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246章:白虎神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6章:白虎神兽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阎历横一回到魔城,谁都没见,直接把木若昕抱到墨影楼,吩咐人准备好被褥,让三大长老前来查看原因,但结果还是一样,没人看得出问题到底在哪?

    看到阎历横焦急、担忧得几乎要崩溃的样子,大长老无比心疼,跟他说几句安慰的话,“别太担心,夫人不是一般人,她是万木之灵,天生就有万物回春、起死回生的能力,哪怕遇上再大的事,她也能逢凶化吉。”

    “金龙曾说,我与若昕近期将会有劫难,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劫难?之前我险些死于叶老圣之手,若昕也因此昏迷不醒,原因不明,我真是素手无策了。”阎历横坐在*边,看着紧闭双眼的妻子,心中大蓟大乱,失去了往日的沉着稳定。

    变得再强又有何用?到头来还是没能保护好在乎之人。

    “虽说是原因不明,但夫人并无生命之危,你无需太过担心,等夫人休息够了,自然会醒来。”

    “希望如此吧。”

    这时,阎厉行活蹦蹦地跑进来,人还没到,欢快的声音倒是先传进来了,“大哥,大嫂,你们终于回来了。”然而跑到屋里之后才发现气氛不对,看到个个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弄得他有点不好意思,有些尴尬,弱弱地问:“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苦着一张脸啊?”

    阎历横暗自沉重叹息,觉得有些累了,不想说话,请众人离开,“你们都退下吧。”

    刚来就要走,阎厉行满头雾水,非要问个明白不可,“大哥,到底怎么了?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好。咦,怎么没见大嫂?对了,前几天你让黑鹰回来接走三长老去干什么呀?”

    阎厉行问完之后才注意到躺在*上昏迷不醒的木若昕,急忙上前看看,这一看就能猜出众人愁眉莫展的原因,又是一个劲的发问:“大哥,大嫂怎么了?应该不会有事吧。你们出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你去问其他人,都出去。”阎历横一点说话的心情都没有,只想独自静一静。

    大长老给阎厉行使了个眼神,不让他再闹,叫他离开,“走吧。”

    阎厉行能感觉到事情有点严重,即使再不想走也要走,到了外面就频频发问:“你们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再不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定会憋疯的。”

    正好这时,木文青夫妇和木云层也来了,在墨影楼下止步,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宏伟建筑,知道那个不是他们能随意去的地方,所以没有奢望太多,能见到几个当事人已经很满足。

    木文青身为一家之主,无论在何时何地有会先行开口,关心木若昕的情况,“几位长老,能否告知小女此时的情况如何?我听风护法说,她已经昏睡许多天了,至今还未醒来。”

    木文青一开口,木夫人也跟着开口,说道:“我们已经很久没见到若昕,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谁知竟会是这种情况。若昕没什么事吧?”

    木云层没开口,在一旁等着答案,在武华殿呆了一段时间,身上的书生秀气少了几分,多了些男子气概,越来越俊逸了。

    不仅是木文青一家人在等答案,阎厉行也在等,不断催问:“你们就别卖关子了,赶快说。”

    大长老无奈摇摇头,感叹一声,与其他两位长老一起,慢慢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对于这件事,三长老比其他人更为清楚,所以说得比较详细一些。

    不到半天的时间,整个魔城的人都已经知道木若昕昏迷不醒的事,更知道城主因此坐立不安,焦急担忧,所以大家都不敢松懈,认真做事,担心有什么万一,惹到了城主。

    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五天,对于其他人来说,五天的时间没什么,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但对于阎历横来说,这五天的时间简直就像千百年之久,然而在这千百年之中,他无时无刻都在痛苦的煎熬当中,时刻害怕心爱的妻子会离他而去。

    五天了,又过去五天了,木若昕已经昏睡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阎历横几乎崩溃,五天的时间都是寸步不离守在*边,亲自照顾木若昕,但五天之后,他有了另外的想法。

    这样守着不是办法,等于是坐以待毙,他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阎历横整理好慌乱的情绪,倾身而下,在木若昕的额头上留下轻浅一吻,对着昏迷不醒的人说话,“若昕,一定要等我回来,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拿到所有的残珠,重新合成灵珠,或许灵珠能救你。记住,要等我回来。”

    黑鹰来给阎历横送饭,在外面听到阎历横说的话,走进去就问:“主上,你是要去拿四大名家、五大家族的残珠吗?”

    “残珠本就不是他们的东西,本座为何不能拿?”阎历横站起身来,脸上尽是冷酷之色,对于自己所要做的事毫不畏惧。

    不是他不畏惧,是不需要畏惧。四大名家之中,蓝家、叶家的残珠已经被他拿走,林家早在这之前就不成气候,他只需要登门去取即可,唯独楚家有些麻烦,有个楚清风横在中间。

    为了尽快得到灵珠,他不介意接受楚清风之前提出的买卖。

    “既然主上已经做了决定,那属下定会全力相助。”

    “不必,你留在魔城,守护好这里。一旦拿走所有的残珠,魔城就是四大名家、五大家族的敌人,他们极有可能联合攻打魔城,你必须留下。”

    “可是……”

    “本座心意已决,无需多说。”

    “是。”黑鹰只能听令,不过对阎历横却充满信心,相信他的能力。四大名家、五大家族只是名头响亮,实力却不见得有他们的名头那样响亮。

    阎历横心疼又不舍的多看木若昕几眼,然后把心一横,黑光罩下,人就消失不见了。

    黑鹰看着阎历横消失不见,人消失之后才意识到手中还端着饭菜,想把人喊回来,可是已经来不及。

    就算要去,也得先把东西吃了再去吧。

    “看来又没人吃了。主上不吃,夫人又不能吃,倒掉可惜,拿去给紫兰吃。”黑鹰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紫兰,很放心让木若昕独自一人躺在墨影楼里,端着食物就走,殊不知他一走,异象就发生。

    当墨影楼里没有人时,木若昕脖子上戴的白虎玉坠又发出了绿光,绿光之中含杂有丝丝黑气,黑气时而浓厚,时而稀疏,像是力量时而强大,时而微弱。

    没多久,木若昕的身体也发出了绿光,额头上的百草刻印现了出来,不断发光,时强时弱。

    于白虎玉坠内,绿光和黑气打得不可开交,不过总体而言,绿光较有优势,屡屡将黑气压下。

    木若昕站在旁边看着绿光和黑气打斗,看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又走不出这个毫无尽头的世界,只能呆在里头,天天看绿光和黑气打架。这两个奇怪的东西,之前打得还不算厉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拼死搏杀起来,没个预兆。

    它们打倒没什么,可恶的是,它们打完之后,她会累得浑身无力,要睡很久才能恢复,可是她恢复之后,它们又打,近日来反反复复都是这样。

    真邪门,它们打架关她什么事?为什么她会累倒?

    “喂,你们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啊?我不管你们要打到什么时候,总得先把我放出去吧。我再不出去的话,阿横会很担心的。”

    “你们听到没有?放我出去。”

    绿光和黑气没把木若昕的话当回事,继续打,越打越激烈,飞上飞下,东串西串,打了半天才停止,最后赢的是绿光,黑气被暂时压下去了。

    绿光赢了,木若昕却倒了,再一次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睡得很沉,沉睡之前,她做了一个决定。

    下次醒来再看到绿光和黑气打架,她绝对不再只是做旁观,或许这样就不会太累。

    不过现在真的好累,好累……

    木若昕实在太累了,眼皮无法睁开,沉睡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抬头看到那团绿光,没啥感觉,用手揉揉太阳.穴,觉得很头疼,坐在地上和那团绿光说话,“喂,你到底是谁啊?把我关在这里有什么目的?看在你也是木系灵力的份上,我当你是朋友,如果你也当我是朋友,那就快点放我出去,我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

    她消失了那么久,阿横一定急坏了,最可恶的是这个鬼地方,走不到头,也不能到意境里,只能待在原地,每天看绿光和黑气打架,刚开始她还有点兴趣,后面她是一点兴趣都没了,只想出去。

    可是出不去啊!

    不过这个地方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会饿,她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饿的感觉。难道她成仙了?

    绿光似乎听得懂木若昕说的话,飞到她面前,悬浮不动。

    木若昕伸手去碰碰绿光,刚开始的时候只敢点一下就立马把手收回来,慢慢的感摸着它说话了,“哇……把手放在你的身上,身体里暖暖的,好舒服呀!其实你对我并没有恶意,对不对?或许你早就把我当朋友了。既然是朋友,那你是不是应该帮帮我?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我要出去。”

    木若昕对着绿光说话,也没指望它会答复,但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因为绿光说话了。

    “要想出去,必须先把梦魔打败,否则你会一直被困在它的梦境之中。”

    “哇……你居然会说话,干嘛不早说?”木若昕吃惊了一下,然后就是激动和兴奋,站起来,面对绿光,把憋在肚子里的话全部说完,问个不停,“没想到你竟然会说话?那你快点告诉我,我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你刚才说我被困在梦境之中,难道这里是梦境,而不是现实?”

    “这里是梦魔给你制造出来的梦境,要想离开这里,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破除梦境,二是打败梦魔。梦境是由梦魔制造出来的,我们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它都了如指掌,要想破除梦境,实属不易,唯有打败它,才能出去。”

    “梦魔,梦境?我什么时候跟梦魔有牵扯了,我怎么不知道?”木若昕满脑子的问号,头绪乱成一团,理不清了。

    她知道阿横体内还有个阴魔,还知道外面有个音魔,想不到这里竟然有个梦魔,人界哪来那么多魔呀?

    绿光闪了一下光芒,光线极强,很是刺眼。

    木若昕时被这个强烈的光线弄得睁不开眼睛,于是用手遮挡,当光线散去时,把手拿开,岂料看到的竟然是一只庞大的白虎,额头上的的‘王’字无比清晰,,一身黑白相间的毛发威武不凡,但白虎并没有实际的肉身,只是透明闪现,而且看上起极为虚弱,由此可见,现出这个透明身对它来说已经是很吃力的事,吃力得连站都无法站稳,趴在地上。

    “你……你是木族的神兽,白虎?”木若昕已经确定所看到的就是白虎神兽,但还是不敢相信。

    她从妈妈口中得知,白虎早在万年前就已经消失,成为人界的传闻,想不到竟然被她给遇见了。

    白虎吃力喘息,要休息一段时间才有力气说话,“我的确是木族的白虎神兽。万年前,主人离世,命我回去守护木族。可是在回木族的路上,遇到了正在吸取人类之梦的梦魔。为防止梦魔危害人间,我必须将它消灭,然而却被困在他的梦境当中,无奈之下,我将自己和梦魔封印在玉石当中,这样就能阻止它为祸。”

    “玉石,该不会是我在失魂谷得到的那块白虎玉坠吧?”难怪她戴上白虎玉坠之后感觉不对劲,原来里头有玄机。

    “没错,就是那个白虎玉坠。我等了千万年,总算等到有缘人了。你是万木之灵,又是万木之主,以你之力,定可将魔梦除去。我和魔梦斗了千万年,元气大伤,虽然每次都能赢他,但自己也要耗费很多气力,近日要不是从你身上吸取力量与它作战,只怕我已经输给它。一旦我输了,梦魔就会冲破封印,到人界为祸。”

    “难怪你们每次打完之后我都觉得很累,原来是你把我的力量给抽走了呀!你干嘛不早说呢?”木若昕并没有责怪白虎的意思,反而很敬佩它,伸出手去摸摸它的脑袋,可是手却穿透了它的脑袋,根本摸不到。

    她见过金龙和火凤了,这两只神兽都眼高于顶,一开始就不把人类放在眼里,视人类才蝼蚁,只对它们认定的主人有所尊敬。但白虎不同,它竟然为了人类,和梦魔斗了千万年,还不惜把自己封印在玉石里,失去了千万年的自由。

    这种伟大的精神,难道不值得敬佩吗?

    白虎对木若昕没有一丝一毫的恶意,其实已经把她当成新任主人看待,无奈说道:“我在这里和梦魔耗了万年,无力再战,连形体都难以维持,其他的就更别妄想了。要不是你的出现,前段时间我已经败给梦魔。”

    “你独自在这里待了万年,一定很孤独吧。真不愧是神兽,和一个魔斗了上万年,换成是别人,早被它啃得苦头都不剩了。”木若昕摸不到白虎就离它近一点,对它有种心疼的感觉,还有一种亲切感。白虎是木族的神兽,她是万木之灵,两者间有一定的联系,会有这种亲切感也是很正常的吧。

    “活得久了,自然已经忘记什么是孤独。这万年来,我也曾经后悔过。如果当初我没有多管闲事,不去阻止梦魔,或许就不会被关在这里万年之久。”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要去后悔,后悔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们应该想想怎么解决问题。白虎,我们一起想办法破除梦境,或者打败梦魔吧。”木若昕打起精神来,想着离开的办法,她可不要在这里待上千年、万年。

    突然,空间传来诡异的笑声,“哈哈……”

    虽然只是有笑声,但木若昕却知道笑的人是梦魔,提高警惕,备战。

    这里除了她和白虎之外,就只有梦魔,她没笑,白虎没笑,笑的当然是梦魔。

    笑声一出来,白虎就变化绿光,但光芒很微弱,看得出来白虎现在很虚弱。

    木若昕精神很好,站到绿光前面,故意把气势涨高,无谓说道:“白虎,今天换我来跟它打,你到一边去休息去。”

    白虎不出声,在后面呆着,见机行事。如果主上不敌,它再出手也不迟。

    梦魔疯狂嘲笑木若昕的自不量力,“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真是可笑。要不是机缘巧合,你也难入此镜。不过没关系,你的梦都很美,每天都能让我饱餐一顿,哈哈……”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梦能吃吗?”木若昕听得不太明白,但又有点明白,感觉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食物,心里毛毛的。

    “当然能吃,尤其是美梦,对我来说,那可是美味佳肴啊!你经常会梦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这是你最美的梦,每当你一做这样的梦,我就能吃得饱饱的,实力大增。再多吃几个这样的梦,我就能出去了,哈哈……”

    “说得好恶心啊!看来你也是个恶心的东西。”

    “要不是你有这点用处,你认为你能在我的梦境里待到现在吗?臭丫头,你每天给我好好做梦,不然我让你好看,每天噩梦连连。”梦魔只把木若昕当食物看待,根本没把她当个人物。

    木若昕很生气,真想狠狠揍梦魔一拳,可是它是黑气形态,根本打不着,她只能干生气。

    她一定要想办法教训这个梦魔才行。

    “生气了吗?哈哈……”

    “梦魔,你敢不敢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木若昕不敢梦魔斗武,跟它斗智,想办法破梦境出去。

    出了梦境,让梦魔继续封印在玉石里,两全其美。

    梦魔有些自以为是,不把木若昕放在眼里,加上心情不错,所以就回答这个问题了,“这里是我编织的牢笼梦境,只要我不把牢笼的门打开,你们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一直陪着我。你是个凡人,凡人的寿命有限,所以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死去,等你死了之后,我就吃掉你的魂魄,增强功力。”

    “梦,这里只是一个梦而已吗?”

    “没错,这只是一个梦而已。但它不同于普通的梦,不是叫几声就能醒过来的。臭丫头,赶紧去睡觉做梦,我饿了,我要吃美梦。”

    木若昕坐到地上,无视梦魔,把下巴抬高,神气说道:“你呆在这里,就算我想做美梦也做不出来,你不知道你很讨厌吗?在讨厌的人和物面前,没人能做出好梦。”

    “你放心,我会让你做出好梦的。”

    “哼。”

    “丫头,好好做梦,我等着你的美梦,哈哈……”梦魔又诡异狂笑,慢慢消失不见。

    木若昕还以为要大打一场,没想到动动嘴皮子就完事了,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它就这样走了吗?”

    梦魔一走,白虎又现出真身,只不过依然是透明的,趴在地上,回答木若昕的疑惑,“之前那一站,不仅是我元气大伤,梦魔也亦然,所以它现在不会轻易出手。”

    “原来如此。那咱们也好好休息,我要好好的想一想,想想看怎么破这个梦境?白虎,如果破了梦境,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封印?”

    “不会。这个梦境是在封印之内,即使破了梦境,封印也不会有损。”

    “我明白了。咱们都好好休息吧,特别是你,伤得那么重,再不好好休息的话,神兽也会死的哦。如果能把火凤召唤出来,我们的胜算会不会大一些?”木若昕开始想办法了,什么都想一想,琢磨琢磨。

    白虎听到火凤,很是吃惊,不可置信地问:“你有神兽火凤?”

    “有啊!你没感觉得到吗?”

    “这里是梦境,你只是意念被困在梦境当中,真身在外面,所以我感觉不到。想不到你竟得火凤身上。这火凤应该是火族的神兽,为何会跟着你?”

    “这个说来话长,我慢慢说给你听。”

    要是能召唤火凤和阿狸,她根本不用费脑子去跟梦魔斗智,直接把它打趴,然后出去。

    她被困在梦境里那么久,阿横一定急坏了吧。阿横一着急,心智就会乱,心智一乱,阴魔就会出来作祟,所以她要赶紧出去才行。

    不知道阿横现在怎么样了?

    阎历横出了魔城,先把林家和上官家的残珠拿走,然后就去找阎历横商量夺取残珠的事。

    炎烈火想不到阎历横会主动来找他,有点吃惊,还有点不相信,“魔王尊上不是不屑于灵珠吗?为何亲自找我谈论此事?”

    “这个你无需多问,你只要回答本座的问题就行。能否加快进度,用最短的时间拿到其他残珠。”阎历横撇开废话不说,只谈正事。

    “林家和上官家的残珠已经在你手上,算起来你手里一共有四颗残珠了,对吧?”

    “是又如何?”想不到炎烈火的消息如此灵通,之前小看他了。

    “那么还差五颗,分别是四大名家的楚家,五大家族的欧阳家、皇甫家、司马家、赫连家。欧阳家为五大家族之首,实力不可小视,我们可以暂时不动它,先从其他家入手。四大名家只剩下楚家的残珠没到手,但楚家的实力也不弱,不过我们可以通过楚清风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前楚清风已经找不过你了,你考虑得如何?”炎烈火也不废话,谈正事。

    对于炎烈火所知甚多的事,阎历横有所警惕,开始怀疑跟炎烈火合作是否是错误的选择?

    一个对任何事都知根知底的人,若是与之合谋,只要有一点的不小心,就会被对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炎烈火通过阎历横的表情能猜出他在想什么,所以给他解惑,“魔王尊上不比惊讶,我之所以知道如此之多,那是因为楚清风也来找过我了,而且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他帮我们拿到楚家的残珠,事成之后,我们要带他一起去玄灵界。”

    “本座不去玄灵界。”阎历横历言说道,但没有多少心思去想这个,继续谈残珠的事,“接下来你想从对何家出手?”

    “楚家有楚清风,可以不必再考虑。欧阳家为五大家族之后,暂且不动,所以接下来要从皇甫、司马、赫连三家选一家。皇甫家在西辰国,司马家在北隅国,赫连家在东翔国。东翔国还有蓝家、叶家,我们在东翔国行动太多,要是再动赫连家,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赫连家也排除了,剩下皇甫和司马家。魔王尊上,你觉得该从哪家先下手?”为了夺取残珠,炎烈火可是下足了功夫,把四大名家、五大家族都查得透透彻彻,没人知道,他早就在这些家族里安排了眼线,就等着下手。

    为了去玄灵界,为了得到残珠,即使是用不光彩的手段,他也在所不惜。

    阎历横也只是想要残珠,其他的不做多想,看着地图研究了一会,然后指着地图,说道:“皇甫。”

    “为何选皇甫,能否告知?”

    “若你想先从司马家入手,本座也无意见。当初说好了,本座只负责拿,而你负责找。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本座要拿到所有残珠,你若办不到,那么之前所约定的事就作罢,本座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拿。”

    对于阎历横的答非所问,炎烈火慢慢习惯了,甚至已经开始习惯不问缘由,只回答问题,“好,皇甫家就皇甫家。五天之后,你到皇甫家即可。”

    “五天。”对于这个时间,阎历横不太满意,但仔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好,五天。”

    他忽略了炎烈火的行程,没有神兽、灵兽,去皇甫家都得花上一段时间,对于一般人来说,五天已经算是很少了。

    “那就怎么说定了,五天之后,皇甫家见。恕我冒昧问一句,魔王尊上如此着急拿到所有的残珠,可是为了尊夫人?”正事谈完,炎烈火就谈点私事,但说话的语气却显得格外陌生,仿佛没把木若昕再当朋友。

    “与你无关。”阎历横不回答这种问题,转身就走,瞬间消失无踪。

    炎烈火冷冷邪笑,没把阎历横的不回答放在心上,继续研究他的地图。皇甫家,西辰国最大的家族,争霸一方,要想攻.下,可不像攻.下叶家那么简单,必须有个万无一失的计策才行。

    阎历横走了没多久,楚清风就来了,同样是一闪就进了房间,连门都不需要打开。

    对于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事,炎烈火早就司空见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人类了,他连头都不抬,光闻气息就知道来者是谁,“楚公子,怎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已经拿到残珠?”

    楚清风也是个爱答非所问的人,只问自己关心的事,想知道的事,“魔王来找你了?”

    “没错,他来找我了,要我加快进度,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拿到那五颗残珠。楚公子若是有时间,不如尽快回楚家,把楚家的残珠拿来,这个能更快一些。”

    “等你拿到其余四颗,楚家那颗我自会送上。”

    “你是在担心我食言吗?放心吧,只要打开玄灵界的门,你想带多少人进去都行,我不阻拦。”炎烈火说话越来越阴森,但没人知道他虚假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温柔的心,还有强烈的警惕。

    他现在是在利用阎历横和楚清风拿到灵珠,中间一旦出错,他就极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他必须小心,他必须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去玄灵界找小夕。

    楚清风又何尝不是提防着炎烈火,可是既要提防,又要合作,“你无需担心,时候一到,残珠我自会送上。炎少宫主的消息如此灵通,能否帮我打探一件事。”

    “先说来听听,是什么事?”

    “魔城紫兰,是何来历?”

    “紫兰,那个跟在木若昕身边的人吗?她与残珠毫不相干,我现在不想浪费时间在不相干的人和事上。”

    炎烈火拒绝了,楚清风并没有再相求,化成水汽离开。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炎震天就走入屋中,看着性情大变的儿子,心里好不是滋味。

    如果当初他不把何夕抓回火炎宫,或许烈火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他的错。

    “爹,你有何事?”炎烈火连头都不抬,仔细研究眼前的地图,不过他却清楚的知道是谁进了屋子。

    炎震天走过去,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为了一个女人变成疯子,值得吗?”

    “我疯了吗?”

    “冒险与魔王、楚清风这样的人合作,不是疯了是什么?烈火,去玄灵界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中途一旦出了差错,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听爹的话,别再这样了,其实在人界也并非不好。”

    “那你当初为什么费尽心思要去玄灵界?既然你想去,那我就让你如愿以偿。”炎烈火用带有责怪的口气回答,但又不能真的去怪炎震天,毕竟炎震天是他的生父。

    他不怪任何人,他只需努力去玄灵界即可。

    炎震天当然能听出炎烈火对他的责怪,无奈感叹一声,不再劝说,而是提醒他,“火族已经知道你要寻找灵珠的事,派出了使者,近日即可到达,如何处理,你来决定吧。”

    “火族……我知道了。”

    “烈火,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火族有冲突,这对你没有好处。虽说人界的火族只是旁系一脉,但实力也不小,单凭你一人之力,难以抗衡。如今火族的神兽已经不再我们手中,你凡事要小心些。”

    “爹,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炎烈火眼里闪过精光,隐隐邪笑。

    火族要是把他惹毛了,他也一并除掉。他的实力是不行,但他身边倒是有两个实力可以的人,好好利用的话,可以达到完美的效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么么亲们,今天的更新晚了点,抱歉哦,(*^__^*)嘻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