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365章:是否要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65章:是否要追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对于阿兰那个怨恨的眼神,木若昕不以为意,提醒她,“你只有一的时间哦,再不赶紧去找催魂草的话,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我过这种毒只有催魂草能解,我手上没有催魂草,所以就不了你。”

    阿兰恨透了木若昕,但这个时候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控制好心中的怒火,不鲁莽行事,再次跪下,委屈哭诉,“城主,大姐,奴婢真的是冤枉的,那个什么催魂草,奴婢真的不知道。荷包是奴婢在街上买的,牡丹花是奴婢从花园来移过来的,其他的奴婢真的不知道。”

    如果她这个时候动手,必定会暴露身份,那就是死路一条,如果不动手,回去找催魂草,或许还能活命。

    想不到这个木若昕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事都看清楚了,可恶。

    阿兰得也有道理,木若昕的辞证据不足,这种情况之下让简依柔两难为。

    简远溪也不想胡乱冤枉人,再问木若昕,“阎夫人,你可还有更有力的证据?”

    “更有力的证据就是这个奴婢自己解了毒,那时才有。如果你们非常非常相信她,那我愿意帮她解毒,到时候后果你们自负,反正死的又不是我,这件事和我也有关系,我犯不着掺和进去。”木若昕非常有自信,绝对的怀疑阿兰,只是她现在的证据的确也不太充足,不过有的证据她不太好。

    从阿兰那个眼神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的杀气不,一个普通的婢女怎么会有这样的杀气?

    还有她身上隐藏的灵力,虽然刻意隐藏,但她还是可以感觉得到。

    想骗她,没那么容易。

    木若昕不想再太多废话,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然后往门外走,“折腾了那么久,今好累了,我要回去休息,明的事明再。你们要真是相信这个婢女是无辜的,明这个时候之前随时可以差人来找我要解药。不过事先声明,找我拿解药的时候必须有简城主的谕旨,否则谁来了我都不给。回去睡觉……”

    木若昕话完就走人,不想再东扯西扯,突然有点后悔刚才所做的是了。她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把阿兰揪出来,是不是太冲动了点?

    如果不把这个人揪出来,万一她离开之后这个婢女又使坏,她那颗用火灵芝炼出来的昂贵灵丹岂不是浪费了?

    算了算了,别人家的事她懒得管那么多。她自己的是都忙不过来,管那么多干嘛?

    “阎夫人……”简依柔还想为阿兰求情,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她有点相信木若昕,可是又相信阿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阿兰原以为木若昕会一直缠这件事,想不到她竟然就这样走了,还留了她一条生路,于是楚楚可怜地向简依柔哭诉。

    看着阿兰哭得那么伤心,又那么诚恳的哀求,而这些年来阿兰也没做过什么错事,都是本本分分、规规矩矩。因此,简依柔最终还是心软了,请求简远溪下谕旨让木若昕拿出解药。

    但简远溪不太愿意,委婉拒绝,“柔柔,这件事就交给哥哥去全权处理吧,你好好养病就行。不过你的婢女我要先暂时带走,其他人也一并更换。笑笑,这几是关键时刻,你没事就陪着柔柔,千万不要让她再出任何差错。”

    “哥哥,我知道了,我这三都陪着姐姐,跟她一起睡。”简依笑早就已经决定这样做。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阿兰是歼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着点总是好的。

    阿兰还是不肯,还想继续求简依柔,但简远溪并不让她开口,命人把她给押下去了,心里琢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木若昕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就把刚才带走的催魂草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心翼翼的处理。

    阎历横正在屋里看书,见木若昕回来了,还在忙别的事,很是好奇,于是过来问问:“若昕,你在做什么?”

    “我刚才得到了一种很珍贵的草药,正打算把它们封存好,不定以后能用得上。”

    “什么草?”

    “催魂草。”

    “催魂草……这也算是珍贵的草药吗?”据他所知,催魂草根本没什么大的作用,用处最多的就是拿来熏香。

    “你别看这棵草,它的用处可大着呢!刚才我并没有把催魂草的用处完,存有一点点私心,所以故意不。催魂草的另一个作用就是吸取各种外来的毒,不过这是有前提条件的,只要方法正确,带在身上可以百毒不侵哟。不过这里的量很少,只够两个人用,我想给你和易一人做一个。”

    阎历横听了,无比感动,心里暖暖的。虽然他们已经成亲多年,还有孩子了,但他却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少得让他没有安全感,害怕随时会失去她。

    他已经死去她五年,再也承受不了失去她的痛苦,如果再失去一次,他一定会发疯。

    “好了,我先把催魂草收好,等回去了再慢慢弄。”木若昕把催魂草收入意境之中,刚弄好不久就有一个侍卫来禀报,是简远溪让她过去一趟。

    简远溪的旨意是只让木若昕一个人去,但阎历横不乐意,非要跟着去,否则就不让木若昕去。

    侍卫没办法,只好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去,事后再向简远溪道明清楚。

    简远溪并不生气,挥挥手势,让侍卫退下。此时房间里只有三个人,一个婢女和仆人都没有,外面有层层守卫守着。

    守卫如此森严,这让阎历横深感不悦,还以为简远溪想要暗中对付他们,做好了开打的准备,显露出敌意,严厉质问:“你这是何意?”

    “魔王莫急,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二位帮个忙。”简远溪礼貌相待,友好示人。

    木若昕感觉到他的友好,拉了阎历横一把,让他把杀气收回,自己上前去跟简远溪谈,“不知简城主想要我们帮什么忙?”

    “演一场戏。”

    “我很乐意相助。”

    “那就多谢了。”

    阿兰被关到了地牢里,没多久就感觉到一阵眩晕,最后昏睡了过去,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然而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木若昕,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木若昕手里把玩着一根奇怪的草,一副很悠闲的样子,但脸上的笑容却带满了邪气,令人畏惧。

    阿兰并没有畏惧木若昕,扶着墙壁站起来,直视着木若昕,质问她,“你是来杀我的吗?”

    “也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你……阎夫人,你我近日无怨、远日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我只是把事实揭露出来,并没有害你啊!阿兰姑娘,我要救简依柔,可是你却要害她,我要是不把你揭露出来,万一她一命呜呼了,我那黄金千万两岂不是泡汤了吗?”

    “原来你是为了钱。”

    “钱是好东西,谁都喜欢的。”

    “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

    此话一出,木若昕惊了一下,但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在心里惊惑。一个的婢女,能拿出比黄金千万两还多的钱吗?

    阿兰此话一出等于是不打自招,但她还没有意识到,继续拿金钱来诱.惑木若昕,“只要你不坏我的事,放过我,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开什么玩笑,你一个的婢女能比得连半月城城主有钱吗?我要是相信你,我就是个傻子。”

    “我是没有那么多钱,但我的主人有,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会让主人给你更多的钱。”

    “你的主人是谁?”

    “这个我就无可奉告了。”

    “那么很不好意思,这笔买卖我们就做不成了,反正简远溪有的是钱,而且就快到我的手上了,我何必多生事端,走那么多弯路。”

    “你……”阿兰本想跟木若昕好好谈,但根本就谈不来,怒火冒涨,杀气败露,出手攻击木若昕。

    木若昕早就有防备,很轻易的就闪过了阿兰的攻击,并回她一击,一掌就将她打飞撞墙。

    阿兰撞到墙上之后掉落,大吐鲜血,爬了好几次都没能爬起来,伤势极重。想不到这个女人看起来娇娇,身手竟然如此了得,她一招都接不了。

    可恶……

    “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杀我,不太可能,找你家主子来吧。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一的时间就快过去了,现在只剩下两个时辰,你要是不赶紧去找催魂草,那就死翘翘咯。”

    “你……”怎么只剩下两个时辰了?难道她昏睡了很久。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明简依柔不愿意为她求取解药,她只能靠自己了。

    阿兰再次努力爬起来,趁着木若昕没注意,用手洒下白.色粉末,待粉.末散去的时候,她已经不见踪影。

    木若昕没有去追,只是得意笑笑,玩着手中的草道:“简城主,你交代的事我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哦。”

    简远溪从地牢外面走进来,拱手抱拳,向木若昕致谢,“多想阎夫人。”

    “不用不用,你只要记得付钱就行。你可别忘了自己之前过的话。”

    她答应简远溪演这场戏,还答应让阿横去办这件事,可不是免费,而且得重金酬谢。

    “阎夫人放心,待此事完毕,我一定将金银送上。”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一定。”

    阿兰逃出了半月城,往城外跑去,出城之后就往空放出一个烟雾弹,到了远处的山崖之后,气还没喘过来就忙着跪求。

    “主人,我中毒了,求主人赐我几颗催魂草解毒。”

    “谁告诉你催魂草能解毒的?”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就连眼睛也用黑纱布蒙着,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而他的身穿被大大的黑袍遮住,无法判断。

    所以这个人是老是少,是胖是瘦根本不知道。

    “是魔城的城主夫人木若昕给我下的毒,她了,只有催魂草才能解毒。主人,我的身份已经败露,恐怕不能再待在半月城了。”

    “那留你还有何用?”

    “主人……”阿兰这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抬起头,双眼里满是恐惧,看着这个神秘的男子,浑身在颤抖,“主人……”

    她为主人牺牲了三年,给人为奴为婢,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她不甘心啊!

    “任务失败,你还有脸求活吗?”男子伸出手,挑起阿兰的下巴,嘲讽于她。

    “请主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完成任务。”

    “你的这个任务就是你这辈子全部的任务,就算任务完成了,你也没有任何价值。”

    “主人……”阿兰想起了多年前的事。当时染坊没了,她家道中落,爹爹要她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人,她不愿意,于是逃婚了,后来差点被抓回去,活活打死,好在主人出现,救了她,还教她武功,让她到简依柔身边做卧底,等待指示。

    前几,她得到了主人的指示,把催魂草放在简依柔的房间,暗中杀死她。

    她按照主人的要求,一件一件的完成了,可是就在最紧要的关头,出现了一个木若昕,坏了她所有的事,让她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

    就算如此,她也不该死呀!难道主人多年前救她,只是为了这个……

    阿兰越想越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直以为有个强大的依靠,原来却是如此……

    男子对阿兰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对她的恐惧视若无睹,挑着她的下巴继续:“任务失败了,你就该自我了断,而不是跑出来找我。你知不知道你中了别人的圈套?”

    “什么?”

    “朋友,既然来了,那就请现身相见吧。”

    周围的黑光突然凝聚,凝聚成了阎历横。

    阎历横站在十步远的距离,看着那个黑袍男子,因为他穿的也是黑色的衣服,两人的气势不相上下,同样透着一股神秘之气。

    “你是何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不该管这件事。本来你们魔城可以置身事外,不牵扯进来,现在你们想全身而退,恐怕不行了。坏了我们的是,你们就得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非常非常重,重到你付不起。”

    “是吗?我到很想知道你想要本座付出什么代价?”想威胁他,没那么容易。

    “你身边的至亲至爱将会一个一个离去,到最后你一无所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这个本事动得了他们?”

    “魔城竟然有如此大的口气,真是不知量力。”

    “是你太自以为是了。”

    “那可以试试……”男子废话完之后,用手指划出一道蓝光,蓝光割破了阿兰的喉咙。

    “啊……”阿兰当场死亡,死之前心中满心不解、不甘,还有愤怒。想不到她就这样死掉了……不甘心啊!

    阎历横其实可以出手救阿兰,但他没有救,等着黑袍男子攻击过来,然后于他对打。

    黑袍男子的武功不弱,非常的强,如果是这之前遇到这样的强敌,他没有十分的把握取胜,但是现在,他有了从死亡之渊里得到的邪恶之力,完全可以取胜。

    几十招对打之后,黑袍男子逐渐败退,身上有许多的伤,都是被阎历横的金剑所划,伤势虽然不重,但看起来却极其狼狈。

    “想不到魔城之主竟然如此厉害,今算是大开眼界了。”

    何止厉害,简直就是强到不行,星门的七大门主恐怕也不过如此,可能还未比得上。

    难怪魔城这一路来势如破竹,不怕地步,原来他们真有实力。

    “,你到底是谁?若是不,本座就揭下你的面纱。”阎历横也停手了,逼男子自己揭下面纱。

    黑袍男子自知不敌,现在已经无心应战,而是想办法全身而退。

    正巧这时,木若昕来了。

    “阿横阿横……有逮到那个家伙吗?”

    黑袍男子听到是女子的生气,以为此人好对付,于是做好了准备,没等女子靠近,他已经冲过去了,如同光一样,闪瞬而过。

    木若昕是来找阎历横,岂料还没到就遭受攻击,还在她反应够快,躲开了攻击,并反击回去,浑身有着数条绿藤围绕,每一条绿藤就像是一把会弯曲的长剑,刺向攻击她的人。

    黑袍男子本以为能挟持木若昕来威胁阎历横,却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实力也如此强,没几下他又败了。

    “你……”

    今遇到的敌人未免也太强了吧?一个已经难以对付,想不到又来一个。

    这对夫妻到底是什么来头,那么强大?

    木若昕打退黑袍男子之后就飞到阎历横身边,跟他并排站着,一直瞪黑袍男子,气呼呼地质问:“喂,你这人有病啊,随随便便就出手打人,讲不讲道理?哦,想你这种见不得人的人是不会讲道理,对不对?”

    “黑衣人我见得多了,但像你这种把浑身上下都蒙透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不过没关系,反正我知道我们是敌非友,所以无所谓啦!”

    “你们魔城当真要管这件事?”黑袍男子知道打不过,所以不硬站,斗斗嘴,看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解决问题。

    “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半月城的城主给了我们很多的钱,我们当然要帮他办事咯。”

    “我也可以给两位很多钱,只要两位帮我办事。”

    “不行不行,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不然就乱套了。我先收了半月城城主的钱,那就要先帮他办事。等我帮他办完之后再接你的买卖,你行不行?”

    “哼,也就是,你们非要与我为敌?”

    “谁跟你为敌了,我们只是拿钱办事,其他的一概不知。半月城城主的意思是把你抓回去……”

    “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黑袍男子溜得很快,那逃命的功夫简直就是一流。

    就连阿兰都能轻易从半月城的地牢里逃出来,更何况是这个厉害的角色。

    黑袍男子逃走了,阎历横问道:“是否要追?”

    “不追,追又没钱。简远溪只是要我们找出另外一个幕后指使者,又没要我们抓去。我们回去吧,回去数钱,走走走……”

    为了这些钱,她可是得罪了人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