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290章:没有如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90章:没有如果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爆破声之后,所有的恶灵被击散,浓郁的黑气散开后,只见阎历横站在木若昕身前,浑身怒气、杀气通顶,双眼红如血,脸上的魔纹清晰可见,如同刚从地狱炼火中出来的魔鬼,甚是吓人。

    “阿横……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嘻嘻!”木若昕见到阎历横,各种欢喜,所有的紧张和害怕都没了。

    见到忽然出现的阎历横,还将恶灵全部击散,杨静心慌不已,焦急万分,还无法置信,“这……这怎么可能?我已经在周围布下幻术,你不可能进得来,不可能。”

    为了成功报仇,为了变强,她不惜以吸食人血增强功力,更不惜以自身的骨血为引,召唤恶灵,却不料最终还是因为魔王的出现功亏于溃,她不甘心啊!

    “她是本座的妻子,你欲意何为,冲本座来。”阎历横冷怒直视杨静,并没有把她当个人物看待,心里早已决定对她的处置:死。

    敢动他的人,死路一条。

    “你们夫妻两欺人太甚。”杨静自知打不过阎历横,又不甘心就此作罢,只得逞点口舌之快。

    “你可还算是个人?”

    “我……”她已经不算是个人了吗?是的,她不算是人了,而是一个即将灰飞烟灭的怪物。

    “不自量力。”阎历横甩袖一挥,打出一道金光,穿过杨静的身体。

    被金光穿胸而过,杨静瞬间感到身体里传来疼痛的感觉,令她更为吃惊,“这……怎么可能?”她已经是不死之身,即使受伤也不会有疼痛之感才对,为什么她现在感觉那么疼?

    杨静还没惊讶完,感觉全身要被撕碎一般,痛声大喊:“啊……”与此同时,身体被撕成无数黑片,无任何血肉之状,然后化为尘土,消散于天地之间,没了。

    将杨静杀死之后,阎历横才把身上的怒意和杀意收住,静下心来时,眼睛和脸上的魔纹就消失了,只有额头上的魔纹依然还在。

    看到阎历横脸上的魔纹消去,木若昕放心了许多,笑米米地问:“阿横,你是怎么找来的?那个杨静说你不可能找到这里,我当时还真的信了呢!我家阿横的本事真大,感觉这天下就没有你办不到的事,我自叹不如呀!”

    “此等小幻术,不足为奇。”阎历横对这样的赞叹不以为然,两手搭在木若昕的肩膀上,最为关心的还是她的安然情况,“若昕,可有受伤?”

    “没有没有,我木若昕是什么人呀?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受伤?就算你没有来,我能保护好自己,大不了躲到意境里去,嘻嘻!阿横,你刚才好威风,好酷啊!我喜欢。”

    “你没事便好。”

    “我当然会没事。阿横,我们最近结下的仇家实在太多,虽说都是有理有由,但我们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反省反省,为什么多的不是朋友而是敌人?虽然我们都是强者,可是再强的人也会遇到力有不逮的事,我不喜欢这样。尤其是要拿四大名家和五大家族的残珠,我们几乎每一家都得罪了,可这明明就不关我们的事,是红毛怪、心魔做的事,但仇恨却全都由我们来承担,好讨厌。”

    “你不是一向随缘而行吗?今天怎么如此多愁善感了?是不是累着了?”阎历横对所谓的仇家没有任何感觉。他的仇家本来就多,以前更是与整个江湖为敌,这种仇家满天下的事他早已麻木。

    “我……也许是吧。算了,不去想这些没用的事,我们回去吧。”木若昕收起心里的胡思乱想,不去想太多,还是决定做个随缘而行的人。反正她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其他的想也没用。

    四大护法在四周查寻毫无所获,然后就回客栈里等着,不让掌柜关门,就这样开着门等。

    掌柜和店小二等怕得要死,恨不得躲回房间去,免得被杀人魔所害,可是不行,店门都没关,他们能走吗?不过有四个那么厉害的人在,就算杀人魔来了也不会有事的吧。

    就这样,四大护法和掌柜、店小二一起开门等着阎历横木若昕回来,等到大半夜,等来等去,等到的竟然是楚清风和紫兰,令人无比惊讶。

    紫兰见到四大护法,主动上前打招呼,“风护法,原来你们在这里呀!那主上和夫人是不是也在这里?”

    风护法用带有警惕的双眼看了看楚清风,然后再看看紫兰,对她也有所提防,质问道:“紫兰,你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他是……”紫兰想说明与楚清风的兄妹关系,但楚清风却抢先一步回答,“毫无关系。”

    “嗄……”哥哥为什么说他们毫无关系?

    即使是这样说,风护法也不太相信,依然对紫兰有所怀疑,“既然没有关系,你们两个为何在一起?”

    “只是路上不小心遇到,一同前来,有何不可?”楚清风懒得解释太多,朝柜台走去,对掌柜说道:“给我一间上好的客房,僻静一些的,我不喜欢被人打扰。”

    “这……”掌柜想拒绝,可是感觉到楚清风身上传来强烈的寒意,就算想拒绝也不敢拒绝,所以点头答应,“好好好,马上给您准备上房。”

    就算楚清风不解释,还和紫兰保持距离,风护法还是不信,总觉得紫兰和楚清风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待楚清风离开之后,审问紫兰,“紫兰,你为什么会跟楚清风在一起,又为什么会来这里?当日主上派你出任务,你却无所踪影,这该做何解释?”

    “我……”紫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直接说明真相,可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于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火护法看得出紫兰在心虚,更看得出她有隐瞒的事,所以也不相信她,同样审问她,“紫兰,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魔城中人,难道你想背叛主上?”

    “我没有想要背叛主上,我只是……”

    “只是如何?”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你们大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主上和夫人的事,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什么都不说,叫我们如何相信你?”风护法还是不打算对这件事就此作罢,非要紫兰把事情说清楚,为此不惜拿身份逼她,“我命令你如实招来。”

    “我……”就在紫兰无助的时候,木若昕回来了,一进门见到紫兰就兴奋上前打招呼,“紫兰,你回来啦?应该没吃啥亏吧?”

    “夫人,我没事。”紫兰见到木若昕,感觉压力减少了许多,心里明白她和楚清风的关系不可能瞒得了太久,可是在没有和哥哥商量之前,她不想随便说出来。

    “没事就好,你突然失踪,我可担心了。”

    “让夫人担心了。”

    “你应该是刚回来不久吧,肯定累了,先回房间休息,其他事稍后再说。”打从走进客栈的门开始,木若昕就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而这股味道来自于四大护法。

    她不管紫兰为什么突然失踪,她只知道紫兰不会做对不起魔城的任何事。

    紫兰回房间之后,风护法就迫不及待把缘由说明,“主上,夫人,紫兰是同楚清风一起来,或许紫兰失踪的这段时间一直都跟楚清风在一起,但她又不肯说,极其可疑。”

    木若昕到不以为然,轻巧反驳,“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只要这个秘密不伤害人,你们为什么非要刨根究底呢?紫兰是魔城长大,又是黑鹰的红颜知己,她的为人如何你们比我还清楚,我都不怀疑她,你们怀疑她干什么?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多呀?”

    “夫人,这人心是会变的,我们不得不防。”火护法也出来和木若昕争辩。

    “人心肉长,岂有不变?但是你们在无凭无据之下就对一个女孩子展开嫌犯一样的审问,不觉得很过分吗?她和楚清风一起回来并不代表她就跟楚清风是一伙的,你们这样看待事情过于肤浅,就好比点着灯笼的人就是放火。”

    “夫人,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请问我强哪里的词夺哪里的理了?火护法,我知道你一直对我不服,我也没指望短期之内赢得你的信服,但如果你把对我的不满转嫁到紫兰身上,那是一种很无耻的行为。”

    “我……”

    “我累了,回去睡觉,你们爱干嘛就干嘛。”木若昕伸了个大懒腰,然后往楼上走去,不再与火护法争辩。

    火护法心有不服,可是又无言相辩,只得闭嘴不言。

    早在火护法和木若昕言语相争的时候,风护法就已经感觉到阎历横的不悦,更是用各种暗示的办法提醒火护法,只可惜毫无作用。

    阎历横看着木若昕上楼,随后也跟上,当走到火护法身旁时,警告他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火护法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言和鲁莽,单膝下跪请罪,“属下知错,请主上责罚。”

    “本座说了,这是最后一次,若再有下次,你就自行离去,本座不希望身边带着一个不服从命令的手下。”

    “是,属下定不会再犯此等错误。”

    “哼。”阎历横冷哼一声,隐约带着质疑,往楼上走去,可是才有两步,突然一团黑气从门口袭击而来,他只得转过身,用手接住那团黑气。

    黑气落到阎历横的手中,化成一缕青烟,逐渐上飞,其中还伴随着心魔的声音。

    “魔王,老样子,两天之后到欧阳家取残珠,如果不想给你弟弟收尸,记得如此赴约,哈哈……”

    听完这些话,阎历横气得把那些青烟打散,但还是无法解气,于是咬牙切齿回房去,不予其他人多说。

    四大护法看着阎历横上楼,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想法,大同小异,都在为心魔所行担忧,不过并没有多问,也不多加讨论,安静等待上头的指示。

    回到房间之后,阎历横见到木若昕还没睡就过去跟她说明刚才发生的事。

    木若昕听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一副意料之中的样,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如今就只剩下欧阳家的残珠没到手,心魔肯定会对欧阳家下手,抓到厉行和黑鹰不过是想威胁你为他做事罢了。和心魔相比,我觉得紫兰的事才是应该快点解决。”

    “何意?”阎历横似懂非懂,似乎猜得到一点意思,但又好像不太明白。女人的心思果然不好猜。

    “紫兰失踪了几天,但她却不想跟我们说失踪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意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很敏感,她不愿意跟他人提起,或许是跟楚清风有关。我相信紫兰,她绝对不会做对不起魔城的事,更不会背叛你我,但多疑是感情破裂的元凶之一,我担心她和黑鹰的感情会有变。两个人的感情一旦不好,做什么事都不顺的,所以感情的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应该快点解决。”

    “你最近怎么老爱胡思乱想?难道是因为怀孕了?”

    “我……”听阎历横这么一说,木若昕才意识到自己最近真的很喜欢胡思乱想,没以前那么洒脱了,简直不像是她自己。或许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吧。

    “好了,别想太多,凡事顺其自然即可。好好休息吧。”阎历横哄着木若昕睡下,即使心有烦事也不表现出来,免得她又胡思乱想。

    他手中有七颗残珠,如果拿到欧阳家的一颗,再与楚清风的那一颗结合就能合成灵珠,得到灵珠就能打开玄灵界的门,他不想这个时候做这件事。

    即使不想也由不得他。

    木若昕一碰到*就呼呼大睡,不省人事了,睡得极香,还做了美梦,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容。

    阎历横收起心里的烦乱,为木若昕盖好被子,再在屋里设下结界,然后就离开,到客栈的屋顶上。

    楚清风早已坐在屋顶上等候,手里还拿有酒,见阎历横来了,阴冷一笑,问道:“要不要来一杯?”

    “不必,你约本座来此有何意?”阎历横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转身看着前方,不直视楚清风,与他一同欣赏夜空上那轮圆月。

    “魔王尊上无需用此审问之势,约你出来只不过是想和你谈谈关于开启玄灵界之门诸事。”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本座并不打算开启玄灵界之门。”

    “因为若昕怀孕了,所以你不想让她冒险,是不是?”

    “是又如何?”

    楚清风没有急着回答,喝了一口酒,抬头看着天上明亮的圆月,意味深长地说:“你以为这件事由得了你做主吗?你是魔王,魔城之主,天下间无几人能驱使你做事,但这次情况不同,除非你不在乎亲弟的死活,大可以跟心魔对着干。以魔王尊上的聪明才智,应该早料想到这些事了吧。”

    楚清风把话说到阎历横的痛楚上了,气得他咬牙切齿,紧握拳头,怒气一来,脸上的魔纹就会出现,魔气尤重。

    对于阎历横的变化,楚清风并不惊讶,只是简单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月亮,继续说:“不止你担心若昕,我也担心,就算她喜欢的人不是我,但我喜欢的人依然是她。感情是不可以勉强的,这些道理我懂,但我还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喜欢的人。”

    “你想怎么样?”阎历横更气,醋坛子还打翻了,对楚清风的敌意很强烈,而且是情敌。该死的楚清风,到现在还不对若昕死心,可恶。

    “只是想保护好我喜欢的人。”

    “若昕是本座的妻子,本座自然会保护她。”

    “如果心魔以阎厉行的性命做威胁,要你打开玄灵界之门,你该如何保护她?据我所知,玄灵界之门一旦开启,于门下就会产生极大的漩涡引力,但凡是在门下的人都会被吸进去。你是开启之人,根本无法逃脱被吸入玄灵界的命运,到时候你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若昕。”

    “这是本座的事,与你无关。”阎历横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在担忧、害怕,因为他还没有想到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若昕和厉行,他两个都要保护。

    “你的‘与我无关’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今晚约你来是想跟你谈一件事,让你做一个选择。我把手中的残珠交出,你去救你的弟弟,我来保护若昕,只要不让她到玄灵界之门下,她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在你开启玄灵界之门时,我会将她困住。”

    “你的意思是,让我独自一人去玄灵界,而你则跟若昕留下来。楚清风,你的如意算盘打个可真好,你当本座是白痴吗?就算你真的和若昕留下来了,她也未必会跟着你,因为他喜欢的人不是你。”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没事就好。魔王尊上,如何,接受我的提议吗?如果你接受,我现在就可以将残珠给你。”楚清风放下酒壶,将自己那颗残珠拿出,递给阎历横。

    阎历横不屑,连看都不看,直接拒绝,“你就只管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本座不可能答应此事。”

    “不答应吗?难道你想让若昕去冒险?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冒不起这个险。除非你想拿心爱之人和孩子的命来赌。”

    “本座还可以有其他的选择。”

    “哦,我倒想听听,你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除掉心魔,救出厉行,和若昕回魔城,等待孩子出世。”

    “如果救不出呢?”

    “没有如果。”

    楚清风把玩着手中的残珠,笑得更阴森,邪里邪气地说:“你对心魔还不够了解,对炎烈火更加不了解。这一魔一人有着强大的执念,执念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一个人的心魔,炎烈火的心魔越大,附在他身上的心魔力量就越强,他们两人合力,虽说未必能赢你,但只要多用点手段,你必败。像心魔这种卑鄙且不择手段之人,你觉得他会光明磊落的和你打吗?”

    “本座倒是觉得你的心魔更大,可别像炎烈火一样,被心魔所占。你不是也想去玄灵界吗?为何愿意留下?别说是因为若昕,本座不信。”

    “你……”

    “本座没时间和你废话,你好自为之。”阎历横终究没有接受楚清风的提议,转身要走,然而在转身之际就感觉到客栈里出现了外人的气息,紧接着是打斗声,立刻赶回。

    虽然他在屋里设下了结界,但他还是担心木若昕的安危。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即使是结界也可破除。

    最近突然冒出来的人还真不少,看来他得好好解决这个问题。

    楚清风也感觉到了外人的气息和打斗的声音,见阎历横闪身离去,随即也化成水汽消失,跟着去看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