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60明晚八点,别让我等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0明晚八点,别让我等你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是一部手机。”快递小伙如实回答,“本城快递,寄件人没有留下姓名。他说你现在需要这个。因为你没有联系的电话,所以嘱咐我们按照地址一个小时来一次,直到见到你本人,签收为止。”

    手机?柯澜忽然想到什么。

    “麻烦你了,谢谢。”柯澜签收了包裹,回到房间,迅速打开。

    果然是一部手机,崭新的苹果6。

    柯澜把手机盒、包裹盒里里外外看了个遍,也没发现任何字条,只有一部手机。

    她想了一下,将手机打开。

    刚接通信号,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收到手机回电话。皇甫一鸣。”

    看到这个男人的名字,柯澜的心紧张地狂跳了一阵。

    刚刚还在着急他怎么不来找自己,现在却又畏惧了。

    从短信里调出电话号码,柯澜犹豫了一会,终于拨了出去。

    “喂。”

    简单一个字,已经听出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而此刻,这个声音经过电话的传播更有穿透力了,像有魔性一般,从耳膜瞬间渗透到了心里,让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皇甫先生,你好。我是柯澜。”柯澜强装语气平淡,就好像自己只是在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客户打电话,虽然这个“客户”实在不普通。

    “柯小姐,你的快递真不好送啊。”他的笑声带着些许嘲讽。

    柯澜也笑,“皇甫先生不会以为我拿钱跑了吧,这么紧张。”

    “我倒是希望你跑。”皇甫一鸣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猫抓老鼠的游戏肯定也不错!”

    柯澜有些懊恼自己总是情不自禁地去反抗,原本想挫挫他的锐气,结果却让自己败下阵来,还要去激起他的兴趣。她再一次提醒自己,对这个男人只能表现顺从,无条件的顺从!

    “我这只老鼠太笨了,不好玩。”柯澜语气一转,柔顺的口气像是在献殷勤。

    “是吗?”他轻笑了一下,“我看未必。”

    柯澜停住了一秒的呼吸,而后很轻很轻地吐出来。她决定不再说话,因为无论她说什么,都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似乎算到了她会沉默,皇甫一鸣换了话题,却让她的呼吸瞬间更乱了。

    “明晚八点,淮南大道622号,门锁密码001120。别让我等你。”

    明晚八点……

    “哦,我知道了。”柯澜呆愣了一下,轻声答应。

    “很好,不要忘了我说的话。”皇甫一鸣满意地勾起嘴角,“宝贝儿,明天见。”

    突然从“柯小姐”变成“宝贝儿”,柯澜听出了这句称呼里暗藏着多少暧昧和兴奋,不知是害怕还是什么,心跳得更加厉害了。

    挂了电话,又发了会呆,柯澜想起他最后重复的一句话。有什么是她可能忘记的呢?……

    无意地照了下镜子,看到镜子里苍白憔悴的自己,她忽然想起来了。

    卷发。他喜欢卷发,喜欢风情,喜欢妖娆。

    她伸手,取下绑着马尾的发圈,长长的直发瞬间铺散下来,搭在肩头,清清丽丽。

    明天,它们就要变成蜷曲的样子了,像记忆里妈妈的模样。她在一点点改变,无论内心,还是外表,终于都要变成自己不想看到的样子。

    ———————————————————————

    傍晚六点,淮南大道步行街上出现了一个靓丽的身影。

    她穿得简单,米色及膝长靴,蓝色修身牛仔裤,*白色的T恤,同色的中长针织开衫。但是简单的穿着遮掩不了她曼妙的身姿。比如,那笔直匀称的长腿,紧实挺翘的臀,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她没有佩戴任何装饰,也不需要任何装饰,一头茶色的大波浪长卷发已经让她女性的柔美魅力张扬到了极致,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浓浓的you惑,让人挪不开眼。一路走来,已经有数不清的人在纷纷注目。

    淮南大道是W市有名的富人集中区。摩天大楼,大型商场,高档步行街,顶级住宅区……这一片区域柯澜来得不多,不太熟悉,但是有名的住宅区淮南丽景,淮南大道621号,她还是听说过的。至于皇甫一鸣说的622号,应该就是在这附近。

    穿过步行街就是淮南丽景了。

    住宅区很大。柯澜几乎花了半个多小时才从头到尾把小区走完。可是621号走完就是一片假山林,没有看到任何住宅的影子。手机上的定位系统到了这变成一片盲区,问附近的人,也没人知道622号在哪里。他似乎故意在给她出一道难题。

    眼看就要到七点了。皇甫一鸣说过,不要让他等。可现在,柯澜连要去的地方都还没找到。

    要打电话问他吗?她拿出那部新手机,看着上面唯一的电话号码。

    想了会,她又重新把手机放进了包里。她不会轻易向那个男人示弱!

    看了看那片假山林,也许她只能往那边寻找答案了。

    柯澜沿着小径走了进去。走了几分钟,假山越来越少,视线也越来越开阔了,只是依旧没有看到任何建筑物,连一个人也没有。

    上坡又下坡,天色渐渐暗了。

    远远地,柯澜终于看到一栋不大的建筑物坐落在山坡下。

    那就是622号吗?

    柯澜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七点三十五分,她的时间不多了。

    匆匆来到山坡下,柯澜才看清这是一栋老式的三层小洋房,红砖砌成的,尖尖的房顶,颇有民/国风味的露台,墙体上伸展着铺天盖地的爬山虎,绿油油的,给这年迈的房屋增添了生气,有别样的存在感。

    柯澜来到房屋正门口,在两边搜索了一下,终于在左侧枝枝蔓蔓的爬山虎下看到了它的门牌号。淮南大道,622号。

    终于找到了!

    柯澜心里雀跃了一下,很快又对这种雀跃感到可耻与可笑。她是来“卖”,不是来玩什么游戏的。

    “有人吗?”她在生锈的铁门外呼唤了一声。毫无光亮和动静的房屋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轻轻一推,铁门开了。

    柯澜犹豫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

    “吱——呀——”铁门在她身后轻轻地自动关上,发出的声音在这寂静无人的空间里显得那么阴森。

    一想到一路走来时的荒凉,柯澜不由加快了脚步,穿过庭院,走到房屋的大门前,也不去多想这时尚的密码锁门与老式洋房的搭配有多奇怪,迅速按下了皇甫一鸣告诉她的密码,走进了楼房。

    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弱光亮,柯澜在门边找到了电灯开关,一一按下。

    楼房瞬间灯火通明。连庭院里的灯也都亮了。

    刚才还阴森森的老宅一下子有了温暖感。

    柯澜呼了口气,回过头,?却被房间里的装潢震惊住了。

    与密码门一样,屋子里的装潢、装饰统统都是时尚新潮的。抽象的艺术壁纸,米色玻化砖,斑马纹的艺术地毯,石膏格栅吊顶,水晶灯,雕花玻璃,还有欧式的小型酒吧台,与楼房的外形大相径庭,一点老宅的痕迹都没有。

    这个男人远比她认为的,更有想法,也更有控制欲。

    柯澜在一楼简单地转了转。一楼有厨房,客厅,餐厅,还有一个洗浴室。

    那么,卧室就在楼上了。

    她顺着盘旋而上的楼梯往上看了看,不自觉地咬了一下唇。

    她重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还有十分钟就到八点了。

    他快要出现了。

    柯澜紧张地搅着自己的手指。

    她应该去做些什么?作为一个情/人,她现在应该去做什么?是在这里安静地等待,还是去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等待金主的“临幸”?

    柯澜自嘲地笑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还会为不知如何做好一个情/人而苦恼。

    还在失神,忽然明晃晃的车灯在房间里一闪,有汽车的声音由远而近。

    是他吗?

    她不由站起来,走到窗户前,往外看,这才发现将宅子围成一圈的铁栅栏,有一侧居然是一扇感应门。现在正在为那辆炫目的兰博基尼徐徐打开。

    汽车进了庭院,前车灯已经从远光调换到了近光,然后停在一角。

    发动机的声音停止,而后车门打开,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下车。

    他从庭院灯下走过,映照的面容清清楚楚。蓝色的修身西装,浅蓝色的打底衫,浅白色的小脚裤。他总是穿得时尚又考究,个性张扬得让人无法忽视。

    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皇甫一鸣飞快地往这边看过来。

    她想躲,可已经来不及了,就这么与他的视线撞在一起。

    她只能故作镇静地对他微笑,然后走到门口给他开门。

    “你很准时。这个地方好找吗?”皇甫一鸣走进来,在沙发上坐下,长腿慵懒地驾着,明知故问。

    那天她从他的办公室离开以后,皇甫一鸣一直在想该与她在哪里见面。其实,像她这种女人,对待她最好的方式就是在酒店。让她也清楚,自己不过是个“快捷式”。可他的内心似乎不喜欢这个答案。既然一开始就用了“特别”方式对她,那就特别到底吧。

    皇甫一鸣忽然想到了淮南大道622号。这里是他外婆留下来的房子,给了他妈妈,然后又给了他。宅子不大,年岁也很久了,但是对皇甫一鸣来说,意义非凡。为了不被外界干扰,让老宅清清静静地保持它的原汁原味,皇甫一鸣索性把周边的地一同买下。这个地方他住的不多,一年也就来几回,有时是来缅怀童年,有时是来度假休养。但他依然花了很多心思,既保留了老宅的外貌原形,又让它的内在具有实用性,配备了一流的装潢和设备。

    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他却从未带女人来过这里,也甚少有人知道他在这里的住处。柯澜怕是又让他破例了。

    这个老宅并不好找。

    起初他还期待着她打来电话,柔弱地询问地点到底在哪。可是一直等到七点一刻,在酒会上应酬的皇甫一鸣都还未接到柯澜打来的电话。

    该死的女人!不是说让她准时,别让他等的吗?难不成她还想让本少爷到时候去找她?

    先是生气,接着是着急,然后是越来越浓的不安。

    那个地方偏僻得很,她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越想越放心不下,皇甫一鸣跟酒会主人简单打了个招呼,开着一百二十码一路狂飙到这。

    远远看到这里灯火通明,他终于安下心来,也减慢了车速,驶进了老宅的庭院。

    柯澜在他对面坐下,笑着说:“还好,找了一会。”

    她不知他想要什么样的回答,索性一样一半地答。

    耀眼的灯光下,皇甫一鸣细细地打量着她。

    如他所料,卷发果然很适合她。就算她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坐在那,也已是风情万种尤物一个,轻易唤起他原始的渴望。

    他忽地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在她柔软的卷发上轻抚了一下,然后伸出长指勾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漂亮的,在灯光下闪亮如钻石般的眸子,浅笑,“不错,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她眨了一下眼睛,模样乖巧极了。

    连这么细微的动作都能勾人心魂,她天生就是来征服男人的,也是用来被男人征服的。

    皇甫一鸣粗粝的指腹不由在她嫣红的唇上划过,想起之前的吻,渴望更加强烈了……

    “我上楼冲澡,”他在她下巴上轻捏了一下,“要不要一起?”

    柯澜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又很快低垂下去,闪躲着,“不……不了,你先洗吧。”

    还装害羞吗?看她演得那么自然,戏路大概相当熟练了。

    皇甫一鸣也不强迫,眼里划过几许嘲讽。

    “好吧。不过,别让我等太久。”

    说完,他转身,一面脱下西装,一面往楼上走去。

    听着他的脚步声上了二楼,渐渐听不见了,柯澜才重新抬起头来。

    她知道自己躲得了一时,也躲不过今晚。可是,和他一起洗……这么狂野的邀请,她实在没办法答应。

    柯澜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往二楼走去。

    踏上台阶的腿很沉,很沉,每迈一步就像有刀子在剜心般疼痛。

    她忽然想起儿时总听的美人鱼的故事。故事里的美人鱼,为了爱情将鱼尾幻化成人腿时,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痛。那种痛是美好的,是值得期待的。而她现在的痛,是丑陋的,是令人绝望的。

    浓浓的酸涩涌上心头,瞬间潮湿了眼眶。

    这里是开始,也是结束。

    开始的是丑恶。结束的是美好。

    二楼只有两个房间。

    一个房间门紧锁着,而另一个敞开着。

    敞开门的房间很大。里面摆设的物件却不多,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放置在靠墙位置的一张超大的圆形chuang。这位皇甫少爷似乎对这种形状的chuang情有独钟。

    chuang铺得很整齐,乳白的纯色chuang单也很干净。不知道是睡得少,还是睡得太多换得太勤。

    一想到在这张chuang上滚过多少女人,柯澜有点抑制不住的反胃。

    她往房间里走了几步,能依稀听见从卧室一角的洗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上次在他的办公室,她也经历了这样一幕。只是今天,不可能再被放过了。

    她站在卧室中间,有点不知所措。

    “啪。”

    身后洗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柯澜不由地颤了一下,回过身去。

    上次他虽然半露着胸膛,但也还穿了一件睡袍,一条长裤。可今天,他仅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宽厚的肩膀,坚实的胸膛,迷人的腹肌,完美的人鱼线……

    她看得脸红心跳,他却习以为常,两三步走到她面前,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宝贝儿,该你洗了。”

    柯澜点头,被施了咒似的听话地走进洗浴室。

    他话语间的温柔让她有一瞬间的错觉,好似他们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而不是关于金钱的契约qing人。

    其实,无论是情侣还是qing人,皇甫一鸣都是无可挑剔的对象。他帅气,多金,时尚,懂得调qing,也有风趣,那双深邃的黑眸看着你的时候,就好像对你有多么的迷恋,多么的痴情。如果他的脾性能够再稳定点,就更好了……

    该死,她在想些什么!

    柯澜懊恼地甩甩头。她竟然也有被男色迷惑的时候。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洗浴室的镜子前。

    镜子上还泛着他之前洗澡时的水汽,空气里也还弥漫着男士沐浴液的薄荷香气。

    她伸手擦去镜子上的水汽,里面倒映的那张艳丽面孔更加清晰了。

    还有那头卷发。

    上午,当发型师取下卷发棒,给她最后定型时,不由被镜子里的她惊呆住了。

    “太漂亮了!”周围几个人也忍不住惊呼起来。甚至一些正在做头发的客人临时改变了主意,不顾自己发型师的劝阻,要和柯澜烫成一样的发型。

    柯澜又何尝不知这样妩媚的卷发更加适合自己。可她不想要那样的妩媚,不想要那样的惹眼,她只想要简单,只想要平凡。

    皇甫一鸣对女人果然是老手,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放过,生生要把她改造成他喜欢的样子,却是她不喜欢的样子。

    那又怎样呢?到最后,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又何必去在意一头头发?

    她对着镜子开始脱掉衣服,一件,两件……直到赤身果体。

    “再见。”

    她看着镜子,轻声道别,道别此刻还干净如昔的身体。

    已经二十分钟了。

    皇甫一鸣不耐地看了一眼桌上的时钟。

    这个喜欢吊人胃口的女人好像有点过了。她不知道耗尽男人的耐心只会过犹不及吗?

    撩开额前已经干透的黑发,皇甫一鸣准备起身。

    期待已久的夜晚,他不想磨磨蹭蹭地度过。

    双脚刚落在柔软的地摊上,浴室的门开了。

    朦胧的水雾包裹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的浴袍穿在她身上非常宽松,显得原本高挑的她那样瘦小。也那样诱人。

    她把腰间的带子束得很紧,可宽大的领口依旧系不住地向外敞着,她只能用手稍稍握住。

    浴袍的袖子很长,她挽了几圈,松松地露出纤细的小臂。衣服一直遮到了她的小腿,露出一双白希的小脚踩在乳白色的地毯上,无意识弟弟蜷缩着,显得有些无措。

    柔黄的浴室灯光在她的身后形成了一道光圈,皇甫一鸣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自己看到了童话中的小仙女,流露出初落凡尘的不安与惊慌。

    “那个……”见皇甫一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柯澜以为是这件浴袍惹他不高兴了,轻声解释,“浴室里没有别的衣服可以穿,只好先穿这个了……”

    终于洗好擦干之后,柯澜才发现浴室里根本没有适合她穿的衣服。是要裹着浴巾出去,还是穿着她之前的衣服出去?前者她不喜欢,后者,显然她的金主不喜欢。

    四下找了找,她终于在角落的衣柜里找到不是浴巾的东西,男人的浴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