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53五百万的货,我得先验一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3五百万的货,我得先验一验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她轻盈走来,裙摆微微摇曳。

    她明艳微笑,发丝轻轻飞舞……

    皇甫一鸣准备挥动球杆的手就那么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看着这个闯入自己领地、化为人形的小妖精。

    自上而下地打量,他不动声色地闪过一丝诧异。

    他知道她会过来,却没想到她会脱了鞋,光着脚走上来。

    毕竟不是新生的小草,这种移植的草皮有些硬,有些糙,那双柔嫩的小脚踩在上面,滋味肯定不好受。

    想着,他的视线便继续往下走,顺着她匀称笔直的小腿,来到那双白希的脚上。

    纤细的脚踝,窄窄瘦瘦的脚背,圆润粉粉的脚趾头,像一颗颗饱满的诱人的葡萄……她的美真的是从头到脚的,完美无瑕的。仅仅是这样,他便有了冲动,想把她拉到身下,放肆地揉捏那一双美丽的脚丫。

    难怪古人把女人的脚看得如此重要,如此隐秘,那份深藏的别样美,原来可以这样刺激男人的野性!

    皇甫一鸣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强迫自己收回了视线,重新看着她笑得明媚的脸。

    这只小狐狸,到底是太清楚自己的you惑点,还是太清楚男人的引爆点……

    “皇甫先生,我确实不会打高尔夫,但是我可以学。”她一直走到离他半臂的距离停下来,仰起头,笑看着他说。

    因为光着脚,她在他面前的高度比以前下降了几分,这样拉大的高度差让皇甫一鸣多了几分征服感,稍微满意地扬了扬嘴角。

    “真想学?”他把球杆递过去。

    “是的。”柯澜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她知道自己的回答意味着什么。

    “好,那我期待你的表现。”皇甫一鸣绕到她身后,突然伸出长臂,从她背后抓住她两只手。

    他想干什么?!柯澜不由颤抖了一下,连背都僵硬了,那根叫抵触的神经瞬间挠动了浑身每个细胞,敏感地张开所有的刺。这是第三个离她这么近的男人,还是个近乎陌生的男人,她摒住呼吸,拼命压抑着想要一耳光扇过去的冲动……

    “你这么紧张,我怎么教你。”他轻笑出声,略带讥讽。说话之际,脸已经凑到了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也从luo露的颈脖之处灌了进去……

    更强的颤栗后,浑身张开的刺渐渐软巴了下去,终于很没骨气地缩回了洞里。是她要来学的,又何必装清高!

    心底冷笑着,脸上却是一片甜美,她回过头说:“我不紧张,可以开始了。”

    “好,那我们开始。”他又靠近了些,健硕的胸膛几乎贴上了她的后背,故意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更加磁性魅惑,“美国的传奇教练Harvey Penick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你有一个糟糕的握杆的话,那么你就不可能有一个好的挥杆。所以现在我们要从握杆学起。握杆的方法有好几种,但对缺少力量的女人来说,棒球式握杆比较合适,就像这样,两手分别十指握住球杆,然后右手的小指和左手的食指相贴……”

    他一边说,一边抓住她的手握住了球杆。

    他的手掌很大,掌心温热,而她的手柔若无骨,肌肤细滑微凉,握在他掌心像是两块快要化掉的小面团,又像两条随时会溜走的小泥鳅,他不由地握紧了。

    柯澜任由他握着,没有丝毫的挣扎。

    “然后,身体下倾……”他的胸膛贴着她的背,微微往下用力,她便跟着俯下身去,依然没有反抗。

    她的柔顺让他觉得爽快,玩味一笑,贴得更紧了。

    刚才就觉得她身上清清香香的,不知是发梢上洗发水的味道,还是她衣服里透出来的体香。现在,他的下巴几乎搁在她颈窝里,可以确定那就是她身体的味道,温热的,带着一点点像茉莉花的淡淡香气,萦绕在他鼻间。阳光下,她低垂的羽睫在微微颤抖,脸蛋上那一层细细的绒毛泛着浅金色的光,小小巧巧的粉色耳垂就在他唇边的位置,而且此刻,她几乎就陷在自己的怀抱里,香香软软的……

    他心猿意马了,某个部位也很迅猛、很诚实地心猿意马了。因为贴得太近,这个讯息很快传递给了他拥着的人。

    两个人这样的姿势已经够尴尬,够让她难以忍受的了,他怎么还可以……!柯澜又惊又羞,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却忘了此时他的脸正在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两张唇就这么触碰到了一起。

    柔软的,滚烫的……只是短短的一秒,柯澜已经像触了电般要跳开,可是来得容易,想走就很难了。

    小狐狸,gou引人的手段一套一套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皇甫一鸣一手紧握着她的腰,一手掐着她精致的下巴,让她更多地扭转过头来,方便他整个地含住她的唇……

    他开始吻得很急,很贪婪,好似在沙漠中饥渴已久的人终于找到了绿洲,风卷残云般吸着唇瓣,又侵入齿间,品尝她清幽的味道……

    她的唇好软,味道好甜,等确定一切一如他想象中的美好,哦不,比他想象中更美好时,他又放慢了节奏,从唇瓣开始,细细密密地舔着,不放过每一颗贝齿,每一寸芳香……

    早在第一眼看到鱼缸之后的她时,他就想这么做了,想着尝尝她的唇是否和她的笑一样甜美,只是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想到这片领土已经被别人踏足过、占领过,皇甫一鸣胸口腾地燃起了一把火,握着她细腰和下巴的手掌加重了几分力道,掐得她生疼。嘴也用上了劲,吸得她舌头发麻,唇瓣肿痛,连带胸腔里的空气也都被他卷走了……

    柯澜的手一直紧紧地抓着球杆。她不知道自己是想在忍不住的时候一杆挥过去,还是怕自己一旦松开了球杆就会一巴掌扇过去。她在忍,只能忍……除了忍,她又能做什么……

    以前潘子豪吻她的时候,柯澜感觉自己像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的瓷娃娃,小心翼翼又深情款款的。而现在,她还是个娃娃,却是被他用线牵引着的木偶娃娃。他的吻就像不定向的风,时而狂热,时而细腻,时而又狠戾……他是个高手,要不然为何那么抵触的她会在这样的吻感里没了方向,在这片风中飘零,他让她去哪,她就只能去哪……

    渐渐地,握着球杆的手没了力气,连身体也瘫软下去,只能依托在他揽着自己的大掌上……

    就在柯澜觉得自己要因为缺氧而晕倒的时候,他终于离开了她的唇。

    “五百万的货,至少我要先验一验。”他邪恶地抹掉残留在她唇边的银丝,挑起眉,“就目前来说,味道还不错。”

    柯澜也轻笑着,“皇甫先生的意思是,那个提议有效,可以这样理解吗?”说话间,指甲早已深深地掐进自己的皮肉。

    皇甫一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得她几乎羞臊地要低下头去。

    “不急,”这次他彻底地离开她,走出练习场,“运动出汗了,我先洗个澡,一会我们再慢慢谈。”

    柯澜嘴角的笑僵了一下,瞬间又更加妩媚的展开,直到看着他消失在隔断屏风之后,才无力地垂下。

    他去洗澡了……

    她不是傻瓜,这句话、这件事代表着什么,了然于心。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会这么快。

    这里终究是办公室,在这里和他做那件事让她的羞耻感更重了,送货上门也不至于这么服务周到吧。

    去吧,去吧,从刚才的吻里也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情绪不定的人,万一他等烦了,不交易了,她又该上哪去找一百万。

    柯澜无声地叹口气,把球杆放好,轻轻地走出练习场,穿上鞋,往他房间的方向走去。

    每走一步都像拖着千斤的石头,每走一步都像有重锤锤在自己的心尖上……

    终于来到了他休息室的门口。

    房门没有关紧,留着一丝缝隙,透出里面隐约的流水的声音。从那条缝隙里,柯澜也正好看见了摆在里面的圆形大chuang。碳灰色的chuang单上,铺散着他脱下的衣裤,很随意,似乎也很匆忙。

    柯澜轻轻推开了一半的房门。

    那边露台的推门开着,浅蓝色的薄纱窗帘也没有收起来,在吹进来的风中轻舞飞扬。房间里的光线没有办公室里亮堂,仿佛还在晨曦。

    门大了以后,从房间一角传来的流水声更加清晰了。

    柯澜呆了几秒,终于迈开了走进去的脚步……

    “咚咚。”

    在寂静空间里忽然响起的敲门声几乎让柯澜惊吓地蹦起来。

    “咚咚。”

    又是两下敲门声。

    里面的流水声还未停,皇甫一鸣估计一时半会还出来不了。

    是门口的秘书还是公司里其他的人?要是被人知道他此刻正在房间里洗澡,他们会怎么想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算了,柯澜,你还会有名声可言吗!到现在来顾虑这些,似乎太多余了。

    柯澜冷笑了一下,转身去开门。

    “你好,这是总经理要的午餐。”

    门外是一个穿着白色厨师服的年轻男子,扶着一个小餐车,上面摆满了食物。

    “好的,谢谢,给我就好了。”柯澜有些意外地接过他手里的餐车。他这时候让人送午餐上来是什么意思?

    回头时,她也注意到门口的秘书已经不在了。

    关上门,柯澜看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确实到了下班吃饭的时候。虽然明知道交易不可避免,但一想到推迟了一顿饭的时间,她还是轻呼了一口气。

    她推着餐车,在办公室里环顾了一圈,发现角落摆了一套简易的象牙白餐桌椅。她走了过去,把餐盘有序地摆在餐桌上。不管他是什么意图,她现在需要做这些,也只能做这些。

    食物很丰富。有三文鱼、海虾、寿司、鹅肝、意大利面,还有披萨。

    他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还是有钱人喜欢这种连食物都要尽显奢华的感觉。

    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柯澜突然感到饥肠辘辘。一整天的时间,她才吃了两片小小的面包,现在当然会饿。

    人是动物。智商才高,也还是脱离不了本能的动物。就在这个时候,她想到的不是一百万,不是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交易,而是眼前的食物,因为她肚子饿了。多么可笑,是不是?

    摆好食物,柯澜把推车放在靠近门边的角落,方便一会餐厅的工作人员来拿。

    “啊!”转身的一瞬间,她忽然撞上了一堵坚实略带弹性的肉墙,撞得她鼻尖生疼,又是吓又是疼,她不由惊叫出口,揉着鼻子往后退,却又被身后的餐车堵着,只能移动一小步。

    他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刚才正认认真真地想着心事,这一吓着实不轻。

    “你……”若是平常,她肯定忍不住皱眉,可现在面对自己的金主,只能生生地把话咽下去,憋得太厉害,连带抱怨的眼神看起来也是幽幽的,更像是在娇嗔。

    从休息室里走出来时,皇甫一鸣正好看见柯澜推着餐车,背对着他往一边的角落走去,而那边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食物。

    她走得很慢,低着头,好像陷入了沉思。

    皇甫一鸣扬起嘴角,故意放轻了脚步,跟在她后面。

    她停下,他也停下。停在她身后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是她想得太入迷,还是他存在感不够呢,这么近的距离她竟然还没发现。

    皇甫一鸣不怒反笑,玩味更重了。

    她回头,猛地撞上他的胸膛。

    这一刻,他相信她是真的被吓到了。脱口而出的惊呼,微微泛红的眼眶,还有急促的呼吸……

    心底忽然泛起怜惜,还未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时,他已经伸出大掌揽在她后背的腰间,一用力,她便毫无防备地软软地靠向他,惊呼的红唇还未来得及阖上……

    那就再来一次吧!

    皇甫一鸣低头,含住那张似乎总是在邀请他的娇嫩唇瓣……

    刚才的惊吓还未完全过去,他又来侵袭。柯澜忍不住伸出手去推,可是双手来到胸膛她才想起那里是一片luo露的肌肤,触感是滚烫的,还有未干的水珠。她只能把手放下来,无措地垂在两侧,提醒着自己现在的身份,任他为所欲为……

    良久,他终于从她嘴里退出,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舔一下。

    “餐前小点心,味道不错。”他低语,然后放开她,往餐桌走去。

    狂风暴雨后,他一片平静和清朗。而她,却还在原地神魂不定,呆呆地站立着。

    皇甫一鸣坐下吃了几口,看柯澜还站在那个角落,一笑,慵懒地说:“过来吃饭。”

    柯澜睁大眼睛看着他,满眼疑惑。她听错了吗?他是让她吃饭,而不是让她去洗澡或是去休息室等他?

    “过来吃饭,”他又重复了一遍,把其中一份意大利面放在自己对面的位置,“我不会让来找我的女人饿肚子。”

    她总算确定了。他叫了这么多吃的,原来是有她的一份。

    这不算体谅和温柔,但没由来的,让她的心颤了一下。

    “谢谢。”柯澜走过去,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也许他是想等吃饱之后再来一场体力的“消耗”吧。她真的很饿了,无暇去想太多,也无暇顾及来自对面的灼灼目光,低头专心吃意面。

    家庭的教养,空乘的培训,让她即使在很饿的时候也能保持优雅的姿态,怎样看都是一副美图。

    皇甫一鸣一边慢慢地吃着,一边欣赏这副美图。都说秀色可餐,果然如此,要不为何他才吃了几口就觉得饱腹。可是也不对,因为身体的某个部位在咆哮着,说它饿了,很饿,唯有立刻吃了她才能填补这份空虚。

    想到刚才的吻,他握刀叉的手渐渐停下了,微眯起眼睛,只是看着她,眼底的那抹幽暗越来越浓……

    一份面条快吃完了,柯澜也觉得灼热的胃得到了缓解,不再干巴巴地烧着。

    对面好像没有了吃饭的动静。他吃完了吗?

    从刚才开始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也对上了他凝视已久的双眸,那里的**正熊熊燃烧着,烧得她有点惊慌,目光不知所措地闪躲,又被吸引着在他身上乱撞。

    沐浴后的他,只穿着一条棉质的长裤,一件长长的米色睡袍,敞开着,露出他麦色的xing感胸膛。那个地方有多结实,有多火热,她刚刚已经碰触到了,可是这么直接地看到他胸膛上男人的小突点,她依然会难为情。

    他忽然站起身朝她走来。睡袍下的完美身躯更是一览无余,比如那如同巧克力块的腹肌,比如那能让人垂涎三尺的人鱼线……他是上帝的艺术品,有足够的资本让女人投怀送抱、惊声尖叫!

    他越走越近,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午餐已经结束了,那么,要开始了吗?在这个办公室里,开始她屈辱的交易……

    她的内心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可脸上的黑眸还是睁开的,甚至还略带柔情地看着他,好像她也在期待他的靠近……

    “喝点果汁吧。”他走到她跟前,却往后长臂一伸,从餐桌的中间拿过一壶果汁,倒在柯澜面前的玻璃杯里。

    “嗯……谢谢。”柯南面露一丝尴尬,自己好像误会了,也表错了情,微微脸红了。

    他又伸手拿过另一个玻璃杯,倒上一杯,然后斜坐在她面前的桌角上,而她的脸正好对着他无懈可击的腹肌。

    柯澜不动声色地微微转过头。

    “既然是交易,那我们就要有契约。五百万,你乖乖陪我三个月,我会给你现金支票。我对女人不吝啬,想要任何东西都可以在这五百万之外开销。不过,我先说说我的条件。”他喝了一口果汁,随意的样子像是在讨论明天天气是否晴朗,“第一,这场交易我说的算,我说停才能停,只要我愿意,时间可以随时延长,一直到我结婚。当然,钱也会继续给你。分手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不许再有任何纠缠。第二,这也是最重要的,契约期内,你不能与别的男人有染,否则一毛钱没有,立刻走人,明白了吗?”

    柯澜迟疑了一下,点头。她以为只需要三个月,可他的意思是,只要这场交易开始,就必须跟随他的意愿进行下去,她无权中途退场。不过,幸好,这不会是无望的煎熬。他说了,直到他结婚为止。那么,最多不过一两年,她总能结束这场交易。不,只要三个月时间一到,她一定想办法让他讨厌自己,不想再延长下去,更不会有任何的纠缠!

    只是,结婚……没想到他这类人,会想要对婚姻忠诚。她心底忽然泛起一丝异样,忽然想去了解他,想要了解自己即将委身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

    “说说你的要求吧。我不是**的人,在我容许的范围内,我都可以满足你。”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种感觉已经足够专政。

    柯澜抬起头,看着他。

    “我想要工作,请皇甫先生不要再阻挠。”

    “为什么?难道我给的钱还不够多吗?”他是真的感到疑惑。那么多女人不都是想过着吃喝玩乐的富贵生活,她为什么还非要工作?难道和钟妮一样,想等着寻找下一个目标?可谁会比他更好呢,契约都还没开始,她又何必急着寻找下家呢?

    “给我个理由,不要企图骗我!”他放下玻璃杯,用手掐着她的下巴,愠怒着,不让她有丝毫闪躲,也不容许她有丝毫的欺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