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442章:千金一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42章:千金一令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换日城外围的魂断林失去了往日的诡异,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地方,别说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高手,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人也能轻易走进走出,那连绵的山峦也不再是飞禽走兽望而却步的地方,只要一阵风,即使是一根羽毛也能飞过。

    对换日城这样巨大的改变,很多人都不知道原因为何,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加上四大世家的没落,换日城里外来的人更为疯狂的寻找传说中的传承,为了所谓的传承,相互厮杀,甚至连意见不同也会发展成为见血的争斗。

    曾经受过四大世家欺辱的人,趁机报复,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无冤无仇的则是浑水摸鱼,到里头拿点值钱的东西。他们为了来到换日城,花了不少的金钱,差不多都是被四大世家给吃了,这个时候不拿回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时间,换日城陷入极其混乱的局面中,弄得人心惶惶。

    木若昕在石家找到那么多的宝贝,非常肯定另外的三大世家也有好宝贝,所以在搜刮完石家的宝贝之后就去搜刮别家,悄无声息的潜入,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不同的是,在离开之时都有大大的收获。

    在换日城外来者对四大世家进行报复的时候,木若昕和阎历横早已经离开,正在前往万木阁的路上。

    玉天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房间里的*椅她都未曾见过,但这里给她的感觉很安全,身上的伤好了大半,让她匪夷所思。

    据她所知,不管医术再好的医师都没有那个能力让一个受了致命之伤的人那么快就好了大半,能捡回一条命就算不错了,而现在的她,根本不像是受过致命重伤的人,此时此刻已经能下*走动,行动自如。

    到底是谁救了她?

    玉天晶甚是疑惑,慢慢走出房间,想找个人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当来到大厅看到墙上挂的相片时,猜出了个大概。

    上面的‘画像’无比清晰,一眼就能看出是谁,或许除了这几个人,不会再有任何人会出手救她。

    他们为什么要救她?

    玉天晶带着更多的疑惑往外走,想找到木若昕,问清楚一切。

    可是走出了房屋之后,周围都是花草树木,远一点的是山水,到处都是如诗如画的景象,美不胜收。

    在她的印象中,换日城是没有这样一个地方的,木若昕到底把她弄到了什么地方?难道已经离开换日城了?

    一想到离开换日城,玉天晶就想起玉玲珑的无情,忽然对换日城没了多大的想念,但她还是有所不舍,毕竟那里是她出生的地方,有着她有生以来最美好的回忆。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就在玉天晶伤心断魂的时候,忽然听到丝丝欢呼声,这声音还有点熟,很是好奇,于是收起悲伤,顺着声源处寻去,来到一个别样的房子外面,那房子看样子像是个仓库房,而里面不断传来木若昕惊喜的哇叫声。

    “哇……那么多的黄金,发啦发啦!这下真的发死啦!”

    “呸呸呸,死什么死,死了以后还怎么发?”

    木若昕正在仓库里头清点从四大世家里搜刮到的财宝,一一分类,之前她已经有好几个仓库的黄金,这会又得让十方再弄出几个仓库来,方能把在四大世家里所得的黄金装完。

    他之前以为红毛怪够多金的,想不到竟然比不上换日城一个世家的一半财产,可想而知四大世家是多么的富有。

    偏偏这样富有的世家却为了五千万两黄金而兴师动众,最后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活该啊!

    玉天晶看到一屋子的黄金,不想惊讶都难,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带着谢意,轻声问道:“夫人,请问……”

    “嘘……先别吵,免得一会我数错啦!”木若昕对玉天晶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继续数金子,沉溺在金子的快乐之中。

    虽然是在数金子,但她比谁都清楚眼下所发生的事,只不过这件事无关大雅,可以暂时不理会。

    玉天晶很是无奈,只好尊重木若昕,不出声,在一旁等着她把金子点完。

    这时,保坤宇走来了,见到玉天晶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向她点点头示意,然后站在仓库外,看着里面的某人在数金子,感叹一声,说道:“若昕,那块暖玉……”

    “嘘……”木若昕还是做了个噤声的作用,不想被人打扰她现在做的事。只要不是天大的事都不能影响她数金子。

    保坤宇对木若昕爱财的事也略有耳闻,只是想不到会爱到这种地步,更想不到这样一个爱钱的女人竟然如此的重情重义,如此的与总不同,就算是爱钱爱到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炽烈。

    玉天晶见到保坤宇,难得遇到一个能说话的人,当然要把事情弄清楚。

    “你是石家的管家,石坤。”

    “我曾经的确是石家的管家,但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名字叫保坤宇。你是歌舞房的二当家玉天晶姑娘吧。”

    “正是小女子。原来是保前辈,幸会幸会。保前辈,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让若昕自己告诉你吧,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既然若昕在忙,那我晚些再过来。”保坤宇并不打扰木若昕,和玉天晶简单聊两句救离开了,去做自己该做的事。

    玉天晶也没有多问,在一旁等着木若昕,看着她纸热金迷的样子,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到到一个男人最真诚的爱,煞是令人羡慕。

    一个女人,不管武功再厉害,修为再高,依然希望有一个真心真意爱她的男子,陪她共度一生,尤其是那种修炼到可以活得长长久久的人,千千万万年的独孤,真的很难忍受。

    木若昕对玉天晶的离去视若无睹,表面上是不理她,其实心里都有分寸。现在的玉天晶需要一个人好好静一静,独自想一想,只有等她自己想过了,别人才能帮到她。

    不过她现在真的很忙,有很多的金子要清点,很多的灵药要炼制,忙死啦!

    木若昕把自己困在意境里两天,把金子清点清楚,把不能保存的灵药炼成灵丹,大功告成之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个时候出感觉都累,背部酸得很,轻轻锤了锤,发现一旁的玉天晶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问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玉天晶这两天一直跟着木若昕,把她所做的任何事看到一清二楚,刚开始还能保持镇静,到后来真的不能了。

    “你,你竟然会炼制丹药?”

    “会炼制丹药很奇怪吗?我是个医师,会炼制丹药很正常的好吧。”

    “医师会炼制丹药的确很正常,但你的炼制方法以及丹药的成功率和品质都高到吓人,恐怕就连医堂那些能爬上高位的人也都不如你。”

    “医堂,我并不太了解那个门派,不知道这个门派里有多少精英,精英的层次有多高,我也不想知道。”

    “为什么?”

    “没兴趣。”

    “没兴趣?”

    “是啊,没兴趣的东西干嘛要浪费时间去弄清楚,没意思。对了,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木若昕终于问出口了,这个问题她其实一直想问,只是担心打击到玉天晶,所以出没问。

    “我的脸……”玉天晶用手触着蒙有面纱的脸,回想起往事。

    以前她或许不明白,但今天有点明白了,她的脸其实是姐姐的杰作。十年前,她和姐姐意*敌,敌人并没有杀她们,只是在她的脸上花了数十刀,然后扬长而去。

    当时姐姐吓晕了,醒来的时候一问三不知。本来她的脸是可以治好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伤口恶化,不断溃烂。经过调查出知道,是她的药有问题,被人下了一种可以让伤口永远不能愈合且会溃烂的毒药,从此以后,她的脸就变成了这样。

    仔细想来,在她的药出问题之前,她曾经看到姐姐三番两次的独自一人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当时没多想,以为姐姐只是来看她,现在想来,姐姐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恨她了。

    为什么?她们是姐妹,亲姐妹啊!

    玉天晶到现在还接受不了玉玲珑不顾姐妹之情,对她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事实,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她就心如刀割。

    木若昕大概能猜得到玉天晶的脸被毁的原因,更从玉天晶那双泛着泪光的眼睛可以确定自己所猜测的没错。

    “你也别太伤心了,这老天爷其实是长有眼睛的,坏人一定会有他的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告诉你一个对你来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玉玲珑死了。”

    “什么,姐姐死了?怎么死的?”玉天晶惊讶万分,看得出来她并不希望姐姐死,即使姐姐对她很残忍,但她还是不忍心。

    “被石家的高手杀死的。其实她死了会比活着要好。玉玲珑是一个很爱容貌的人,脸被毁成那样,她还有活下去的*吗?”

    “这……”

    “事已至此,不必多想了。我能把你的脸治好,不过你到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不需要。”玉天晶很直接的拒绝了木若昕的交易,转身离开,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安静安静。

    其实这里到处都是没人的地方,她呆了两天,除了看到木若昕就只看到一个保坤宇。

    她不知道木若昕想问什么样的问题,但她不想回答。

    像木若昕这种高深莫测的人,不可能会问一些简单又没有意义的问题,要问也是问一些她不能回答的问题,所以她拒绝。

    木若昕虽然对玉天晶的拒绝有点惊讶,但并不以为意,淡然说道:“随便你,等你想好了再跟我说吧。你继续在这里养伤,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保叔叔。”

    “这里是什么地方?”玉天晶问道,语气中似乎带有一点紧张。

    “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言外之意,你不想回答。”

    “你有不回答我问题的权利,我也有不回答你问题的权利,这很公平啊!你自己随便溜达吧,我要去忙别的事了。”木若昕说走就走,绿光一闪,整个人就原地消失了。

    玉天晶想追都追不上,只有惊愕。

    这是什么书法,竟然能让人一下子消失不见?

    难道是传说中的传送术?

    木若昕从意境出来后,听到屋外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正想出去看看,阎历横就进来了,一进来见到木若昕格外高兴。

    “若昕,你终于出来了。要是再出来,晚些我可就要进去找你了。”

    “我进去的时候不是说得很清楚吗?我会忙几天,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等忙完了就会出来。”

    “我担心你累着了。”

    “我是那种让自己累坏的人吗?嘻嘻!对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好像有人在打架。”木若昕抬头望去,只见一抹白影和一抹黑影打到不可开交。

    原来是寸天凡和冷尘打起来了,没人上前劝架,就让他们打着,分出个胜负,旁边看热闹的人还真不少,不仅是魔城的一干人等,还有客栈里的大小客人以及小二。

    掌柜也在一旁,手里拿着纸笔,只要寸天凡和冷尘打坏东西,他就急忙记上,还在后面备注几金几两,记下一笔就喊一声。

    “桌子两张,二金。”

    “碟子十个,一金。”

    “翡翠花瓶一个,一百黄金。”

    ……

    现场之中,除了寸天凡和冷尘的打斗声之外就只有掌柜的算账声。

    原来冷尘一直都在寻找木若昕,好不容易得到消息赶到这个木若昕等人歇脚的城镇却碰到了寸天凡。

    寸天凡一见到冷尘就有莫大的敌意,没说两句就大大出手。

    冷尘对寸天凡的出手并不惊讶,回击。

    “想不到阎王殿的杀手也不过如此,看来是我太高看阎王殿了。就凭你们这些实力也妄想兴风作浪,找死。”

    “贪狼门的少主三番两次接近魔城等人,欲意何为?”

    “与你无关。”

    “魔王夫人乃是我的朋友,你要是想对付她,那就先过我这关。”

    “你一个杀手居然有朋友,倒是让我吃惊呀!你问我三番两次接近魔城等人有何目的,我也问你三番两次靠近他们有何企图?别说你们是什么朋友之类的,我不信。阎罗殿的杀手绝对没那么简单。”

    ……

    两人的谈话,让一旁的人听到一清二楚,都惊讶到目瞪口呆。

    一个是贪狼门的少主,一个是阎罗殿的杀手,这两个来历都不简单啊!冷尘和他们是一起来的玄灵界,虽然可信,但他已经成为阎罗殿的杀手,其中就有可怀疑的事了。

    为什么他会成为阎罗殿的杀手,为什么他成为杀手之后还要接近他们?

    杀手的身份很敏感,可以这样说,他接近每一个人都极有可能有不寻常的目的,而这个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刺杀。

    难道他要刺杀他们其中的某个人或者所有的人?

    因为身份被捅破,寸天凡和冷尘才停止了打斗,两人都因为突然而来的事感到凌乱,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们两个人的身份都很敏感,如今捅破了,想要和魔城等人正常的交往那是不可能的,无论贪狼门抑或是阎罗殿,魔城的人都会有防备。

    木若昕并不惊讶寸天凡是贪狼门的少主,但她惊讶冷尘是阎罗殿的杀手,有点接受不了,亲自出来问他。

    “冷尘,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以你的人格担保,你到底是不是阎罗殿的杀手?如果你是阎罗殿的杀手,那你回来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友情还是有别的目的?”

    “没有目的,只是因为当年的承诺。你信吗?”

    “我信。”当年的一个承诺,冷尘就守到今天,所以她相信冷尘的为人。

    “你真的相信我?”冷尘对木若昕的相信有点惊讶,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阎历横的怀疑和敌意还有提防,却不料木若昕是如此的信任他。

    有一个如此信任他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让他觉得独自一个人活着也并不孤单。

    “为什么不信?你是一个杀手,你的任务就只有杀人。之前你有无数个机会杀我,但是我依然能活到现在,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让我相信你,更何况在人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建立了可以信赖的友谊,所以不管什么情况,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信你。如果随随便便一个人说我朋友哪个哪个,我就怀疑了,那我还配做别人的朋友吗?冷尘,我相信你,绝对的相信你。”

    “若昕,谢谢你。”冷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激动,这一刻就算让他为木若昕去死都可以,这种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是真诚的友谊。

    谁说男人和女人之间就不可以有单纯的友谊?

    “我们是朋友,说什么谢谢?如果我随随便便就相信别的话,然后怀疑你,那出是混蛋。”

    “呵呵!”

    “嘿嘿,原来冷冰冰的冷尘笑起来那么好看呀!这一笑不知道迷死多少佳人哦。”

    “尽拿我开玩笑。”

    “我说的是实话。不仅是你,还有你你你你……你们都老大不小了,该找个伴啦!难道想一直打光棍下去?你们这简直就是祸害世间的其他男人。”

    “大嫂,我们怎么祸害世间的其他男人了?”

    “就是就是,咱们啥都没做,怎么就祸害了?”

    四大护法也同此一问。

    “你们一个长到比一个帅,世间多少美少女的心都在你们身上悬着,你们一天不娶,她们就一天等着,而其他的男人就少了机会,难道不是祸害他们吗?赶紧把自己的另一半找到,娶回来暖被窝也好。”

    ……

    众人无语。

    寸天凡一直想插个话,可是发现自己竟然插不上,甚至觉得尴尬极了。

    木若昕说相信冷尘,那意思岂不是不相信他?他是贪狼门的少主的身份已经暴露,恐怕再想和这些人靠近不太可能了。

    “那个,魔……”

    “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分。”木若昕不给寸天凡说话的机会,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对他吼,然后热络的对其他人说:“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正好我今天有好东西,大家一起吃个饭,然后我把好东西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真的吗?”

    “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能不能现在就看看?”

    “不能,先吃饭,我饿。”木若昕的一个命令胜过千言万语。

    千金一令,威力无比。

    寸天凡看着木若昕等人离开,有点抓狂。

    他跟着这些人那么久,就算不能将他们纳入麾下,起码也能交给朋友吧。谁知什么都没有。

    可恶可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