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323章:很有缘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23章:很有缘分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木若昕和阎历横来到一家较为华贵的客栈,一进客栈就有小二上前热络招呼。

    “几位客官,你们是打尖还是住店呀?”

    “住店。”

    “好的,里面请。”店小二给众人引路,可是刚转身就有一群穿着统一帮派服装的人进来,从穿着可以看出这些人来头不小,就连客栈里正在用餐的人都纷纷避让,不敢得罪。

    一行人当中,以带头的年轻男子最为嚣张,进了客栈就将两定金元宝用力拍放在桌面上,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地说话,“掌柜是,这家客栈我们包了,把一干人等全部赶走。”

    掌柜从柜台里走出来,来到男子面前,弯腰鞠躬,卑恭卑敬地说:“原来是武家武城少爷大家光临,真是荣幸之至。”

    “废话少说,本少爷今个要在这里住下,你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闲杂人等赶出去。”

    “这……这恐怕不太好吧。”住在客栈里的人大多都是外来者,那些人想必也有点来头,得罪总归是不好的。

    “你是嫌钱太少吗?那这样可以了吧?”武城又多拿出两定金元宝,啪的一声,用力敲放到桌面上,依然眼比天高,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用钱看人做事,典型的纨绔子弟。

    即使眼前放着四定金元宝,掌柜并没有见钱眼开,还是担心拿了这些钱会惹到麻烦,甚至连客栈都开不下去了,可是也不能得罪武家呀!

    武家是夜灵山一带有名的武功世家,据说背后有天星门当靠山,谁人见了多多少少都会给些面子,尤其是那些无名之辈,更是不敢招惹。

    不过也有不买武家账的人。

    就在掌柜左右为难的时候,楼上走下一个人,是那个白头发的少年,左手置于背部,右手放在腹前,极其优雅地从上面走下,以文雅之词讥讽武城,“武家大少爷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拿钱办事的本事更是一等一的好,只是不知除去钱财之力,武家大少还有何本事?”

    木若昕又见到白发少年,感觉和他很有缘分。

    武城看向白发少年,虽然对他的挑衅不悦,但这个不悦却抵不上对他那头白发的惊讶和好奇,嘲讽于他,“这人年纪轻轻就一头白发了,未老先衰吧,哈哈……”

    白发少年并不介意被人这般嘲笑,冷静应对,“只有井底之蛙才会有这样的认为吧。”

    “你在说谁是井底之蛙?”

    “除你之外,在下似乎并没再跟任何人言谈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你知道惹毛了本少爷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在下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还望武大少爷指点一二。”

    “那本少爷今天就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来人啊,给我好好教训这个白毛小子。”武城对身边的手下下令,自己则站着不动,保持高高在上之尊,瞧不起现场任何一个人,眼中尽是轻蔑。

    武家弟子听从指令,出手教训白发少年,谁知才上前走两步,浑身就无法动弹,手脚开始僵硬,连脖子也无法扭动,身体慢慢变成石雕那样,一点都动不了。

    “怎么回事?”

    “我动不了了。”

    “我也动不了了。”

    “少爷,我们动不了了。”

    武家弟子一片凌乱,不过只是嘴上凌乱,身体则是平平整整,如雕像一样动弹不得。

    武城见所有的弟子都僵硬不动了,心中更为震怒,亲自动手教训白发少年,手中凝聚出一团烈火,朝白发少年打去。

    武家的烈火掌是出了名的狠辣,一旦被烈火掌上的烈火所伤,哪怕是点点的烫伤也会致命,所以武城一亮出烈火掌,吓得掌柜和店小二纷纷退开,客栈里其他的客人跑的跑,躲的躲,只有那么几个在旁边看热闹。

    但白发少年并没有躲,站在原地不动,简单一挥手,一道泥黄色透明的岩石壁便出现在他身前,如护盾保护后面的人。

    武城的烈火掌打来,硬生生打到了岩石壁上,结果想打的人没打到,自己的手却疼得稀里哗啦,鲜血直流,就连外面的烈火也熄灭了,至于是怎么熄灭的,他完全不知道。

    只不过是打了一拳,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武城的拳头受伤流血之后,白发少年就将岩石壁撤走,用很风凉地口吻说道:“哟哟哟……看样子伤得不轻呀,如果不赶紧治疗的话,你这只手恐怕就废掉咯。”

    “什么?”武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想不到他们武家的烈火掌竟然一下子就被人给破了,而且破得不费吹灰之力。发生这样的事只有一种可能,他的对手大有来头。

    想到这个,武城不敢再招惹白发少年,而是识趣离开,走的时候几乎是用逃的,这会已经顾不得什么颜面的问题,只知道保命要紧。

    见武城如此狼狈逃走,白发少年不屑地笑了笑,将武家所有弟子的禁锢解除,放他们离去,并警告他们,“别以为你们武家能只手遮天,要是再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们就只有被灭的份了。全部滚……”

    武家的弟子仓皇而逃,没一个敢多逗留片刻,很快,整个客栈就空了,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客人还在。

    木若昕和阎历横等人一直都在客栈里,在旁边看热闹,不轻易插手管闲事,在这种卧虎藏龙的地方,还不需要他们多管闲事,自然会有人出来管。

    热闹结束之后,木若昕就提醒掌柜准备客房的事,“掌柜,现在可以为我们准备客房了吗?”

    掌柜回过神来,连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怠慢各位客官了,我马上让小二带各位上去。”

    “还有马上准备一桌酒菜,把你们这里拿手的好菜都上来。”

    “好嘞,一定马上、尽快为各位准备好酒菜。各位客官,这边请。”店小二在前面领路,往阶梯的方向走去,正巧那个白发少年站在阶梯口,没有让路,店小二只好叫他让一让,“这位客官,麻烦让一让。”

    白发少年移身到旁边,两眼直盯着木若昕一行人看,只要有人对上他的目光,他就回对方一个微笑,点头示意,包括阎历横在内。

    阎历横接到白发少年的眼神招呼,冷漠应对,不加理会,随着妻儿往楼上走。

    木小易一直都没说话,不过双眼老盯着白发少年看,对他那头白发颇有兴趣。妈妈娘亲说过不能随便笑别人,所以他不能笑。

    白发少年也回了木小易一个微笑,向他打个招呼,直到这行人都上了楼他才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已经在里面等候,见白发少年进来,单膝下跪行礼,“属下叩见少主。”

    白发少年见到男子并不惊讶,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才问:“明左使,你不在我爹身边,怎么到这里来了?”

    明左使站起身,恭敬回答,“少主初出茅庐,门主不放心,派属下前来保护。”

    “什么叫初出茅庐?凭我的本事难道还不足以保护好自己吗?我爹就是太小瞧我了,老把我当小孩子看,真是的。”

    “门主也是关心少主,所以才会如此,望少主知晓门主的苦心。”

    “行了行了,我爹又不在这里,你不需要拍他的马屁。你回去告诉我爹,让他放心,我可以保护、照顾好自己,回去吧。”

    “门主要属下跟随少主左右,保护少主,这是属下的任务,任务未完成,属下不会回去。”

    “你……算了算了,你自己去找一间房间住下吧。你可以跟着我,但要看你跟不跟得上,我随时都会把你甩掉。出去,别打扰我休息。”白发少年指着门口,拿出少主的身份命令明左使出去。

    “是,少主。”明左使没有违抗命令,稍稍鞠躬示意便退下了,不过并没有去找另外一个房间住下,而是在门外站着,守好里头的人。

    木若昕上了一趟茅房回来,正巧看到明左使从房间里出来,因为觉得明左使身上有一股与常人不同的气质,似乎杀气很重,忍不住所以多看了几眼,还提高警惕,然而这一看可不得了,立刻招来杀身之祸。

    明左使感觉到木若昕是有一点点敌意,立刻对她挥剑,欲取她性命。

    “喂,你干什么呀?”木若昕躲过了明左使的一击,然后闪到旁边质问,可是明左使没有停止攻击,她只好继续闪避,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出手抵抗。

    她怎么觉得玄灵界的人大多都是脑子有问题的,不会是错觉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