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05 你家老公要辞职,你不知道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05 你家老公要辞职,你不知道吗?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皇甫一鸣招招手,又往前面指指。

    前面是一家私人俱乐部,显然皇甫一鸣是让冷柏航去那。

    从下车到走进包厢,两个男人一句话都没说。

    等坐下来的那一刻,又都不约而同地轻轻叹了口气。

    相视一笑,却尽是酸楚和无奈。

    他们都瘦了。只是皇甫一鸣较之前段时间多少有了些振作,而冷柏航的眉眼间充满疲惫和痛楚。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又到夏天了。”皇甫一鸣幽幽地感叹着。事故发生那天,他被叫去了皇甫禹的办公室。老爷子从未那样严厉地训斥过他,细数了他近段时间的不羁和颓废。

    皇甫一鸣这才知道皇甫禹熟知他所有的事情。之所以选择不管不问,是因为皇甫禹知道儿子做人处事有分寸,绝不会让自己失望。可这次,皇甫一鸣让他等的时间太长,他再不能眼看儿子为一个女人彻底消沉下去。他要骂醒儿子!

    自那后,皇甫一鸣终于振作起来,不再沉迷酒精,甚至已经戒了酒,重新做回皇甫家的继承者。他甚至比以前做得更好,因为他不再流连情场,除了偶尔与薛雪儿约会,身边再无其他女人。他似乎走上了真正的“阳光道”。

    柯澜消失已经快三个月了。曾经以为自己会想她想得活不下去,可现在他依旧活得好好的。除了心中空了一块,除了那空出的一块总是嗖嗖地刮着寒风,除了夏日里的他在某个瞬间会冷得发颤,一切都好,一切安好……

    “是啊,已经是夏天了。”冷柏航抽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仰躺在沙发靠背上,慢慢吐出。

    烟雾在空气中慢慢升起,勾勒出简单的图像后,再慢慢飘散。而那样简单的图像,在他看来,为何那么像那张忧伤的脸,让他心痛的脸……

    已经是夏天了。他和林筱晓重逢快一年了,这段婚姻也有半年多了。他给了她什么?除了等待和悲伤,他什么都没给过她……

    “听说你金屋藏娇了?”皇甫一鸣一如既往地调侃,只是现在听来,他连调侃都是微微酸涩的。

    “谁说的?”冷柏航没有意外,淡淡地说。皇甫一鸣的朋友遍布全城。他可以瞒过林筱晓,不代表可以瞒过所有人。

    “上次一起赛车的那个朋友你还记得吗?他在你藏娇的那个小区,也藏了个娇。”当皇甫一鸣听朋友说某天看见冷柏航挽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在小区里散步时,震惊地话都说不出来。

    冷柏航为人一向正统,在与林筱晓关系那么恶劣的时候,他都没有做出*的事情,更何况他现在和林筱晓关系正在上升期,怎么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可是在做出一番联想和猜测后,皇甫一鸣半信半疑。

    “是唐婳。”冷柏航又深深抽了一口。说到这个名字,心里泛起的再也不是爱恋,而是沉重,无比的沉重。

    “果然是她。”皇甫一鸣叹口气,“当听说一个名叫唐婳的乘客在飞机上晕倒时,我就在想会不会是她。再后来听到朋友说你和一个陌生女人在一起,我就更觉得是她。也只有她,才有可能让你忘了林筱晓……”

    “不是,我没有忘记林筱晓……我……”冷柏航低吼着,却又什么都辩解不了。

    “柏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唐婳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为什么又到这了?”眼见这样痛苦不堪的冷柏航,皇甫一鸣揪起了心,神色也沉重了。

    冷柏航狠狠掐灭了烟头,看了一眼皇甫一鸣,重重地垂下头。

    “一鸣,唐婳病了。她的精神出了问题,很严重的抑郁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她是结婚了,不过又离了。那段婚姻不是她真正自愿的,为了治疗她的病,她的堂姐唐薇对她催了眠,让她忘了我。等她清醒过来,就不顾一切地来这找我……她一直爱我,从来没放下过。如果我不跟她在一起,她会死的。她刚到这里的那天就已经自杀过,若不是抢救及时,她就死了……一鸣,我该怎么办,我爱的是筱晓,可我不能看着唐婳去死……一鸣,我只能放弃筱晓,可我不想,真的不想……我没想到自己已经爱得这样深……我该怎么办……”

    积压在心头许久的痛苦和纠结,终于宣泄出来,这个一向高大坚毅的男人,此时双手捂着脸,抑制不住地、剧烈地浑身颤抖着。

    皇甫一鸣愣住了。他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他还记得唐婳结婚的场景,那时的她看上去没什么异样,脸上没有悲伤的痕迹,原来是被催眠,忘了冷柏航……

    当听到冷柏航说那个女人是唐婳时,皇甫一鸣还以为是她偶然来中国,与冷柏航巧遇了,两人旧情复燃。他正想提醒好友,他们都是已婚的人,不要做不可为的事,可是……可是事实,竟然是这样的令人难过。这对重情义的冷柏航来说,是多大的痛苦,多难的选择,他当然明了。

    他伸出手,搭在冷柏航颤抖的肩头。

    “林筱晓知道吗?”

    “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告诉她。”越是往后拖,他越是开不了口。明知现在的状况,现在的他是多么的可恶,可他宁可这样拖着。对唐婳,他是不能放手。对筱晓,他是不舍放手……

    “为什么不告诉她?我想筱晓一定能够理解你,也一定会陪着你的。”

    “不能,我不能告诉她……”冷柏航抬起头,看着皇甫一鸣,黑眸里是难言的苦楚,“我知道,若是她知道唐婳有病,一定会陪着我等下去,一定会守在我身边。可是,这种等待太无望了,我也不知道唐婳什么时候能好起来,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我,也许一个月,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现在的唐婳不是以前的唐婳,她特别的依赖我,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病发。难道要林筱晓守在我身边,眼见我对另一个女人的呵护吗?要她无止尽地忍受我对另一个女人的温柔吗?……太残忍了!我不能那么自私地要求她!”

    “可是现在这样……”虽然冷柏航遇到的情形与自己不一样,但皇甫一鸣也能深深体会到这份矛盾和纠结。为柯澜,他不也这样痛苦过,两难过……

    “柏航,你打算隐瞒林筱晓多久?她迟早会知道的,到时你想怎么办?”

    “我不知道,一鸣……我知道现在的自己很混蛋,很无耻,可我……一鸣,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你教教我……”冷柏航迷茫地看着皇甫一鸣。这样的感情对他来说,比处置任何飞行特情都要艰难。他做不了任何决定,或者是不忍心做任何决定,只能让自己悬停在半空中。这一次,生来只会选择别人的他,宁可被选择……

    皇甫一鸣无言地摇摇头。如果是他,他可能会做得更加过分、更加混蛋。他会把唐婳藏到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一辈子不让林筱晓发现,也一辈子不让林筱晓离开。

    皇甫一鸣倒上两杯酒,递给冷柏航一杯。

    “今天陪你喝,不醉不归。”

    “你不是戒了吗?”冷柏航苦笑着接过来,黑眸跟着杯中微微晃动的液体,也在晃动。

    “戒了也陪你喝!”

    皇甫一鸣微微笑着,拿起酒杯碰上。

    ——————————————————————————

    房门打开,进来的是依然醉醺醺的冷柏航。

    “冷柏航。”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他回来的林筱晓,听到动静已经跑到了他身边。

    “筱晓……”在呼唤一句之后,他一如既往地沉默,一如既往地抱她,吻她,用力的,狠狠的……

    最近他总是喝得醉醺醺。不算清醒,也未彻底迷醉。他似乎借着酒精在发泄着什么。

    他变了。与以往冷傲的样子不一样,他最近看上去那样憔悴、无助又疲惫。那天他说要对她说的话,她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因为从那天以后,他又开始对她疏离。

    这种疏离的感觉太奇怪了。不是冷冰冰的淡漠,而是隐忍着的刻意的不靠近她。他也说话,也对她笑,却不再亲昵。也明明能感受到他看着自己的炙热目光,可等她回过头去时,看到的却只是他已经低垂下去的头。

    飞行在外的日子,他从不主动来找她了。而到了轮休,他在家的时间变得很少,陪着她的时间也更少了。每次飞行回来,他把行李一放就匆匆出门,又总是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几乎也都是这样醉醺醺的。

    她没有多问。虽然这样的冷柏航有些奇怪,但也许结了婚的男人就是这样,总想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世界。她不会成为一个天天“盯梢”、让他有压力的妻子,她宁愿自己承受。虽然独守着一间大房,是多么的孤单。虽然守望着墙上的时钟,是多么的悲哀……

    她也渐渐习惯这样归来的他。也只有在这时候,在他半醉半醒之间,他会热切地拥抱她,用力地爱她,仿佛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一般,拼劲全力……

    也是在这时候,她能看到他深深注视着自己时,眼底浓浓的悲哀,浓的化不开,浓的让她想哭。

    可是第二天,待他清醒,她问他是否有心事,他总是不语。或是微微一笑,说她想多了。

    真是她想多了吗?……可是隐隐的,她能感知到有些东西正悄悄地被抽离她的生活,甚至她的灵魂,无奈又绝望……

    “筱晓!”

    萧恬急匆匆地跑到林筱晓身边。

    “你家冷机长怎么突然要辞职啊?”

    “什么?!”林筱晓震惊地一下从座位上蹦起来,睁大了眼睛。

    “你不知道吗?”萧恬疑惑地看着林筱晓的反应,也睁大了眼睛,“你家老公要辞职,不当机长了,你不知道吗?”

    “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知道的?”林筱晓觉得自己快站不稳了。

    这么大的事怎么一点都没听冷柏航提过,而且他……他怎么可能不飞行,不当机师!肯定搞错了!

    “就是刚才。程威说他去总经理那交辞职报告去了……筱晓!……”

    萧恬话还没说完,林筱晓已经飞快地跑走了。

    皇甫一鸣的办公室里。

    “柏航,你想清楚了?”皇甫一鸣看着冷柏航递来的辞职报告,眉头紧锁。他实在想不到,视飞行为生命的冷柏航会有放弃机师职业的一天。

    “想清楚了。”冷柏航重重地跌坐在沙发上,神情无奈又不甘。他觉得自己太可笑了。当初与唐婳分手,就是因为他固执地坚守着飞行的职业。可是最终,到了今天,他还是为了唐婳,放弃了飞行,放弃了机师。

    却不是因为爱,而是无奈。

    前天他接到给唐婳雇的保姆打来的电话。保姆在电话里声音颤抖,什么都说不清楚,只说让他快点去。冷柏航一路飞驰,刚走进她的公寓,就看见满屋的狼藉和碎片。保姆正在到处打扫,看到冷柏航来了,心有余悸地对他讲述之前发生的事情。

    冷柏航蹙着眉,走进唐婳的房间。医生已经给她打了镇定剂,此时的她睡得很安静,让人无法想象她暴戾失控的样子。

    医生嘱咐了他几句,让他不要再刺激病人,便走了。

    冷柏航坐在唐婳的chuang边,静静地看着她。从苍白的脸上,流连到她搭在被褥上的细瘦小手上。两只手都被包扎上了,缠上厚厚的一层,伤口不少,也不浅。

    听保姆说,那时,唐婳一边喝鸡汤一边在客厅里看电视,她们也正在客厅里擦拭家具。一会,电视里开始播报新闻,放了一组国外某航班在着落时爆炸的镜头。唐婳忽然尖叫起来,把手里的汤碗狠命地砸到电视上。这还不够,她拿起身边所有她能拿得到、拿得动的东西拼命地往电视上砸。两个保姆过去拉,可她就像发了疯一样,怎么都拉不住。直到电视机破裂,完全没了图像和声音,她才停手,然后不停地捶打自己。保姆害怕地不得了,一边叫来医生,一边给冷柏航打电话。

    将视线从她受伤的手上移开,冷柏航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知道有个问题再也回避不了了。事实上,他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不是连林筱晓都能放弃了吗……

    筱晓……他刚才接到电话,匆忙要从林筱晓身边离开的时候,她的眼神那么不舍,那么酸涩,可她还是微微笑着,对他说,“没关系,你去吧”。她无条件地信任他,从来都没想过他现在正在做一件多么对不起她、多么令人憎恶的事情。

    筱晓……

    冷柏航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呆呆地坐着,一直坐到唐婳醒来。

    “柏航,你来了!”

    一睁眼便看到冷柏航坐在自己身边,唐婳满心欢喜。

    神情凝重得冷柏航,在她醒来的那一刻,已经换上了温柔如水的微笑。

    “觉得好点没?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唐婳用手撑起坐起来,手心里传来的疼痛让她愣了一下。

    她低头,看着缠上白色纱布的双手,开始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颤了颤,仰起越发苍白的脸,“柏航,我刚才是不是又做错事了?我……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让人害怕……”

    “不是,唐婳,不是……”她那样抑制不住地颤抖,冷柏航只能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你刚才只是情绪有点激动,已经都好了。没人会害怕你,更没有人会讨厌你。”

    “……真的吗?……你不会讨厌我吗?”之前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支离破碎,但满屋的狼藉,保姆的害怕,自己的尖叫……这些她都能看见。还有那失事的飞机。

    “不会,我怎么会讨厌你的呢……”

    冷柏航还没说完,就被唐婳紧紧地抱住腰。

    “柏航,你不要再当机师了,好不好?不要再飞行了,好不好?我真的好怕,好怕你有任何的意外……柏航,你答应我吧,求求你,我真的承受不了了……”她在他怀里哭喊着,颤抖地更加厉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