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机长烈爱,非你莫属 »  025妇唱夫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5妇唱夫随

小说:机长烈爱,非你莫属作者:秋,风吹过
返回目录

    听着这哗哗的流水声,她的脑海里竟然情不自禁地浮现以前他搂着她共浴的场景,情不自禁想象着此时喷头下,他健硕有力的身躯,性感的肌理,平坦的小腹……

    她在想什么!疯了吧!

    柯澜从水龙头下接了把凉水,拍了拍自己已经发烫的脸。

    回头,看见柯宏正在看自己,她脸红得更厉害了。

    “天气好热啊。”她不自然地笑了两下,拿起洗好衣服的盆子走进屋子。

    等皇甫一鸣洗完出来时,柯宏正端着馒头往屋子里走。

    “一鸣,正好,吃饭了!”柯宏笑着一把拉过他,“今天说什么都要在家里吃饭,上次的事情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伯父,您别这么说,是我给您添麻烦了才是。”皇甫一鸣摆摆手,拔起腿要往外走。他一坐在屋子里,又得搅得柯澜吃不好饭,他可舍不得。

    “别担心,”柯宏往屋子里指了指,又眨了眨眼睛,“今天澜澜没说什么,你安心在家吃饭就行。”

    “真的?”皇甫一鸣欣喜得眼睛发亮。同意他在家吃饭,是不是表示她愿意接受自己了?

    “是真的,快进来吧!”柯宏点头。

    走进屋子,餐桌上果然已经摆好了饭菜,还有一瓶酒。

    看来柯宏已经在等着他了。

    而柯澜正在一边喂曦曦吃米糊。

    听见他的脚步声,柯澜没有抬头,但是也没有像昨天那样驱赶他离开。

    皇甫一鸣不由心中一喜。

    “来,一鸣,”柯宏拿起酒杯,给皇甫一鸣酌上满满一杯,“今天陪我痛痛快快喝一杯!”

    “爸……”柯澜微微皱眉,有些担心,刚要说什么就被皇甫一鸣接过话去。

    “伯父,您不要喝太多,高兴就好。”皇甫一鸣十足一副妇唱夫随的样子,对柯澜的表情心领神会,“酒每天少喝一点就是养生,喝多了反而伤身了。”

    “哎呀,这是什么意思,”柯宏假装不悦地放下酒杯,“平时澜澜管着不让我喝,怎么你也和她一样了。”

    “伯父,柯澜也是为了您好。”皇甫一鸣呵呵地笑着,知道柯宏不是真的不高兴。

    看到皇甫一鸣如此向着女儿,又有默契,柯宏不由笑起来,“好吧,我就听你们俩的,少喝一点。不过一鸣,你可得多喝几杯。”

    “没问题!”皇甫一鸣拿过柯宏手边的酒瓶,放在自己面前,好似他会包圆一样。

    柯澜让他在家里吃饭了,这么高兴的事,别说一瓶了,两瓶他也喝!

    美滋滋地想着自己大概表现不错,皇甫一鸣侧目看了眼柯澜。只是她还是不看自己,脸上也毫无波澜,让他多少有些失落。

    没关系,这已经是很好的开端了!

    正要开始吃饭,柯澜的手机响了。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柯澜开心一笑,好像已经等了很久。

    “喂。”她接通电话,却又防备似的看了一眼皇甫一鸣,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而就在她经过皇甫一鸣的那一刻,虽然声音极小,可他还是清楚地听见从她手机听筒里传来的一个男人的声音。

    男人?什么男人?哪个男人?找柯澜干什么?她为什么要避开着接电话?……

    皇甫一鸣一下闻到了某种讯号,某种同为雄性侵入自己领地,窥视自己配偶的讯号!

    他顿时没了吃饭喝酒的兴致,高度紧张地竖起耳朵,想要听清楚柯澜在外面说的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或者她走到了角落里,他只听见几声甜美的笑声,说的什么话一个字都没听见。可就那几声笑,也足够他难受的了!

    “怎么了,一鸣?怎么不喝啊?”见皇甫一鸣放下了酒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柯宏不由地问道。

    “没事,伯父,”皇甫一鸣端起酒杯,“我敬您一杯。”

    话音刚落,他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液体从舌头顺着咽喉一直烫到了胃里,灼灼的难受,就好像他此刻焦灼难耐的心。

    “一鸣,喝慢点……”柯宏刚想说少喝一点,皇甫一鸣已经喝完了一杯。这可是六十多度的白酒啊,一杯闷下去怎么也得有个二三两。不错,年轻人,好酒量,爽快人!

    “好!”柯宏不由赞许地叫好,不过也还是说,“不着急,慢慢喝。呵呵,想喝醉了睡在我家是不行的。”

    哇,好犀利的老丈人!说话竟然这么直白!可他真没那么想,他平日里喝酒就是这样的。不过老丈人算是提醒了他,要不要醉一把,赖在这里呢?只要他守在这里,管那个是什么男人也只能远观。不,远观都不行,得滚得远远的!

    正想着,柯澜已经挂了电话,走了进来。

    “爸,”她一坐下来,就笑着对柯宏说,“明天展东接我和曦曦去办点事。”

    她的话刚落音,两个男人都呆呆地看着她。一个震惊,一个诧异。

    展东?谢展东吗?当时不就是靠着谢展东的信息才找到柯澜的吗?他竟然把这个男人进入柯澜生活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皇甫一鸣锁紧眉,焦灼的心情又多了一份不安。她叫那个男人“展东”,他们已经很亲近了吗?……

    就算她还爱他,却也在放任别的男人接近。她誓要离开他吗?……

    他攥紧了手中的酒杯,第一次这样失去了自信心……

    柯宏也很吃惊。女儿平日里都称谢展东为“谢总”,可现在,居然突然唤起了“展东”,那么亲昵的样子。

    看着女儿一脸好似憧憬的笑,柯宏无奈地摇摇头。女儿分明是想气走皇甫一鸣。可是她真的想这样做吗?……

    “都看着我干嘛,”柯澜满意地看到了皇甫一鸣的不安,若无其事地说,“吃饭吧。”

    说完,她又在曦曦纷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很高兴地说,“曦曦,明天妈妈带你出去玩,还有你喜欢的谢伯伯。”

    “啪!”

    忽然一声脆响,皇甫一鸣手里的酒杯倒在了餐桌上,杯子里的酒洒了出来。

    “对不起……”他难掩慌乱地把酒杯扶起来。

    “没事,没事,”柯宏起身去拿抹布,“我来收拾就好。”

    柯澜风平浪静地扫了他一眼,低头吃饭,假装没看到他眼里的恳求和忧伤。

    --------------------

    迎着晨时的朝阳,林筱晓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先是时差,然后是冷柏航。在W市的“家”里,她一直保持着警惕的状态,哪里能够睡得安心。昨晚在家,她终于踏踏实实、安安心心地睡了一觉。

    “妈妈!”林筱晓走出房门,看到已经坐在客厅里的连筱梅,一边下楼,一边欢快地大声说,“早饭做什么好吃的?我饿了!”

    “筱晓,起来了!”听见女儿的声音,连筱梅笑着回头。

    “好香啊!”闻到从厨房飘出来的香气,林筱晓不由吞咽了一下,感觉肚子更饿了,“做了牛肉面?太香了!可以吃了吗?”

    “呃,”连筱梅停顿了一下,“快好了。”

    林晓峰正从院子打完太极回来,看到女儿,慈爱地笑着,“筱晓,睡醒了。”

    “爸……”想起昨晚的争吵,林筱晓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声音。做父母的总是能对儿女无条件宽容,可是儿女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可以吃饭了。”一道声音从厨房那边响起。

    林筱晓顿时僵在那。

    她大概是睡迷糊了,竟然忘了冷柏航还住在她家!

    看他一身休闲装,端着碗从厨房里走到餐厅的样子,林筱晓翻了记白眼。

    他还真是有意思,到哪都不忘做饭!俘虏不了她的胃,就来擒获爸妈的胃吗?

    “爸,妈,筱晓,吃早饭了。”把碗筷都拿上来,冷柏航又唤了一声。

    “好,辛苦了,柏航。”连筱梅答应着,又拉了拉林筱晓,“你不是说饿了吗,快吃饭吧。”

    早上一起来,连筱梅便去厨房安排一家人的早饭。女儿好久没回家住了,她昨晚便吩咐住家阿姨煮女儿爱吃的牛肉面。

    没想到,一走进厨房便看见冷柏航在里面切菜。

    看见连筱梅,站在一边的住家阿姨连忙说,“夫人,冷先生一定要自己做早饭,我……”

    “妈,不怪阿姨,是我自己要来做的。”冷柏航替住家阿姨解释,“我看阿姨买来了新鲜牛肉,是要做面条对吧?筱晓爱吃这个。”

    “对,是做牛肉面。”一看女婿这么贴心,又会做饭,刚刚还觉得不好意思的连筱梅笑得合不拢嘴。

    她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吃上女婿做的饭,更何况这个女婿还是冷柏航。这孩子从小都是高高地看人,对长辈们也不是不尊敬,但就是少了几分亲密。既然难得有这个机会,她索性沾女儿的光,好好享受一下丈母娘的待遇。

    林筱晓揉了揉干瘪瘪的肚子,她是饿了。要不然肯定还能再睡会。

    吃饭就吃饭,吃他做的饭已经不是一两天了,没必要在这时候矫情。

    “爸,妈,吃饭吧。”林筱晓痛快地答应,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红烧牛肉面。牛肉,番茄,青菜,红绿搭配,一看就让人有食欲。在W市时,冷柏航就给她做过一次,虽然嘴里说难吃,心里却在抓耳挠腮地回味。他做的味道,不比那老字号的面店差。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那个正笑盈盈看着自己的冷狐狸,林筱晓撇了撇嘴。美食当前,她可不会虐待自己的胃,吃饱了,才有力气跟他斗!

    “柏航,做的味道不错啊!”林晓峰吃了一口,忍不住赞许。没想到冷氏继承人还能做得一手好饭。难怪以前女儿在电话里说冷柏航会照顾好她,他确实能做到。

    “就是,味道真的很好,”连筱梅也吃得津津有味,“比我做的强多了。”

    说完,连筱梅不忘给女婿加分,笑着对林筱晓说,“女儿,你真有福气,我这一辈子都没吃过你爸爸做的饭。”

    你要对女儿夸赞女婿就说呗,干嘛要把我拖下水。林晓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们两口子都不是做饭菜的料,别说他了,身为老婆的连筱梅也做不出几道菜来。大概是遗传,所以到了林筱晓,也是对烹饪缺根筋。没想到,竟得了个会厨艺的女婿,真是取长补短啊。

    不过就是会做几道菜而已,至于您二老这么心花怒放吗?我找的是喜欢的老公,相亲相爱过一辈子的人,又不是厨子。想吃什么美味,难道不会下饭店或是请人吗?

    林筱晓心里闷闷地想着,却也不吭声,不想搅乱爸妈吃饭的心情,更不想跟爸爸再争锋相对,让冷柏航看笑话。

    她嘿嘿地干笑了两下,决定,忍!

    吃完饭,林筱晓飞快地上楼进了卧室。过了几分钟,她换了衣服走下楼来,手里还拎着包,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筱晓,要出去吗?”连筱梅略微不悦,“你刚回来一天就要往外跑啊,也不多陪陪妈妈。”

    林筱晓拉着连筱梅的胳膊蹭了蹭,撒娇地说,“我出去办点事情,马上就回来。”

    “让柏航陪你一起去吧。”正在和冷柏航一起看股票的林晓峰,抬起头来,又问问身边的冷柏航,“柏航,你有空吗?”

    “当然有。”

    冷柏航笑着,正要起身,林筱晓已经在那边用力摆手拒绝。

    “爸,你就让我有点自己的时间,不行吗?”林筱晓生气地说,“整天跟他在一起,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筱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