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19保持攻势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19保持攻势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叹了口气,回到屋里,柯宏看着女儿房间的门发了会呆。

    “澜澜,他走了,快出来吃饭吧。”本来想责备女儿不应该如此对待皇甫一鸣,可又怕自己的责备让女儿更加反感皇甫,柯宏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让女儿出来吃饭。

    刚刚看女儿的神色,似乎并不知道皇甫一鸣还会做菜。说实话,看到皇甫一鸣有模有样地洗菜、切菜、炒菜,柯宏也是大吃了一惊。虽然皇甫一鸣说他会炒的也就这么一两个菜,柯宏还是对他刮目相看。

    让女儿吃到他做的饭菜,传递他的爱心与信念,应该也是皇甫一鸣所想的。

    过了一会,房门开了。

    柯澜伸出头,探了探,直到确定没有皇甫一鸣的身影,才抱着刚吃完奶的曦曦走了出来。

    “快吃吧,都快被空调吹凉了。”

    柯宏把刚拿出来的酒放到了旁边的柜子里,情绪明显比刚才低落了些。

    不想面对的人已经走了,柯澜也不想让爸爸心烦,还是乖乖地坐在了餐桌前,把曦曦放在一边的儿童座椅里。

    看了看盘子里白白软软的馒头,又看看摆在桌上的几个菜,柯澜呆了一会,还是拿起了一个馒头。

    她拿起筷子,往碗里夹了几块牛肉,却不碰就在她碗边的地三鲜和木须肉。

    “挺好吃的,尝尝吧。”柯宏叹口气,往女儿的碗里夹了几块茄子和肉,“菜跟你又没仇。”

    看着柯宏夹进碗里的菜,柯澜又呆住了。

    她又何尝不想吃。不是因为想吃这道菜,而是因为这是他做的。

    从来都是被索取,被要求,在付出,她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会为她做饭。像他那种只想与女人游戏的男人,会亲手为女人做饭……

    不可否认,心里有触动。

    可是,吃了他做的饭菜,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又输了,要开始投降了……

    没事,不过就是一盘菜嘛,她吃了又何妨。就当这不是他做的,就当这只是一道再平常不过的菜。如此而已。

    她夹起碗里的一块茄子。茄子他煎过,看上去金灿灿的,很容易让人有食欲。不管味道怎么样,至少看相还不错。

    她把茄子放进嘴巴,慢慢地、细细地嚼起来。

    嗯,不错!

    她的美眸里闪过赞许的惊喜的光芒。

    咸淡正好,茄子看上去很饱满,却一点也不油腻,又吸取了青椒的香气和土豆的浓郁,非常好吃!

    虽然是很简单的一道菜,但她实在没想到皇甫一鸣能把它做得这么好。她还以为会吃到一份或咸或淡,油腻腻的地三鲜。

    吃完茄子,柯澜又情不自禁夹起碗里的肉吃起来。

    越吃,她眉梢上的喜悦就越多,渐渐的,有了某种幸福的感觉。

    柯宏偷瞄了一眼女儿,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却暗暗地乐了起来。

    看来,不是什么希望都没有啊。准女婿,加油吧!

    皇甫一鸣拿着馒头,又跑回了自己的车上。

    正午的太阳正炙烤着大地。即使他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停车,车子里还是火辣辣地烫着。

    他启动车,打开空调,开始啃手里的馒头。

    咬了一口,他一边咀嚼,一边苦笑着摇头。他皇甫一鸣啥时候有过这样的境地,一个人坐在车里,可怜巴巴地干啃着一个馒头。幸亏助理在车上准备了小冰箱,放了些饮料和水,要不然他还不得被干馒头给噎死!

    不过,想着这时候,柯澜已经在吃着他做的饭菜,皇甫一鸣又高兴了起来。

    烹饪,他会的不多。但学会的绝对好吃。相信那两道菜一定能给他加点分!

    喜滋滋地畅想了会未来,皇甫一鸣开始考虑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他的住处。

    虽然冷柏航给他安排好了公寓,但是每天往返村庄和C市,未免也太浪费时间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在村子里住下来。就算不能朝夕相处,也可以几乎每时每刻见到她。

    掏出钱夹,从里面拿出助理给他的字条,皇甫一鸣狡黠一下,拨出了号码。

    ————————————————————

    唐婳来到咖啡厅时,冷柏航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他看上去依然有些憔悴。但俊毅的脸上终于不再是死灰般的忧郁,而是又燃起了希望,深邃的黑眸里也终于开始闪动着火光。

    苦涩一笑,唐婳知道,这些变化不是因为她。

    而他,终于来向自己告别了。

    那她呢?试问她自己,她做好准备了吗?……

    会好的,唐婳,勇敢点!人生不只是一处风景。当那处风景因为你而残败时,你该离开。太过执着,不过是两败俱伤。

    掐紧了自己的掌心,唐婳走过去,在冷柏航对面坐下,嘴角是温和的笑意。

    “柏航,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两天。”冷柏航看着她的目光有些闪烁,似乎在给满腹的话找一个出口,“和以前一样,给你点了柚子茶,可以吗?”

    “可以。”她笑着点头。享受也许是最后一次被他照顾的机会。

    一直到服务员把饮品端上桌,他们都没再说话。

    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没见面,却像是隔了好几个世纪,好几个空间。之前尽力在伪装的亲密,尽力在掩饰的无力,如今终于都破灭了。即使什么都不说,他们也心知肚明。

    “唐婳,我想……”

    “林筱晓怎么样了?伤都好了吗?”

    冷柏航刚开口,就被唐婳打断了。

    她淡定地迎着冷柏航的目光,幽黑的眼睛是许久未见的清亮和平静。

    林家的人一向低调,加上许久未在上流社会交际,林筱晓遭遇空难的事情并未掀起多大的波澜。但是,只要用心,还是可以在网上搜索到林筱晓的消息。比如她为了保护乘客受了伤,伤得很重。比如她终于康复,从埃及回国。也比如,她并未和父母一同归来,而是坐了冷家的专机从开罗飞回……

    这些消息只是在报导林筱晓的行踪,却并未挖掘林筱晓与冷家的其他关系。他们并不知道林筱晓曾是冷家的儿媳妇,也不知道破坏这段姻缘的人,是她,唐婳。

    当看到消息里说林筱晓受了重伤,一直昏迷不醒的时候,唐婳从未有过的内疚。

    当初,她以为自己才是爱的最深的那个,以为自己才是伤得最重的那个。直到得知林筱晓远走他乡,直到自己慢慢从扭曲的心理中恢复过来时,她才醒悟自己原来那样自私,只看得到自己,看不见别人。

    现在,该是时候忏悔和赎罪了。

    冷柏航看了她几秒,对她突然的提问有些吃惊,但又不那么意外。

    “她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淡淡地回答,没有说出林筱晓失忆的事情。林筱晓忘记了他,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也是他自食的恶果,他不会让别人来承担。

    “对不起,柏航,是我……”唐婳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水杯,不让他发现眼里的氤氲,“是我搅乱了你们的生活。”

    冷柏航抿了抿唇,神情依旧淡然,“唐婳,不要这么说,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这是我的错!”唐婳握着水杯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柏航,你不知道我所做的事情,是我逼你做出那样的选择,是我……”

    “唐婳,别说了。”他开口打断了她,不想看她情绪如此激动。因为对他来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生活的新篇章,需要他自己用心去挽回。

    “柏航,你让我说!”唐婳抬起头,坚定地看着冷柏航。她做错的事,她必须要坦白!

    “还记得我跳海自杀的那次吗?那时,你和林筱晓还没有离婚。那天,我去了你的公司。我想去机场,去看看飞机,想试试自己是否真的没有了阴影。然后,我无意中听见有空姐在说你和林筱晓结婚的事情,也看到了你和她在一起的合影……一想到你竟然已经和她结了婚,想到你对我的隐瞒,想到你有可能已经爱上了她,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苍白,“怕你会离开我,也想让你快点和林筱晓分开,我去了海边,在那里找到一对年轻人,请他们帮我,自导自演了一出自杀的戏……如果不是我逼你,你们不会离婚,林筱晓也不会出国,更不会遇上空难……柏航,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自私了……”

    “没事,唐婳,这件事都过去了。”想到过去,想到自己曾经那样伤害过筱晓,冷柏航的眼里不可抑制地闪过痛楚。可他还是扬着嘴角,淡淡地说,“其实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唐婳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脸色更加苍白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

    今天就一更,秋要去医院,实在咳得太厉害。大家要注意,变换季节的时候最容易生病了。祝大家安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