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56筱晓,女孩子要自重一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6筱晓,女孩子要自重一点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筱晓,你怎么下地走了,快坐回去!”

    一个身影简直就是飞到了林筱晓身边,半扶半拉地把她拽回沙发上。在她坐下之前,又快速地整理了一下沙发上的抱枕,让她可以坐得更加舒服。

    冷柏航完全没想到屋子里还有第四个人,更没想到会有人这样蹿出来捷足先登,先是吓了一跳,在看清来人之后,更是警惕又不悦地蹙起眉头。

    “这人是谁?”冷柏航黑眸一转,直接忽视掉眼前的男人,看着林筱晓问道,也毫不在意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的不客气。看到眼前的男人一副献殷勤的谄媚相,他就是客气不起来!

    “这个是……”

    “我是这的房东。你又是谁?”男人不等林筱晓替他回答,同样不客气地看着冷柏航。这里是他的地盘,一个不速之客还敢在他面前牛哄哄,真是让人不爽,尤其对方还企图靠近他喜欢的林筱晓。就他的了解,林筱晓现在可是没有男朋友的。

    “我是她哥哥!”冷柏航的声音不容置疑,心里却有一个小小的玻璃球轻跳了一下。

    “哥哥?”男人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着林筱晓,轻声问道,“筱晓,他真是你哥哥?”

    林筱晓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算是吧。”

    算是吧?这是什么回答……男人狐疑地想了想,但又怕林筱晓不高兴,不敢多问,神色倒是好了几分。既然双方都说是兄妹,那就排除情敌的可能了。

    “原来是大哥啊,你好,初次见面,我叫贺许毅!”男人恭敬地伸出右手,一脸微笑。

    “大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叫的。”冷柏航冷哼了一句,毫不理会对方伸来的手,目光仍然停留在林筱晓身上,尽管她偏着头,没有看他。是他先说出那声“哥哥”的,可听到她也回应一句“算是吧”,心里就是不舒服。

    贺许毅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终于讪讪一笑,收了回去。

    何可看出两个男人之间不愉快的气氛,林筱晓又像僵化了一般不说话,便赶紧来打圆场。

    “贺老板,你怎么在这啊?”

    “我看筱晓受伤了,家里又没人,就过来给她做饭,照顾她。”说到这,贺许毅一拍大腿,往厨房跑去,“哎呀,我熬的粥还在灶上。”

    一口一个“筱晓”,他们有那么熟吗?

    冷柏航眼里的寒气更重了。

    “冷机长,你先坐,我去给你拿点喝的。”难得男神造访,当然要尽地主之谊,方俏乐呵呵地去准备果汁。

    冷柏航长腿一迈,在林筱晓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他身躯健硕,往那一坐,整个沙发都被填满了,浓浓地散发着他强大的气场,此时更是压得林筱晓有点喘不上气了。

    “筱晓,女孩子要自重一点!”半响,他终于哼出一句,语气如冰。

    那一句“哥哥”她还尚未消化,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

    自重?她怎么不自重了!他这句话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在她心窝上扎!

    是因为贺许毅吗?他不关心她,难道也不允许别人来关心她吗?他怎么能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心酸到极点,林筱晓忽然浑身无力,也懒得解释什么,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便盯着自己缠着纱布的脚发呆。

    冷柏航当然生气!

    一个单身女孩子怎么能让一个近乎陌生的男人随便进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她就不怕有危险吗?看那个男人对屋里布置熟悉的样子,在这待的时间肯定不短。这几天何可也在外面,说不定他天天都来,天天和林筱晓单独待在这个房子里……

    他越想越生气!那个男人屁颠屁颠在林筱晓面前转悠的样子,好像是在追她。而林筱晓的神情,好像也已经适应了那个男人的存在。她会接受他吗?个子不过一米七八左右,在林筱晓面前几乎一样高,身板也不够强壮,瘦瘦的,就是脸长得不错,眉清目秀,却缺少了男人的阳刚之气。这样的男人哪里配得上林筱晓!

    他是有满腹的怒气,可是林筱晓幽幽的一个眼神看来,那样委屈的样子,心里的戾气瞬间化成缠指柔,密密麻麻地铺开。

    看到她被包扎起来的脚,怜惜又更多了几分。

    她不过是个柔弱的女人,在这无亲无故的城市里受了伤,当然会渴望温情,也会被温情打动。他不应该在这时候发脾气。

    “筱晓,一个女孩子,大晚上让一个陌生男人留在房间里不安全。”他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他不是陌生人,他是这的房东,我们认识。”林筱晓心里有委屈,说话也淡漠了。

    听她的意思,莫非以后还要让那个什么房东经常来吗?

    冷柏航刚下去的怒气腾地一下又上来了。

    “你们很熟吗?你到这个城市才多长时间!是房东就可以随便进出了?林筱晓,你不知道现在世道很乱吗!”他感觉自己是恨铁不成钢,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说她愚蠢!

    “噗!”一直低着头的林筱晓忽然笑了。

    她抬头看着他,黑眸灿若星辰,上扬的嘴角很可爱,“冷柏航,你是在担心我吗?”

    她知道自己应该一直生他的气,气他对她冷漠,气他不来看她,气他不关心她。可是,一听到他满是担心的话语,虽然说得怒气冲冲,她也还是情不自禁地心满意足。

    她就是这么没出息的能够轻易满足,缴械投降。

    于是她笑了。不管他是顺便还是特意,不管他是怒斥还是温柔,她不想再气他,只想离他更近一些。

    废话,这不是担心你是什么!冷柏航没说话,只是粗重地哼了一声。

    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他忽然想起记忆里的那个女孩。那时的她总是屁颠颠地跟在他后面,而他也跟刚才一样,没好气地呵斥她。现在的她和那时一样,不过都是想有个伴,想有个人关心和陪伴她,又有什么错。

    他不由有些内疚,轻笑着,“对啊,我是担心你。”

    “好,我知道了。”他的微笑和温柔让她心里一片灿烂,“以后会注意的。不过他人不错,就住上楼上,这几天也多亏了他在照顾我。”

    心伤加脚伤,那天从机场回家后林筱晓几乎到天亮才睡着。醒来时,方俏已经去上班了,给她做了简单的早餐。

    方俏大概走的急,收进来的内衣裤搭在客厅一角的椅子上,红的紫的,好几件。

    林筱晓踮着受伤的脚尖,一瘸一拐地走到餐厅随便吃了两口,又一瘸一拐地把何可的衣裤放进她卧室,然后打开电视,看着不知道说些什么的电视发呆。

    昨晚跟机组报备了,也向乘务长请了假,这段时间应该是方俏替代她的岗位。

    林筱晓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了航班起飞的时间。过一会,冷柏航会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广播里说话,然后飞机会平稳地升上蓝天,方俏在头等舱忙完后会去给驾驶舱的机长们准备饮品,将一杯热腾腾的蓝山咖啡递给冷柏航……

    这些她平时享受的时刻,现在只能坐在这里呆呆地想象。不知道方俏煮的咖啡,他是否喝得满意……

    她希望他满意,希望他有个好心情。又怕他满意,不再想念她煮的咖啡。

    胡思乱想地过了一上午,一直到肚子饿的咕咕叫,林筱晓才发现已经过了中午。

    没有力气去给自己做一顿孤独的午餐,林筱晓拿起手机给小区门口的外卖店打了电话,简单地点了一个盖浇饭。

    二十分钟后,门铃响起。

    林筱晓单腿跳着去开门。

    门外站着外卖小伙。

    还有跟在外卖小伙后面的,她和方俏的房东,贺许毅。

    “贺老板?”林筱晓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贺许毅是本地的“拆二代”。这片小区在盖起来之前,是一个老区,住着一些像贺许毅这样拥有平房私宅的百姓。政/府规划建设一下来,他们的老房子被拆迁了,没拿钱的按照人口和私宅的面积分了新的住房。贺许毅当时住着一家三口人,三层楼的小平房,正儿八经地落了三套一百四的公寓房。他倒是有些头脑,知道这里地段好,房价高,索性卖了两套房子,兑成现金在外面开了家汽车美容的门面,当上了小老板。剩下的一套换成两套小点的,一套自己住,一套租出去,就是现在林筱晓和方俏住的这间。

    “筱晓,你怎么了!”看到林筱晓的样子,贺许毅一下从外卖小伙后面跳到前面来,扶着她,担心地说,“快,快,赶紧先坐下!”

    “不小心伤到了脚,还好,不是很严重。”林筱晓抵不过他男人的力气,被他又扶又拉地弄回沙发上坐着。

    “小姐,你的外卖。”门口的外卖小伙还在等着,看这两个人进了屋,不由地催促。

    “我来,我来!”见林筱晓又要起身,贺许毅连忙走到门口,接过外卖餐盒,又掏出一张一百,很豪气地说,“给,不用找了!”

    一看外卖的袋子,贺许毅就知道这是门口小店送来的,充其量也就二三十块钱。

    贺许毅的原则是不随便花钱,但是一定要花在刀刃上。对他而言,只要是与林筱晓有关的,都在刀刃上。在她面前扮演豪气和大方是必不可少的追求手段。

    贺许毅把餐盒放在林筱晓面前的茶几上,看到她包扎起来的脚,忍不住蹲下来看,“怎么伤到脚了呢?怎么伤的?看过医生了没?”

    “看过了,这不就是医生包扎的吗?没事,只是一些划伤,休息几天就好了。”光着的脚被一个男人这样看着,林筱晓有些不自然,把脚缩了缩,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贺老板,这是刚才你给外卖……”

    “筱晓,你这是干什么啊!”贺许毅装作生气地皱起眉头,“我哪里能要你的钱,快收起来!”

    “不行,这是我叫的外卖,当然是我来付钱。”林筱晓想放进他口袋,可自己脚不方便,贺许毅一个转身便走开了。

    “说到底无非是请你吃个外卖,这有什么的。大不了下次你请我。”贺许毅笑呵呵地站在沙发后面。在他看来,林筱晓的职业再光鲜,也只是一个拿工资的普通白领,生活富足不到哪里去,要不然也不会和方俏合租这样一套小公寓。说让她请客,无非是想给自己多一个和她见面的机会,哪里会真让她掏钱。他不知道,林筱晓家仅一套别墅的市值就已经超过了他全部家当。

    “好,谢谢,改天我请你。”林筱晓终于无奈地笑笑,把钱放了回去,“贺老板,你怎么过来了?”

    “我在楼下碰到刚才送外卖的小伙子,正在准备按应答键,顺嘴问了一句,他说是来你这送外卖,我就带他一起上来了。”贺许毅还未等林筱晓动手,就帮她把餐盒打开,把筷子也掰开了,递给她,“现在社会复杂着呢,上次还说有个冒充修理工,进了单身女人的宿舍,结果……我不放心,当然要跟上来了。”

    贺许毅喜欢林筱晓。在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喜欢她了。多么灵气的女孩,正式他中意的类型。他自己住的那一套在十层,租给林筱晓她们的在同一栋楼的六层,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情当然不能错过。从林筱晓搬进来后,贺许毅便以各种理由来访,今天看看管道好不好,明天看看吊灯好不好,后天再来看空调好不好,完全演绎了“最好房东”的形象。

    只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林筱晓对他的友好仅限于租客对房东,对他发出的任何外出、吃饭、游玩的邀请都委婉地拒绝。

    “谢谢。”林筱晓不好意思地从他手里接过筷子,准备吃饭。

    “筱晓,你就吃这个?”贺许毅自顾自地叫她“筱晓”,故意让感觉更加亲昵些,“这哪够营养啊!”

    林筱晓没什么胃口,就想吃点辣椒开胃,所以点了份青椒肉丝盖浇饭,配了一小碗紫菜蛋汤。

    “没事,我喜欢吃这个。”林筱晓倒没觉得这个不好,青椒的香气反而激起了食欲,感觉饥肠辘辘的。可是旁边坐着个人,看着自己吃饭,这种感觉不太好。

    “贺老板,你要有事就去忙吧。”

    她委婉地请贺许毅离开,可他好似没有听见,继续一脸的担忧,“你现在这样也不能做饭了,晚饭呢?总不能还吃这个吧。方俏是不是去飞了?什么时候回来?”

    “她今天替我飞伦敦,后天晚上才回。”见贺许毅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林筱晓开始低头吃饭。她实在是饿了。

    “那不得三天!”贺许毅忍不住瞪大眼睛喊了一句,有几分暗压的兴奋和激动。太好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照顾林筱晓,好好表现!

    林筱晓低着头,没看到他近乎心花怒放的表情,以为他只是感慨何可出去的时间长。

    “筱晓,你吃饭,吃完饭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贺许毅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好,今天谢谢你了,贺老板。”林筱晓放下筷子,准备起身送他。

    “你就别起来了,我又算不上什么客人。”贺许毅轻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回去,“晚饭,不,这几天吃饭的问题你就别操心了,也别去叫外卖了。好好养伤,到时我给你送饭。反正楼上楼下的方便!”

    “不用了,贺老板,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可以……”林筱晓一听就着急了。虽然和这个房东认识时间不算很长,但他人很热心,对她和方俏也很好,她也把他当成一个朋友。

    可再是朋友,也只是一般朋友,哪能让他这样来照顾自己!而且,她自己一个女人在家,多少有些不方便。

    “别跟我见外,就这么说定了。我晚点再来!”贺许毅完全不理会她的拒绝,笑呵呵地说着,然后开门出去了。他得赶紧回家,吩咐家里做事的阿姨,让她去买些新鲜的食材,他要做顿丰富的晚餐,给林筱晓送过来。

    “贺老板……”林筱晓站起来想要追上去,可他已经迈着大步走了。

    接下来两天多的时间,贺许毅果然踩着饭点准时报到,头两次是带来,后来干脆在她家现做,每次都是不同的菜色,每次都摆了满满一大桌。

    林筱晓因为脚伤,哪里都不能去,面对贺许毅的盛情款款躲都躲不掉,只能任他来了。后来他开始在家里做饭,又和她在一个饭桌上吃饭,她虽然有些别扭,但总不能过河拆桥,把做饭的人赶出去吧,只能勉强笑着吃饭。她吃饭时噎住了好几次,可贺许毅吃得很开心,不停地对她说话,不管她如何回应。

    今晚也是。他五点来到林筱晓这,进屋便开始洗菜切菜做饭,和她一起吃完饭后,又开始洗碗收拾,然后熬上一小锅粥,留着给林筱晓当早饭。

    看着他轻轻哼着歌愉快收拾的背影,林筱晓心里不是没有感动。原来以为贺许毅喜欢方俏,所以总爱往这边跑。可这三天相处下来,她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自己。

    其实贺许毅挺好的。有头脑,性格独立,会做饭,会做家务,看样子也是一个会疼老婆的人,谁嫁给他是福气。

    只是这样的福气她不想拥有。说的难听点,她知道自己有点贱,不选疼爱自己的人,非要去渴望一个不爱自己、对自己冷热不定的人。

    “不过他人不错,就住在楼上,这几天也多亏了他在照顾我。”

    冷柏航抿了抿薄凉的唇,黑眸敛过思索的光。什么意思,那个油头粉面的小房东想玩一招近水楼台先得月吗!休想!

    他忽然想到什么,眼里的光不自觉地异彩起来。

    “方俏,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正在厨房里把粥盛出来的贺许毅,看见何可也进来了,赶紧问。

    “那是冷柏航,我们业界鼎鼎有名的冷机长。”何可靠近他,压低声音说,“他和筱晓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听说就像兄妹一样,关系很好。你要想追求筱晓,可千万记得笼络一下冷机长,要不然他在筱晓面前参你一本,你就彻底没希望了。”

    这个房东在想什么心思,方俏当然知道。自从林筱晓住进来以后,他不仅减了房租,连水电费网费什么的都自己悄悄地交了,还三不时地找些牵强的理由来这里。林筱晓来的晚,对这些不清楚,可方俏一直住在这,当然看在眼里。贺许毅爱上林筱晓了。

    从物质上来说,林筱晓若是和贺许毅在一起,她当然能占便宜,说不定房租还能跟着免了。从情感上来说,贺许毅是个不错的男人,林筱晓跟了他,肯定能过上女王般的生活。她方俏当然举双手赞成!

    “他们关系那么好啊?……”贺许毅有些忐忑。刚才冷柏航看自己的眼神分明不怎么友好,若不是那一句“哥哥”,他还以为他们是情敌呢。要怎么样才能笼络好这位“大哥”呢?好像不太容易啊!

    “怎么,被我们冷机长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方俏嘿嘿笑了两下,“放心吧,只要你真心对筱晓好,他自然也会接受你的。加油,贺老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