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55太委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5太委屈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林筱晓,你去哪!”

    看着在前面艰难地一蹦一跳的林筱晓,萧恬气不打一处出,忍不住又喊了一句,一边喊一边跑到她身边。

    “……我怕你找不来人,想自己先走几步。”看到萧恬如此担忧的样子,林筱晓抱歉地笑了笑。

    “就你这个样子还怎么自己走啊。怎么着也应该等着我来!你看我把谁叫来了!”萧恬笑嘻嘻地示意林筱晓往后看。

    林筱晓慢慢往后看去,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看到他,还是在期待看到他。

    “林筱晓,怎么一会不见就变成伤残人士了?”

    站在她们身后一脸笑容的人是程威。

    不是冷柏航。

    林筱晓一愣,而后微笑,飞快地掩饰掉眼里的失望。程威在,那他一定也还在。程威来了,他却没来。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都能来关心她,他却无动于衷。

    她是不是很奇怪,明明怕他来,却又在等他来……

    萧恬没注意到林筱晓的失望,自顾自地说:“冷机长也在。不过他在做明天的飞行安排,就让程威来了。”萧恬知道林筱晓与冷柏航的关系,林筱晓受了伤,按理当然是要告诉跟她亲近一点的人。

    他果然在。

    也果然厌恶她到了不想见她的地步……

    “你好,程副机长。”林筱晓忍着酸楚,客气地点头。

    “下了飞机就别叫什么副机长了,我只比你大几个月,你就叫我程威吧。”程威几步迈过来,“萧恬说你受伤了,需要人帮忙,我来看看。”

    说着,他已经俯下身来。看到林筱晓受伤的脚心,刚才的笑容也散去了。之前萧恬火急火燎地来到机组休息室,说林筱晓受伤需要人帮忙时,他还以为是萧恬大惊小怪,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很痛吧?”他看着仍在微笑、如此勇敢的林筱晓,眼里有着赞许。

    “还好,已经比刚才好多了。”林筱晓不是想逞强,却也不想表现得太柔弱。

    “程大机长,你就别磨蹭了,快背着筱晓去医务室吧。”萧恬催促着。他们曾在一个机组实习,关系不错,说话也就随便了。

    “好!”程威二话不说,已经在林筱晓面前蹲下,把她背起来,急匆匆地往医务室方向走去。

    宽厚的后背,温暖的气息……林筱晓趴在程威的背上,又想起记忆里那个少年的脊背。

    身体的疼痛,让心里的伤痛更加虚软,她不由地流下泪来。

    “筱晓,是不是很疼啊?你再忍一忍!”跟在他们身边的萧恬看到林筱晓在哭,以为她疼得厉害,忍不住催促,“程威,你快点!”

    三人进了电梯。在电梯门阖上的那一瞬间,林筱晓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走廊的那头闪过。

    因为太期待,所以有错觉了,对吗?就像之前的错觉一样。

    林筱晓苦笑了一下,终于软软地低下头去。

    冷柏航坐在车里,点燃了第三根烟。

    烟圈缥缥缈缈地在车里散开,再从微开的车窗?飘出去。

    他没有开车里的灯,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静静地抽着烟,静静地看着那边一台白色的吉普指南者,平静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忧。

    他抬起手,借着表盘上的夜光指示看清了时间。

    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他们应该要出现了。

    指南者是程威的车。之前听见他给另一个机组成员打电话,让他们先走,说他在医务室,之后还要送林筱晓回家。

    林筱晓……

    巴黎之夜,他回到酒店以后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而从那天后,他几乎没有正眼看过林筱晓一眼。

    不是他讨厌她,不想看到她,而是他太迷惘了,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不敢看她灿若星辰的笑颜。

    唐婳是他到现在爱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人。就算分手了,他现在也还是爱着她。他不知道这份感情会延续多久,可他知道自己不会死守着这份逝去的感情孤独到老。有一天,他终会遇到一个人,开始一段新感情。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开始情动。快得让他觉得自己太轻浮,太薄情,怎么能将与唐婳之间那样深刻的感情轻易抛诸脑后。

    他更没想到自己情动的对象竟然是林筱晓。

    他只把她当妹妹啊,就算她现在再迷人,再不一样,她也还是林筱晓,他怎么可以冲动地去吻她……

    是他太久没有女人,所以寂寞空虚的原因吗?那就更加无法原谅自己了!那是林筱晓,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妹妹,而不是任何一个其他的女人!

    想到那个吻,冷柏航黑如墨的眸子变得迷离了,甚至不由伸出舌轻舔了一下嘴唇。

    那个吻,真的很棒……

    唐婳的唇就像她的人一样,是恬静的,温和的,也总是理性的,不会轻易失控。而林筱晓,她的唇是颤抖的,舌是颤抖的,整个人也都是颤抖的,让吻的人觉得自己就是她的主宰,那种征服感能穿透灵魂深处……

    虽然大脑不断地提醒他要忘记,可依然阻止不了心的向往。当林筱晓迎面走过来,当林筱晓端着饮料走进驾驶室,哪怕只是听到她甜美含笑的声音,他就会不可抑制地想起那个吻,魔怔了一般。

    他没有头绪,只能选择逃避。而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更让自己觉得气恼。所以,就算看到一名空乘小姐急急忙忙地走进机长休息室,听见她说林筱晓受了伤需要帮助,就算自己心里已经担心地冒了烟,恨不得马上飞过去看看她的情况,他也还是忍住了,淡淡地让程威去帮忙,淡淡地看着他们匆匆离开。

    可是,在程威走了还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冷柏航站了起来,大脑不受控制地往空乘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她是他青梅竹马的妹妹,是他的朋友。朋友受伤了,他当然要去关心。

    冷柏航这样对自己说着,心里好像轻松了一点,脚步也跟着加快了。

    等他来到空乘休息室时,程威已经背起林筱晓走进了电梯。他们转身的那一瞬间,冷柏航快速地闪进拐角。

    已经有人帮她了,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只是,看着她光着一只脚的背影,匆匆一瞥她没精打采的小脸,他的心抽疼着。她很痛吧,到底伤到哪了……

    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已经不记得是多大的时候了,林筱晓跟着他和几个要好的男生去打球,结果扭了脚。从记忆深处挖出来的那张脸,也和现在一样,隐忍着痛苦。好像那次是他背她回家的,而现在,她趴在别的男人背上。

    这样的一幕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微微握拳,背过身去。

    邻家小妹终会长大的,然后成为别人家的小妇人……

    安静的停车场忽然从远而近地响起一阵脚步声。

    冷柏航灭掉烟头,在黑暗里竖起了神经。

    二女一男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朝那辆白色的指南者走去。

    程威依然背着林筱晓。

    她光着的右脚已经缠上了纱布,雪白的颜色那样刺眼。

    来到车前,程威将她放下,她身边那个叫萧恬的空乘打开车门,把她扶进后排座椅。

    他们做得很细心,也很仔细。可坐在这边车里的冷柏航还是蹙起了眉,生怕他们一不小心,让林筱晓受伤的脚碰到了硬物,弄疼了她。

    他担心得过分专注,反而意识不到自己有多担心……

    程威上了驾驶座。很快,车子启动,往冷柏航这边驶来。

    车灯闪过的瞬间,冷柏航不由自主地往后靠去,陷入很深的黑暗,而不会被人发现。

    直到那辆车拐个弯,驶离了停车场,他才慢慢地坐直了身。等了会,然后启动,驾车离开。

    ————————————————

    “林筱晓昨天怎么了?”驾驶舱里,冷柏航一面检查着各个仪表数据,一面问着身边的程威,看似很不经意。

    “脚伤得比较重,扎了钉子,还有一些碎玻璃。昨天在医务室里打了破伤风,也把玻璃碴子清理出来了。不过这段时间没办法上飞机了,请假养伤。”程威也在做检查。他毕竟经验不够,怕自己有遗漏,所以看得很仔细。

    那么厉害,难怪她昨天疼成那样!

    冷柏航不由蹙起眉,语气有些烦躁,“她也太迷糊了,怎么能往那上面踩!”

    “不是她自己踩上去的。是她的鞋子里莫名其妙多了这些东西,她一穿鞋,就受伤了。”

    “鞋子里?谁会这么无聊!林筱晓怎么说?”事情好像不简单,有人想害她受伤。

    会是谁?冷柏航黑眸一紧,视线变得锋利了。

    “她说不知道。空乘们的鞋都放在鞋柜那,休息室里来往的人多,不知道谁在恶作剧。更衣室里又没安放摄像头。林筱晓说算了,反正不是很严重。”程威抿抿嘴,有些打抱不平,“她人可真好,换成是我,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非要讨个说法!”

    她不在意,不代表他也会轻易放过。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不能允许别人这样伤害她!

    不过,程威说到林筱晓的语气,还有他昨晚着急忧心的样子……冷柏航微眯着眼,思索着,神色严肃,没有说话。

    “程威,你喜欢林筱晓吗?”半天,他冷不丁地问了一句,连自己都有些诧异。

    “啊?冷机长,你说什么?”程威半天才从仪表盘上拉回思绪,对冷柏航突然的一问疑惑不解,讶异地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喜欢她,我可以帮你。”冷柏航不免有几分尴尬,自己什么时候能问出这么八卦的问题了。可既然都说出口了,他还得自圆其说,不能让程威觉得奇怪。据他平日里观察,程威是个不错的男人,如果真有意,撮合一下未尝不可,自己也可以摆脱莫名纠结的情绪……

    “呵呵,谢谢冷机长好意。”程威难为情地摸摸后脑勺,笑着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有喜欢的人,可他不喜欢我……

    林筱晓那句幽幽的话又飘进他脑海。

    听到程威说已经有喜欢的人,冷柏航暗暗地松了口气。

    可是想起林筱晓的那句话,他又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好像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走进了林筱晓的心里……

    “咚咚。”

    有人在敲驾驶舱的门。

    “驾驶舱服务,各位机长,饮品送到。”

    一个甜美的声音在驾驶舱里响起。

    冷柏航不由自主地回过了身。

    当看到面前近乎陌生的脸庞,他才惊觉自己在期盼林筱晓的到来。

    那么多次,她站在自己身后,递来一杯热乎乎的咖啡时,他都冷漠对待,执拗地不去看她。

    而现在,明明知道她受伤请假,不过是一句相同的话,一个相似的声音,他却期盼、惊喜地回过了头。

    “方乘务,今天是你替林筱晓啊?”程威笑着接过方俏递来的热饮,“她的脚好点没?”

    “不知道。昨晚你和萧恬送她回来以后没多久,她就进屋睡了,好像精神不大好。我一大早出门的时候,她的房门还关着,没见到她面。”方俏把咖啡递给冷柏航,见他牢牢地注视着自己,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你就是和林筱晓住一起的室友?你叫什么?”冷柏航接过咖啡,放在嘴边,微抿了一下。同样是蓝山咖啡,同样是从飞机上的咖啡机煮出来的,可是与林筱晓煮的味道差太多。他浅尝了一口,便放下来了。

    在业界鼎鼎有名的冷机长关注到自己,方俏有点激动,“是的,我叫方俏。”

    “你好,方乘务,林筱晓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照顾了。”他想去看看她,又怕去看她,只能这样像个哥哥似的,托付别人去照顾她。冷柏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婆婆妈妈过,别扭得要命!

    “嗯,我会照顾好筱晓的。”方俏笑着点头。她听林筱晓说过,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冷机长关心林筱晓也是理所当然的。

    一声轰鸣,空客上升到蔚蓝的天空,飞向远方,再回来已经是第三天晚上了。

    看到有个身影出现在出口,冷柏航轻点油门,奔驰性能极佳地滑向前方,又在短时间内稳稳停下。

    他降下车窗。

    “冷机长!”一辆车毫无声息地突然停在面前,方俏已经吓了一跳。再看见车里的是冷柏航,惊吓迅速变成了惊喜。

    “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上次送过林筱晓,我们正好顺路。”冷柏航按下中控键,微笑着,和煦的样子看得方俏脸红心跳。

    冷柏航是她们这些空乘人员心目中的男神。虽然他家世不详,为人也比较冷漠,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可她们就是喜欢他这股酷劲。现在,男神正在邀请她上车,还要送她回家,方俏当然求之不得!

    “好的,谢谢冷机长。”方俏走过去,正准备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却看见座位上放了冷柏航的外套和包,他也没有拿开的意思,便知趣地坐进了后排。

    男神,之所以谓之神,当然是遥不可及。方俏也没有非分之想,就这样离偶像近一点已经心满意足了。

    一路上,冷柏航若有所思。方俏一开始还找些话题,后来见他兴致缺缺,也只有无措地保持沉默。

    汽车驶进林筱晓住的小区,来到之前她下车的地方。可这次,冷柏航没有停下,反而一打方向盘,停在了她楼下的停车位里。

    “谢谢冷机长,再……”方俏打开车门,正要向冷柏航告别,却看见他熄了火,准备下车。

    “既然到这了,我想上去看看林筱晓,”冷柏航回避掉方俏疑惑的目光,一只手斜插进裤带,很随意的样子,“方便吗?”

    “当然,欢迎。”方俏激动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男神要去她家了,虽然不是为了自己,也算是要进她的香闺了。好激动!

    方俏一边领着冷柏航走进电梯,一边拼命在想屋子是不是布置得够整洁……哎呀,那天早上收衣服收得急,有几条内/裤和文胸都还搭在客厅的凳子上,不知道林筱晓帮她收起来没?怎么办,羞死人了!

    电梯门开了,她和林筱晓住的房间就在第一间,想偷偷给林筱晓发条短信也来不及了,方俏涨红着脸,低着头打开了门。

    “筱晓,你看谁来了!”方俏走进门,略带夸张地喊了一句,想趁着冷柏航与林筱晓说话的功夫,赶紧把她的那堆东西悄悄地收起来。

    正坐在沙发上,一脸茫然盯着电视屏幕的林筱晓闻声缓缓回过头来。

    是他,是冷柏航!

    他怎么来了!

    他终于来了……

    看着眼前高大熟悉的男子,林筱晓忽然红了眼眶。

    委屈,真的太委屈……

    他明明知道她受伤了,这些天来却没有只字片语。

    他明明知道这偌大的城市她无亲无故,这些天来却任由她独自在伤痛中度过,不管不问。

    他就那么嫌弃她吗,那么不想见她吗……

    天知道她看了多少次手机,又在他的名字上停留了多少次。

    不想让自己抱有幻想,她关了手机。

    怕错过他的任何讯息,她又打开手机。

    反反复复,天亮天又黑……

    她知道自己的作茧自缚丝毫影响不了他的生活。

    他还是那个冷柏航,从不把她放在心里的冷柏航。

    而现在,他突然出现了,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就好像他们又分别了好几年……

    林筱晓咬住唇,强忍住眼眶里已经在滚动的泪珠,然后微笑,“冷柏航,你怎么来了?”

    “冷机长是来……”方俏快速地扫了一眼,早上随意放的内衣裤已经不见了,大概是林筱晓帮她收起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见冷柏航还站在门口,她急忙说。

    “我送方俏回来,”不等方俏说完,冷柏航便开口了,“顺便上来看看你。”他停顿了一下,让“顺便”两个字听起来那么突兀。

    他只是有些傲,不想让林筱晓觉得自己有多在意她,尤其是在那个不该有的吻之后。

    可在林筱晓听来,她是那么可有可无的“顺便”。

    “我挺好的,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可以上班了。”林筱晓苦涩地牵动了一下嘴角,努力从沙发上站起来,甚至还踮着受伤的右脚在地上走了几步,笑得越发灿烂了,“你看,这都快好了!”

    她笑着,眼里泛着水泽似的光。冷柏航不知那是泪,还是映射的灯光。

    “筱晓,别闹了,快坐回去!”他神情不悦地说了一句,有些气恼。她都这么大人了,为什么还要这般逞强,看那走路的样子就知道那只脚有多疼了!

    “没事,我再走两步给你看。”林筱晓心痛难忍。她就是要走,就是要痛!眼泪快要忍不住了,那就当是皮肉受伤的痛吧,她不想被他看穿……

    “筱晓!”冷柏航情不自禁怒吼了一句,迈开大步走过去,打算把她抱起来。

    却有人比他更快一步来到林筱晓的身边。

    ——————————————

    年底了,单位事情比较多,秋争取在下个星期补上打赏加更,谢谢大家,爱你们!晚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