个。方向盘一拐,本来已经快要停到停靠位的小车甩了个车头,重新驶入路上车流。

    妹子静静看叶霜表示无声指责。

    叶霜再叹:“我觉得我们还得再重新认识下了……我叫叶霜,不巧正是你哥哥韩初手下的中级代理人。”

    妹子还是古井无波脸没什么反应。男人已经在一愣之后先跳了起来。

    “我靠!你是那变态手下代理人?”

    “……”妹子默默将目光转向了男人。

    男人一僵,叶霜已经乐了:“我们重新找个地方坐坐?”

    ……

    认亲之后。双方关系从中立转成了友好。

    虽然有些峰回路转出乎意料,但是想到妹子和男人貌似神秘的职业,叶霜还是觉得能多认识这么两个人绝对是没有坏处的事情。

    找了个咖啡厅要了独立雅座坐下,点单之后重新介绍了一下自己。叶霜在这中间还顺便电话给韩初让其证明了一下自己身份。

    妹子不慌不忙的确认叶霜没有说谎,而后挂电话。慢吞吞喝咖啡,慢吞吞吃蛋糕。思考并整理了思路几分钟后才终于抬头。在男人慎重目光中对叶霜认真提出了指责:“你是我哥的下属还给我吃路边摊?”

    “……一开始谁知道你是谁啊。”叶霜对妹子思考回路还是偶尔有无奈感觉:“再说了,我是新人没见过你还好说。但小苏……哦。就是昨天也在我车上的另外一个女生,她已经做了几年中介团队成员了,照样不认识你,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吧。”

    很显然妹子平常不怎么喜欢和家人沟通感情,看男人之前随便捞出吐真剂的架势,两人做的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工作。

    家人之间彼此都不怎么打交道了,又怎么能怪自己亲人的下属不认识自己?

    妹子想了一会儿:“好吧,这次就算了。”

    “……那要不然这次我买单?”叶霜无语个。

    “这倒不用。”妹子端着咖啡小口小口的啜饮着,喝了几口后才把两只手捂在杯子上暖手,然后转头看身边男人:“目录带了吗?”

    “没带,在车上呢。”男人很破罐子破摔。

    “……电子目录?”妹子想想后歪着小脑袋再问。

    男人嘟嘟囔囔几句,不怎么甘愿的掏出手机左右点点,打开蓝牙:“那个……叶霜是吧?你打开蓝牙,我传个文件过去。”

    叶霜依言照办,不一会儿后就接收了一份文件包。

    打开一看,里面琳琅满目各种产品清单还标注了价格在内,赫然就是一份商品目录,但是商品本身却让叶霜有些无语。

    “我是韩舒。”妹子对叶霜点点头,语气淡淡的自我介绍:“如你所见。我哥哥是做人才中介的,我是做商品代售中介……嗯,你也可以看做是中转买卖。”

    妹子用十分平静温淡的声音说着十分惊悚的内容:“枪支火弹、违禁药品、监视器材以及各种特工或反恐装备……除了原子弹不卖以外,你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来找我。”

    叶霜:“……”家学渊源果真如此彪悍么?

    妹子似乎不在意叶霜的反应。垂着眸子慢吞吞的继续叙述内容:“哥哥的中级代理人如果有器材申请的时候都会和哥哥申请,而那时候哥哥就会向我下单。不过既然刚好认识了,你以后直接联系我也是可以的。”

    “对了。”说到这里,妹子又想起某些细节,拿出手机终于抬头:“你手机或邮箱号码也可以给我留个,我们每季度都会更新商品目录群发给客户。除了特殊商品以外,还可以顺便做海外代购。”反正走的是非法运输渠道。某些订购单中有运输空余位的时候。顺便带些零碎东西也是不成问题的。

    叶霜面无表情报了手机号和邮箱号,看着韩舒妹子认真记录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你们兄妹在外面都这么吊。你们爸妈知道吗?”

    “嗯?知道啊。”韩舒妹子没意识到这是个冷笑话,眨眨眼一板一眼的认真回答:“一开始创业总有些不顺的时候,最开始都是家人先带我们了解行情……”

    呵呵……

    叶霜无话可说。

    在妹子自以为已经表达了善意之后,表情就肉眼可见的放松了几分。叶霜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接下来的对话就更加的轻松起来。

    通过了半小时的闲聊谈天,叶霜不仅知道了妹子的名字叫韩舒。是韩初的堂妹。同时也终于知道了男人的名字叫莫北,是韩初手下另外一个代理人的儿子,因为青春叛逆期时偶尔一次发现了自己老爸的秘密兼职,于是从此踏上歧路。坚定迈步走向这份“很酷”的职业……

    当然对方的青春叛逆期也是相当长了,别人顶多叛逆到高中,他直接叛逆到大学毕业。

    “哥哥这段时间一直在山林市。”韩舒妹子叉了一块蛋糕。塞进小嘴里细细咀嚼一会儿才疑惑看叶霜:“其实我本来也打算过段时间就去看一下情况的。毕竟山林市真不算是发达,说是拓展业务实在说不过去……后来知道他又发展了一个中级代理。但以前哥哥升级代理人的时候也没有类似这样手把手的教学……”

    韩舒妹子认真的苦恼了一会儿:“是因为你的潜力特别高吗?还是正好相反,其实是因为你的业务能力特别让人担心?”

    韩初最开始到山林市是躲家人,但是其实家里那些琐事根本不能算是大问题。所以大家只以为他是找个借口开溜,没想到他会真的在山林市待上那么久……大家最开始的推断其实是没错的,但变数却在于韩初突然发现了叶霜能够变换性别的事情。

    于是韩初滞留的档期延长了,注意到这一点之后,韩家人才开始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他们分析不出韩初反常的原因,韩初也不可能直白告诉家里人说自己发现一个变态。于是如此这般,在韩初不愿给出答案的坚定态度下,众人对于对方反常的原因也就愈发在意。

    韩舒正好碰上叶霜,正好又知道她就是山林市代理,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不趁势了解一下情况才真是怪事:“叶姐姐能回答我的问题吗?我哥哥留在山林市到底有什么原因?”

    叶霜心塞:“你觉得你们几十年相处都猜不到的问题,我才认识他不超过一年就能分析出来?”

    “我原本猜测是因为安东尼斯,后来觉得不大像。”韩舒咬着小叉子皱眉,努力想了一会儿:“从逻辑来推理的话,所有可能性的成立条件都不够充分。而如果是脱离了逻辑的不可理喻原因……”

    韩舒突然抬头,谨慎的审视叶霜半分钟才迟疑开口:“……难道是因为爱情?”

    叶霜:“……”你够了!(未完待续)

    ps:求个粉~~就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