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341章:可笑可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41章:可笑可笑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阎历横带着木若昕按照记忆中的路找寻那个由他母亲亲手制作金花院子,或许是时间过得太久,又或者是周遭的环境被人改过,很多路他都不熟,七拐八拐地乱走,越走越急,找半也没找到那个对他有着许多回忆的院子,因为找不到,心情很浮躁,见到陌生的东西就动手毁坏。

    “这个东西不该放在这个地方,这里应该是我母亲最喜欢的亭子,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个也不是,这些都不是。”

    木若昕见到阎历横情绪失控,很是着急,冲到前面拉住他,“阿横,你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人是物非,这是很正常的事。答应我,要冷静去面对一切事,好吗?”

    “若昕,我冷静不下来,站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环境里,我已经能感觉得到母亲当年的哀痛,你叫我怎么冷静?”

    “你必须冷静,如果你母亲还活着,她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

    “你别生气,也别着急,我们既然回来了就一定会为婆婆讨公道,把当年陷害她的人一一揪出来,让他们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告慰婆婆的在之灵。”

    “金成远、金美凤,我定让你们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阎历横还是无法控制心中的怒火,一掌将旁边的大石块打个粉碎,仰大吼,吼声震动地。

    金美凤就在不远处,听到了这个可怕的吼声,原本还想去找阎历横,可是听了这个声音之后就吓怕了,胆颤后退,赶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金成远也听到了阎历横的吼声,心中焦急,实在不知道该跟谁商量对策,于是就来找金美凤,谁知一进门就看见她在收拾东西,目的不明而喻,气愤质问:“美凤,你这是要离开吗?”

    “不离开难道在这里等着金历横来杀吗?不对,他现在已经改名为阎历横,是魔城之主。”金美凤一边收拾一边抱怨,不断责备金成远,“都怪你,如果二十年前你狠心一点,杀了他们兄弟两,他们今还能回来报仇吗?就算你二十年前没能杀他们,当知道他们在魔城的时候,你就应该立刻结合五族的力量,将他们消灭,而不是让他们活到现在。以阎历横现在的实力,我们根本就打不过,找其他四族相帮已经来不及,所以我只能暂时逃走,先保住性命再。”

    “虎毒不食子,你叫我怎么狠心?他们毕竟是我的儿子,你……”

    “你把他们当儿子,他们有把你当父亲吗?如果他们把你当父亲就不会把你变成一个废人。”

    “你……”

    “好了,我不和你多。这些年跟着你没过上一的好日子,整要看那几个长老的脸色,真不知道你这个族长是怎么当的?”金美凤完全不介意得罪金成远,一个劲地收拾东西,没一会已经装了一大袋值钱的宝贝。

    金成远站在原地不动,看着金美凤收拾,任由她拿,心里有种不出的苦滋味,开始后悔当年的所做的事了。

    可是后悔有什么用?

    金美凤收拾好之后,背上行李,带上儿子走人,压根就不管金成远的死活。

    金成远眼睁睁地看着金美凤离去,心寒透了。这也许是墨影给她的惩罚吧,又或者是墨影的诅咒灵验了。

    他真的错了吗?

    就在金成远痛苦后悔的时候,金美凤已经带着金耀礼从另一个出口离开金族,自个逃命去了。

    金思琦似乎早就知道金美凤会逃走,所以在出口等着她,堵住去路,“美凤夫人,您这是要去哪里呀?”

    “金思琦,你怎么会在这里?”金美凤见到金思琦,心里慌了一下,但看到只有她一个人也就不慌了,气势颇大,“识相的就给我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何不放下芥蒂,联手应敌?”

    “什么意思?”

    “美凤夫人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就算你逃得了今也逃不过明,阎历横和木若昕是回来报仇的,只要他们还没有手刃仇人,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当年你为了爬上族长夫人这个位置,可是做了非常多的事,你应该还记得吧?”

    “我……”一到二十年前的事,金美凤心里就慌,脸上布满了恐惧,因为过于害怕,大口喘着气,把心中真言给了出来,“如果我早知道金成远那么没用,当初我就不会选择他了。”

    金思琦冷屑一笑,讥讽道:“什么事都早知道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后悔可言。不过后悔也没用,反正你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美凤夫人,你是想一直逃呢,还是想把那些人都干掉,过上太平一点的日子。”

    “干掉,得轻松,你以为他们好对付吗?如果他们好对付的话,你就不会变成这副模样。”金美凤也反过来讥讽金思琦,两人相互嘲笑对方,彼此不喜欢,但又不得不合力。

    只有合力才多一点胜算,否则两个都得死。

    金思琦也知道这个道理,暂时不跟金美凤吵,正事,“好了,赶紧走吧,如果让阎历横和木若昕知道你们跑了,一定会追来。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能追上。”

    “你的这些我都知道,可眼下我们能往哪里跑呢?”

    “木若昕杀了下第一琴仙的徒弟柳絮,得罪了柳家,之前在桃花镇又得罪了武家,这一路来他们得罪的人不少,你只要往这些人靠近,相信会有所收获的。”

    “那你呢?”金美凤半信半疑,就是不能完全信任金思琦,有时候还把她当敌人看待。

    “我会继续找阎罗殿的阎王,花高价雇阎罗殿的杀手办事。实在不行的话……反正我自有打算。”金思琦不愿意和金美凤太多,转身走人,走得极快,像是在逃命似的。

    她当然得逃,一旦阎历横和木若昕发现金美凤跑了,肯定会追来,到时候她恐怕也会遭殃。

    阎历横和木若昕此时还在金族里乱走,寻找那个充满回忆的院子,在他人的指点之下,他们总算是找到了,可是这个院子已经名目全非,因长年无人打理,积满灰尘,不过院子里的金花已经被毁得差不多,没有一朵花是完整的。

    “怎么会这样?”看着满目苍夷的院子,阎历横心中如同刀割,痛苦万分,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但是当亲眼看到了,还是难以接受。

    连阎历横都无法接受的事,阎厉行更是不能接受,用袖子将金花上的灰土擦掉,把一朵朵掉落在地上的碎花片捡起来,尽量将它们还原,脑中回想着时候在这个花园里的欢乐事,“大哥,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们和母亲在这里玩捉迷藏,不心睡着了,结果把母亲急得团团转,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母亲当时着急的样子。”

    “当然记得。母亲找到我们的时候,双眼含泪,紧紧地抱着我们不放手,她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她的笑容是如此的美丽……”

    “是啊!如果母亲还活着,那该多好。”

    “……”

    看着这片花园,听着阎历横和阎厉行兄弟两充满思念谈话,木若昕深有感触,落下了泪水,用手轻轻擦拭,然后帮忙收拾地上掉落的金花碎片,尽量将它们还原,“这些花雕刻得栩栩如生,可见婆婆的手艺非同一般。金子本来就很值钱,再加上这些手艺,价值就更不用。阿横,这些金花应该可以还原,只不过要费一点心力,你就把它们全部交给我吧。”

    “若昕,别勉强自己。”阎历横拉住木若昕的手,不让她白忙乎,心里很明白,这些金花难以恢复原样,就算能恢复也要费很多的精力。

    “我没有勉强自己啊!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这些金花虽然能修复,但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好,所以……”

    “若昕,谢谢你!你总是为我着想,而我……”

    “你也为了我做了不少事呀!傻阿横,我们是夫妻,不用这么客气的。我们现在是先修复花院子,还是先去找人算账呀?”木若昕提醒道,可没忘记算账的事。

    阎历横顾着思念母亲,差点就忘记这回事了,木若昕一提起,他心中的怨恨就急速冒涨,脸上除了怒气还有杀气,魔纹闪现得厉害,两眼发红。

    阎厉行的怒火也不,咬牙切齿道:“当然是先去找那个女人算账,为母亲报仇。我现在就去,非要把她大卸八块不可。”

    阎厉行话还没完就怒火冲冲地跑走,急着去找金美凤算账。

    水灵不放心,立即跟上。

    “主上,这……”黑鹰不知道是该留下还是该跟着阎厉行去,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好是为难。

    四大护法也在为难,不过他们直接受命于主上,所以会跟随主上身边。

    “走。”阎历横发话了,也跟着走人,找金美凤算账去。

    木若昕随后跟着,无意中看到地上有一朵金花,感觉和其他金花有点不太一样,于是捡起来,还没来得急看清楚就听到了阎历横的催促声。

    “若昕,走了。”

    “哦,马上来。”木若昕把捡到的那朵金花收好,快步追上阎历横,同他一起去。

    金族的大致环境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稍微整改了一些,阎历横还认得路,很快就找到了金族的议事大厅。

    议事大厅是金族商讨要事的地方,更是权利的象征,能进入议事大厅的人在金族都有一定的权利和地位。

    金成远早就在议事大厅里等着阎历横,还有金族的其他人,五大长老也都来了,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等着。

    阎历横一来,大厅里的人有些骚.乱,尤其是那些没见过阎历横的人,一见到他现在的真实面貌都震住了。

    这就是二十年前落难逃出的少主吗?竟然成这副模样了?

    进入议事大厅之后,阎历横不管里头有多少人,瞄准坐在主位上的金成远,质问他,“那个女人呢?”

    “跑了。”金成远如实回答,回答得很平静,没有一点的惊恐,像是做好了心里准备。

    事到如今,他还能怎么样?

    “就算是追到涯海角,本座也定要亲手斩杀她。”阎历横伸出手右手,看着自己的右手掌心,怒不可遏,捏手紧握成拳,在心里发誓一定会亲手杀了金美凤,为母亲报仇。

    不杀这个女人,他誓不摆休。

    “大哥,我去追。”阎厉行已经迫不得已想马上金美凤算账,所以想去追,但是却被人阻止了。

    阎历横不让,阻止道:“不用,她跑不了多久,就让她多活几。”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就让她多活几吧。大哥,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当年谋害母亲的人可不止金美凤一个,我就不相信金美凤能带着所有人离开。”

    一听到阎厉行这些话,议事大厅里某些人就躁.动不安,脸上露出担忧和畏惧之色,有的人还不敢抬头看人,把头低下来。

    谁低下头就是心虚,人一心虚就容易露馅。

    阎历横突然闪到一个低头人的面前,一手将他揪出来,甩扔到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严厉审问:“,当年你做了什么?”

    因为心虚和畏惧,再加上金美凤跑了,背后没个靠山,男子就吓得把什么都照了,“少主,人只是帮美凤夫人跑跑腿,把墨影夫人平日里所做的事向她传达,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啊!墨影夫人救回那个陌生男子的时候,人就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美凤夫人,从那时起,美凤夫人就开始谋划了这一切。后面的事,人真的没有参与,少主饶命啊!”

    听了男子的话,金成远忍住心中的痛,闭上眼睛缓一缓,然后再睁开,继续安静地看着,不发一言,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在流血,在后悔。

    看来他真的误会墨影了,还做了很多不可原谅的事,所以他会走到今,完全是活该。

    阎历横审完完男子之后,等了金成远一眼,然后又将另外一个心虚的男子拉出来,甩到地上,同样用脚踩着他的心口审问:“,当年你又做了什么?”

    “少主饶命啊!人当年只是个打扫院子的人,曾经按照墨影夫人的指令去照顾她救回来的那个男人。后来……”

    “后来你指证,本座的母亲和那个男人有染,是不是?”

    “少主饶命啊!这个都是美凤夫人逼我做的,如果我不按照她的做,她就会把我弄得生不如死,还会残害我的家人,我……”

    “哼……”阎历横虽然不同情这些人,但也没有杀他们,审问完一个之后又去审问其他个,不过这一次还没出手,那些曾经做过某些事的人就自己跪到地上,主动把罪行都给招了。

    “少主饶命!人也是受了美凤夫人的逼迫才做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饶命啊!”

    “人一时贪财,所以……”

    金美凤的种种罪行都在议事大厅里一一被人供出来,逐渐还了墨影的清白,然而金成远也因此更为自责和痛苦,想到那个被他冤枉而死的夫人,还有两个自备受苦难折磨的儿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当年他怎么会为了金美凤而放弃一个好好的家呢?

    他不明白,他真的一点都不明白。

    等这些人把事情都招完之后,阎历横就开始质问金成远,满满地都是责备,“金成远,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你不是觉得自己没错吗?既然觉得自己没错,为什么不话?”

    “他还有资格话吗?”阎厉行愤怒道,和阎历横并肩而站,兄弟两都怒视坐在眼前的父亲,对他恨之入骨,可是又无可奈何。

    到底是他们的父亲,即使父亲再错,他们也不能对他痛下杀手。

    “你们杀了我吧。”金成远面如死灰,真的一点都不想活了,此时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你以为我们不敢吗?”阎厉行想冲上去杀,可是冲到金成远面前的时候,终究是下不了手。

    水灵看着阎厉行,怕他受到伤害,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上的伤害,她都害怕,于是再次开口,劝他,“墨影夫人不会因为你杀了他而高兴,他不值得你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听到水灵的声音,金成远才注意到她这个人,多看了她两眼,总觉得她有点眼熟,问一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幻影宫的水灵。”水灵不介意把自己的身份出来,反正这个身份所有人都知道。

    “幻影宫。想不到你们竟然跟幻影宫扯上了关系,怪不得……”

    “金族长,你错了,他们和幻影宫并没有任何关系,今日种种乃是他们个人之事,与幻影宫毫无半点关系,请你莫要误会。”

    “如果没有关系,如何能让幻影宫宫主身边的贴身侍女随行?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金成远不再盘根究底地问水灵的来历,再多看她两眼,在心里猜测了一下,实在猜不出来就不猜了,也懒得再去猜。

    现场所有人之中,就只有木若昕的最清醒的一个,暗中观察了好多人,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中看出了许多端倪,尤其是金成远看水灵时的眼神,让她很是怀疑。

    这个水灵和金族到底有什么渊源?

    为了厉行,她会把这个渊源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水灵感觉到了木若昕的注视,回看她一眼,然后就收回视线,保持平静,不再多想、多看,更不再多言,做平时的自己。

    木若昕知道水灵提高了警惕,也不再在她身上花费心思,犹豫着该不该马上就把火灵芝练出的解药给她?

    还是先缓一缓吧,观察一阵子再。

    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没人知道,就连阎历横也不知道,心里除了怒就是恨,很想找金成远报仇,可事到如今,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报仇。

    金成远已经被他飞去武功,成了一个废人,再杀他有意义吗?

    这时,议事厅里坐着的那些白头发、白胡子老头终于开口话了,可却不是为了替墨影主持公道,而是商议推选新族长的事。

    “历横,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该接下族长之位,好好把金族发扬光大。听你已经得到我们金族的守护神兽,还找回了龙血剑,实在是祖先保佑啊!过去的事不必多,还是眼下的事最为要紧。”

    “对,眼下的事比较重要。我们都已经老了,不中用了,不能再为金族出力了。五族是从人界而来,在玄灵界站得住脚已是难事,而我们又不对外广招弟子,族里的能人异士少之又少。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玄灵界之后,我们金族的实力就不断的在减弱,根本抵抗不了外界各种势力。”

    “这些都过去了,如今金族的守护神兽已经回来,龙凤血剑也找到了,有了这些东西,相信金族一定能在玄灵界站得住叫,即使星门的人来犯,我们也不怕。”

    “对,不怕!”

    这些老眼昏花的人都在各各话,根本没有问过阎历横的意思,而阎历横也认不得他们几个,只是觉得眼熟,要清楚他们的身份,还得琢磨琢磨。

    这些都是几百年前带领金族从人界来到玄灵界的人,从他出生之日起,这些人就一直闭关闭关,只要没有重大的事,他们绝不会露面,就连母亲被赐死的时候,他们也在闭关,根本不当这是一件重大的事。

    对于这些长辈,阎历横有的不是尊重,而是心凉,不想理他们,冷眼看着金成远,道:“我不会杀你,因为不值得,母亲也不会高兴。我会让你活着,现在活着对你来比死了还要痛苦。你可以选择自己结束生命,但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勇气。”

    “大哥,我们不是回来报仇的吗?可我好像什么都没做啊!”阎厉行不甘心,虽然还了母亲清白,可是总觉得不够。

    那么多年的委屈,那么多的痛苦,哪里是轻轻几句话就可以甘心的?

    “我们只要好好活着,那就是最大的报仇,也是母亲最大的安慰。黑鹰、四大护法,从今日起,你们留意金美凤的去向,一有消息,马上回报。本座要拿这个女人的血来祭拜母亲。”

    “是。”

    议事厅里的几个老头见阎历横不继任族长的事,纷纷指责。

    “历横,不是跟你了吗?眼下最重要的是将金族发扬光大,你应该快点接任族长,利用所得到的神龙之力保卫金族。”

    “就是就是,别老想着报仇报仇,你这是在跟你自己的父亲报仇,你知不知道?”

    “就算当年是你父亲做错了,身为人子,你也不该如此对待你的父亲。”

    “……”

    一连串的指责和训斥,搞得好像是阎历横的不对了。

    木若昕听得很不爽,两手叉腰,对那些老头大吼,“都给我闭嘴。换成你们的母亲被人给害死了,你们还能那么轻描淡写地话吗?”

    “哪里来的臭丫头,竟然跟这样跟我话?”

    “这到底是谁啊?历横,她是你带来的人,好好管教管教,如此没有教养,真是的。”

    “不管是哪里来的臭丫头,金族都轮不到你话。”

    木若昕本来还不想把话得那么难听,可是这几个老头实在让她很生气,气呼呼地顶回去,“臭丫头怎么了?总比你们这些臭老头要好得多吧。看你们一个个都大把年纪了,过得米那么多,道理却懂得那么少,真是白浪费那些米了。”

    “你……”

    “这臭丫头怎么……”

    “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我有没有教养,关你们什么事?再了,你们就很有教养吗?阿横一回来就要他为你们金族出力,你们金族可有为他做过什么?他被人追杀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他在外面吃苦受罪的时候,你们金族可有帮过他?什么都没有为他做,就想要他为你们金族死而后已,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我告诉你们几个臭老头,别阿横不愿意,就算他愿意,我也不愿意。”

    “你……”

    “哼……哼……哼……”木若昕对着那三个老头一一哼了一声,把他们那些话全部都驳回去。

    三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起得脸都绿了,实在忍受不了,于是出手教训木若昕。

    别看着三个老头年纪一直大把,出手可狠着呢,身手也很好,一出手就把木若昕逼得无路可退,还想用飞剑将将她刺死。

    木若昕看到飞剑射来,情急之下亮出凤血剑,将那几把飞剑斩断。

    凤血剑一出,三个老头也知道了木若昕的身份,对她的意见更多,又开始炮轰阎历横。

    “历横,你怎么会娶这种女人为妻?”

    “这种没有教养的女人,如何担当得起族长夫人。历横,把她给休了,金族不会让这种女人当家。”

    “像这样的女人,是不进不来金族的宗祠的,滚出去。”

    木若昕又被这三个老头弄得哭笑不得,看了一眼阎历横那张冷怒的脸,不屑道:“我又不是你们的老婆,你们休就休啊?瞧你们一个一个那副自以为是的样,难怪金族会走下坡路。玄灵界可不是人界,这里高手如云,轮实力,你们五族根本就排不上号,还好意思在这里大言不惭。”

    “你……”

    “臭丫头,竟敢瞧不起我们金族,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们金族的实力。”

    一个白发老头忽然对木若昕出狠手,冲到她面前就打,招招致命,要不是手中有凤血剑,木若昕早就受伤了。

    凤血剑是出自金族,金族对凤血剑的威力不是很畏惧,所以才敢对木若昕大打出手,非要置她于死地。

    阎历横担心木若昕,想出手帮她,可是才刚要出手就被人阻止了。

    木若昕用剑当初老头打来的金剑,阻止阎历横相助,“阿横,不着急,我倒要看看这些老头有多厉害。如果我真打不过的话,你再出手也不迟。”

    “若昕,你们是金族的宗长,你绝对对手,切莫逞强。”

    “宗长是吗?我很想知道金族的宗长实力到底如何?”

    “若昕……”阎历横还是不放心,只好不顾木若昕的话,出手帮她,闪身到她前面,挡住她,出手打退攻击木若昕的宗长。

    因为对手是木若昕,宗长不得不收手,警告于他,“历横,这个女人目无尊长,藐视我金族,你还要护着她吗?如果你护着她,那就是与金族为敌。”

    “她是本座的妻子,谁要敢动她,那就先过本座这关。”阎历横早已不在乎什么金族,只在乎身边爱他和他爱的人,绝不可能会因为金族而任由自己的妻子被人伤害。

    木若昕听了阎历横这些话,心里甜滋滋的,当着众人的面抱住他的手臂,对他撒娇,“阿横,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嘻嘻!”

    “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当然要保护你。”

    “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嘻嘻!如果我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的话,易会伤心的。你们两个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放心,儿子的醋我不会轻易吃,反正等他长大了会有别的女人霸占着。”

    “易才五岁,你就把事情想得那么远啦!”

    “当然。”

    “真是服了你了。”

    “不仅是儿子的事,女儿的事我也想着了。”

    “这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只要我们多多努力,八字总会有一撇的。”

    “讨厌……”

    夫妻两顾着谈恩爱,把一干人等当空气。

    对这样的事,阎厉行、黑鹰等人早就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所以没有多大的反应。

    但金族的人可没见过,就因为没见过,所以才觉得木若昕不成体统,对她的意见更大,又开始劝阎历横休妻。

    “历横,这样的女人不能进金族的宗祠,马上休了。”

    “对,必须休了。我们金族绝不可能让这种女人做族长夫人,成何体统?”

    “有这种族长夫人,肯定会成为其他四族的笑话。”

    “没错没错,所以这个女人一定不能留在金族。”

    “不能留,不能留。”

    对于金族宗长的排斥和厌恶,木若昕完全没放在心上,听着他们一人一眼,于是风凉道:“我还不稀罕留下来呢!几个臭老头,你们别只顾着自己的,我家阿横什么都没,你们就在那里自己做决定,不觉得很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吗?”

    “你……”宗长们都不把木若昕的话当回事,也懒得再跟她吵,干脆就去劝阎历横。

    “历横,虽你娘死得冤,但这事情都已经过去二十年,如今也还你娘一个清白了,这事就让他们过去吧。你回来接任族长之位,好好发扬金族,让金族在玄灵界更为繁荣昌盛。”

    “没错没错。你娘也是金族的人,还曾经是金族的圣女,身为金族之人,她也希望金族有一个好的未来,对不对?”

    “历横,你就当是为了你娘,回来吧。”

    “……”

    阎历横冷冷一笑,对于那个族长的位置根本就不屑,嘲讽道:“母亲的确是金族之人,也曾经是金族圣女,可是又怎么样?当她受到冤枉时,当她被赐死时,你们可曾想过,她也是金族的人。单凭一些人的片面之词,你们就给母亲定罪,可有想过她的感受?”

    “这……”

    “我这次是回来报仇,替母亲讨回公道的,而不是回来接任族长。金族的存亡,与我阎历横毫无半点关系,我不再姓金,而是姓阎。”

    “你……”

    “事情是过去了二十年,可是这二十年里,你们可曾想过为母亲讨公道?你们没有,否则金美凤不可能在金族待了二十年……”

    听着阎历横话中的怨恨,三个宗长有点不知所措了,本以为阎历横会很高兴接任族长的位置,想不到……

    他们好不容易才盼到金族的守护神兽回来,可是神兽的主人不愿意接任族长,这可如何是好?

    三个宗长你看我,我看你,即使不话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于是一直逼.迫阎历横。

    “你可以不接任族长,但是必须把金族的守护神兽和龙凤血剑交出来。”

    “没错,守护神兽和龙凤血剑本就是金族之物,它们不属于你的。”

    “历横,你现在就有两个选择,一就是接任族长,休了这个女人;二就是交出守护神兽和龙凤血剑,离开金族,从此和金族毫无任何关系。”

    “你们觉得可能吗?”阎历横又是一次冷笑,对金族这些宗长的自以为是觉得很好笑。

    不只是这些老头是老糊涂了,还是井底之蛙,竟然不知道金龙神兽认主了就不会跟别人,可笑可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