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374 还是没有加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74 还是没有加更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所谓冲动,就是指行为快于思想的,即使冷静下来后你会清醒认识到愚蠢,但在事件当时却没有多余时间考虑,下意识就选择了动作的一种鲁莽……或者说遵从本心行为。

    叶霜一直不觉得韩初是个冲动型的人,但是这个认知在今天被推翻了。

    当时为什么会冲上来呢?是因为他判断同时出现两人在不同方位射击的举动会让她应付不过来?还是因为,就算他觉得她有一定获胜可能性,但也无法忽视小几率的那个失败可能?

    如果叶霜失手,剩下的韩初在失去第一防线并且同伴被俘的情况下,很有可能被就地击杀,也或者是对方留下他却干掉叶霜。

    但如果韩初先解决一人,在重伤情况下,提高了胜出机会的叶霜只要能如常发挥,解决掉最后一人后再送他及时去医院,那么这个代价也不是不能承受。

    当然,这个只是从理性角度分析出来的解释。事实上如果要叶霜凭直觉给出一个判断的话,她的答案就是韩初冲动了一把,仅此而已。

    ……就像她现在一样。

    “咔哒”一声,房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叶霜的思考。

    叶霜抬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到一个穿着亮片贴身短裙的金发美人正从门外款款走进来。

    东西方之间的审美差异很难说具体是差别在哪里,如果硬要叶霜归纳的话,大概就是东方美人美得像是画面,而西方美人美得如同雕塑,一个更讲究五官之间的二维画面效果。而另外一个则更注重三维立体比例。

    可是眼前的金发美人却并不这样,女人有一头顺滑而有光泽的长发,贴合皮肤勾勒出火爆曲线的短裙完美展现了她的好身材,再加上不管从哪种审美来说都可以评价得上高分的艳丽五官,还有周身无时无刻不在释放弥漫的诱惑气息……

    这是一个尤物。

    直到亲眼看见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叶霜才真切意识到劳德鲁口中的珍妮弗究竟为什么能把那么多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我很好奇,亲爱的。”

    珍妮弗笑嘻嘻的走进来。轻松的语气并不像是下令挟持并险些杀了叶霜二人的主使者。反倒像是和朋友说着小秘密一样亲昵自然。

    她轻快的走进来并随手关上房门,坐到了打着点滴并还未清醒的韩初床边,俯下身如同凝视爱人般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就着现在的姿势撑在床边,好奇的抬头望向叶霜:“我听了那个蠢货的报告,你明明已经可以离开了,为什么会突然愿意乖乖被带回来呢?……别告诉我是因为当时你被枪口顶住了头。按照那个蠢货的描述,我大概猜测你应该还是有办法脱身的。会被一支手枪就挟持住的人不少。但不包括一个精通搏击并且身手敏捷、力量强大的高手。”

    “大概是因为我体力值不足?”叶霜随口忽悠。

    “!”珍妮弗摇着头遗憾的叹息了一声,手指爱怜的抚摸过沉睡的韩初脸颊:“我想你大概是怕他会出事?”

    叶霜叹口气:“你都说了还让我说什么?”

    在当时不确定珍妮弗是不是还有其他埋伏的情况下,就算把现场的人全部击倒。叶霜也不敢保证能在韩初失血过多之前找到能救治他的医院。

    万一对方不仅派出了两部车呢?万一对方设置了其他故障或者事故来清空那一片区域呢?

    对于一个凭借智商游走并把一个庞大组织玩弄在掌中的狡猾女人而言,无论多么高估对方都不算过分。

    叶霜可以用最理性的思考推导出最有实施性的方案,但现实却不可能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所以就算是渺小的几率。万一最坏的可能性成真了,那么代价也是她所无法承受的。

    抛弃立场利益以及其他考虑。只考虑保全韩初性命的这个条件话,最好的办法就是配合挟持被珍妮弗带走。

    这样无论是对方愿意出手救助,还是叶霜被带离后韩初自行凭借剩下意识报警,获救的可能性都要远远大于其他的备选方案。

    而就此时的局面而言,显然叶霜的推断没有出现难以接受的差错,韩初即使还没能恢复意识,但至少也是保住了性命。

    珍妮弗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瞥了眼床上的男人,声音有些兴味:“我对你为什么妥协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女人有时候总会犯蠢。但是至少我确定了你对他的看重,那么作为帮你救回伙伴的诚意,这是不是代表你也会配合我接下来的请求?”

    珍妮弗站了起来:“要知道,现在会给人质那么好待遇的好人可不多了。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来看,我本来应该把你们都关在小黑屋里的。”

    “我没辙的。”叶霜摊手:“你大概也看出来了,我是属于战斗组成员,管理情报是他们高智商人士的事情。”

    “这不会是你骗我尽力治疗他的手段吧?”就算已经听过并且相信了这一说辞,珍妮弗还是忍不住又确认了一遍。

    其实要她自己来说的话,珍妮弗其实也相信叶霜这样的身手应该是没时间去钻研情报工作的,毕竟要在某一领域到达极致的话,在其他方面自然也就会相对薄弱。

    叶霜笑了下:“你不是已经用过测谎仪了?”

    “……你的心跳很平稳,脑神经思维曲线也没有变化,应该不是在说谎。但仪器也并不全然正确。”珍妮弗深深的看了叶霜一眼,半晌后突然笑了起来:“如果你没说谎,那我必须留下他。如果你能说谎,那么代表你必然接受了专业的反审讯训练,我大概也无法强迫你说出自己不想说的东西,只能留下他来寻找突破口。”

    “ok,小女孩,你赢了。”珍妮弗走过来倾下身,轻轻的吻了吻叶霜的脸颊,暧昧的对着她的耳廓吹了口气:“我会耐心等待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