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466章:烦厌之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66章:烦厌之人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木若昕和阎历横并没有与出来寻找他们的紫陌碰头,按照仰玉明信上写的地址前去,一个名为五柳庄的地方。

    五柳庄……木若昕沿路打听了许久才找到,所谓的五柳庄其实之前是一个茶庄,半个月前才被人买下,改成了现在的五柳庄。

    柳庄,顾名思义,以柳为主,门外就种有两根垂柳,迎风吹动。

    不过五柳庄时刻紧闭大门,鲜少有人出没,至今无人知晓这五柳庄的主人是谁,只知道里面有一个美得倾国倾城的女人,还有不知多少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人物。

    木若昕和阎历横来到五柳庄门外,正要去敲门,谁知才刚迈步往前走,前面的门突然自动开了,里面还传来一阵阵悠扬的琴声,颇有诗情画意。

    闻琴声知其意,木若昕单单是从这琴音之中就能听出弹奏之人是她所熟识的人,而这个熟识的人八成就是那邀请她来五柳庄的家伙:仰玉明。

    阎历横不太懂音律,所以什么都听不出来,但他的感觉却不怎么好。但凡是别个男人和他女人的关系好一点的,他的感觉都不好,之前有个楚清风,现在多了个仰玉明。

    当然,仰玉明是否真对他的女人有别的意思还尚未确定。就因为尚未确定,他才能安静地站在这里,否则早就打进去了。

    “阿横,我们进去吧。”木若昕听了一会琴声就对身旁的阎历横说道。

    阎历横有点不太乐意,虽然知道迟早是要进去的,但还是要拖几下,“未有人出来迎接,何以进去?若里面是个陷阱,那可不好。”

    “放心吧,里面不会有陷阱的。刚才那一曲是仰玉明为迎接我们亲自弹奏的,我们只要直接走进去就行。”

    “若真有诚意,为何不亲自到门前相迎?”

    “没办法,有些家伙就爱故弄玄虚,尤其是那些仗着自己有点本事的。我不否认仰玉明那家伙有点本事,而且来头很大,所以他有资本故弄玄虚。进去吧,如果他找我们没什么要紧的事,我们就马上离开。小易和不弃现在还下落不明,我也没心情跟人喝茶聊天。”

    “恩。”阎历横得到稍微满意一点的答案才肯起步往前走,去前面那个所谓的五柳庄。

    他倒要看看那个仰玉明有什么来头?如果是友,那还好,如果是敌,那就没什么可说的。

    仰玉明坐在一个栽满柳树和各种鲜花的院子之中,闭眼抚琴,一身白衣超凡脱俗,远远看去,仿佛一飘飘仙人,那美妙的琴音引来蝶舞飞翔,威风吹过,周边的垂柳依依而动,如同仙女起舞,甚是美丽。

    而在仰玉明旁边,站着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

    女子同样身着白衣,宛若仙子,静然站着一旁,看着那飘逸俊朗的弹琴之人,听着那美妙的琴音,似乎已浑然忘我。

    木若昕和阎历横听着琴音走来,其实也没怎么走,就是进门之后一直往前走,没多久就看到了在院子里弹琴的仰玉明,还有他身边那位大美人。

    阎历横远远就看到了紫嫣,觉得她颇为眼熟,不过一时半刻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不是阎历横想不起来,而是他现在的注意力大部分全在仰玉明身上,想多了解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事。

    虽然还未靠近,但他已经能感觉得到仰玉明是他至今为止见过最为强大的一个人,那气息无比强横,不像是寻常之人所有,甚至可以说不像是人类所有。

    人不管修炼到何种境界,就算已经升仙入魔,多多少少还会有人的气息,但仰玉明却没有这样的气息,他严重怀疑仰玉明不是‘人’。

    随着阎历横慢慢靠近,紫嫣看清了他的容貌,第一眼就认出了阎历横是她在死亡之渊里遇见的那个人,很是吃惊。

    “怎么会是……”

    怎么会是他?

    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遇到这个人,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位佳人。当然,她并不认为那个女人比她优秀,只不过那女人挺着个大肚子,身份已然明显。

    难道这个大肚子的女人就是他拒绝她的理由吗?

    紫嫣越想心里越别扭,原本宛如泉水一般轻柔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怨愤之色。

    然而在紫嫣脸色发生变化的时候,琴声也截然而止,后面还发出了一些杂音,那是仰玉明两手拍在琴弦上发出的声音。

    这些杂音使紫嫣吓得回过神来,立即将心里的怨愤守住,就算再不爽也得掩饰住,不敢表现出丝毫。

    她知道仰玉明两手拍放在琴弦上的用意是什么,是警告她不要乱来。反正她现在已经有了教主,至于另外一个,不必再在乎。

    “仰公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木若昕轻悠悠地向仰玉明打招呼,那语气就像是跟很要好的老朋友打招呼一样,称呼虽然生疏,但给人的感觉却一点都不生疏,言语间并没有卑躬屈膝之意,像是在跟一个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说话。

    幽冥教主是何许人也?恐怕整个玄灵界都没有能跟他平起平坐的人吧。虽然最近魔城夫妇两名声燥热,但绝对不可能跟幽冥教主平起平坐。

    不过那男的曾经去过死亡之渊,想来也不是简单之辈。

    或许阎历横是紫嫣曾经看上过的男人,所以认为自己的眼光不会有错,不知不觉中已经将阎历横看成是厉害的人物,虽然比不上仰玉明,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没人知道紫嫣心底在想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不过也没人关心她在想什么事,更没人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挺多只是欣赏一下她的美貌,然后就没下文了。

    “的确是好久不见,看来你又将为人母了,恭喜恭喜。”仰玉明谦谦有礼地说话,拂袖之间尽是君子风范。看到这样的一个人,任谁都不能把他和幽冥教主联系在一起。

    “这些客套话就少说吧,不知道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我就不浪费时间在这里和你聊天了。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有急事要做。”

    “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那么快就知道我派人去寻找令郎的事了。只可惜我派出去的人带回来的结果和月家一样,没能帮到你的忙。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既然趟上了,就一定会管到底,不管是谁抓走了你的儿子,哪怕是天旋门,我也会要他们把人安然无恙的交出来。”

    “那我在这里就先谢谢了。还是说说你的‘正事’吧。如果我认为你的‘正事’并不是很紧急的话,我暂时不会帮你做什么。我的儿子已经失踪了一天*,你可能还没有子女,不会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所以跟你多说也没什么用。”

    “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今日找你来,是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用你的善念之力,帮一个人祛除邪念。”

    “急不急?”木若昕没有问仰玉明要为何人祛除邪念,而是先问这件事急不急。如果不急,她则是什么都不问,把这件事先搁着,把儿子找到之后再来帮这个忙。

    如果着急的话,那就看情况来定。

    “本来并不是很着急,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前几天,那人身上的邪念越来越重,已经快要失去自己的本性了。我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两天,也有可能可以撑一个月,甚至更久,所以急不急我无法回答于你。不如这样,我帮你寻找儿子,你替我办这件事。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答谢。”

    “你帮我去找儿子,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找得到?万一你找不到,我又浪费了宝贵的时间,那我儿子岂不是危险了?这笔买卖我似乎亏得很,不做。”

    “我幽冥教要找的人,即使他从玄灵界跑到人界甚至是天界,我也能把他找回来。”

    “幽冥教……”阎历横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他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有点惊讶。

    难道仰玉明是幽冥教的人?

    看起来不太像啊!

    木若昕听到阎历横惊讶之声,对这个幽冥教也很是好奇,之前也有所了解,但并不多,索性就直接问清楚,“仰玉明,你和幽冥教是什么关系?”

    木若昕直呼仰玉明的名字,一旁的紫嫣立刻出声呵斥,“大胆,竟然敢直呼教主的名讳,你们……”

    可是还没骂完已经被旁边一道冷厉的目光警告,吓得她立刻闭嘴,不敢再多言,但心里着实不服,还有很多的疑问。

    教主从来不让人直呼他的名讳,怎么会允许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叫他的名字呢?

    这个女人和教主到底是什么关系?该不会是教主喜欢的人吧……

    紫嫣越想越玄乎,越想越觉得木若昕是她的威胁,嫉妒和敌意油然而生。

    木若昕打来到院子里就看了紫嫣一眼,欣赏了一下她的美貌,以为她只是仰玉明身边的一个婢女,所以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紫嫣这样一发话,再次引起了她的注意,让她看到了紫嫣眼里的嫉妒和敌意,顿时起了防备之心。

    这个女人难道只因为她直呼仰玉明的名字就对她有敌意?不太可能吧。

    阎历横是个很敏感的人,周围只要有杀气、敌意,哪怕是一点点他都能察觉得到,紫嫣的敌意根本瞒不过他,所以此时狠狠地瞪着紫嫣,越瞪越觉得此女眼熟,后来联想到木若昕是在死亡之渊里认识仰玉明的,这才想起紫嫣是何人。

    “原来是你……”

    “咦,阿横,你认识她呀?”木若昕并没有因此阎历横认识紫嫣而吃飞醋,而且她能感觉到阎历横眼中的厌恶之意。

    奇怪,阿横什么时候认识这样一个大美人了?

    不过这人虽美,但品行却不咋滴,光有一张好皮囊罢了。

    “之前与你说过的,在死亡之渊遇到一烦厌之人,便是她。”

    烦厌之人……这个词让紫嫣听得怒火飞涨,可是这会没她说话的份,她只能忍着心中的怒火,但脸上已经布满了怒意。

    该死的臭男人,竟然说她是烦厌之人。想她紫嫣不但拥有倾国倾城之貌,更是曾去过死亡之渊的人,在玄灵界能与她有相同机遇的人,寥寥无几,多少人想跟她攀关系都不得,这男人竟然说她烦厌……实在可恶。

    “哦,就是那个在死亡之渊里一直缠着你的女人吗?还说要对你以身相许,是不是?后来被拒绝了,恼羞成怒,欲对你出手……原来是她呀!长得的确是不错,只可惜……”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紫嫣终于忍不住,怒言警告。

    可是她才刚说一句就被仰玉明出手教训,一掌五指山下来,打得她倒在地上,整个人晕乎乎的。

    仰玉明不想说太多废话,刚才已经警告过了,不会再警告第二次,所以直接出手。

    他可不会因为紫嫣是个女人就心慈手软。不管是谁,触到他的底线他都不会放过。

    “教主……你……”紫嫣挨了一巴掌,又正在气头上,差点就想开口质问仰玉明,还好她及时把话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那她就必死无疑了。

    “本教主刚才已经警告过你,你还要如此,那就怪不得本教主心狠手辣了。哼……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对我的朋友不敬,那你就自我了断吧。”

    “我……”

    “还想多言吗?”

    “是,奴婢知道了。”紫嫣哪里还敢多说话,忍住脸上火辣辣的疼,吃力站起来,在一旁安静地待着,把心里的怨和恨都藏好,不敢有丝毫的泄露。

    教主竟然为了这两个人打她,这笔账她会记着,日后定会找他们算账。

    木若昕见过像紫嫣这样的女人太多,不用想也知道紫嫣心里在想些什么,更知道她要做什么,不屑冷笑,旁敲侧听提醒她。

    “这人啊就该有点人的度量,如果是小肚鸡肠,那以后就只有‘鸡’的命运了。不过我这里有好多个朋友喜欢吃烤鸡,那可是人间美味啊!”

    木若昕这些话,间接讽刺紫嫣没有度量,还警告她不要自不量力,否则就只有被人烤了吃的份,如同那烤鸡一样。

    到底谁会变成烤鸡还不一定呢!臭女人,你给我等着。

    木若昕间接提醒了紫嫣之后,还看到她眼中暗藏的敌意和仇恨,很是不爽,今天她心情不好,所以不会给敌人任何的尊敬,干脆把话直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别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否则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你也别想着靠那个什么教主撑腰,要是惹恼了我,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也没用。”

    “若昕,何必为了一个婢女生气,若你还是不解气,我就将她交给你,任由你处置,如何?”仰玉明突然说道。

    这句话把紫嫣吓得花容失色,不敢置信。

    教主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他竟然真的舍得随随便便把她交给一个女人处置。

    “我现在没心情也没时间去和一个婢女计较。仰玉明,既然你的事不是那么着急,那就先帮我把儿子找到,如何?我虽然不知道幽冥教有多厉害,但我相信你的实力。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和阿横自己去找也不会太难。”木若昕很快就把紫嫣这号人物抛到脑后了,现在只想着找儿子,至于其他的靠边站。

    “我刚才已经说,既然已经管了这件事就会管到底。你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其他的消息。”

    “那就多谢了。”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更何况我还对你有时想求呢!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夫妻两的实力大增,倒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前在死亡之渊,你们还没有这般实力,想不到短短几个月,竟有这等进步,实在令我惊讶。想必你们一定是又遇到了其他的机缘,所以才有今天的实力。”

    “我们的确又遇到了别的机缘,不过我不想详细说明,希望你能理解。”

    “这是自然。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我要出去找我的儿子,可是……”

    “可是你两对隐都城不熟,出去寻找就如同大海捞针,就算再怎么找也不会有任何的收获,不然你们也不会去求助月家。把这件事交给我吧,不出三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令郎身怀五彩神石,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你大可放心。这几天你可以在隐都城住下,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在五柳庄住下,我欢迎至极,不过有人似乎不太愿意。”

    仰玉明说到某人的时候看向阎历横。

    阎历横的脸色早就臭得不成样了,看到木若昕和仰玉明聊得那么起劲,他都已经很不爽了,如果还住在这个地方,他岂能受得了?

    木若昕无奈笑笑,顾及一下阎历横的感受,所以拒绝了仰玉明,“我会在附近找一家客栈住下,但在这之前我得先去一个地方。”

    “回紫陌住的竹屋,是吗?”

    “你怎么知道?”

    “这个不难猜。顺便送你一个消息。在一个时辰之前,紫陌在隐都城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路人,然后她便暗中跟踪那路人而去,还沿路做下了标记。不过后来她失踪了,我的人到现在还没找到她,估计是遇到什么事了。”

    “一个时辰之前的事你就打听到了,那为何还打听不到我那两个儿子的事?”木若昕在担心紫陌的同时又担心自己的儿子。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个暗中的敌人很强,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根本不是天旋门可以做到的。

    如果不是天旋门,难道是鬼市?

    但好像不太可能。鬼市想要的只不过是她身上的丹药而已,既然鬼市已经知道她需要雷灵火根,就不会对她的儿子下手。

    这个暗中的敌人到底是谁?

    木若昕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离开五柳庄之后就按照仰玉明说的标记一路寻去。

    两人走之后,紫嫣才将心里的愤恨表露出来,可是立即遭到仰玉明的严厉斥责和警告。

    “你要是敢动他们两,我会亲手了结你。”

    “教主,奴婢不明白,教主为何屈尊与这两人结交,他们值得吗?”紫嫣大胆开口提问,现在最恨的就是木若昕。

    这个女人夺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难道不该恨?

    “不要以为自己去过死亡之渊就很了不起,在本教主的眼里,你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蝼蚁。当然,在魔王夫妇两人的眼里,你同样是微不足道。他们两人任何一个人的实力都比你强上千倍,你不信的话可以去试试。”

    “什么……”

    魔王夫妇两居然比她强千倍,这怎么可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