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338 误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38 误会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其实到了现在,根本没人有心情仔细观察霜哥的表情是否逼真。

    格瑞西夫人中枪又被塞瑞弗拖了一段,为了避免身体暴露在狙击手视线中,移动的时候还要尽量寻找遮挡物。各种极限考验身体肌肉协调性的高难度姿势做下来,原本就已经很严重的伤势自然是雪上加霜。

    塞瑞弗鄙视格瑞西夫人的体重并不是故意找茬嘲讽,他是真没力气。

    别以为电视上的男主角随随便便一个公主抱是真的不费吹灰之力了,一百多斤体重挂在两个平伸出来的胳膊上,负重一方的胳膊还是弯曲成悬空不容易施力的直或锐角……塞瑞弗这小身板本来就是走的技术路线,各种挑衅和前科都是在智力弥补武力的条件下完成的。所以遇到这种时候,他是真的很有些罩不住场面。

    事实上塞瑞弗觉得自己能拖动这么重的女人都已经算是小宇宙爆发了。

    “你总算来了!”

    塞瑞弗见到叶霜的时候别提有多么惊喜。

    他刚才不仅费劲力气,同时也是费劲脑子。小小一间咖啡厅的三维坐标被塞瑞弗瞬间运算了无数次,拐过不少路线和转弯才安全的把格瑞西夫人拖到了柜台后面。

    此时咖啡厅中已经是一片狼藉,被狙击手射击打碎的东西不多,倒是随后而来的客人们的尖叫和惊慌跑动撞倒了不少桌椅。

    狠狠擦了一把满头的大汗,感觉到狙击终于停下,门口也有人跑了进来,就连房门和窗帘都被拉上了。塞瑞弗这才敢从柜台后探出头来,忙招呼进来的叶霜二人:“叶,还有……那个黑大个子,快叫救护车。”

    “你确定?”叶霜嘴里问着塞瑞弗,目光却是转向了同样演技附体的霍华德:“这是枪伤。我想格瑞西夫人应该不会想到医院做笔录吧。”

    去医院就代表伤势情况会毫无掩饰的被留在执法部门,接下来从子弹型号到被狙击原因等等,即便格瑞西夫人事后想要平息事态,恐怕事情也不会那么顺利。

    反之如果是自己的私人医生来处理话,被警察上门问询的时候就有很多操作空间了。律师团加大使馆向来是警察最讨厌的物种,没有之一。只要没有掌握足够的绝对证据。有很多敏感问题格瑞西夫人都可以拒绝回答。

    而且更重要的是,格瑞西的私人医生一出面,就代表着她隐藏在奉元市的势力叶霜也能顺着摸出一二。虽然这些都是霍华德也知道的情报,但叶霜可不觉得这人会老实对自己等人交代……

    叶霜话一说完,就冷眼看着忠心耿耿的“泰西”面无表情从柜台后横抱出格瑞西夫人。后者虽然失血过多又被折腾那么久,但还是吊着一口气没晕过去,在“泰西”的怀中倒抽一口凉气后才勉强道:“我有医生。”她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理智和思维去琢磨叶霜刚才话中的内容了——比如说“格瑞西夫人应该不会想到医院去做笔录吧”这么一句,真的只是纯粹出于她的个性考虑,没有其他隐晦暗喻之类的意思?!

    如果换在平常的时候,以格瑞西夫人的精明,肯定不会不起疑心的简单放过这个细节。

    作为第一时间对亲妈伸出了救援之手的贴心小棉裤,塞瑞弗被叶霜略带戏谑的几下眼神看得有些尴尬。不仅尴尬还隐约觉得有些丢脸。

    为了维持自己的原则,为了不至于在别人眼中落下……看哪,就是那个可怜的孩子。他妈妈抛弃了他,但他还是依旧渴望着母爱……之类的悲惨形象,塞瑞弗只能力持镇定平静的做出若无其事状:“我只是……呃,顺手帮个小忙。毕竟当时的情况,我在格瑞西夫人旁边也是同样的危险,所以干脆一起避难什么的……那个。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我懂。”霜哥长叹拍拍塞瑞弗。望着对方充满期待的眼睛:“潜意识的选择判断而已,你不用为此觉得丢脸。”

    塞瑞弗炸毛:“你果然根本就没懂!!”

    ……

    格瑞西夫人前脚被送回别墅推进手术房。后脚就有警察登门,要求调查事情经过,并希望格瑞西夫人配合笔录之类的。

    在c国这样的禁枪国家里,涉及到枪械的无疑都是大案,尤其狙击更是难得一见。不说案件本身的相关问题,就算是狙击手弄到枪械的渠道,在警察们眼中都是需要重点关注和调查的问题。

    但是就如同叶霜预料的那样,格瑞西夫人绝对不可能安静配合的接受调查。

    在她还没有出手术室的时候,早和医生一样等在别墅里的律师就已经站起来了。接下来从法律条款到外籍身份,律师侃侃而谈寸步不让,坚决的把所有警察都挡在了别墅外……以格瑞西夫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再有已经准备好的律师收尾补漏,想要装个昏迷拖延时间什么的,条件简直相当充分。

    警察痛恨离去,只能回头仔细勘察现场,可惜现场也就能一再确定有人在这里被狙击的事实,而其他可以找到的证物又没有什么特别指示性……

    ……

    “身为一个守法公民,其实我不应该看着你们两个歪果仁在我国境内为所欲为的。”

    叶霜叹息,站在别墅二楼看着刑警们铩羽而归的背影,忍不住就觉得有些别扭。

    塞瑞弗撇撇嘴:“那你想怎么样?我最讨厌这些不停给人找麻烦,但关键时刻……比如说你真想要抓谁的时候……却又半点用场都派不上,只能折腾几天又把人乖乖放走的税金小偷了!”

    “总有抓到马脚的时候嘛,起码人家精神可嘉,总不能因为暂时没有头绪就眼睁睁看着坏蛋横行吧。”叶霜正义凛然。

    塞瑞弗皱眉看霜哥:“你居然如此有正义感?”

    “主要是看见逍遥法外的坏蛋,尤其我现在还站在这个坏蛋的阵营里。所以格外的感觉不痛快罢了。”叶霜耸耸肩,离开窗边走到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过塞瑞弗,我真的很惊讶,你居然会主动去救格瑞西夫人。”

    按照叶霜以往的认知和判断。塞瑞弗对自己的亲人,应该是从渴望期待到失望忿恨的。

    原本有多么的盼望着找到家人团聚,在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后就有多么的绝望。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不说报复敌对,将自己的后半生都致力于给亲妈添堵的事业。但至少也会冷眼旁观,在看到对方遭遇了什么倒霉的事情后。大感安慰的幸灾乐祸一句“报应”……在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前,至少塞瑞弗一直是这么表现的。

    “果然是血浓于水?我原本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善良感性的人。”叶霜不可思议的下了一个结论,看着塞瑞弗觉得自己要重新对其做出判断了。

    塞瑞弗却显然并不认同叶霜的说法,他在听到这番话后,条件反射的立刻做出了一个被恶心到的表情:“你的意思是想说我还在意她?别开玩笑了!”

    对。就是这个语气!就是这个态度!

    之前叶霜就是因为对方的态度如此之坚决,所以才会果断的判断塞瑞弗对格瑞西夫人是没有抱持任何善意的。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实却正好相反……

    叶霜沉思好半晌才切换中文开口:“口嫌体直……”

    “嗯?”塞瑞弗没听懂这么带有时代气息的网络用语。

    叶霜坏坏一笑,正要为对方详细解释一番的时候,正好“泰西”就从外面打开房门进来了:“叶霜先生,塞瑞弗先生,夫人要我来为二位安排客房,请跟我来吧。”

    “不必了,我回酒店去住。”塞瑞弗第一个拒绝对方的好意。

    叶霜没动没说话。她知道肯定还有下文。

    果然,“泰西”平静的看了塞瑞弗一眼,语气毫无波澜的再次开口:“塞瑞弗先生也在当时的咖啡厅中。虽然那附近没有摄像头,但我想警察应该也能从其他现场目击者口中问出些什么……你的名气并不算小,之前也还有一桩刚刚撤销的案底,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依然坚持回酒店?在警察随时可能过去找你问话的现在?”

    “……”

    塞瑞弗正要离开的动作果然顿住,而后低声诅咒了几句。冷着一张脸再转回身来:“我住下来!”

    “泰西”点点头,再看向叶霜。

    霜哥摊手无所谓道:“我也住下来。”自己这张脸也是太有代表性。虽然不是外国人,但辨识度也并不比外国人低多少:“不过只有一晚。明天我朋友会帮我请律师解释的。”

    韩哥手眼通天,一晚上时间大概也能协商出结果来了。再不济的话,大不了切个性别避避风头,否则就算住在格瑞西夫人这里,叶霜照样有秘密曝露的危险……除非她愿意去亲吻这里唯一的女性。

    ……

    黑人大块头将两个客人安顿好后,接下来的衣食起居自然有保镖照顾。

    格瑞西夫人的麻药效果过了两小时就退去,等她恢复清醒之后,虽然并不能马上站起来处理事情后续,但至少也已经可以处理些简单的问题了。

    格瑞西夫人清醒时“泰西”就在旁边,看了一眼自己的忠心下属,格瑞西夫人有些冷淡:“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黑人沉默点头,表示这个问题自己会去处理。

    将事情交代了这么一句之后,格瑞西夫人似乎就不再关心详细的情况,也并不担心自己的下属会不会查不出来,而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皱着眉艰难挪动了一下身体。

    “泰西”依旧沉默的上前,帮格瑞西夫人活动了一下身体并且按摩僵硬的肌肉。

    格瑞西夫人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感觉舒服多了之后才沉吟着慢慢的开口,第一句话却并不是询问她向来关心的叶霜,而是在这次表现中出乎意料的塞瑞弗:“那个小偷……你觉得他到底是什么人?”

    塞瑞弗在之前表现出来的反应太令人意外了,就算当时情况紧张。格瑞西夫人一时想不到那么多。但是现在闲下来之后,之前的问题自然就无可避免的重新浮现了出来。

    “他对我控诉时的忿恨不像是作假,我看得出来。但是既然如此,那么他后来又为什么要帮助我?”

    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格瑞西夫人是在自言自语。她根本不指望自己的面瘫属下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下意识的在整理思绪:“刻意的接近叶,又在我的威胁之后那么愤怒……我感觉当时他的心情很奇怪,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屈辱,又或者像是极度的失望……”

    似乎有某个答案在脑子里将要浮现出来,格瑞西夫人皱眉,声音渐渐低下。将之前自己觉得矛盾的地方重新拿出来反反复复回放。

    “接近叶霜,却不是为了盗窃……”

    “和我一样有和彼此交流的意愿,但却不明目的……”

    “既厌恶又无私……”

    “既排斥又靠近……”

    格瑞西夫人喃喃许久,半晌后忽然一皱眉,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难道他爱我?”

    “泰西”动作猛地一顿。嘴角在面具的掩饰下不自觉抽搐几下——前面的推理和判断倒是很正确,可是最后的这个判断是怎么回事?

    “对了,应该是爱情!”格瑞西夫人似乎终于得出了答案,但同时又有些不可思议:“除了这个以外,我想应该没有其他感情能这么矛盾了。”

    “……”不,其实还有狼心狗肺的妈和纠结进退的儿子。

    叶霜在门外保持敲门姿势迟疑了半秒钟,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在这种时候进去探望。

    她也只是凑巧经过,顺便想来试探一下霍华德有没有时间。如果格瑞西夫人没醒的话,正好可以名正言顺把人叫出去,以询问伤情之名再套点情报什么的……没想到剧情峰回路转如此之惊悚。格瑞西夫人清醒了还是小事,真正可怕的是,对方竟然从塞瑞弗纠结的表现上得出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

    不,不对!如果单从“爱”的角度来说的话,亲情也确实可以算是一种。

    叶霜正在犹豫着,从房间里出来想倒杯威士忌的塞瑞弗也从她身后经过。探头过来奇异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吧。”

    他感觉自己的情绪很糟糕,脑子里简直一团乱麻。急需酒精来安抚自己脆弱的神经。

    格瑞西夫人非常敏锐,听见门外的动静就抬眼看了“泰西”一下。

    后者虽然有点纠结。但也不能破坏自己人设,于是依旧面瘫脸演绎心领神会,自觉的起身去房门那边开门。

    于是门口的叶霜和塞瑞弗就这么映入了格瑞西夫人的眼中。

    叶霜还好,只是单纯的关切和客套。而塞瑞弗演技不佳,在格瑞西夫人这个老江湖的眼中露出的破绽就太多了。

    对方在瞬间的怔愣之后就别扭了起来,皱着眉一副十分嫌弃和厌恶的样子,但下意识又有些关注格瑞西夫人的伤势,于是整个人呈现出来的状态就又在无形中验证了格瑞西夫人的猜测。

    ——是嫉妒?因为自己喜爱的是另外一个俊美男人,所以他才对自己态度恶劣。但是又因为对方喜爱自己,所以才不自觉的关心?

    格瑞西夫人一代风流人物,在对他人情绪的感知方面自然是不用说的。

    而且她也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物,就算不能说把别人的性格和心理活动猜个十成十,至少准确率也能有个七八成了。

    虽然对于塞瑞弗钟情自己这么一个老女人的事实感到惊讶,但格瑞西夫人还是很快接受了这一设定。

    目光复杂的看了对方一眼,不管从情人还是自己从前四任丈夫身上都没能得到过这样无私“爱情”的格瑞西夫人一时有些纠结——这脸只能算一般,虽然看久了也不是看不下去。

    没有野心就代表没有前途,但说到能力的话倒还是不错。

    为了一棵树就放弃一片森林有点可惜,但是反正关上灯也都差不多。

    年纪相差有点大,如果对方要求生育后代的话。自己恐怕会有点困难……

    一不小心把脑洞开得大了点儿,还是在“泰西”重新坐到旁边为自己按摩胳膊的时候,格瑞西夫人才猛地回过神来,示意“泰西”把自己扶起来,身后垫上了两个枕头才对叶霜二人微微颔首:“是来探望我的?我的情况不用担心。二位请坐。”

    “哼!我只是想下来拿杯酒!”

    塞瑞弗条件反射呛声,本以为会再次针锋相对,没想到这回的格瑞西夫人却没有和他呛声的意思。

    事实上对方只是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用一种“我已经知道了一切”的洞悉目光扫过他,而后就对着旁边的“泰西”似随意般的吩咐了一句:“我记得酒柜里有几瓶年份不错的葡萄酒,晚餐的时候你取出来给塞瑞弗先生。”

    “泰西”迟疑了一下。很快点点头起身离开……格瑞西夫人说的酒柜可不是摆在外面的那些展示品,只有在地下室被上锁的那个橡木柜子里,才有格瑞西夫人口中提到的葡萄酒。

    塞瑞弗愣了愣,傻眼看着“泰西”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这么和平的气氛。

    说好的相爱相杀……呸!说好的互相看不顺眼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对她有救命之恩。所以才这么客气?

    也不像啊,格瑞西夫人这么趾高气昂的中二,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因为别人一次援手就低声下气的样子……

    塞瑞弗一时纠结了下去,倒是叶霜明白过来,这大概是女性对于自己“全身心奉献的爱慕者”的特别宽容优待……一切恶劣态度都是有原因的,一切找茬别扭也是有原因的。

    既然你那么爱我,那我勉勉强强容忍你的一些小脾气也没什么……格瑞西夫人大概就是诸如此类的心态。

    叶霜五官都跟着漂移了一下,不敢想象塞瑞弗如果知道了格瑞西夫人的心声……不。如果格瑞西夫人直接对塞瑞弗挑明的话,到时候塞瑞弗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格瑞西夫人确实想对塞瑞弗挑明,但是这种事情既然对方没说。她自然也不能擅自下判断让对方感到难堪。

    更何况旁边还有个风华绝代的霜哥,就算塞瑞弗再怎么真爱,格瑞西夫人也觉得自己还可以多考虑一下。救命之恩也未必要以身相许嘛,再说这种感情还为了自己付出的男人,她肯定对方是不会接受自己的感情生活状态的……如果真的收进来了,后宫还能不能开?

    这是个大问题!

    于是格瑞西夫人清了清嗓子。只能以若无其事的语气维持现状:“塞瑞弗,我很感谢你今天的帮助。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也乐意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霜哥一挑眉,这是打算保持暧昧的节奏?

    塞瑞弗撇撇嘴。疏离假笑:“我有什么能需要夫人帮助的事情?您是什么人我知道,我是什么人您也知道。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这次的见面糟糕透了,最初的冲动在被狙击打断之后,现在塞瑞弗已经没有了对格瑞西夫人挑明自己身份的想法。

    就算挑明了又能怎么样?对方完全没有意愿,甚至完全没有想起这世界上还有她的一个儿子。

    恐怕即便是用dna鉴定来证明了自己,格瑞西夫人也不会把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所谓儿子当回事。

    只要一想到这里,塞瑞弗顿时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简直是蠢透了,他到底为什么非要留下来把事情做一个了断不可?早知道了格瑞西夫人就是这种冷血怪物,他何必非要自己撞上来犯贱一次?

    一瞬间塞瑞弗简直心灰意冷,摆摆手连酒都懒得喝了,转身就想要回自己房间自生自灭。

    格瑞西夫人皱眉,下意识叫住对方:“等等。”(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