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65别总像条死鱼一样没反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5别总像条死鱼一样没反应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那几个男人显然喝得很开心,加上酒精的刺激,说话的声音很大,即使隔了段距离,柯澜也能断断续续地听到她们的说话。

    “潘总,这件事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要是这次广告做得好,就跟你们公司签长期合同!”

    “好,我们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听说你家夫人马上要生了。要是办喜酒,别忘了给我发请柬,就算是在新加坡,我也是要去的。”

    “谢谢。”……

    柯澜冷笑了一下。

    现在的潘子豪与那天在餐厅判若两人。当时他还伤心欲绝般拉着她,说要离婚,要跟她在一起。如今,提到他的妻儿,他幸福得满面笑容。

    是他真心回归了家庭,还是他又在骗她?……

    算了,无论是哪样又能怎样呢?她与他再无可能。

    明明自己的选择,可呼吸还是有些疼痛。他毕竟是自己喜欢过的男人,此时此刻不心痛是假的,不想多看他一眼也是假的。她还做不到毫不在乎,做不到视而不见……

    忽然潘子豪的脸往这边侧过来。

    柯澜忽地把头深深地埋下去,几乎趴在了桌上。

    皇甫一鸣靠着车头,点上香烟。

    他烟瘾不大,但是大半天不点上一根,还是有点憋。

    路边驶过一辆敞篷的保时捷,里面坐着两个年轻的摩登女郎。挑染的头发,红艳的唇,果露着香肩。

    她们眼尖地看到这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和靠在车头的颀长男人,放慢速度,停了下来。

    “帅哥,要不要一起玩?”开车的那个短发女孩扭头问他,看上去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

    这个城市里的有钱人太多。纵使皇甫一鸣玩得开,也不见得个个认识。眼前的这两个,他就没见过。再说,他一般不和富豪家的女人玩,一来是因为她们娇蛮,不适合跟他玩感情游戏。二来还是有所顾虑,不想让皇甫家在圈子里招惹闲话。

    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随便招惹路边的男人,现在的女孩也够大胆了。

    皇甫一鸣冷哼了声,但还是微笑着,抬起手,对她摆了摆,表示拒绝。他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柯澜,就算这些女孩再迷人,他也提不起兴趣。

    “真的不去吗?”女孩不甘心地问,一双大眼睛不肯从皇甫一鸣帅气的脸上移开。

    皇甫一鸣耸耸肩,不再看她们。

    女孩失望地回过头,一声轰鸣,漂亮的跑车飞驰离去,极快的速度宣泄着主人的不满。

    “无聊。”皇甫一鸣嘲讽地撇撇嘴,将烟头丢进一边的垃圾桶。

    转过身,看见坐在靠窗位置的柯澜正注视着大厅的某一处。大厅的人还是和刚才一样多,可是明亮的灯光在她雪白的衣服上形成了光晕,让她从整个画面中跳出来,跳进他的眼睛里,然后就出不来了。

    怎么看她都是美的,怎么看她也不够。

    想起刚才她柔柔地唤出自己的名字,他心里更是泛起甜蜜。想想,他该叫她什么呢?柯澜,柯澜……

    他忽然一笑,想起了鹿鼎记里的阿珂。韦小宝那么多女人,最爱的还是阿珂,为了美人费尽心思。到了他这,也是这么个“阿珂”,虽说爱谈不上,倒也让他迷恋不已。

    一想到一会要带她回老宅,又能好好厮缠,他不由地亢奋起来,迈开步伐往店里走去。

    刚走了一两步,他看见她忽然低下头去,姿势那样的不自然,像是在躲避什么。

    皇甫一鸣顺着她刚才的视线望了过去,可是被大门和立柱挡着,他看不到什么。

    继续走了几步,刚到门口,恰好有几个人走了出来,都是一身的酒气。

    当看到正迎面走来的那一个,皇甫一鸣蹙了蹙眉,很快又平静了。

    那个面色微红,西装笔挺的男人不就是潘子豪吗?

    柯澜刚才那一躲,原来是在躲她的旧情/人。

    她不躲,皇甫一鸣会认为他们已经彻底了断,无牵无挂。可她这一躲,让他觉得她对这个男人还有感觉。

    怎么,难不成她是真的爱上这个已婚男人,动了真情了?

    想到柯澜与这个男人在一起时的风情万种,想到她对自己连一个灿烂的笑容都那么吝啬,皇甫一鸣顿时怒火中烧!

    黑眸里暗藏狠戾,他不动声色地与潘子豪擦身而过,走进饭店。

    柯澜还是低着头,似乎不知道潘子豪已经离开了。

    皇甫一鸣忍住怒气,坐了下来。

    “吃好了吗?”他看了眼她已经没再动过的饭菜,语气冷淡。

    柯澜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微微抬起头,紧张地往那边看去。那一群人已经离开了。

    她又极快地看了眼窗外。店外只有路过的行人,再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了。

    “嗯,我吃好了。”

    她一闪而过的失望看在皇甫一鸣的眼里,刺痛了他。

    “我们走吧。”他起身离开,背影冷冰冰的。

    柯澜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

    看他头也不回,丝毫没有放慢脚步,她才发觉他的不对劲。

    吃饭时还好好的,她才刚觉得可以试着与他好好相处,怎么一支烟的时间又变了……

    算了,他本就是这样阴晴不定的人,这种伴君如伴虎的日子她又怎能奢望过得自在。

    回去的路上,皇甫一鸣一声不吭。

    没开音乐,车内只听见呼吸声的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上气。

    柯澜依旧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只是越靠近那座老宅,她的心跳就越快。

    她在害怕。尤其是这个开车的男人一脸的愠怒。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他,不知道今晚还要去面对什么。

    进了老宅的庭院,皇甫一鸣下了车,径直走进房子。没有叫她,也没有等她。

    柯澜不敢停留,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

    房子里没亮灯,只有庭院里的灯照射进来的昏暗光线。走在前面的皇甫一鸣也没有开灯的意思,迈开长腿,走上楼梯。

    柯澜在楼梯口停顿下来。

    腿间依然存在的疼痛提醒她,楼上是她的噩梦。

    今晚还要继续那场噩梦吗……

    听着他的脚步声在头顶响起,然后拐弯,渐渐减弱,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这扇地狱之门已经开启了,恶魔不喊停,她无权停下。

    咬了咬唇,柯澜走上二楼,走向那间熟悉又可怕的房间。

    门半开着,里面依然没有亮灯。柯澜推开门,刚走进去,就被一具强健的身躯抵在墙上。

    照进房间的清冷的月光中,他的双眼幽幽地闪着光,像一头猛兽盯着她。

    她一惊,下意识地想偏头躲避,却被他更快地用力掐住下巴,无法动弹。

    他把她的下巴抬高,俯身下去,印上她微凉的唇。他吻得狂野,暗藏着深深的怒火。柯澜不敢反抗,微启着唇,任他狂风暴雨般侵袭。

    过了一会,他忽然停下来,冷笑道:“别总像条死鱼一样没反应!你和潘子豪在一起也是这样吗?”

    柯澜睁大眼睛看着他,写满了不堪与屈辱。

    她不知道他究竟在哪里知道了自己与潘子豪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要提起。想来,他现在的这份怒火,很可能是刚才在饭店里,他也看到了潘子豪。

    柯澜真的很想大喊一句:“对,我和他在一起不是这样,不是死鱼!我爱他!”

    只是想而已,她再愤怒也不敢喊出来。昨晚,就在这里,她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难道她还敢去激怒他吗……

    在朦胧的光线里,他也在看着她。看她的眼睛里浮现出复杂的思绪,有的太快了,他没捕捉到。

    可有一个是他确定的。

    当她听到潘子豪的名字时,眼眸里闪过思念与痛苦。

    他知道她不会再与那个男人有染,但还是生气,非常生气。气她曾是别人的女人,气她可以对别的男人柔情万分,气她在自己的身边却还在对那个人念念不忘!

    见她不说话,他黑眸一紧,掐住她下巴的手往下,顺着她弧线完美的下颌来到纤细的颈脖上,感受到她吹弹即破的肌肤下,温热的血管随着脉搏在跳动。

    他的指尖开始微微用力。

    掌控中的人剧烈一颤。昨晚的记忆和痛苦排山倒海般袭来,尤其是被他掐住的时候,那些渐渐没了呼吸却依然在感受极致痛苦和欢愉的瞬间,那些被他输进气息、玩偶般来回戏耍的瞬间……太可怕了,她不要那样!再也不要!

    她闭上了眼睛,抬起胳膊,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启开红唇,吻上他,表情忽然一反常态的娇媚,看得皇甫一鸣几乎挪不开眼。

    她在用行动回答,她不会像条死鱼一样地对待他吗?

    虽然她回避了潘子豪的问题,但皇甫一鸣还是把大掌从她脖子上移开。看来昨晚的惩罚很深刻,他只是给了点暗示,她便乖乖投降。这样也行,他会一点点地降服她!

    他扣紧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有后退的机会,却不回吻她,似乎只想等待她的表演。

    柯澜顿了一下,很快伸出纷嫩小舌在他唇上滑动,然后一点点探入……

    很乖!皇甫一鸣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嘴角,极度享受她小巧的湿滑在自己的气息里油走。

    她终于不再被动地承受,这样难得的热情让他心情大好。光是这样一点点*/逗就让他热血沸腾,要是她使出全部能耐,他怕是要欲仙欲死了!

    柯澜吻了会,见他没有回应,刚想往回撤,却被他一口含住,天旋地转地纠缠,让她瞬间失了神,连什么时候被他压在chuang上的都不知道。

    吻着吻着,他滚烫的大掌已经伸进了被子,从她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来回揉搓……

    渐渐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与她贴合地越来越紧……

    “不要……”

    就在他的指尖往下,快要碰到她的*裤时,却被她用力地抓住了。

    他刚要蹙眉,却听见她软绵绵地低语,“不要……请你……”

    她眼底波光粼粼,声音轻柔地像小猫,近乎哀求。

    “别害怕,我不动你,”他暗哑地笑了,在她耳边呼着热气,“我只是摸摸……”

    他说得太暧昧,柯澜瞬间烫红了脸,手指也不由地松开了。

    他真的只是抚摸而已,轻柔,却又邪恶,在那个地方画圈,轻蹭,花样百出。

    她渐渐化成了一滩水,发出细碎的、令人浮想联翩的喘息。他却绷成了一块烧热的钢铁,仅仅一个呼吸都能灼热肌肤……

    皇甫一鸣在自己快要失控的前一秒,离开了她曼妙的几近半果的身体。

    调整急促的呼吸,他打开了房间的灯。

    瞬间灯火通明,每一个角落都无处可藏。

    柯澜来不及穿好被他剥下的衣服,只能随手把被子把自己盖好。

    房间显然被人整理打扫过了。chuang单、被子都是干净整洁的,昨晚凌乱错位的沙发也已经整理好,一点激战过的痕迹都没有。

    可是脑海里的痕迹还在,烙得她疼。

    她记得当时躺在这里的她,身下都是血……

    记得他把她按在沙发上,从身后狠狠贯穿……

    记得露台上,他把她抱起来,双腿被迫夹在他劲腰上……

    记得浴室里,他将她抵在冰凉的瓷砖上……

    记得书房里,她瘫软在他胸膛上,却还是被他托着臀不停地律动……

    昨晚明明要她痛,痛到骨子里,今天却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柯澜不懂他,好像又懂了点他。至少她明白,只要自己乖巧一点,热情一点,会撒娇一点,这个男人对自己不会太坏,这九十天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擦药吧。”皇甫一鸣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管状的药。

    “擦什么药?”柯澜疑惑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她是感冒,吃药就好了,怎么还要擦药。

    “那里被弄伤了,擦点药好得快些,你也不会痛了。”他用眼神示意她的下身,然后伸出手想要掀开她的被子。

    “你干嘛?”柯澜紧张地坐了起来,拉住被子,蜷缩着。

    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像只受了惊的兔子,皇甫一鸣不由地笑道,“给你擦药啊。”

    “我……我自己来!”柯澜伸出手,向他拿药,脸颊上飞着两朵红晕。就算他们已经做过了最亲密的事,可一想到又要像昨晚那样袒露着最私密的地方,还要让他去抹药,她就害臊得不行!

    “你确定自己来?”皇甫一鸣站在chuang边,没有把药递过去,笑意加深。她明明是个阅历丰富的女人,却总是能流露出少女般的娇羞和无邪,让他看痴了眼。或许这就是她吸引男人最厉害的手段。哪个男人都喜欢女人天真烂漫,又浪荡热情。

    柯澜忽然坐立起来,从他手中快速地拿过药盒,又飞快地坐了回去,肯定地说:“嗯,我自己来。”

    皇甫一鸣没想到她会来“抢”,差点笑出声音来。她竟然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是他始料未及的。

    不过,他喜欢。

    “好,你自己来。”皇甫一鸣在她旁边坐下,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柯澜看看他,又看看手里的药,把药放在了一边。

    “快抹啊,早点擦药早点好。”皇甫一鸣笑呵呵地说。

    她确实疼得难受,可是他在这里看着,她怎么抹药啊!

    “那个,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柯澜假装看不到他近乎yin荡的笑,轻声地说。

    “昨晚什么都看过了,还需要回避吗?”他依然坐着不动,没有离开的意思,“再说,也许你需要我帮忙。”

    “哦。”柯澜红着脸,低下头。那么隐秘的事情他非要说出来吗,她都不敢看他了!

    她知道说不动他,只能快速地转动脑筋,另想办法。

    “我去下洗手间。”

    思来想去,只能躲在那里抹药了。柯澜闷闷地说了句,拿起药,飞快地钻进了卧室里的浴室,又轻轻地按下了反锁扣。

    “哈哈哈……”他爽朗的笑声很快传来,在房间里回荡了好久。

    “邪恶的男人!”柯澜在浴室里对着门外瞪了一眼。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可是听到他的笑声,她的心乱跳了几下。

    他的笑声真好听……

    晃了晃头,像是要晃去门外的魔音,柯澜开始低头看药盒上的说明书。

    当挤出药膏,她犹豫了好久。如果不是疼得厉害,她真的不想去抹这药。就算是自己动手,也是一件多令人难为情的事情。

    在chuang上她可以躺着,可是在浴室,她只能蹲下。

    手指沾上药膏,她缓缓地探向腿间,然后又轻又快地涂抹一气。那是女人最私隐的地方,私隐到即使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这二十三年她都从未认真地看过它。而经过昨晚,门外的那个男人已经比她自己都要了解它。

    涂抹完一两分钟,清清凉凉的感觉很快减轻了疼痛。

    皇甫一鸣还在房间里。

    怕他等时间长了,会来问她是否需要帮忙,柯澜很快提好裤子,收拾好,走了出去。

    刚打开门,就撞上他温暖的胸膛。

    “擦好了?”他邪魅的眸子微眯着,似笑非笑。

    “……嗯。”柯澜低着头,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去,却被他拦腰横抱起来,“让我检查一下!”

    一声惊呼,柯澜已经被他按在了chuang上。

    “真的擦好了,真的!”柯澜焦急地说,用力推他。让他检查和让他擦不是一回事吗?她才不要!

    他把她阻挡自己的手抓住,放在她头顶,下巴抵在她胸口上,轻声说:“女人,不要乱动,我不想伤了你。”

    手腕被他抓得刺疼,这份疼痛也在提醒她,这个男人是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魔王,她得听话。

    柯澜放松了身体,不再挣扎,也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

    “乖女孩……”他沙哑地呢喃,放开她的手腕,轻松便褪去了她的长裤和*裤。

    “真美……”再一次看到它,他还是会忍不住惊叹它的完美。

    他说得太撩人,柯澜恨不得把耳朵都捂上。

    “药膏没擦匀,而且里面也没擦。”他邪恶地勾起嘴角,“我来帮你。”……

    昨天睡了一整天,所以今天柯澜醒得比较早,醒来时才刚刚七点。

    可那个精力充沛的男人比她醒得更早。柯澜睁开眼睛时,他已经不在chuang上了。

    她从chuang上起来,走到落地窗边,舒展了一下身体。

    今天的状态比昨天好多了,虽然昨晚他们并没有闲着。

    他确实没有动他,可是也没有老老实实的。他所谓的检查到了后面,自然变成了“侵袭”,然后身体力行地告诉她,“快乐”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

    虽然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抗拒,可她不得不承认,他总能让自己情不自禁跌入情*的海洋,共享欢愉的盛宴……

    柯澜简单地洗漱完,穿好衣服,准备下楼找自己的包。昨天病了一整天,没和派出所那边联系,手机也没带,不知道他们是否给自己打过电话。

    刚打开卧室的门,就从对面房间敞开的门里看到了皇甫一鸣的身影。

    ——————————————

    求月票求,求月票求,求月票求月票求求求!

    红火火的机长,红火火的爱,红火火的月票咱们送上来!

    哈哈,又到月底了,又到月票厮杀的时候!记得客户端是三胞胎哦!这个月热热身,下个月请秋的读宝陪伴秋一起冲新书月票榜!康桑米达,么么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