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332章:好难选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32章:好难选择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木若昕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拿出无名之书,在里面寻找解毒之法。虽然无名之书有千千万万片树叶,不过她只要在心里想着要解决的病症,里面的叶子就会自动飞入她的手中,无需她一片片去寻找。

    真想知道写这本书的人到底是谁?

    阎历横在屋里等着木若昕,见她把书合上,然后就过去关心问问,不过关心的可不是其他人,而是她,“若昕,还好吗?可觉得累?”他可没忘记她当初为了救人把自己累坏的事,这样的事还是少发生为妙,最好不要发生。

    “我已经没当年那么弱了,耗费一点点灵气不算什么的,你就别太担心了。”木若昕简单回了一句,然后就说眼下的事,“阿横,要解水灵姑娘身上的毒,必须要拿到火灵芝,再配合其他药材混合一起用。”

    “火灵芝是给你吃的。”阎历横不悦说道,不愿意将火灵芝让给其他人吃。

    “我没病没痛的,吃什么火灵芝啊?如今有人迫切需要它,还是厉行喜欢的人,我很乐意将它让出来。”

    “但我不乐意。”

    “你就当是为了厉行,给厉行吃的,这样心不就舒服了吗?”

    “……”又不是真的给厉行吃,他的心哪里舒服的起来。万一那个女人是幻影宫派来的歼细,到时候把厉行搞得遍体鳞伤,那岂不是可惜了那支火灵芝?

    “好了好了,你就别再纠结这个事了,有时间纠结这个,还不如想想看怎么才能拿到火灵芝?武家的主人是只老狐狸,想要从他的手上把火灵芝有点困难,而且我们还要做得天衣无缝,免得日后麻烦不断。”

    “……”阎历横现在夺取火灵芝的*已经没那么强烈,甚至不想浪费精力去夺取。反正火灵芝又不是给他心爱的人吃,更不是给他身边的朋友吃,而是给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人吃。

    可是为了厉行,这支火灵芝还是得拿到手。

    木若昕轻轻捏了一把阎历横的脸,不让他老是绷着脸,逗他笑笑,“好阿横,笑一笑嘛!这样绷着脸你不觉得累么?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一点都不在乎。火灵芝虽然是灵药,但它终究是‘药’,你喜欢吃药吗?”

    “我说不过你。”

    “嘻嘻!别想了,就当是为了厉行吧。你没看见厉行刚才那个着急的样,都快要急死了。如果刚才那个水灵姑娘死了的话,我猜他有可能会伤心欲绝。其实我觉得那姑娘不错,会是个好姑娘,只是……”

    “她是幻影宫的人,不可轻信。”

    “先观察观察再说。刚才急着救人,咱们都还没吃东西呢!走,先去吃东西,填饱肚子,吃饱了再做其他的事,走啦走啦!”木若昕虽然已经是个孩子的娘,但还是有一点点小女人的可爱,时而成熟稳重,时而撒娇调皮,个性百变,没有固定。

    阎历横就是抗拒不了木若昕撒娇中带着一点可爱,在加上她甜甜的笑容,他就没辙了,哪怕是再不愿意把火灵芝让给别人吃也得愿意。

    算了,就当是为了厉行吧。

    阎厉行一整天都在屋子里照顾水灵,见她醒来,很是高兴,拿着汤药上前,将她扶起,靠在*边上,“水灵姑娘,你醒了?来,先把药喝了。”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水灵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心自己身处何地,现在有何险境?不过这个地方看着熟悉,好像是阎厉行在武家所住的房间。

    难道她在武家?

    “这里是武家,不过你放心,没人知道你就是昨天潜入的女子,我大嫂给你弄了个身份,说你是她的妹妹,还给你换了一件衣服,很多人都相信了。”

    “……”一听到衣服被换了,水灵就急,显然不太愿意让人碰她的身体,更不愿意让人看见她的脸。

    阎厉行还以为水灵有所误会,急忙解释清楚,“你的衣服是我大嫂给你换的,我绝对没有对姑娘有不轨之举。至于你的脸,我大嫂肯定是看到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什么都不会说。我大嫂医术很好,说不定还能帮你把脸治好。”

    把脸治好……听到这个,水灵无比惊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阎厉行,再用手轻轻触了一下自己的脸,摇摇头,不相信。她的脸连宫主都无法治好,其他人就更不愿意说了。

    “你不相信吗?其实刚开始我也不相信我大嫂的医术,可是后来我不得不相信。总之你就等着我大嫂的好消息吧,她一定能把你的脸治好。你的内伤不轻,一个月之内不能用武,必须得好好调养。来,先把药喝了……”阎厉行极其温柔,这样的温柔对任何人都没有过,将汤药送到水灵面前,可是水灵脸上带着面纱,喝药的话有点麻烦。

    水灵不愿意将面纱取下,伸手将汤药拿过去,要自己喝,而且还要在私下自己喝,用眼神示意阎厉行,希望他能暂时避开。

    阎厉行明白水灵的意思,自然会尊重她,“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你在这里好好带着,不能再乱跑了,知道吗?这里很安全,武家的人不会动你,那个火妖也动不了你,你就放心的在这里。”

    “……”水灵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感激,然后看着阎厉行离去,人都已经走出门了,她还在看,双眼中泛起了泪水。如果昨天不是遇到他,她今天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吧。

    他又救了她一次……

    阎厉行出了水灵的房间,不敢离开太久,担心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会出事,所以到厨房拿了食物就快速回来,谁知半路上竟然被好几个人拦路,让他很不悦,“让开……”

    拦路的人同样是武家邀请来的客人,其中一个就是昨夜被阎厉行打得落荒而逃的黑衣人,在玄灵界还算得上有点名气,有点身份,所以行事嚣张,目中无人。

    “大哥、二哥,昨天就是他伤了我。要不是他坏事,我早就抓到那个想要偷火灵芝的女人了。”

    “小子,听说你昨天夜里很嚣张呢!是不是?”

    “敢惹我们的兄弟,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我再说一次,让开。”阎厉行没心情跟这种恶心的人废话,更不放心让水灵一个人呆在房间太久,担心她又不留下只字片语就离开了,急着赶回去,所以对眼前这几个人的态度极差,恨不得马上出手将他们放倒。

    三个男子将阎厉行围住,不让他走,气焰还是那么嚣张。

    “老子就是不让开,怎么着?”

    “欺负了我们的兄弟,你今天就得给我横着。”

    阎厉行的耐性已经到了极点,没有再忍耐,一手拿着食物,另外一只手凝聚雷电之力,转身横扫,用雷电将那三个男子捆到一起,电他们个死去活来。

    “啊……”

    三个男子被雷电捆到一块了,还被电得浑身发麻,抖动不停,衣服被烧破,头发被烧焦,头顶冒烟,就只剩下一口气,要多惨有多惨。

    “老三,你怎么不说这个人很厉害?”

    “你也没说他跟金族有关系。”

    “我以为你们知道,所以没说……”

    “咳咳……”

    早知道这样,他们就不来了。

    阎厉行急着赶回去找水灵,所以没闲功夫去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赶回到房间之后,先敲敲门,过了一小会才推门进去,见水灵还在,这才放心。

    “水灵姑娘,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拿了点,你先将就着吃。”

    水灵点点头,然后下*穿鞋,站起身的时候差点就站不稳,倒了下去,好在有人及时将她扶住,不然她肯定要摔的。

    阎厉行一见到水灵站不稳就箭步上前,将她扶住,扶稳,“没事吧?”

    水灵摇摇头回答,然后往桌子那边走去,因为有阎厉行的搀扶,所以走得不上很费力。

    阎厉行很识趣,将碗筷放到水灵面前之后就自己退下,“你先用餐,我在外面呆着,有事的话就用力敲一下桌子。”

    “……”

    “慢慢吃,不着急,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去给你拿。”

    “……”

    “好了,我先出去了。”阎厉行一步一回头,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回头了好几次,出了门口还要再多看两眼才舍不得把门关上,然后在外面等待。

    黑鹰走过来,调侃道:“哟哟哟……原来我的二公子也是个多情的人呀,难得难得。”

    “你难道就不多情?你和紫兰好的时候,我有说你什么吗?你这个人真是讨厌,就是见不得人,哼。”阎厉行讥讽反驳,不轻易中有提起了紫兰。

    一说到紫兰,黑鹰的神情就变了,变得很忧伤,做到阎厉行旁边,感叹道:“也不知道紫兰现在怎么样了?此生能不能回到人界还不一定呢!如果当时我把紫兰也带来,那该多好。”

    “你也别想太多,就如我大嫂说的,凡事随缘,如果你和紫兰真的有缘分,你们一定还能再相见的;如果没有缘分,就算你回到了人界也未必能和她走在一起,一切看缘分吧。”

    “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

    “是啊,缘分真的很奇妙呢!”

    “厉行,你实话告诉我,你真的喜欢那个水灵?”黑鹰严肃认真地问,没有一点开玩笑。如果水灵的脸永远都治不好,那她就一直是个黑白脸,要对着这样的人一辈子,实在有点……或许他喜欢的人不是水灵,所以才难以接受吧。

    “多年的兄弟了,我也不想瞒你,也没什么好瞒的。是,我喜欢她,从第一眼看见她我就喜欢她了,不管她长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在她身上,我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好像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可我们有的的确确不曾见过,所以我才觉得缘分很奇妙。黑鹰,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谁不喜欢美好的东西?我以前老是跟向扬天争什么天下第一美男,可见我有多么注重外在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水灵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我喜欢她。”

    “想不到你也能说出这样一番大道理来,那兄弟我就祝福你早日抱得佳人。不过有些事我还是得提醒你。水灵是幻影宫的人,是敌是友还未可知,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相信她不会伤害我。”

    “她或许不会伤害你,但是可能会伤害其他的人,难道你希望我们收到伤害吗?”

    “我……”

    “小易身上有特别的东西,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不会的,她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人,我相信她。”阎厉行就是相信水灵,可是黑鹰说的也有点道理。如果水灵真的是幻影宫派来的歼细,那他……不会,她一定不是歼细……

    “话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黑鹰见阎厉行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不敢再多说,拍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

    水灵在房间里听到外面有声音,于是就来到门口处,靠近一点,仔细听,当听到阎厉行处处维护她时,心中又是一阵阵的感动,然而越是感动就越矛盾、越煎熬。

    在这之前,宫主已经给她下过一个任务,必须拿到五彩神石。如果她趁此机会把五彩神石拿走了,结果会是个什么样子?阎厉行一定会对她很失望吧。

    水灵陷入两难之中,痛苦无比,没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火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的房间,还坐下来享用美食,见水灵久久没反应就先开口说道:“想不到你的情郎对你那么好,真是令人羡慕呀!你长成这样都有男人喜欢,这男人的眼睛该不会是有问题吧?”

    听到火妖的声音,水灵收起所有复杂的情绪,回头怒视的火妖,一言不发,从眼神就能看出她想说什么。

    “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吗?昨天我是狠了点,可事后我就后悔了呀!水妹妹,你就不要怪姐姐了,好不好?姐姐只是一时之气,没想过要杀你。”

    “……”水灵还是瞪着火妖,一点都不相信她的鬼话。

    “好妹妹,你就别生气了吧。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昨天这样一搞,你能和你的情郎在一起吗?我观察过了,这男人对你可真是死心塌地的,不但不嫌弃你的容貌,明知道你是幻影宫的人,她还是选择相信你,多好的男人呀!”

    “……”

    “不过可惜,你恐怕要辜负这个男人了。”

    水灵听着火妖的废话,一直都是横眉怒眼,可是这个转折却让她变得慌张、恐惧。火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火妖站起身来,收起妖娆,严肃说道:“宫主有令,要你待在魔王一行人身边,一旦有机会就将五彩神石取走。你现在只要专心完成这个任务,火灵芝的事交由我去办。宫主知道你受了伤,所以给你宽限了一些时日,盗取五彩神石的事等你的伤好了再动手。”

    “……”水灵更是惊恐,在心里排斥这个任务,可是又不得不接下这个任务,陷入两难之中。刚才她还在想着如果拿走五彩神石的结果会是什么,没想到……

    如果她拿走了五彩神石,阎厉行一定会对她恨之入骨的吧。可是她又不能违背宫主的命令,她该怎么办?

    “水妹妹,别说姐姐没有提醒你,违抗宫主命令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你最好三思而后行,我可不想替你收尸,不过也许你连尸体都没有,何须收尸呢?”火妖又恢复妖娆狐媚的样,邪魅说道:“魔王一行人中还真多俊俏的男人,随便一抓一个都是令人十分满意的,尤其是魔王,真希望自己也有这么一个男人爱着、疼着……不过这个男人可不好驾驭,一旦缰绳断了,就很难控制得住他,所以我还是选其他的男人下手吧。妹妹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的,你那个情郎我保证不动。”

    “……”水灵没心情听火妖的废话,还处于两难的煎熬当中。魔王一行人,只有阎厉行不怀疑她,其他人都在怀疑,她是该利用阎厉行的相信盗取五彩神石,还是该违抗宫主的命令,接受任何惩处呢?

    真的好难选择。

    除了阎厉行之外,其他人的确都在怀疑水灵,尤其是不轻易相信外人的火护法。

    木若昕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让火护法接受和承认,水灵才刚刚出现,又是幻影宫的人,他怎么可能立刻就能接受?

    不过怀疑归怀疑,并没有人对水灵做出伤害的事,就连敏感的言辞也没人说。

    阎厉行这两天都在精心照顾水灵,为她端茶送药,还在门外当护花使者,无微不至的照顾。

    水灵这两天也很安分,或许是伤还没好的缘故吧,她并没有做出什么令人不满的事,就连房门也出得少,就偶尔在院子外面晒晒太阳。

    木若昕和阎历横并没有把火灵芝能解水灵身上的毒的事告诉阎厉行,免得他冒险去偷取灵芝。

    还有一天就是擂台大赛了,可是就在今晚传出了灵芝被盗的消息。

    “不好了,不好了,火灵芝被偷走了。”

    “什么,火灵芝被偷了。”

    “火灵芝怎么会被偷走呢?”

    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都跑去看个究竟,在灵芝房中的确已经看不到灵芝。

    “到底是谁把灵芝偷走的?”

    “是谁?”

    武家父子也出现了,不过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生气、愤怒,只是略显着急。

    “天啊,火灵芝被盗走了,那我明天的擂台怎么办?”

    “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擂台的事,赶紧想办法把灵芝找回来才对。”

    “找回来,说得容易,这灵芝一旦到手,谁不立刻把他给吞了,还会留下来吗?早知如此,当初我就自己吃了,哎……”武家的家主一个劲的叹气叹气,除了叹气还是叹气,最后伤心难过地离开,走之前还委婉下了个逐客令,“我武某人对不起大家,没能把火灵芝保护好,真是对不起。明天的擂台是不能继续进行了,真是对不起。”

    “武家主,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火灵芝的事还没解决呢!”有些人还无法接受事实,非要有个结果不可,想要追上去再问。

    武城将众人拦住,用各种方式阻止这些人,“各位,火灵芝已经被盗,你们还想怎么样?这几天夜里,天天有人来盗火灵芝,至于是谁,各位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再为难于我们?我爹有幸得到火灵芝,却不独享,而是拿出来,岂料会发生这样的事,各位还是请回吧。”

    “这……”没人再敢发表不满,只因他们也曾经夜里去盗过火灵芝,要是再闹的话,万一怀疑到自个头上,那可就惨了。

    木若昕也在人群中,观察着所有的人,能看得出火灵芝还在武家手中,可是又见阎历横很平静,疑惑了,问道:“阿横,火灵芝到底在谁的手上?”

    “你说呢?”阎历横阴冷一笑,笑着带着一抹得意,答应已经很明显。他说过一定会拿到火灵芝就一定会拿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