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080章:我不答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80章:我不答应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阎历横带着木若昕回来,就怎么突然的凭空而现,站在木二夫人身后,把周围的路人吓了一跳,纷纷停下脚步看稀奇。

    木二夫人回头看到木若昕,活像是见鬼般的害怕,后退一步,颤抖而紧张地问:“木若昕,你,你想干什么?”

    “二娘,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我,怕什么呢?”木若昕从没称呼二夫人为‘二娘’过,现在突然破天荒地叫她一声‘二娘’,话说得阴里阴气的,字字词词都带着针刺。

    “我……你是个怪物,我当然怕。”木二夫人死不承认是因为自己所做过的事而害怕,随意找个理由搪塞。在这种以武为尊、灵兽万千的世界,起死回生并没有什么不可能,她挺多是觉得惊讶,不会感到害怕,但现在为了掩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她只能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说来也奇怪,自从木若昕回家之后,她们娘两就一直倒霉,好事没轮到她们,坏事一堆。

    “既然怕我这个怪物,那你还不赶紧拔腿就跑?”

    “这里是我的家,我还能跑到哪里去?木若昕,你别仗着有一身本事就欺负人,别忘了,我们也是木家的一份子,彩蝶更是你的妹妹。俗话说得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们是姐妹,身上流着都是木家的血,就算你不看我的面子,也看看你爹的面子吧。”木二夫人拿血缘关系当筹码,想以此扳回局势,还推了木彩蝶一把,给她使眼色,低声说道:“你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啊!”

    “上什么?”木彩蝶不懂,对木若昕总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但也很羡慕,更嫉妒。同样是木家的女儿,为什么所有的光彩都让木若昕一个人给占去了?她有点不甘。

    “你也是木文青的女儿,难道还怕她把你吃了不成?”

    “可是……娘,你忘了自己做过的事吗?”

    “那是我做的事,又不是你做的,你怕什么?给我有点出息,上去。”木二夫人不管,直接把木彩蝶推到木若昕的面前去,在一旁看女儿的表现。她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个女儿身上,要是她的女儿有木若昕一半的厉害,她就烧香拜佛了。

    木彩蝶被木二夫人怎么一推,险些撞到了木若昕身上,好在她及时刹住脚步,这才没撞上去,柔弱又维诺地说道:“姐姐,我娘她……”

    “不要叫我姐姐,我不是你姐姐。你娘应该告诉你了吧,她刺了我一剑,这笔账我现在就要跟她算。如果你不想被牵连进去的话,那么就站到一边去观看,否则我连你一块解决了。”木若昕根本没当木彩蝶是妹妹,而事实上她们也不是姐妹,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更没必要把她当妹妹看待。

    木彩蝶过于紧张,忘记了替木二夫人隐瞒的事,着急说道:“我娘她已经知道错了,她……”

    木二夫人还以为木彩蝶会帮着隐瞒,谁知她竟然承认了,把她气火冒三丈,怒声大吼,“彩蝶,不要乱说话。”

    “我……”糟糕,她一个不小心,说了出来。

    “二娘,我知道你想来个死不承认。不过就算你再死不承认,这笔账我还是要跟你算的,你承认与否结果都是一样。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那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杀了我一次,我也要杀你一次,这才算公平。”木若昕早就料到木二夫人会用‘死不承认’这一招,也懒得再跟她磨嘴皮子,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剑,还是那把生锈的剑。

    木二夫人一看到剑,吓得更是花容失色,大声叫喊:“杀人啦,就命啊,杀人啦……”

    剑都还没拔出来呢,喊个鬼啊!

    无论木二夫人怎么喊,就是没人管她,直到木文青从门里走出来才问了一句,“何事闹得如此之喧哗?”

    “大人……”木二夫人委委屈屈地跑到木文青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哭诉道:“大人,木若昕她要杀妾身,你要为妾身做主啊!”

    木文青眉头一邹,不着急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抽回自己的手臂,不让木二夫人碰,不悦问到:“你不是拿着休书离开木家了吗,为何还回来?”

    “妾身……”

    “我已经把你给休了,你不再是我木家的人,更不是我木文青的妾,,不必再以‘妾身’自称,这里也不再是你的家,你有多远就滚多远。”木文青说得很绝情,显然对木二夫人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情,看向一旁的木彩蝶,带着一丝不忍,问她:“你是跟你娘走,还是留在木家,选一个吧?”

    不管怎么说,彩蝶都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能不管她。

    “我……”木彩蝶一时间难以做出选择,不想失去母亲,可又不愿放弃眼前的荣华富贵,矛盾了。现在的学士府已经今非昔比,她如果跟着母亲走,那将是一无所有;如果留下,那她就是郡主了,后者的吸引力极大。

    木二夫人这会心更慌,怕被赶出木家的同时又怕失去女儿,于是跪求木文青,“大人,妾身知道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你给妾身一个机会吧?彩蝶,还不赶紧跟你爹求求情?”

    “啊……哦。”木彩蝶还在思索着选择哪个,听到木二夫人的话才回过神来,帮着求情,“爹,娘她知道错了,您就给她一次机会,好不好?您忍心看着她一个人在外面孤孤零零的吗?”

    “哎……”木文青就是个软性子,几句求情的话就心软了,毕竟木二夫人跟了他十多年,就算没有感情也有点点亲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木二夫人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木文青心软了,再多说点好听的话,“大人,妾身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安安分分的,不再惹是生非了。”

    “此话当真?”

    “当真,妾身可以对天发誓。”

    “既然如此,那……”

    木若昕知道木文青要心软留下木二夫人,立即打断他的话,“爹,我不答应。我这个最大的受害者都没说话,那个心狠手辣的凶手倒是苦叫连天了,还真是好笑。二娘,你还欠我一条命呢!在你没还上这条命之前,休想踏进木家一步。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就是给我滚得远远的,从此不要再回木家;二就是给我刺一剑,你若能在我的剑下捡回一条命,我就让你继续待在木家。二选一,选一个吧。”

    又是二选一,女儿要选,她这个做娘的也要选,然而这两个她都不想选。木二夫人不选,继续跟木文青委屈哭泣,“大人,您瞧瞧,木若昕平日里就是怎么欺负我们娘两的。妾身怎么说也是她二娘,是她的长辈,她如此对待长辈,有违礼数,还请大人替妾身做主啊!”

    木文青根本不听木二夫人的一面之词,无论何事都站在木若昕那一边,只是不太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问道:“若昕,为何如此?”

    “她杀了我,难道我不该找她报仇吗?爹,我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分明的人,今天这一命之仇,我是非报不可。”木若昕将手中的剑拔出,然后把剑鞘丢给阎历横,所想做之事,已然明了。

    “她杀了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等木若昕回答,木二夫人已经先反驳,“大人,她这是在血口喷人,杀她的人明明不是我,她却非要说是我杀的,就是想把罪责都强加在我的头上,好把我赶出木家。大人,虽然木若昕是您的心肝宝贝,但彩蝶也是您的女儿呀,您不能如此偏心,只关心一个。”

    木文青还是不听木二夫人的一面之词,再问木若昕,“若昕,我想听听你的说法。”

    “爹,我昨天的确被人刺了一剑,但那一剑刺得并不深,未伤及心脏,可是二娘却趁机把剑刺得更深,这才让我死了一次,所以她才是杀我的真正凶手,我今天回来就是找她算账的。还以为她拿了休书会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想不到自己跑回来了。正好,省得我去找她。”木若昕话一说完就把剑指向木二夫人,杀气已起。

    木二夫人躲到木文青的身后,还妄想着木文青出手救她,“大人,木若昕要杀妾身了,您救救妾身啊!”

    木文青推开木二夫人,怒视着她,严厉质问:“你真的动手杀害了若昕?”

    “不是的,是木若昕冤枉妾身。”

    “若昕没必要撒谎。昨天你的言行举止就有些奇怪,原来是做了这种事,所以才急着找我要休书离去,对吧?”

    “妾身……”

    “不必多说,事情全交给若昕处理,你若死在她的剑下,那你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木文青铁了心的不管木二夫人的死活,看向木彩蝶,严肃问她,“彩蝶,你是要跟着你娘,还是跟着爹?”

    “我……”木彩蝶看了看木二夫人,又看了看木文青,心一横,做下了选择,“我跟着爹。娘,对不起。”她还有很多美好的梦想还没实现,只有继续留在木家才有机会去实现这些梦想。

    木二夫人想不到木彩蝶会选择荣华富贵而放弃她这个生身母亲,把所有的怨和恨都算到木若昕身上,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竹筒,然后把盖子打开,狠戾说道:“木若昕,既然你不让我好过,今天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也不让你好活。”

    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她只有拼死一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__^*)嘻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