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250章:小菜一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0章:小菜一碟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不仅是木若昕摔得七晕八素,火凤也摔得晕乎乎,满头冒星星,而且变回了小白鸟的样子,趴在地上,可怜巴巴地诉苦,“唧唧……唧唧……”刚才有只大鹰,太可怕了,我被大鹰吓到,然后……

    它害怕老鹰,从小就害怕,一见到老鹰就会吓得浑身发软,翅膀无力,然后就从上面掉下来了,呜呜……

    “老鹰,你还怕老鹰啊!你比老鹰厉害多了,你知不知道?”

    “唧唧……唧唧……”人家一时忘了嘛!这也不能怪它,它还没适应神兽的身份,就连神兽的力量也不懂得运用,它还以为自己还是一只小小鸟。它是小小鸟啦!

    “我真是服了你了,这你都能忘?哎呦……我的腰啊!”木若昕忍住摔疼的腰和四肢,缓缓爬起来,向台上的人致去真诚的歉意,“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摔了下来,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们的正事吧,实在抱歉,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你们继续做自己的事,就当我没出现过,呵呵……”

    凌寒不让木若昕走,拔剑指向她,不会因为对方是女子就怜香惜玉,放她离去,而是冷酷无情与之对决,“既上台,那便应战,战败方可下去。”

    “嗄……”这个人脑子有病吗?她都说了不小心掉下来的,他还想怎么样?没看到她是个女的吗?男人应该要让着女人才是。

    皇甫为一直都容忍凌寒的所作所为,但是这一次却无法容忍,站起身,反对他所行,“凌寒,这位姑娘只是无意掉在武台之上,而且她并非本家弟子,你又何必为难于她。姑娘,你走吧。”

    “还是这位公子好说话,谢谢!”木若昕对皇甫为的印象不错,看他也像是个有权利说话的人,所以得打他的允许就往台下走,但有人就是不让。

    凌寒闪到木若昕前方,挡住她的去路,不让她走,还拿剑指着她,坚持要战,“我凌寒剑下从不轻易让对手逃离,你若不战败,休想离开。”

    “凌寒,你何必为难一个姑娘?”皇甫为开始有点生气了,气凌寒的过分行举,此举有损皇甫家的颜面。如果传出去,江湖上的人还以为他们皇甫家仗势欺人,连个小姑娘都不放过呢!

    凌寒并不把皇甫为的话放在眼里,还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剑依然指着木若昕,冷酷说道:“她只需战败,哪怕是一招即可,在我的剑下必须付出代价方可离去。”

    “你……”

    木若昕也生气了,本来以为是自己理亏,但现在一点都不觉得,不给凌寒任何面子,不屑挑衅他,“战败,只怕败的人是你,不是我。小子,姑奶奶我今天心情不怎么好,你在这个时候惹我,会吃大亏的。”

    火凤缓过劲来了,飞起来,落到木若昕的肩膀上,对凌寒凶悍叫一声,“唧唧……”坏蛋坏蛋……有坏蛋,大坏蛋……

    火凤摔没有说人言,用的是鸟语,所以只有木若昕听得懂,其他人完全听不懂,就因为听不懂才无视它。

    凌寒原本只是想让木若昕简单败在他的剑下,然后就让她离开,谁知她竟然口出狂言起来,这让他尤为不满,于是改变主意,非要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臭丫头,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活腻了吗?别以为你是女子我就让你三分,我凌寒从不让人,哪怕是老弱妇孺也不例外。”

    “什么?你连老弱妇孺都能下狠手啊!像你这种败类,是得好好教训才行。我好久都没活动筋骨了,今天就拿你来练练。”木若昕简单揉揉手腕,活动筋骨,做好应战的准备。

    皇甫为在为木若昕担心,好意提醒她,“姑娘,你不是他的对手,莫要冲动。他手中的无情剑可不是浪得虚名。”

    “无情剑,名字不好听,剑的属性也不好,不该留在这个世上。世间要的是真情,如果无情,那人活着干嘛?每天就吃喝拉撒睡吗?”

    “切莫逞强。”

    “多谢关心,不过对我来说,他手中的无情剑和废铜烂铁没区别。”

    木若昕的这些话使得凌寒更为气愤,怒意飞涨,杀气四射,不再浪费唇舌动嘴皮子,直接劈剑而去,出招极狠,欲置对方于死地。

    无情斩——皇甫为见到凌寒使出无情斩,眉头一邹,心中大怒,愤然出手,想从剑下救人一命,岂料……

    皇甫和不让皇甫为出手,拉住他,并点了他的穴道,命令道:“此事你休要再插手,与你无关。这个丫头太过狂妄,就让凌寒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爹,是凌寒无礼在先,你怎可怪那位姑娘?我们皇甫家什么时候变得残忍,连一个无辜的女人都不放过?”

    “闭嘴。”

    皇甫莹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也听得清清楚楚,更恨凌寒了,恨不得他马上死掉,所以在心里诅咒他。希望这个凌寒死翘翘……咦,怎么回事,她的诅咒应验了吗?

    凌寒的无情斩是出了名的无情残忍,若没有强大的修为,难以躲过此招,所以众人都认为木若昕必死在无情斩下,谁知她竟然躲过了,还发动反击。

    木若昕一个灵巧的跳跃,跳到无情剑的剑尖上,然后借力一跃,旋跳到半空中,翻身转到凌寒的背后,再一脚踹中他的腰部,紧接着轻飘落地。

    这一脚看似轻柔,但力道却不小,踹得凌寒往前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凌寒站稳之后,立即转身回来,怒视木若昕,再拿剑指着她,满脸狰狞,气得咬牙切齿,眼中还有丝丝不可置信。想不到这个黄毛丫头还有点本事,他小看她了。

    “喂,你如果现在认个错,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不然你会输得很惨。江湖人最看中的就是名誉,你一旦名誉扫地,只怕会遭人耻笑。”木若昕把玩着自己的发丝,一脸俏皮可爱的表情,是言行之上不给凌寒留有半分客气。

    她客气过了,但他不领情,那她干嘛还要客气?

    “哼,跟你一个黄毛丫头认错,那才会遭人耻笑。你别得意太早,好戏在后头呢!”凌寒加强攻势,拿出更狠毒的招数,把无情剑变成十数把,站在原地不动,以手指控制,让十数把剑从四面八方攻击木若昕。

    这一招更为狠毒,皇甫为看得更是气愤,可是他动不了,只能干生气,但后面发生的事,却让他大为吃惊。

    木若昕被十数把剑包围,无法离开原地,范围太小,也闪避不了,索性就不闪了,将绿藤甩出,缠住那些绕她飞不停的剑。

    十数把无情剑被绿藤缠住之后就停了下来,没能再飞。

    看到这一幕,凌寒眼睛都惊呆了,开始意识到自己遇上的不是一般的对手。

    “还给你。”木若昕拉着绿藤另一端,将十数把剑甩回去。

    飞剑反击,攻击力极强,凌寒只能闪避前面几把,静接住一把,其他的都闪避不了,也接不住,结果身上被剑锋划出了好几道伤痕。

    火凤在上空飞着,见主人占了优势,飞到她的肩膀上,扑动翅膀欢呼,“唧唧……唧唧……”主人好厉害,好厉害。

    木若昕收回绿藤,拿在手中,再用拇指帅气抹了一下鼻子,得意说道:“小菜一碟。”

    听到‘小菜一碟’这四个字,凌寒火大了,拿出玉石俱焚的劲,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打败木若昕,于是再出招,蛮拼,再无情剑变成十数把,以同样的狠招攻击木若昕。

    “又是这招,你没有新招了吗?”木若昕讥讽一句,不等剑飞过来,她的绿藤已经甩出去,把那些剑全部缠住,然后拉回来,再甩出去,这等于是把凌寒的招数用回他自己身上。

    凌寒无法招架第二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十数把剑朝他飞来,心里满是不甘。难道他就这样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了吗?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些飞剑忽然又被绿藤给缠住,并没有刺向凌寒。不过与此同时,皇甫和也出手了,纵身飞到武台上,挡在凌寒的前面,以强大的灵力将那些剑全部打落。

    剑被打落的同时,木若昕也收回绿藤,站在台上看着皇甫和。

    因为皇甫和的突然出手,众人都以为是他救了凌寒,打落了那些剑,却不知是木若昕手下留情,放了凌寒一马。

    就因为不知道,所以皇甫和才对木若昕颇有敌意,怒斥她,“姑娘当真心狠手辣。”

    “我心狠手辣,是他心狠手辣才对吧。他出了三招狠招,我挺多只是回敬他一下,哪里狠了?那么在你看来,我只有死在他的剑下才是对的吗?”木若昕理直气壮反驳,受不了皇甫和那种蛮不讲理的行为。

    “这里是我皇甫家的地盘,还轮不到你一个黄毛丫头胡乱撒野。”

    “皇甫家,这里就是皇甫家吗?”原来她已经到底目的地啦!可是阿横呢!

    “少在这里装糊涂,你若想下这个台子,那就先过我这一关。”皇甫和摆出了姿势,要和木若昕战。

    “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皇甫家的家主吧,想不到那么幼稚。我要想离开这个台子,你们谁都拦不住。不过我现在不想跟你打,如果还太过分的话,那就别怪我咯。”木若昕没心思打架,只想去找阎历横,对皇甫家的印象有点不太好。

    不是有点,是很不好。

    “好个满口狂言,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今日若是让你轻易离去,我皇甫家颜面何在?”

    “皇甫家主,我奉劝你一句,凡事多多讲点道理,这样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如果单靠靠武力来维持颜面,只怕会失去更多,除非你皇甫家是武林第一,天下无敌,只可惜你不是。”

    “你……”

    “我急着去找一个人,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

    “臭丫头,休得放肆。”皇甫和很生气,非要教训木若昕不可,而且已经动手了。

    木若昕闪过皇甫和的攻击,与他一站。

    皇甫为在上面看得更着急,因为是他们皇甫家理亏,所以他才想极力阻止,可是身体动弹不得,只好向一旁的皇甫莹求助,“莹莹,帮我解开穴道,快点。”

    “啊……哦。”皇甫莹在认真观战,听到皇甫为的求助才反应过来,给他解开穴道。

    穴道一解开,皇甫为就冲到武台上,阻止皇甫和,“爹,今日之事,是我们不对在先,怎可还如此欺人?快住手。”

    “你给我让开。”皇甫和把皇甫为推到一边,掌中凝聚了十成的功力,朝木若昕打去。

    木若昕早就做好防备,谁知突然有个人闪到她面前,为她接下了那一掌。

    皇甫为冲到木若昕面前,接下了那一掌,瞬间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为儿。”皇甫和吓慌了,急忙上前扶住自己的儿子,痛斥他,“你怎么那么傻啊?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搭上性命,值得吗?这是夺命掌,你知不知道,夺命掌?”

    “为儿……”

    “哥哥……”

    皇甫夫人和皇甫莹都跑过来,围着皇甫为,伤心痛哭,皇甫夫人更是把皇甫和推开,心疼抱着儿子,“为儿,你看看娘,别离开娘。为儿……”

    “哥哥,哥哥……”

    皇甫一家都在为皇甫为伤心难过,但凌寒却无动于衷,冷眼旁观,甚至还有点高兴。

    皇甫家唯一的独苗死了,那么他就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家主。

    木若昕看着皇甫为,无奈摇摇头,已经决定救他,毕竟他是因为她才受伤的,然而她还没出手相救,皇甫和就对她出手了。

    皇甫和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到木若昕身上,丧子之痛更是令他理智全无,只想为儿报仇,“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你。”

    “害死他的人是你,不是我。我真怀疑他不是你儿子,你儿子如此善良,你却这般蛮不讲理。”木若昕闪避皇甫和的攻击,还出言反驳他,不再让步,加强攻势,找准时机,一掌将皇甫和击倒,并用绿藤捆住他。

    “你放开我……”这个臭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历,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皇甫为还没有断气,不过只剩下一口了,看见自己的父亲被捆,开口求情,“姑娘,求你放过我爹吧。今日之事,是我皇甫家不对,还望你多多包涵。”

    皇甫为的求情,让木若昕没法不给他面子,于是把皇甫和放了,收回绿藤。

    皇甫和知道自己不是木若昕的对手,不再逞强,回到儿子身边,看他最后一面,心中满是不舍,“为儿……”

    皇甫夫人早就哭成泪人了,怪罪皇甫和,推开他,“不准你碰我的儿子。从小到大,你眼里就只有别人的孩子,什么时候关心过自己的孩子了?你不配做为儿的父亲,你不配。”

    “哥哥,我不要你死,哥哥……你不要死。”皇甫莹无助大哭,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对老天大喊:“老天爷,我刚才诅咒的是凌寒去死,不是哥哥,你为什么要耍我?呜呜……”

    这话让凌寒听得好不是滋味,不过他现在不想跟皇甫莹计较,趁着木若昕不注意,想在背后偷袭她,拿着无情剑,慢慢靠近她,然后狠狠地刺过去。

    皇甫为看到了凌寒的行举,用尽最口一口气,提醒木若昕,“小心……”

    木若昕分了神,没注意到凌寒,也没想到他会做这样的小人,一点防备都没有。

    木若昕是没有防备,但火凤有,皇甫为的一个喊声下来,火凤就对凌寒喷出一团火。

    “唧唧……唧唧……你这个坏蛋,竟然敢伤我的主人,我烤了你……”

    “啊……”凌寒被火烫得弹滚在地,身上的衣服烧着了,打了好几个滚才灭掉,惊魂还未定,眼前所见让他吓得更甚。

    火凤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变成沐火凤凰,腾飞而起,用爪子抓住凌寒,携带半空中,再丢下去。

    “啊……”

    木若昕用绿藤接住凌寒,再救他一次,把他甩下武台,再用绿藤狠狠抽了下地面,厉声骂道:“像你这种小人早该死千百遍了,但看在某个人的面上,我饶你一命。”

    “咳咳……”凌寒伤得不轻,躺在地上起不来了,目瞪口呆看着木若昕,再看看空中飞翔的火凤,心里忽然有了恐惧。

    这就是传说中的火凤神兽吗?江湖传言,火凤神兽在前不久被魔王之妻收服,难道这个小丫头就是魔王之妻,木若昕?

    不仅是凌寒意识到这一点,其他人也意识到了,尤其是皇甫和,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多么的自不量力。

    他们这是自寻死路啊!

    木若昕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但她不在乎,对空中的火凤说道:“小凤,快点变回来,你这个样子会把很多人吓到的。”

    “他们是大坏蛋,讨厌的大坏蛋,我要帮主人打坏蛋……”火凤还是不愿意变回来,坚持要保护自己的主人。

    “大坏蛋已经被你打倒,快点变回来,不然今晚就没你的红烧肉咯。”

    “红烧肉……”

    “难道你不想吃了吗?你不想吃的话,那我就全部给阿狸吃。”

    “不要不要,不要全给那只臭狐狸吃。我听话,我变回来。”火凤乖乖变回小白鸟的样子,飞到木若昕的肩膀上,乖巧地呆着。

    “小凤真乖。”

    皇甫和站起身来,不再敢像刚才那样大放狂言,客客气气和木若昕说话,尊敬问道:“请问尊驾可是魔王之妻?”

    “什么尊驾?听得怪别扭的。皇甫家主,弄成这样的局面,我有一定的责任,但最主要的责任在你们,所以你们不能怪我。”木若昕先把‘理’字说清楚,再瞪了凌寒一眼,继续说:“像他那种卑鄙的小人,留在身边有害无利,你儿子都快死了,他竟然没有一点点的伤心难过,可见你们在他心中毫无地位,无足轻重。看在这个替我挡了一掌的人的份上,我今天就饶过他。”

    “多谢阎夫人。”

    “阎夫人?”这个称呼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好像还不错哎。

    “你是魔王之妻,尊称你一声阎夫人可有不对?”

    “随便吧,反正只是个称呼而已。对了,你有没有看见……”木若昕刚要开口询问阎历横的行踪,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皇甫为又吐了很多血,把皇甫夫人吓得惊慌大叫,“为儿……你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哥哥……”

    木若昕暗自感叹一声,决定先救人,走到皇甫为身旁,蹲下来,用手掌放到他面前,使用万物回春之力为他治伤。

    “你这是……”皇甫夫人疑惑不已,但没有阻止木若昕,其他人也不阻止。

    “放心吧,有我在,他死不了。”

    “真的吗?你真的能救我的儿子吗?他中的可是夺命掌,即使是叶老圣也素手无策,你真的能救吗?”

    “叶老圣只是独有虚名罢了,没啥本事,已经被我丈夫丢到炼丹炉里了,现在已经变成一堆灰。”

    “那就多谢阎夫人。”

    皇甫莹对木若昕也是心存感激,擦擦眼泪,向她道谢,“这位姐姐,谢谢你!求你一定要救活我哥哥。”

    “我一定救活她,你放心。”木若昕给了皇甫莹承诺,然后加大力度,为皇甫为治疗。

    凌寒休息了一会,从地上爬起来,想起木若昕刚才说的那些话,心里全是怨恨,怨恨太过强烈,致使他失去理智,还想反击,趁着木若昕施法救皇甫为的时候,使出无情斩。

    事情来的太突然,没人能想得到,就连皇甫和也想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情斩往木若昕身上劈来。

    “不……”

    就在众人以为无情斩能劈到木若昕的时候,天空一道巨雷落下,将无情斩击成碎,还击断了无情剑。

    轰隆……雷声过后,一道黑光从空中飞下,凝聚成团,化成人形。

    阎历横从天而降,气压群雄,怒颜直视凌寒,杀气浓烈,冷厉斥言,“敢动本座的人,找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