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261章:听主人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1章:听主人的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木连天的手被金光割破,血流不止,如同被利刃割伤,令他惊讶不已,“是谁?是谁暗算我?”

    “什么暗算?是光明正大的好吧。”木若昕再用金系之力,将身上的铁链挣断,恢复自由,对于那些粗.大的铁链很是不屑,“你以为用木灵岩封住我的木系灵力,这些铁链能锁得住我吗?”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木连天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木族的人用的是木系灵力,一旦灵力被封就会变成和普通的人没两样,即使是一般的绳子都无挣脱,更何况是铁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做到了,至于是怎么做到的,我不想告诉和你。”木若昕揉揉手腕关节,活动筋骨,看见阎厉行还待在铁笼里,没好气地对他说一句,“喂,你想在笼子里待多久?”

    “好好好,我现在就出来。”阎厉行手一挥,几道金光闪过铁笼,把笼子劈成两半,然后悠哉地从里面走出来。

    一见到的金光,木连天就火大,以为刚才伤他的人就是阎厉行,所以对阎厉行发动攻击,以藤枝为剑,飞射出去。

    阎厉行见到藤枝化做的剑,一个简单的挥手就以金剑把藤剑给劈成两半了,还讥讽说上一句,“金克木,你难道不知道吗?”

    “金,你是金族的人?”木连天更为惊讶,想不到会遇上金族的人。金克木,木族一直以来都对金族有些畏惧,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得罪金族的人。

    不对啊,金族最近都没有族人出来活动,这个人是打哪来的?

    “你管我是什么族的人?喂,老头,你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阎厉行不承认自己是金族的人,两手环抱置于胸前,挑衅木连天,根本没把木连天放在眼里。

    木若昕活动好筋骨之后就来到阎厉行身边,和他并肩站着,面无表情盯着木连天看,用审问的语气问他,“我再问你一次,我父亲木长流是不是去了玄灵界?”

    “没错,他去了玄灵界。本来他是没资格去的,可是玄灵界之门打开的时候,他竟然用毒把我迷.晕,然后易容成我的样子,以我的身份去了玄灵界,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可是他已经去了玄灵界,我奈何不了他,原以为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报仇,想不到几百年后,木长流的女儿竟然会落到我的手上,哈哈……”木连天又忘记了刚才吃的亏,被怨恨蒙蔽心智,疯狂大笑,以为准备报得大仇,殊不知……

    “喂,你哪只眼下看到我落在你的手上了?”木若昕不屑一笑,从来就没把木连天当回事,最多只是敬他是个老人。

    奇怪,按照时间来算,木连天现在起码有三百岁以上,有人能活那么长吗?五族的人虽然擅运灵力,就算寿数比平常人高一些,但也不会高得太离谱。按理说这个木连天早该是个死人才对,怎么会还活着?

    “这里是木族,我的地盘,就算你们用金系灵力也插翅难飞。”

    “这里是木族没错,可是你别忘了,我也是木族的人,在这里你占不到任何的优势,而我却有相当的优势。”

    “什么意思?”

    木若昕用嘴回答,以实际行动把答案说出来,右手掌凝集金光,将旁边一块岩石切成两半,岩石的切口处平滑整齐,显然是一剑劈下,功力相当深厚,让切口无比整齐。

    看到这一幕,木连天傻眼了,更加不可置信,“你,你居然有金系之力?这怎么可能?”

    木族的人所用的是木灵,与金灵相克,所以木族的人不可能拥有金系之力,这个臭丫头是如何做到的?

    “木连天,如果我以木族的优势用金系之力攻击你,你觉得你的胜算有几成?你这把老骨头能活到现在一定不容易吧,可能简单摔个跤都会去见阎王,你拿什么跟我打?”

    “哼,你还真当我木族是浪得虚名之辈?小丫头,对付你还用不着我亲自动手,自然会人来收拾你。所有人听令,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臭丫头给我杀了。”木连天往后退,到旁边安全的地方站着,让其他族人去杀木若昕。

    木族的人一接到命令就全部攻上去,周围的植物不断生长,枝条长而锋利,攻击力极强,才一会的功夫,周围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草木,又高又大,站在下面看,让人觉得自己非常渺小。

    阎厉行用灵力幻化出一把金剑,横扫一剑,把靠近过来的植物斩断,虽然知道自己的金系之力能克木,但杯水车薪,所以心里还是觉得有点紧张,“大嫂,这些树枝、藤条太多,我们才两个人,难以应付,该怎么办?”

    “你待在我身边,不要走得太远,保护好自己。”木若昕试图用木系灵力控制那些植物,可是试了很多次都没成功,这些植物完全不听她的使唤。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万木之灵,但凡木灵都会听她号令,可是来到木族之后,这里的木灵很少听她的命令,有点甚至还攻击她。

    难道她的灵力在这里不管用?

    阎厉行一直在砍,左砍一下,右砍一下,再横扫一下,不断将攻击过来的树枝、疼痛砍断,见木若昕在发呆,险些遇袭,他只好出手救她,并提醒道:“大嫂,你在发什么呆,小心点。”

    “哦。”木若昕回过神来,不再去想那些想不通的问题,把凤血剑亮出来,跃地而上,飞到空中,一剑斩下。

    凤血剑的威力极大,被剑身斩到的植物瞬间枯死,周围那些没有接触到剑身的,也被剑气所伤,无力再战,掉落在地,挣扎几下就枯死了。

    看到那多植物一下子枯死,木连天大惊失色,看着木若昕手中的剑,惊讶问道:“你手中的剑是何来历?”

    从来没有任何一把剑能在同一时间将那么多木灵杀死,这把剑一定大有来头。

    “这是凤血剑,你没听说过吗?”木若昕看了看手中的剑,再看看地上那些枯死的植物,很是不忍。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愿意伤害这些木灵,可是她没得选择。

    “凤血剑,这就是传说中的凤血剑吗?”

    “对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凤血剑。”

    “你怎么会有凤血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木连天,我来木族只是为了打探我爸爸的消息。现在我已经得到消息,那就告辞了。如果你不希望我把木族搅得天翻地覆,那就乖乖放我出去,否则……”木若昕可不是那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人,把凤血剑收好,不想再伤害其他木灵,看着木连天那张邹巴巴的脸,即使再讨厌他也得忍着,毕竟他是个老人,她起码得尊老爱幼吧。

    “哼,你当木族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木连天死要面子,不愿意退步,可是又深知不是木若昕的对手。就算是这样,他也要硬撑着。

    “如果是以前的木族,当然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但现在的木族已经大不如前。不仅是木族,其他四族都一样,实力已经不如从前。没了嫡系一脉的支撑,你们是一日不如一日,现在挺多也是苟延残喘罢了,要不是有外面强大的结界保护着,你觉得你们还能在这里过着这么逍遥的日子吗?”

    “你……”

    “木族外面出现过很多死木,想必是你的杰作吧?”

    “你……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木连天有点心慌,还有点害怕。是他太轻敌了,以为一个黄毛丫头不足畏惧,想不到她比她爹娘还强,还难以对付,而且知道的也多。

    这种人活着,对他无疑是一种威胁。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不是靠吸食木灵,你能活三百多年吗?你为了活命,不惜牺牲无数的木灵,真是太狠毒了。不过看着你命不久矣的份上,我今天就饶过你一次,让你多活几天。”木若昕把头上的树叶拿下,拍拍身上的尘土,再一次威胁木连天,“你还是快点放我们出去吧,不然可有骨头吃了。”

    “哼……你不是本事很大吗?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找出口。”

    “自己找就自己找。厉行,我们走。”木若昕不多说废话,自己去找出口,当走到木连天的身边时,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探头到他面前,低声对他说:“你的时间已经不多,最近多多好吃、好喝、好睡、好玩吧,以后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木连天知道木若昕这些话中的意思,只是不愿意去面对。他逆天行事,虽然能多活两百多年,但也犯下了大罪,失去轮回的资格,死后便是魂飞魄散。

    所以他不能死,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在你练习禁术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吧,不用我多说。”木若昕阴邪一笑,继续往前走,还催一催后面的阎厉行,“厉行,跟上,别走丢了。”

    “哦。”阎厉行快步追上木若昕,和她并肩而行,一边观察四周的景物,一边道出心中所惑,“大嫂,木族是一个很强大的种族,可是这里的灵力却非常稀薄,木灵也很微弱,有些像是空有木形,并无木灵,比外面的植物还要可怜得多,这是为什么?”

    “木族以前是很强大,但嫡系一脉前往玄灵界时,也带走了木族值钱的宝贝,只留下一个普通的家园,和外面的世界其实没多大差别。旁系一脉向来不受重视,对木族很多重要的术法和阵法所知不多,所以他们没有能力让木族强大,而是慢慢衰弱。”

    “按照你的说法,在人界的五族实力其实都很弱,只是有外面强大的结界护着,所以才能不受外界的干扰。”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好了,不管这件事,我们去找出口吧,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木若昕不想待在木族,所以努力寻找出口。

    阎厉行也知道这里不安全,不再问无意义的问题,帮忙寻找。

    木族到处都是残枝败叶,房屋老旧,即使是这里的人也长得很矮小,个个看起来都很无精打采,见到有外人,不是一拥而上去围堵,而是赶紧跑回家中躲起来。

    这样一来,木若昕和阎厉行去哪里都畅通无阻,随意进出,即使是这样,也很难找到出口。

    木族的中心位置,长着一颗参天大树,在树上建有雄伟的宫邸,不过已经很老旧了。

    木连天站在宫邸的最高处,俯视下方的木若昕,恨得咬牙切齿,愤怒自言自语,“别以为你有凤血剑就了不起,木族绝不是任由人撒野的地方。”

    一个普通族人站在木连天身后,隐约听到了木连天的自言自语,生怕他做出错误的决定,所以稍稍提醒他,“族长,这两人来历不凡,又擅用金系之力,还望族长三思啊!”

    “金族的人我认识也不少,可从来没见过那小子,所以我可以断定,他不是金族的人。至于那个女的,那就更不用说,她是木无忧和木长流的女儿,我会怕她不成?传我的命令,打开禁地之门,让他们进去。”木连天到现在还是死要面子,也想为自己报仇,所以满脑子的仇恨,不把木若昕碎尸万段,他绝不甘心。

    “族长,禁地是木族的圣地,为何让他们进去?”

    “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其他的不用多问。”

    “是。”

    木若昕和阎厉行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木族里四处乱走,走来走去,结果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身处何地。

    “这地方真邪门,到处都是快要枯死的树和草,花少得可怜,而且很多地方都极其相似,搞得我头昏脑涨的,分不出东南西北了。”阎厉行迷了路,走了半天走不出去,忍不住要抱怨几句。

    “放心吧,我们不会迷路的。”木若昕不担心迷路,继续往前走,仿佛心底有个声音在给她指引方向。

    她第一次来木族,对这里很陌生,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很淡,但她还是察觉到了。

    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我感觉我们已经迷路了。大嫂,那个木族的族长就这样轻易放过我们了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可能啊!”那个族长对他大嫂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们,说不定正在暗中商量对付他们的方法。

    “你说对了,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多加小心。这里怎么说也是他的地盘,即使我是木族的人,也不能完全掌控。”

    “哦。对了大嫂,大哥怎么样了?”

    “他……”木若昕想起了阎历横,忽然停下脚步,看看手腕上的镯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做出决定,“厉行,你在原地等我一下,我没有出来,你千万不要乱走。凤血剑暂时借给你用,我让白虎出来保护你。”

    “你是不是要去那个叫‘意境’的地方?大嫂,带我一起去吧,我也想见识一下?”阎厉行不知道意境是什么,只知道木若昕常去,所以也想去看看。

    “不是我不带你去,是没办法带你去。能让你大哥留在意境已经是很难的事,如果你再去的话,意境一定会生气,到时候连你大哥都会被踢出来。就这样吧,你好好在这里呆着,我很快就出来。”木若昕把凤血剑给了阎厉行,然后召唤出白虎,给它下达任务,“白虎,在我没出来之前,保护好他,知道吗?”

    “是,主人。”白虎瞄了阎厉行一眼,虽然不太乐意,但这是主人的命令,它就算再不乐意也得做。

    阎厉行曾经被白虎打伤过,所以对它有所畏惧,不敢靠得太近,怕它一个不爽,张开大嘴,把它给吃了。

    大嫂不在,万一这老虎把他吃了,那怎么办?所以他还是安安分分地等大嫂回来吧,至于那只老虎,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木若昕走了没多久,阎厉行就遭到围攻,不但有人的围攻,还有树和腾枝的围攻,有十个穿着绿色长泡的中年男子,分别站在十棵树顶上,俯视下方,目光都放在阎厉行身上,十指泛着绿光,像是准备要攻击,可是久久又不攻击。

    阎厉行发现自己被包围了,感叹一声,低声自言自语,“我怎么那么倒霉啊?”打从私自离开魔城之后,他的霉运就不断,本以为遇到大哥、大嫂之后会好一点,谁知道还是一样,大嫂一走,他就开始倒霉了。

    木连天也来了,不过并不是站在树顶上,而是站在地面上,拄着拐杖慢慢走来,在离阎厉行十步远的地方停下,见树上那十个绿袍的中年男子不出手,出言质问:“十大长老,为何还不动手?”

    “族长,你没看见他身边那只白虎吗?”其中一个绿袍男子提醒道。

    要不是有人提醒,木连天还真没发现白虎,用手搓搓昏花的眼睛,这才看见白虎神兽,欣喜若狂,“这……这不是我们木族的守护神兽,白虎吗?我们木族的守护神兽回来了,木族有救了,真是太好了。”

    白虎白了木连天一眼,暗中讥讽反驳他:它是木族的守护神兽没错,但它现在的主人和木族关系不太好,权衡之下,它会站在主人这边。

    虽说它是木族的守护神兽,但它守护的只是主人而已。

    不仅是木连天兴奋,木族的其他人也欢呼不断,有些族人还欢蹦跳跃不停。

    “守护神兽回来了,守护神兽回来了。”

    “只要有守护神兽,木族就不用再害怕其他四族,又可以变得强大了。”

    “神兽,真的是神兽,神兽啊!”

    听到这些人的欢呼声,阎厉行觉得有点无语,低声去问白虎,“喂……对他们你有什么看法?该不会是想回到木族,做你的守护神兽,不管我大嫂了吧。”

    “我只听主人的命令,其他不管。我的前任主人要我做木族的守护神兽,我做了,如果我现任的主人让我不做木族的守护神兽,我就不做。”白虎的回答很干脆,根本不去纠结这些问题,在原地耐性等待。只要没人来攻击它,它不会主动去攻击别人。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大嫂叫你保护好我,你可得加油啊!”

    “你比你哥哥没用所了。”

    “话可不能这样做。算了,你是神兽,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阎厉行可不敢得罪白虎,就算是吃点亏也认了。

    木族的人早在看见白虎的时候就把阎厉行抛到脑后去了,此时只想着让白虎回归木族,重新做他们的守护神兽。

    树顶上的十个人一同跃下,站在地上,看着白虎,不过并没有轻易上前,免得出了差错。

    木连天上前走两步,然后对白虎微微鞠躬,恭恭敬敬和它谈话,“白虎神兽,您总算是回到木族了,还请你继续守护好我木族族人,让木族发扬光大。”

    “那要看我主人的意思。”白虎不太愿意继续做木族的守护神兽,对这里的人和物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它前任主人在世的时候,木族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是个美丽的仙境,可是现在……

    “你的主人是谁?该不会是他吧。”木连天以为阎厉行是白虎神兽的主人,不等白虎回答就先去和阎厉行打商量了,“这位公子,只要你将白虎神兽归还我木族,我保证你平安离开这里。”

    阎厉行不承认自己是白虎神兽的主人,也不否认,神气回答,“那你也要看看白虎老兄答不答应才对?如果它不答应,你们现在就等于在浪费口水,说废话。”

    “它是木族的守护神兽,它一定会答应的。”

    “你就那么确定?”

    “确定。”

    “我看你还是先去问问它再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木连天还真去问白虎,“白虎神兽,木族现在需要您,还请您回来。”

    白虎不大高兴,对木连天.怒吼一声,“吼……”

    这一个吼声把木连天吓得差点站不稳,好在有人将他扶住,他这把老骨头才没有摔倒,不过却吓得两腿发抖,额头冒冷汗。即使这样,他依然还要和白虎商谈这件事,“白虎神兽,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废话,当然是不愿意,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也只有你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子看不出来。

    “吼……”白虎再次不悦,又吼了一声,还警告偷偷靠近过来的人,“再靠近,我就不客气了。看在前任主人的份上,我不会轻易动你们,但如果你们敢乱来,我觉不留情。”

    那十个穿着黑袍的长老想悄悄靠近白虎,想进距离和白虎接触,吸收一些它身上的神力,岂料被发现了,只好停下脚步,不敢再上前。

    阎厉行也看到了那十个绿袍人的异动,用手中的凤血剑吓唬他们,“谁再敢上前,我就送他一剑。”

    有白虎的警告已经够呛的,再加一把凤血剑,那不是要把他们逼死吗?

    十个绿袍的人不得不后退,实在畏惧白虎,至于凤血剑,他们还能应付些,所以没那么害怕。

    所有人都退后了,唯独木连天没有退,甚至往前走一步,把自己‘高贵’的身份说出来,以为白虎知道了会听他的话,“白虎,我是木族嫡系一脉族长的长子,是你前任主人的子孙后代。你是木族的守护神兽,理应到我身边来。”

    “吼……”白虎更是生气,对木连天大吼一声,吼声中带着震力,把木连天震得后退。

    木连天那一把老骨头,根本就经不起这样的震动,也需要人扶着才没有摔着,然而这一震也让他颇为生气,可是又不好和白虎斗气,只能继续好声好气说话,“白虎神兽,你有任何条件都可以提出,只要我们能办到,一定去办。”

    “像你这种修习禁术的人,残害生灵,罪恶滔天,我绝不会守护你这种人。”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木族的人。”

    “我只听主人的命令。”

    “你……”木连天更生气了,不能拿白虎出气,只好拿阎厉行出气,“把他杀了。”

    “为什么要杀我?我又没有得罪你们。”阎厉行觉得好冤,乖乖呆着都引来杀身之祸,够倒霉的,再这样倒霉下去,他该怎么活啊?

    “在你闯进木族的第一步,你就得罪我们了。杀……”

    “我的天啊!这也是理由吗?”

    十个穿着绿袍的人,接到木连天的命令,一同发动攻势,以木系之力攻击阎厉行。

    阎厉行手持凤血剑,将那些攻击过来的树枝、木藤砍断,可是数量太多,他应接不暇,所以没有能力反击。

    白虎呆着不动,没有立刻去帮忙,阎厉行见它坐得那么悠闲,只好开口求助,“喂……我大嫂叫你保护我,你怎么傻愣着不动啊?快点帮忙。”

    “你连这点敌人都对付不了吗?”白虎还是不帮忙,继续观看。不到万不得已,它是不会出手的。主人要它保护好这个人,它只要确保他还活着就行。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然你让他们打你试试?这十个人的功力都不弱,我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快点帮帮忙。”

    “你手中有凤血剑,以它的力量足以应敌。”

    “这剑好像不太喜欢我,在我手中就和一把普通的剑没两样,还没我的金剑厉害呢!喂,我不行了,帮帮忙。”阎厉行已经筋疲力尽,可是攻击他的树枝、藤条依然源源不断,甚至更多,他应付不来了。

    白虎见机行事,对着那些树枝、藤条一吼,吼声威力极大,把树枝和藤条都会震碎,化为灵力,消散于天地间。

    可是与此同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白虎网住。大网落地之后,立刻生根发芽,变成坚固的牢房。

    “吼……”白虎试图冲破牢房而出,奇怪的是,它居然冲不破,这个牢房会随意变形,它撞哪里,哪里就会凸出去,根本就撞不破。

    “吼……你们居然敢把我关起来,可恶。”

    木连天敲了一下拐杖,阴邪说道:“哼,神兽又如何?还不同样落到我的手里。这是木族的祖先精心研制而出的网,就是专门对付你的,所以你不必白费力气,乖乖的……”

    木连天以为可以得到白虎了,谁知话还没说完,白虎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