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28筱晓,嫁给我,好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8筱晓,嫁给我,好吗?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冷柏航看了看楚茗,忽然一笑,有点苦涩,“妈,你就那么盼望着儿子被人设计吗?就算我不是心甘情愿也没有关系吗?”

    不是心甘情愿?这是什么意思?楚茗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

    看着楚茗疑惑的眼神,冷柏航挑起眉,“妈,难道你不知道我被林筱晓设计了吗?”

    楚茗的指尖抖了一下。看到那张照片,她以为是儿子终于对筱晓情动了,所以两个人情不自禁发生了关系。只不过后来,他无意间看到自己给林筱晓发的短信,知道她们两个女人竟然私下串通,所以才会恼羞成怒。

    她想先哄着儿子跟林筱晓结婚,至于他什么时候肯回家的事情,以后再说。可是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林筱晓竟然把儿子给设计了!

    虽然惊讶林筱晓的做法,太不像平日的她,但楚茗也能理解。毕竟林筱晓等了冷柏航这么多年。再说这种事,就算儿子被设计了,他也没什么吃亏的。

    人是她怂恿来的,又是她不小心泄漏了秘密,楚茗当然不会在这时候不管林筱晓。

    “儿子,这个事情妈妈……”楚茗心虚地闪躲了一下,又坚定地看着儿子,“这件事妈妈知道。不过筱晓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才会想这么做的,你不要怪她。妈妈承认,在你们俩的事情上有私心,但这跟她对你的感情没有关系。她喜欢你很久了,也等了你那么多年。妈妈是看着她长大的,活泼可爱漂亮,难道你对她一点动心都没有吗?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你们就顺其自然地走到一起。柏航,妈妈相信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冷柏航在桌底下握紧了拳头。

    楚茗都已经承认了,难道他还能骗自己说林筱晓是纯良的,这一切是他想不到的误会吗?他竟然还在心存侥幸,多么愚蠢!

    “喜欢我就可以骗我吗?喜欢我就可以设计我吗?”冷柏航的脸上是陌生的轻浮的笑,“妈,难道和我上chuang的,我都要娶回家吗?”

    “柏航!”楚茗低喊了一声儿子的名字,暗含愠怒。

    冷家素来家教严谨。虽然冷柏航从小到大身边围绕的女人没少过,但楚茗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洁身自好、正统专情的男人。现在听见儿子故意说出这种轻佻的、不负责任的话,她难免生气。

    “妈,我不会和林筱晓结婚,更不会回冷氏。你就别再做这种无谓的指望了。”冷柏航拿起帽子,站了起来,“妈,你回去吧。如果可以,把林筱晓也一起带回去。我和她,以后连朋友都不再是了。我不想见到她。”

    “柏航!”楚茗又喊了一句,声音大了些,表情也凝重了,“你知道筱晓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吗?你知道林家和我们家是什么关系吗?你知道筱晓的妈妈和我是什么关系吗?你要如此地不负责任,要我怎么去面对连筱梅,让冷家如何去面对林家!”

    楚茗豁出去了。不管是威胁还是说服,她绝不会让儿子这样地伤害林筱晓。事情是她引出来的,筱晓那么好的女孩,那么深爱柏航的女孩,她不忍伤害,不忍让柏航去伤害。她也不舍放手,不舍让柏航放手。总有一天,她相信总有一天,儿子一定会爱上筱晓。所以现在,她必须把他们绑在一起,把儿子留在林筱晓身边!

    冷柏航站立着,静默了几秒。

    他知道楚茗动怒了。从小到大,她从未用这样严肃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

    可他也生气。从小到大,从未这样生过楚茗的气。可她终究是自己的妈妈,他不会不理她,不会恨她。

    他只能选择忤逆她。

    “妈,怎么去面对他们,那是你们的事。我只是你们戏耍的对象而已。”他淡淡地说,好似什么都无关紧要了。

    “柏航,你当真不和筱晓结婚?”楚茗拧紧眉,直直地看着冷柏航,眼里有怒气,有绝望,有伤心,有懊恼……

    冷柏航一字一句地回答,“我不娶她。”

    “好,那就等着给你妈收尸吧!”楚茗说完,从餐厅里跑了出去。

    冷柏航愣住了。他没想到楚茗的反应竟会是这样。

    等他回过神来时,楚茗已经跑到了街边,正准备往马路中间冲去。

    “妈!”冷柏航忍不住惊呼着,狂奔出去,在街边紧紧拉住楚茗。

    “妈,你这是要干什么!”他又气又急,狂喊着,睁着双眼看着楚茗。他无法想象,如果刚才楚茗冲进了这片穿梭的车流,会怎么样!

    “如果你不娶筱晓,那我就死给你看!”楚茗大喊了一声,然后忍不住哭泣起来,“柏航啊,儿子啊,是妈妈让筱晓来这的,是妈妈让她勇敢一点去追求自己的爱。她付出了所有,你却要抛弃她,你让妈妈怎么去面对她,怎么去面对林家,怎么活下去……”

    “妈!”冷柏航无奈地吼道,“你这是要用死来威胁我吗!你一定要我和林筱晓结婚吗!”

    “是的,妈就是威胁你了!如果现在死不了,那就明天死!如果在这死不了,那我就回去死!你可以不管妈的死活,反正你的眼里已经没有我们了。”楚茗决然地看着他,满面泪水。

    冷柏航痛苦地闭上眼睛,长长地叹口气……

    “好。”良久,他终于睁开眼睛,也终于开口说话,“我娶,我娶她,行了吧。”

    “真的?儿子,你同意了?”刚刚还痛哭流涕的楚茗,一下欣喜了,期待地看着冷柏航,“你不是骗妈妈的吧?”

    妈妈都那样威胁自己了,他又怎么去骗她。就算明知道这可能是她的苦肉计,他也只能答应。他只是不想回冷氏,只是在跟冷亦康赌气,不代表他真的放弃了自己的家人。

    这样近距离地、仔细地看着楚茗,冷柏航突然感觉妈妈不再年轻了。保养得再好,她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皮肤也不如以前光滑了,有了渐渐松弛的迹象。大概从昨天到现在,她太过焦虑又太过疲惫,眼睑下是淡淡的青色,眼珠上布着血丝。

    他已经离开了她好几年,现在还要把她逼上“死路”吗?她是他的妈妈,她只是想让他回家……

    是他太执拗了吗,竟把自己的妈妈逼到这种地步……

    “妈,我不骗你。”冷柏航渐渐放松了表情,温和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你放心吧。”

    “好,好,妈妈放心。”楚茗终于开心地笑了。她相信儿子不会骗他。

    “柏航,你不要生筱晓的气,也不要告诉她我来过。她真的是个好女孩,你会发现她的好,会爱上她的。你们也一定会幸福的,相信妈妈!”楚茗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最真实的感觉传递到冷柏航的心里。

    “……嗯,会的。”他的目光漂移到远处,浮上捉摸不定的寒光,“一定会幸福的。”

    ——————————————————————

    林筱晓虚软无力地从chuang上爬起来,慢慢地走到餐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她病了。这样的冬日,折腾了*,饿了一天,又在冰凉的地板上坐到大半夜,怎么可能不生病。

    迷迷糊糊地一直睡到闹钟响起来。

    嗓子喷火般疼痛着,她挣扎了半天还是没能起来。

    拿起昨天冷柏航给她的手机,林筱晓给乘务长打了电话请假。她这样的状态去上班,是对别人的不负责。

    房门外似乎很安静,没有往日清晨的声响。

    他已经走了吗?她竟然睡得这么沉,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冷柏航,冷柏航,你到底怎么了……

    她流着泪,但终于抵抗不过脑中沉沉的疲倦感,又睡了过去。直到被干渴醒来。

    喝完水,她打开柜门,拿出医药箱。

    她要吃点药,要快点好起来。她不想让冷柏航看到自己病恹恹的样子,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她想早点跟他一起飞,跟他一起冲上云霄。

    找到药,正要吃下,门开了。

    冷柏航回来了。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没想到他会突然回来,林筱晓错愕地站在那,一时怔住了。

    冷柏航也没想到林筱晓就这样站在他径直的方向。

    她看上去很糟糕。脸色苍白憔悴,头发乱蓬蓬的,不是以往的光泽。

    她一只手拿着水杯,一只手好像拿着药片,正要吃药的样子。

    “筱晓,怎么了?”静默地对望了几秒后,冷柏航走过来,浅浅地笑着,又回到最初的样子,“乘务长说你病了,是哪里不舒服?感冒了?”

    林筱晓更加怔住了。现在的冷柏航与昨天冷漠厌烦的样子判若两人,不禁让她怀疑昨天发生的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

    “冷柏航,你……”

    她还没有说完,他温热的手掌已经伸了过来,覆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还好,没有发烧。”他庆幸般地叹了口气,又拿过她手里的水杯。

    “怎么喝凉水?”他关切又责怪地瞪了她一眼,转过身,走到厨房烧上开水。

    “女人要少喝凉水。这样的天气,感冒了更加不能喝。”他走回她身边,拿走她手心里的药片,放在桌上,“等水烧开了再吃药。”

    “冷柏航,我……”

    这次他没有打断她,可她自己说不出来了。

    她该说什么呢。问他昨天怎么了,问他现在怎么了。还是问他们之间怎么办。还是告诉他她爱他,问他是不是也能爱她,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喜欢她……

    她什么都想说,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呆呆地看着他,把他英俊的面孔映在自己清澈的眼眸里,刻在自己柔软的心田里……

    见她微微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半天也说不上来,冷柏航忍不住笑了,疼爱的样子。

    他忽然伸出手,牵住她的。

    一只将一只握在掌心。

    一只温柔,一只冰凉。

    一只宽厚,一只纤细。

    一只稳稳的,一只颤抖着……

    他牵着她,走到客厅,再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他却站着,然后缓缓地在她面前单膝蹲下。

    “筱晓,嫁给我,好吗?”

    话语间,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蓝色丝绒的盒子,在林筱晓面前打开。

    那是一颗钻戒。

    闪闪的钻石代表着一种坚定的幸福,在向她招手,向她微笑……

    幸福来得太突然,就会不真实,对吗?

    现在的林筱晓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幸福得像是冒了泡,忽然就置身于梦幻般的世界,周围都是五颜六色的云朵。朵儿簇拥着她,捧着她,带着她徐徐上升,朝着彩虹。彩虹的那端也是五颜六色的云朵,更大,更绚丽。而他,站在云端之巅,笑着,看着她……

    她的样子看上去更呆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冷柏航,脸上已经醺红了,眼里跳动着迷人的火花……

    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因为她根本不期望这是做梦!

    她要在现实中,要爱他,要被他爱,要和他在一起,一生一世,不,生生世世!

    可是……

    “冷柏航……”她吞咽了一下,不忍心打破此刻的美好,可是有些话她不得不说,不得不问。

    “嗯?”他殷切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你是因为想对我负责,所以才决定和我结婚的吗?”她知道自己问得矛盾。因为就在昨晚,他还在对自己说,不过是陪她玩了一场成年人的游戏。

    可不管怎样,她一定要问!她要的是爱,不是责任,不是束缚,更不是强迫。

    她颤抖着,却故作轻松,“冷柏航,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那天……那天喝了点酒,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负责。”

    她不会说是宁烨对自己下了药。虽然他对自己卑鄙无耻,可到底还是冷柏航的朋友。宁烨是因为她才与冷柏航有了嫌隙,她实在不能再去雪上加霜。

    他轻笑了一下,不回答,反而来问她。

    “筱晓,你喜欢我吗?一点点喜欢,有没有?”

    他漂亮的黑眼睛看着她,那样的温柔,似乎在渴求她给予肯定的答案。

    有,当然有!何止喜欢,我爱你!冷柏航,我爱了你好久,也爱惨了好久!冷柏航……

    心里在呐喊着,脸也在发烫。可她就是说不出心里的话。

    她不敢说。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试探……

    总之她害怕了。太害怕任何一个不小心的回答,会再次把他从身边推开。

    见她不回答,冷柏航抿了抿唇,表情沉下来,却还是温柔的。

    “筱晓,我昨天的反应是不是吓到你了?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时觉得难堪和尴尬。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哪有哥哥对妹妹做出这种事情的,我觉得自己太难看、太丢人了……”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看上去有点紧张,“而且,你告诉过我,你有喜欢的人。我以为你会怨恨我,会讨厌我,所以我索性离你远点,想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希望还能和你像以前一样做朋友。可是,筱晓,我想了*。我发现自己对你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不再是朋友那样简单。所以,当听见乘务长说你生病请假的时候,我担心极了,恨不得立刻回来照顾你。只是,我觉得自己似乎还少了点诚意,所以中途去买了戒指。筱晓,我知道这样有点快,我也还不敢说自己就是爱上你了。但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去爱,也想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好照顾你。”

    “筱晓,”他的黑眸在熠熠生辉,“如果你也有一点点喜欢我,能不能考虑嫁给我?”

    如果林筱晓可以冷静下来想一想,从头到尾仔细地推敲一下,她会发现疑点,会发现破绽。

    可是,现在,她已经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她的脑海里不停地盘旋着他说的话。他说,自己对她,不再是朋友那么简单。他说,他担心极了。他说,他想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去爱。他还说,他要好好地照顾她……

    这就够了。只要他有一点点喜欢她就够了!

    她太高兴了,高兴得几乎晕掉,所以也就忘了回答。

    林筱晓只是笑着,笑得很甜,却一直不说话。

    冷柏航终于失望地垂下了手,也伤感地垂下了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