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63人家姑娘第一次,你怎么也不悠着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3人家姑娘第一次,你怎么也不悠着点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何朝阳低头,暗笑了两下,把田悦拉到身边来,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他这个女朋友心直口快的,有时说话让人措手不及地尴尬。

    田悦挣开他的手,瞪了何朝阳一眼,气愤的样子好像他也有份欺负女人,然后红着脸,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这边,皇甫一鸣倒没有因为田悦说的话感到难堪。只是在想,她的身体有那么差吗?不过就跟他操练了一晚上,就变成操劳了?她是纸糊的,还是玻璃做的!

    想着想着,不由更觉得担心了。皇甫一鸣没去理会何朝阳在一旁近乎诡异的笑,还有田悦愤愤离去的背影,转过身,走进门诊室,将柯澜抱在怀里,往1048号病房走去。

    到病房没多久,护士就拿着药瓶过来了。

    皇甫一鸣把柯澜放在病chuang上,脱掉外面宽大的睡袍,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坐在旁边。

    他一会看看病chuang的人,一会看看挂着的药瓶,温柔体贴的样子看得一边的护士脸红心跳,幻想躺在那的人是自己该有多幸福!

    不知道是药水开始发挥作用了,还是她做梦了,比较之前的昏睡,柯澜似乎有了几分意识,有了些轻微的动静。但是看得出,她很不安。

    她紧蹙着眉头,唇瓣微微开合,在呢喃着什么。皇甫一鸣凑近了听,可什么都听不到。她好像只是在梦里说话。

    她的双手地越来越紧地抓着chuang单,似乎在害怕,似乎在挣扎,也似乎在逃避。她抓得那么用力,连被扎进去的针头都要被移位了。

    皇甫一鸣没有多想,把她扎针的左手握在掌心,不让她乱动,然后一点点抚摸,让她松开紧拽的chuang单。

    她的脸那么烫,手却是冰凉的。等一点点松开以后,皇甫一鸣才发现她的掌心里全是冷汗。

    没由来地一阵心疼。

    像是找到了依归的港湾,被他握住手的柯澜,渐渐放松了下来,呼吸也慢慢平缓了。

    “咳咳。”身后传来两声轻咳。

    皇甫一鸣回过头,“你什么时候来的?”

    “站了好几分钟了,”何朝阳笑着,从门口走了过来,“表哥,你对女人的专注力永远比对兄弟多。”

    “怎么可能。”皇甫一鸣把柯澜的手放下,却不忘动作轻柔,调整好她手背的位置,“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你知道我换女人的频率。”

    “话是这么说,不过那也得看是什么衣服。万一是一件顶级限量版呢?”何朝阳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一盒药,递给皇甫一鸣,“给,好衣服就得好好保养,别轻易糟蹋了。”

    “是什么?”皇甫一鸣狐疑地接过来,扫了扫药盒上的说明,仅一眼便知道了。

    “田悦发现她伤得不轻,刚才去妇科那边拿的,她不好意思拿给你,就委托我了。”何朝阳勾起嘴角,“表哥,人家姑娘是第一次,你怎么也不悠着点,还玩得那么疯!”

    第一次?皇甫一鸣冷哼了一声,却没作声,把药放进了口袋。出于男性的尊严,他不想让何朝阳知道自己的女人是别人玩过的“破鞋”,那玩意不过是她补来糊弄他的!

    难怪田悦对他的态度突然冷淡,原来是为柯澜打抱不平。不过,他自己也知道,昨晚确实过分了。寻欢作乐就好,明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了,又何必为了一句无谓的话去折腾她,太不像他平日的作派。

    “你怎么放进口袋了?搁在这里,一会会有护士过来帮她擦药的。”何朝阳一脸调笑。

    “别管了,我有数。”皇甫一鸣不去跟何朝阳逗乐。他跟自己待时间长了,学会了嘻嘻哈哈哈、玩玩笑笑,别的倒无所谓,可是皇甫一鸣不想拿柯澜开玩笑。没有原因,就是不想。再说,那么隐秘的地方岂能让别人看了去,女人也不行。他会自己负责到底!

    “表哥,你好像很紧张这个女人。”何朝阳半玩笑半认真地说着,目光情不自禁在柯澜美丽的脸庞上徘徊。

    是很漂亮,哪怕是这样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她不一般的美艳气质。但皇甫一鸣不是一个仅仅看外表的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玩什么样的女人,他分得很清楚。虽然从小到大,何朝阳没见皇甫一鸣对什么人动过真心,总是玩玩就甩,可这次他总感觉有点微妙。这个女人,如果说是玩的对象,表哥不至于表现得如此紧张,从他抱着她的样子就看出来了,有如稀世珍宝。可如果说是爱上的对象,他为何如此对待她,连田悦这个素不相识的人都愤愤不平了。

    看到何朝阳在注视柯澜,皇甫一鸣站了起来,顺势用自己强健的身躯挡住了他的视线。

    “我的女人我当然紧张了。”

    “表哥,你喜欢她?”何朝阳起了玩心,故意往旁边走了一步,这个位置依然可以看到柯澜。

    “当然喜欢,不喜欢能做我的女人吗?”皇甫一鸣避重就轻,然后拽着何朝阳坐到角落的沙发上去,省得这小子总在看她。

    何朝阳随他拽着,坐下,“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爱上她了?如果是,你还和薛家的二小姐结婚吗?”

    “朝阳,别开玩笑!”皇甫一鸣忍不住有些暴躁,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大,他看了看躺在chuang上还是安安静静睡着的人,回头,压低了声音说,“我怎么可能会爱上她!再说,不管我爱上谁,会不会爱上谁,结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看皇甫一鸣如此认真,何朝阳也严肃起来。

    “表哥,如果你爱的是一个人,结婚的又是另一个人,难道不痛苦吗?”

    “爱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又不是全部。我可以爱一个人,当然也可以不爱。爱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何必为了这种稍纵即逝的东西打乱自己的人生。”皇甫一鸣说得笃定。

    可是听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何朝阳知道,对皇甫一鸣来说,这是真话,并不是逞强。他这个素来喜欢潇潇洒洒的表哥,你可以说他爱得太多,也可以说他从未爱过。纵使他从未少过女人,从未少过“恋情”,他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挚的爱情。或许这样的生活也是快乐的,只要他以后也不会去爱。

    “爱情这种东西是说不准的,万一哪天丘比特之箭把你射懵了呢?”何朝阳对着柯澜的方向,意有所指。

    “别搞笑了,”皇甫一鸣低笑了两声,嘲讽地说,“她不过就是我花钱买来的玩物,玩腻了就甩,男欢女爱就行,谈什么爱情啊。”

    “花钱买的?你以为现在是旧社会买丫鬟啊。”何朝阳不信地摇摇头。

    “五百万,三个月,不就是买的。”皇甫一鸣挑起眉,一脸不屑。听何朝阳说自己会爱上这个低俗的女人,他一肚子气恼。这让他想起何旭,想起那个为钟妮远走他乡的表哥,恨铁不成钢啊!就算他皇甫一鸣供得起女人的胃口,也绝不会把感情浪费在这种女人的身上。

    何朝阳吃惊地看了看柯澜,又看了看皇甫一鸣,说,“她不像那种女人啊。”虽然柯澜一直昏睡,他还没有跟她说过话,但何朝阳凭自己作为医生的直觉,她并不是钟妮那样的女人。人们总说“相由心生”,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很多时候,相貌和心理是截然不同的。

    “为什么不像?又凭你医生的直觉?”皇甫一鸣笑道,“朝阳,你看你的病人绰绰有余,可是看女人还差点火候,你才经历过几个,阅历不够啊。她已经拿了一百万支票了,还有什么需要证明的。”

    与田悦不同,何朝阳是一名精神科医师。研究人的心理、性格是他的职业习惯,也是他的生活乐趣。他喜欢挑战疑难病情,但是女人,他喜欢越简单越好。

    “不会吧,”何朝阳依然不太确定,他的直觉从来没出过错,“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管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她为了钱来找我,这就是事实。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别想太多,各取所需,彼此开心就好。时间一到,她拿着钱去享受人生,我开始自己的婚姻家庭,谁也不会影响谁。”皇甫一鸣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故意忽视掉心底的一个小小声音,视线从chuang上的柯澜身上飘过,“我承认对她有几分迷恋,不过,so what!”

    “那你的未婚妻呢?你不怕她知道吗?”何朝阳有点担心。他知道皇甫一鸣做事有分寸,但没有不透风的墙,薛家的人若是知道了,不会置之不理。

    “说未婚妻还早了点,我们现在还只是相互了解的阶段,谈恋爱都算不上。他家女儿还在上学,我这么一个成年男人婚前在外面逢场作戏也是正常,能理解就理解,不理解拉倒。我只是听我爸爸的,又不是非娶她不可。”皇甫一鸣说着,看到药瓶里的液体快没了,走到chuang头,按响了呼叫器。

    低下头,看到柯澜的额上一层细细的汗,脸倒是不那么红了。他伸出大掌,轻轻撩开贴在她额上的发丝,摸了摸。

    还好,不那么烫了。

    他又把手伸进她衣领里,摸到那里也早已湿透了。

    她需要换身衣服。

    护士很快进来了,给柯澜换上新的药水。

    “你家甜心说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看着护士换好药瓶,皇甫一鸣回头问何朝阳。田悦现在大概不想看到自己,应该对何朝阳有所交待。

    “输完液,退了烧就可以回去了。开了些药,我一会去药房给你拿。”看皇甫一鸣对chuang上女人关心有加的样子,何朝阳在心里暗自发笑。不管这女人什么来历,好还是不好,他倒要看表哥的“爱情来去自由论”能坚持多久!

    “那你还不去?”皇甫一鸣见何朝阳还是悠闲自在地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催他。

    “得嘞!”何朝阳站起来,笑着往门外走去,“知道你到时候撵我走了。我知趣,走人!”

    等何朝阳走出去,皇甫一鸣又按响了呼叫器。

    刚才的女护士以为这边出了什么状况,小跑着进来。

    “病人有什么情况吗?”

    “没事。你在这帮我看一下她,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皇甫一鸣一脸严肃地交待,“记住,别离开!出了问题我找你。”

    “好,好的。”护士被他认真的样子吓到了,好像病chuang上躺着的是多么重要的人,得了多么重的病一样。

    看护士在病chuang边坐下,皇甫一鸣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等皇甫一鸣再回到病房时,柯澜已经醒了,靠坐在chuang上,望着窗外发呆。

    药水也输完了,护士正在给她量体温。

    “这位小姐已经退烧了,可以回去了。”护士指着chuang头柜上的一个小塑料袋说,“这是吃的药,刚才何医生拿过来的,按照上面写的医嘱按时吃就行。”

    “好的,辛苦你了。”皇甫一鸣点头,微笑着表示感谢,帅气的样子让护士差点看傻了眼,之前对他的害怕顿时烟消云散,乐呵呵地走了出去。

    等护士离开,皇甫一鸣拎着两个袋子,走到柯澜的chuang边,看着她。

    柯澜回过头,也看着他,笑了笑。云淡风轻的表情好似她从未被他伤害过,也好似什么样的伤害她都无所谓。

    他愣了一下。他已经想象过好几种她醒来之后面对自己的反应,或者生气,或者哭哭啼啼,或者撒娇,让他再甩出一张支票。想过好几种,但没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

    “感觉好点没?”看她面色已经自然了些,应该是退烧了,但唇色苍白,似乎很虚弱。

    “好多了。”她又扬了扬嘴角,声音飘飘悠悠的,“我没那么脆弱。”

    她还穿着他的针织衫,领口比较大,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就这样随意露出来的肌肤上都有他烙下的青紫痕迹,可想她浑身上下该有多么的触目惊心。

    “对不起,我昨天太粗暴了。”皇甫一鸣诚恳地道歉。他不是冷柏航那样执拗的人,做错了就认,尤其是对女人。女人是需要哄,需要chong的。女人高兴了,得益的还是男人。

    “没关系,”知道他在看她胸口的印记,柯澜用手拉拢了领口,迎着他的目光,淡淡地说,“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皇甫一鸣瞬间暴怒,拎着袋子的手握成了拳头,骨节在生生作响!

    什么意思,她是要告诉自己,她无所谓这种伤害,还是要告诉自己,她已经习惯和男人玩这种游戏!

    这个女人非要在这个字眼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他吗!其实他不是有出女情节的男人,只要跟了他以后一心一意就好。可是换到了柯澜身上,他似乎多了解不开的结。总是想起她和那个潘子豪在鱼缸前拥吻的一幕,总会想象着她在别的男人身下如何承欢。明明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却要等别人玩够了才给他,这种感觉让他屡屡抓狂。而她非要来惹他,非要强调她是如何在男人之间千回百转!

    他把袋子丢在病chuang上,伸出手,手指用力地掐住她精致的下巴,一字一句,低沉又狠戾地说道:“女人,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说这种话,否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女人!为了不让她单独躺在别的男人眼皮子底下,他特意支开了何朝阳,又找来了护士,从医院跑出去给她买衣服来换,这么体贴细心,换成别的女人早就感动得扑上来拥吻了,她却上赶着气他。如果这是她用来吸引自己的手段,他一点也不觉得高明!

    给她买衣服的时候,皇甫一鸣还忍不住在想何朝阳说的话,想她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想要多一点了解她的过往和生活。可现在,被她这么一气,什么怜惜之情都烟消云散了。

    算了,了解她干嘛!这种女人不值得他费那种心思,好好享用她的身体就行,至少她的味道还是让他满意的!

    她被他掐得生疼。可这种疼痛比起昨晚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不知道会做什么?他当然知道!昨晚他就已经成功地让自己“死”过一次了。灭顶的疼痛,无休止的掠夺,一次又一次。他就像停不下来的陀螺,让她在疼痛中昏死,又在疼痛中醒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冷,还是热,浑身在出汗,胸口偏又嗖嗖地刮着冷风,水深火热,不知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

    柯澜看着他的美眸闪过一丝畏惧,然后低垂下去,很快点头。她知道惹怒他的下场,可总是忍不住自己想反抗,反抗他对自己的轻蔑,对自己的嘲弄,在自己本就无望的生活里增添新的伤痕。

    皇甫一鸣看着她已经低垂下去的眼睛,心里就是不爽。他希望她顺从,可是见她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又觉得气恼。他要她的热情,要她的柔媚,要她百分百地为自己绽放!

    “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我们回去。”看在她生病,身体虚弱的份上,皇甫一鸣咬了咬牙,决定把这口闷气先咽回去。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调教她!

    他把丢在chuang上的袋子重新拿起来,递到柯澜眼前。

    是几件衣服和一些洗浴用品。衣服上有标签,用品也还没开封,很明显,是他刚才出去买的。

    她的羽睫颤了一下。

    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买来了这些。

    她确实需要好好洗洗。衣服都汗透了,湿湿凉凉地贴在身上,让她一阵阵发寒。

    “谢谢。”柯澜轻声道谢,虽然是因为他,自己才会躺在这里。

    她掀开被子,刚挪动双腿,就感觉到大腿之间火辣辣的疼痛更加剧烈了。之前,烧糊涂了不觉得,现在清醒了,连疼痛也那么清晰,让她脊背又开始冒汗。

    柯澜咬着牙,动作僵硬地从chuang上下来,拿着袋子,缓慢地走进洗浴室,每走一步都是一阵钻心的撕裂般的疼。

    皇甫一鸣在她身后,看着她近乎蹒跚地走进洗浴室,却从未看他一眼,从未企盼他的帮助。

    其实,如果她够乖巧,讨他欢喜,他非常乐意把她抱进去,让她少受点罪。就算是给她洗澡,为她服务也未尝不可。可他自己的怒气还没消呢,哪有心情去哄她。让她疼一疼也好,多长点记性,别再来惹恼他。

    过了一会,从洗浴室里传来花洒流水的声音。

    皇甫一鸣也不知道为何,就那么轻叹了口气。

    他隐隐感觉到柯澜性子里的坚韧。那种坚韧和他看到、听到的她是截然不同的。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还是她根本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这样的矛盾混淆了他的视听,让他跟着也矛盾起来,如此的纠结与混乱。

    皇甫一鸣不喜欢这种感受。他好像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这样阴晴不定,暴戾粗野。也许他最好天天见她,让新鲜期早点过去,快点对她厌烦!

    浴室门开了。

    柯澜穿着他新买的衣服走了出来。

    好漂亮!

    皇甫一鸣刚刚还在想着怎样早点厌烦她,现在又不争气地看呆了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